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十六章 金條與干部

第十六章 金條與干部

    防水柜制作jīng良,鍍鋅鋼板涂防銹漆,四圈嵌著橡膠密封條,里面是一個個小格子,裝滿塑料布包裹的方形物體,隨手拿起一個,死沉死沉的,包裹的相當厚實,割開來,里面還有一層油布,一層熱縮塑封,然后是捆扎起來的透明塑料盒,隱約可見金光閃爍。

    劉漢東將這包東西高高舉起,用力摔在水泥地上,金條四散崩落,四人嘴巴都張大了,互相交換著驚喜的眼神。

    王星撿起一枚金條,打量上面銘刻文字:“五百克,AU999.9 中華金業。”把金條放嘴里咬一口,心里美滋滋的。

    韋生文拿起一根金條仔細打量:“能積攢這么多大黃魚,不簡單。”

    胡三叔卻欣賞起防水柜來:“這柜子不孬,回頭我拉走。”

    劉漢東將柜子里的金條全搬了出來,嚴家的財寶還真不少,全部都是金條金磚,最小也是一百克的條子,以五百克和一千克的大條為主,而且全是中華金業出品,一根一千克的大條,就算黃金價格猛跌,起碼也值得二十多萬,這樣的條子堆得滿滿的,把人的眼都耀花了。

    粗略估算了一下,柜子里足有三百多根各種規格的金條,大概價值五千萬以上,合著嚴致中多年貪腐受賄權利尋租搞來的家當全在這兒啊,別人一輩子的積蓄,這四位大盜一夜就給起出來了,這才真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分了吧。”王星吞咽著涎水。

    “黃金變現不易,到手之后一定要保持低調。”韋生文扶了扶眼鏡,顯然他也支持分財寶的計劃。

    胡三叔對這個不感興趣,蹲一旁抽煙。

    劉漢東有些猶豫,這些金條足以將嚴致中從區委書記的官位上掀下去,可是只為自己出一口惡氣,就把這么一筆巨額黃金交公,未免代價太大。

    王星知道他想的啥,語重心長勸道:“搞嚴致中有別的辦法,先把自己武裝起來,比什么都重要,當今社會,錢就是武裝,錢就是身份,這批黃金,無論如何不能交公。”

    劉漢東說:“我有分寸,趕緊把金子裝車,走人!”

    王星將煙一甩:“說的對,裝車走人,此地不宜久留。”

    忽然胡三叔干咳一聲:“我瞅這黃金咋不對勁呢。”

    韋生文將他手里的金條一把搶過,定睛一看,頓時不言語了。

    王星湊過來一看,罵一聲cāo,也不說話了。

    劉漢東走過來端詳,這根金條底部已經生銹,銹跡斑斑形成一個笑臉形狀,似乎在嘲笑他們這幫傻逼。

    黃金的化學xìng質很穩定,根本不會氧化,難不成嚴致中藏的這批金條是假貨?

    胡三叔從車里拿了個手持式電鋸出來,滋滋啦啦就把這根金條給鋸開了,里面果然層次分明,核心是黑sè金屬,外面一層黃顏sè的合金,最外層是鍍金,整個一個夾心餅干。

    “里面可能是鎢或者鉛,外面這一層是銅鋅合金,然后鍍金,造假水平不高,也就是能哄騙一下嚴致中這種鄉下暴發戶。”韋生文擺弄著金條,冷靜無比的說道。

    王星急眼了:“嚴致中,我**,埋金條你都不好好檢查一下,你怎么當的書記,這種人對自己的財產都不負責,怎么對人民負責。”

    劉漢東說:“我估計他也是輕信別人,被熟人給騙了,咱們趕緊檢查一下,到底多少真金,多少假貨。”

    沒有專業儀器,還真不好檢測,只能用牙咬,帶牙印都就是真金,這樣的也有不少,不過鋸開一看,也就是外面一層真金,里面還是鉛芯的。

    三百多根條子,只有一些小規格的是真金,大部分都是假貨,搞得大家興致全無,雖然刮刮煉煉也能弄出不少真金,但他們都是干大事的人,看不上這點小錢,收拾東西準備走人,末了劉漢東將起出的步槍和黃金都丟出來,給徐功鐵打了個電話:“望東區狼牙戰隊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有我送給你的一份大禮,趕緊來,親自來,別驚動當地派出所。”

    ……

    半小時后,徐功鐵帶著數名刑jǐng趕到了狼牙基地,好家伙,滿地散落都是黃金。

    “趕緊把現場控制起來。”徐功鐵小心臟怦怦跳,大案子來了。

    “徐主任,發現一支步槍。”刑jǐng將坑里撿出來的56半自動奉上。

    徐功鐵又是一驚,這是什么節奏,又是黃金又是軍火的,黃金大劫案?沒聽說最近金庫被劫啊。

    他大手一揮:“仔細搜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不大工夫,刑jǐng在室內發現了綁成粽子一樣的嚴小軍。

