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五十九章 假縣長

第五十九章 假縣長

    老鬼,也就是賈副縣長說道:“如果你不提三千多萬的事兒,也引不來這些幺蛾子,這筆錢太大了,你知道縣里一個公務員月薪才多少?不到兩千!農民更別說了,縣里沒有支柱產業,除了種地就是飯店、洗浴這些第三產業,太窮了,沒辦法,三千多萬,換誰都得眼紅。”

    劉漢東道:“那我就說這筆錢是律師代管的,每月只能給一部分生活費,比如三五萬這樣,學費另算,等到孩子十八歲再把全額款項移交,這樣總行吧。”

    老鬼說:“好點,住在鄉下,一毛不拔也不現實,鄉里鄉親的光唾沫就能把人淹死,他們才不管這錢是秦顯揚的命換來的,不過這些人也好打發,給個幾千塊,夠他們高興很久了,關鍵是李虎,這個人很有能耐,按照法律,撫恤金有王娟一半,李虎最近資金缺口很大,肯定會盯上這筆錢。”

    劉漢東說:“我是絕不會讓指導員的撫恤金落到李虎手里的,別的不敢說,這一點我能保證。”

    老鬼說:“我估計,他們會采取法律手段,你做好心理準備。”

    劉漢東哼了一聲回到縣委招待所,劉漢東假惺惺客氣道:“賈縣長您住哪兒?我讓司機送你一程。”

    老鬼一指不遠處樹叢中的兩層小樓說:“我住干部樓,走過去就行,你要不要過去坐坐,喝杯茶。”

    劉漢東知道老鬼是個老玻璃,又有手段,萬一過去被他在茶里下了藥,一世英名可就不保了,便道:“太晚了,改天吧。”

    賈副縣長瀟灑一笑:“那明天見吧。”

    ……

    第二天,縣委孫書記果然派人送了花錢,書記送了,縣里其他領導不甘落后,也紛紛派人送了花圈,一時間秦莊村口成了花圈的海洋,村里人特地把縣委書記的花錢放在最顯眼的位置,老秦家的面子可算是賺足了。

    到底是民風淳樸的中原腹地,沒有人提撫恤金的事情,就連王娟也只字不提,每天除了哭就是哭,好歹把個喪事風風光光,圓圓滿滿的辦完了。

    秦顯揚的骨灰盒埋進了秦家的墳地里,花圈都燒了,流水席的大棚也拆了,一切歸于平靜,劉漢東將秦家近親,也包括王娟在內,都叫到了一起。

    劉漢東說:“承蒙各位架勢,把顯揚的葬禮辦的很風光,我在此表示感謝,現在談一下秦小偉的撫養wenti,這孩子可憐,才四歲爹就死了,娘又不要他……”

    “誰說不要了,我自己的孩子能不要么!”王娟振振有詞的說話了,身后幾個老娘們也跟著幫腔。

    劉漢東冷冷掃過去,嚇得王娟話噎在喉嚨里。

    “要不要,你說了不算。”劉漢東道,“得孩子認你這個娘才行。”

    秦小偉被奶奶牽著手出來了,劉漢東摸著孩子的腦袋說:“小偉,你是跟奶奶過,還是跟那個女人過?”

    孩子一直是跟奶奶過的,怯生生看了看王娟,直往奶奶這邊鉆。

    劉漢東說:“孩子是秦家的種,要是跟了你,豈不是成了李虎家的拖油瓶,秦家人還沒死絕呢,你少做夢了。”

    這話說的提氣,在場的秦家人啪啪的鼓起掌來。

    王娟氣的不行,說:“你說了不算,孩子小不懂事,跟誰過,得法院判。”

    劉漢東不理她,對大家說:“顯揚去世后留下一大筆撫恤金,這個我也不瞞大家,但是這筆錢暫時存放在一個信托基金里面,有專門的律師負責,每月將會撥出一筆生活費來,足夠大娘和小偉維持比較高的生活水準,學費、醫療費,以及一切合理的開支,都能支付,小偉十八歲成年之后,這筆錢就歸他支配了。”

    秦躍進問:“那每月能有幾個數?夠頓頓吃肉的不?”

    劉漢東說:“每月五萬人民幣,我想是夠了。”

    大家交換一下眼神,欣喜萬分,一個老太太帶個小孩,海吃海喝也花不了五萬塊啊,鄉里鄉親的借點花花,還不小菜一碟。

    劉漢東考慮到了這一點,他說:“至于這五萬怎么支配,你們這些叔叔大爺,該幫忙的就幫忙,老人家年歲大了,就別下地干活了,多陪她說說話,拉拉呱,孩子小,又沒爹娘,別讓他受欺負了,我在這兒,代顯揚謝謝大家了。”說著深深一鞠躬。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劉漢東覺得自己處理的bucuo,秦家人也交口稱贊劉處長事辦的地道,不過王娟顯然是懷恨在心,一紙訴狀就把秦家人連同劉漢東告上了法庭。

