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三十八章 四季酒店之夜

第三十八章 四季酒店之夜

    市中心寸土寸金,連停車場都設計的極為緊湊,進出只有一條道路,等劉漢東開到出入口的時候,正好有一輛車要進來,路虎被迫停下,血魂堂的小弟們追上來,用砍刀猛砸車窗,還有人爬到引擎蓋上,高高舉起了雪亮的砍刀。

    辛曉婉尖叫一聲捂住了臉,忽然一股大力傳來,差點被甩在中控臺上,原來是劉漢東在迅速倒車,就聽車后咣當一聲,有人被撞飛,站在引擎蓋上的人也不見了,估計是沒站穩掉下去了。

    又是一把刀砍在駕駛席的車窗上,猙獰的面孔在停車場明亮的碘鎢燈下照的分明,這不過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而已,瘦骨嶙峋的上身上刺著虎豹,戾氣十足。

    劉漢東猛然推開車門,將那小子撞開,沒料到又是一把刀砍過來,胳膊上吃疼,中招了!

    他不敢再逞強,撇一眼停車場布局,猛打方向盤爬上臺階,直接壓過花壇出去了,后視鏡里,血魂堂的小弟們依然緊追不舍,怎奈兩條腿跑不過四個輪子,很快就將他們甩開。

    路虎慌不擇路,行駛在反向車道上,對面來車大燈閃亮,喇叭齊鳴,辛曉婉嚇得尖叫不止。

    劉漢東在下一個路口來了個甩尾擺正了方向,差點把辛曉婉甩到后排去,氣的她嚷道:“你能不能開穩點!”

    “你能不能系上安全帶?”劉漢東正眼都不看她。

    “你!”辛曉婉氣鼓鼓系上了安全帶,偷眼看劉漢東,線條硬朗的側影簡直帥到沒邊,尤其是他緊繃著嘴唇用手掌搓動方向盤的時候,簡直讓人目眩神迷。

    “你家住哪兒?我送你。”劉漢東瞥一眼辛曉婉道。

    “不行,你這個樣子不能去我家。”辛曉婉皺眉道,家里倆保姆四只眼睛盯著,帶個精壯漢子回去滾床單肯定是不行滴。

    “我有要說去你家么?”劉漢東奇道。

    辛曉婉知道口誤了,心直口快不小心把真話說出來了,不過她很有急智:“他們肯定在追殺咱們,我家也不安全。”

    “你家住哪兒?”劉漢東又重復了一遍,晚上的行動超出計劃太多了,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收場。

    忽然對講機的燈亮了了,他和王星為通訊方便,配備了摩托羅拉對講機,用的是空氣耳麥,耳機里傳來王星的聲音:“伙計,英雄救美,行啊,別回頭,我在你后面跟著呢,今晚直搗黃龍,就看你的了,別說話,知道你說話不方便。”

    劉漢東干咳了一聲,悄悄將耳筒摘下,這玩意太高端,看起來像特工,他怕把辛曉婉嚇到,懷疑自己的身份。

    “好吧,我住錦江豪庭。”辛曉婉并不死心,自己不爭一夕之歡,只要留個電話或者微信什么的,機會多得是。

    ……

    段二炮傷的很重,鼻梁骨被打碎,弄了個滿臉花,他被小弟們架上車,還不忘交代一句:“打電話喊人去錦江豪庭堵他們!那娘們住那里。”

    倒不是段二炮未卜先知,而是“寂寞”在微信上曬了不少照片,許多都是以錦江豪庭為背景,傻子都能看出她家住哪兒。

    二炮哥先送醫院急救,小弟們迅速打電話喊人,幾輛車滿載刀手直奔錦江豪庭,將小區的兩個門都堵上了,坐在車內,專等那輛白色路虎。

    劉漢東多繞了一圈,所以比他們來的晚,距離錦江豪庭正門還有幾百米就看見門口的人了,一輛奧迪q7橫在人行道上,幾個痞子打扮的人在四下晃悠,門衛敢怒不敢言,大半夜的極其醒目。

    “他們在大門口!”辛曉婉的聲音在顫抖。

    “看見了。”劉漢東加快速度,從大門前經過,晚上車流稀少,白路虎很醒目,q7立刻追了過來。

    “他們追來了!”辛曉婉不停回頭看。

    “坐穩!”劉漢東降擋加速,路虎極光的排量雖然不如q7,但道路追逐更考驗的是車技,劉漢東自信整個近江市沒幾個人能追得上自己,尤其是在市內道路上。

    五分鐘后,q7就撞上了行道樹,因為駕駛者太過心急,轉彎的時候沒減速導致側翻,在地上擦出一串火花撞到了兩棵梧桐樹

    “耶!”辛曉婉興奮的叫起來,坐在劉漢東駕駛的車里她一點都不害怕,反而有一種刺激的愉悅感。

    辛曉婉伸手要和劉漢東擊掌慶賀,卻遭到白眼:“坐穩,別亂動。”

    “好兇。”辛曉婉撅起了嘴。

    劉漢東沒理她,他在考慮怎么把這個燙手山芋送出去,左思右想沒有好去處,忽聽一聲驚呼:“呀,你受傷了!”

    “不礙事。”劉漢東說,他的左臂被劃了一刀,血淋淋的看著挺嚇人,其實并不嚴重。

    “不行,要立刻包扎,不然你會死的。”辛曉婉急了,拍打著中控,“停車,快停車!”

    劉漢東一腳剎車停下,辛曉婉拎著包下車,甩開高跟鞋奔向路邊的24小時藥店,買了碘酒紅藥水紗布繃帶等一堆東西,拎著塑料袋回來,急切道:“不能去醫院,警察肯定也在抓你,找個地方我替你包扎。”

    “這里就行。”劉漢東說。

    “車里不行,去那兒。”辛曉婉指著遠處一棟高聳入云的大廈,那是四季大酒店,近江最豪華的五星級賓館。

    “好吧。”劉漢東也不矯情,駕車直奔四季酒店,到了門口自有服務生過來拉門,辛曉婉將鑰匙拋給他說:“把車停好。”拿了塊披肩很自然的擋住劉漢東左臂的血跡,挽著他的胳膊進了大廳。

U赢电竞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lol外围| lol外围| 竞技|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