    徐功鐵明白了,這是劉漢東在報復嚴小軍,把他私藏的槍支和嚴家的貪腐罪證都擺到桌面上來了,不過這對于自己可是個燙手山芋,公安機關是抓賊的,抓貪官那是反貪局、紀委的活兒,眼下只能按程序走了。

    當地派出所來人,幫著維持秩序,刑jǐng大隊來人,拍照取證,人帶走審問,所有涉案物資封存,因為事發地點在望東區,很快嚴致中就得到了消息,他緊張萬分,后悔莫及,黃金藏的還是不夠隱秘啊,事已至此,后悔也沒用,只有趕緊想辦法,他立刻前往朱雀飯店,向劉市長坦白交代。

    按說近江市的一把手應該是市委曹書記,但劉飛相對強勢,占據主導地位,嚴致中是望東區的地頭蛇,但為人相當圓滑,對劉市長的指示執行的相當徹底,絕不打折扣,而且他施政能力很強,把望東區建設成一個打工地,遍地開花,又是高架橋又是地下隧道,還有街心花園綠化工程,花團錦簇的政績喜人,很符合劉飛的胃口。

    劉市長不是那么容易見的,秘書直接擋駕,嚴致中心急火燎,就在酒店大堂等著,從中午一直等到晚上。

    劉飛今天去公安局調研了,他視察了巡特jǐng支隊,觀看了特jǐng的防爆演習,shè擊比賽,又去了法醫鑒證中心,觀摩了女法醫宋欣欣復原顱骨模型的jīng湛技術,大發贊嘆,稱她是當代女宋慈。

    視察結束后,劉飛還意猶未盡,仔細詢問了宋欣欣的成長經歷,負責陪同的沈弘毅如數家珍,說宋副主任是孤兒家庭長大,至今未婚,還領養了一名孤兒,不但是鑒證中心的技術大拿,還是局里的道德楷模,三八紅旗手。

    沈弘毅對宋欣欣的褒獎不遺余力,因為他心中始終對這位冷傲的冰山抱有一種好感,說不上是愛情,也談不上友誼,就是淡淡的牽掛,希望她過的好,事業有成,家庭幸福,但是當局婦聯張羅著要給宋法醫介紹對象的時候,他有一種酸溜溜的感覺。

    “公安系統需要這樣的人才,要重點培養,大膽使用。”劉市長給宋欣欣的前途定了調子,沈弘毅立刻接上:“法醫鑒證中心的主任快退休了,我打算讓宋欣欣同志頂上去。”

    劉飛點點頭,邁步向外走,市里施行公務車改革后,除了執法執勤車輛和高級領導配車,其他一般公務用車都改成了青石高科出品的電動車,而且在車門引擎蓋等位置噴涂醒目標志,效果非常理想,公車私用現象得到極大遏制,公安局的大院里,停的都是干jǐng的私家車,公車數量已經很少。

    沈弘毅陪劉市長出門,忽然徐功鐵湊了過來,低聲說了幾句,沈弘毅趕忙向劉市長報告:“望東區委書記嚴致中出事了,查獲他家暗藏的大量金條,還有一支步槍。”

    劉飛眉頭一皺,嚴致中這個干部能力還是很強的,望東區在他的管理下蒸蒸rì上,GDP的數據年年增長,要說貪,基本上哪個官員拉出來調查,底子都不干凈,但有些是不堪用的庸人,或者敵對陣營的人員,當然要毫不留情的辦掉,但嚴致中屬于很聽話又好用的,把他拿下,望東區的工作還真沒人頂得上去。

    “公安機關先調查吧,不用通知紀委。”劉飛說。

    聽話聽音,沈弘毅心里明白,劉市長不想把嚴致中拿下,自己更沒理由對付一個區委書記,這屬于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我明白,有進展立刻向您匯報。”現在沈弘毅已經算半個劉飛陣營的人了,但和黑子他們又不同,他始終保持一份矜持,不像其他人那樣稱呼劉飛為“老大”,而是以合作者自居。

    劉飛離開之后,徐嬌嬌的電話就來了,詢問那個案子進展如何,沈弘毅說已經移交檢察機關了,那兩個打了劉小飛的家伙,估計是按照非法持有槍支罪判刑,張登科罪行更重,冒充現役軍人招搖撞騙,估計三四年徒刑免不了。

    徐嬌嬌嘆口氣說:“都是孩子,何苦來哉,能不能判輕點?”

    沈弘毅笑道:“審理判決是法院的事情,我相信他們一定會秉公處理。”

    徐嬌嬌說:“判幾年也好,起碼長個教訓,對他們的成長是有幫助的,對了,指使者怎么沒抓?”

    沈弘毅耐心解釋:“嫂子,是這樣的,小飛的傷連輕微傷都算不上,王海寧又沒其他劣跡,公安機關很難處理他。”

    徐嬌嬌**道:“那好,我知道了。”然后掛了電話。

    沈弘毅搖頭不已,世峰集團怕是要倒霉了。亅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lol外围| 电竞竞猜|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