    起訴書遞到了覃縣法院民庭,當即受理。

    劉漢東不知道打官司的事兒,他們已經離開了覃縣,汽車停在路邊,前來送行的老鬼和劉漢東站在無人處抽煙。

    “老鬼,你行啊,冒充副縣長,逮到可不能輕判了,說吧,你這回做的什么買賣?”劉漢東笑問道。

    “首先我這個掛職副縣長是貨真價實的。”老鬼矜持的說道,他也穿著白襯衣和西褲,頭發一絲不茍,像個真正的縣處級干部一樣,“一切文件都是真實的,你查不出任何紕漏。”

    “你本事挺大。”劉漢東明白了,老鬼的騙術之高明,已經達到了化境,不是自己能擅自揣測的。

    老鬼又說:“我在覃縣掛職,不是想騙誰的錢,而是真心實意的想幫他們發展經濟,你別笑,誰沒有點個人愛好啊,我在外面混了半輩子了,也該給家鄉人民做點貢獻了。”

    劉漢東說:“祝你官運亨通,平步青云,假縣長。”

    雙方握手告別,直到劉漢東等人的商旅車消失在地平線,假縣長才坐上自己的帕薩特官車,吩咐司機回縣政府大院。

    ……

    劉漢東歸心似箭,趕到鄭州之后,坐上高鐵先回了江北,在酒店開了三個套房,打電話給火穎,讓她帶父母速到江北來。

    兩家人各自團圓暫且不提,劉漢東去銀行把余下的七八萬美元兌換成了人民幣,全都交給了母親,讓媽媽和賀叔不要忙著上班賺錢了,以后每月都會給家里匯款的。

    水芹說:“有錢可不敢亂花,先付個首付把房子買了,我和你賀叔還不算老,再努力幾年,等有了孫子就徹底退休,幫你們帶孩子。”

    劉漢東說:“媽,好歹我現在也是國企的正處級干部,你要是再出去擺個攤什么的,我多沒面子。”

    水芹喜滋滋道:“是這個理兒啊,以后媽不干活了,每天跳廣場舞鍛煉身體去。”

    劉漢東忙道:“別啊,干點其他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多好,等等,我接個電話。”

    電話是鄭佳一打來的,寒暄幾句進入正題:“盡快返回科林,有重要任務。”

    “多重要?我在江北家里呢,能寬限我三天么?”

    “恐怕一天都不行,你必須立刻趕回,上次和賽義德簽署戰略合作意向書之后,公司作為成績上報給了國務院,總理都知道了,后來科林發生政變,幾天時間翻天覆地,賽義德起死回生,重掌大權,軍方說,這里面有他們的功勞,所以總理很高興,準備臨時更改出訪計劃,到科林去走一遭,外交方面肯定是沒什么wenti的,科林不會拒絕總理的走訪,但是這個協議怕是有wenti,張邦憲把原先的協議撕毀了,準備和大親王簽署新的協議,所以,你明白了吧?”

    劉漢東說:“我不明白,這里面有我屁事啊。”

    鄭佳一說:“你是中炎黃駐科林辦事處的首席代表,而且賽義德的復辟你居功至偉,這件事非你莫屬,為了國家,去吧。”

    劉漢東掛了電話,悶悶不樂。

    水芹問他咋回事,劉漢東說公司讓我趕回中東,因為總理要去科林訪問,我要給他們打前站,做些準備工作。

    “那得趕緊回去啊。”水芹很激動,“這么大的事情,你還想啥呢。”

    賀堅也說:“國家大事為重,現在家里經濟也寬裕了,等你不忙了,我和你媽到那邊找你去,咱們也出國旅游一下。”

    劉漢東說:“也好,你們先去把護照辦了,隨時都能走。”

    鄭佳一那邊催的急,劉漢東不忍心打斷火雷和小崔的團圓,自己一個人去了機場,搭乘最近的航班飛北京,轉多哈,最終目的地科林。

    折騰了十幾個小時,劉漢東抵達科林,想想昨天還在河南農村,今天就到了阿拉伯半島,真有地球太小之感。

    劉漢東的身份真的不同了,科林辦事處升級為正處級常設單位,他的官職也不叫辦事處主任,而是改成首席代表,這說明他并不完全隸屬于中東分公司,而是在總公司直接領導下。

    科林酋長國也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首先是國號要改成科林王國,賽義德正式稱王,而不是再叫埃米爾,這是君主立憲前的準備工作,牛津博士的政治藍圖很宏大,他要建設一個民主自由發達的中東伊斯蘭世俗國家。

    劉漢東被召進王宮,賽義德問他:“距離海岸線二十海里的地方,有一個小島,你知道么?”

    “知道,陛下。”劉漢東毫不隱瞞,將自己接受委托營救人蛇,結果誤打誤撞,占領了一座儲存軍火的島嶼的事情和盤托出。

    賽義德說:“真主至大,一切都在安排之中,那座島上儲存的軍火,是叛亂者利用走私團伙購買的武器,他們本來的計劃是打算用防空導彈擊落我的座機,后來卻臨時改變了計劃,如果不是你,想必我已經被炸死了。”

    “真主至大。”劉漢東像個神棍一樣嚴肅無比的說道。

    “叛亂者和走私集團,都是打擊的目標,我們需要成立一個新的反間諜部門。”賽義德說,“國王辦公室第五處,你將擔任處長。”

    劉漢東說:“陛下,恐怕我得愧對您的信任了,我是一個中資企業職員,不想當什么間諜或者反間諜人員。”

    &nbsp

U赢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