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匹夫的逆襲 > 第二十六章 對食堂的最后通牒

第二十六章 對食堂的最后通牒

    劉漢東當即回敬了一眼,兇神惡煞的問道:“你瞅啥?”

    牛八斤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回嘴:“瞅你咋地?”

    劉漢東說:“咱出去嘮嘮。”

    兩人下樓來到空地上,互相怒視,如同兩只斗雞,牛八斤剛要動作,就被劉漢東一個漂亮的轉身三百六十度回旋踢放倒,瀟灑的落地,周圍掌聲一片。

    這些都是劉漢東腦補的場景,實際上他已經超越了自我,不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牛八斤拿眼睛瞪他,他只是溫和的一笑而過。

    牛八斤氣勢洶洶的走了,劉漢東敲響校長室的門,走了進去,就見王超凡正在往柜子里收東西,隱約可見是兩瓶五糧液,肯定是牛八斤送的禮物。

    “小劉來了,有事么?”王副校長動作很快,關上柜門,回到桌前,拿了個一次xìng紙杯作勢要給劉漢東倒水。

    “王校長,張謙已經火化了,學校的賠償款什么時候能到位?”劉漢東開門見山的問道。

    王超凡皺起眉頭道:“超過十萬的開支,就得報集團審批,我也做不了主,最近財務正在交接,可能要等一段時間了。”

    劉漢東說:“那咱們趕緊報上去,我去催一下。”

    “已經安排財務申請款項了,小劉你還有其他事么?”王副校長笑瞇瞇的說著,收拾東西準備出門。

    “關于食堂飯菜質量的問題,又有學生向我反映了,實在太難吃,價錢貴不說,學校還禁止外出,不在食堂吃就只能餓著,這不是變相逼著學生在食堂消費么……”劉漢東想到牛八斤囂張的嘴臉,趁機給他上眼藥。

    王副校長打斷他說:“小劉,這個情況確實屬實,而且不止一個人向我反映,這不,剛才我把牛八斤叫來談話了,限令他馬上整改,做的不到位,學校就清退他們,換人來承包食堂。”

    他說的振振有詞,劉漢東也不好繼續糾纏,只好作罷。

    ……

    下班時間到了,劉漢東特地留下觀察食堂飯菜有沒有改進,不看則已,一看鼻子差點氣歪,清湯寡水,少鹽無味,熬得稀爛的青菜里襯著幾塊白乎乎的肥肉片,讓人毫無食yù,因為學校禁止外出,打菜的學生依然絡繹不絕,抱怨歸抱怨,有口吃的總比餓肚子強。

    劉漢東走到櫥窗前,將不銹鋼托盤和飯卡遞過去,打菜的阿姨拎起大勺,抖了兩抖,給他打了一份售價八元的套菜,名義上是一葷一素,蘿卜燒肉和土豆絲,兩片可憐的肥肉趴在上面,其中一塊還有淋巴結的嫌疑。

    “這種菜能給學生吃么?”劉漢東將托盤放在窗口前,敲了敲櫥窗。

    打菜阿姨看他一眼:“下一個。”

    劉漢東說:“叫你們領導出來。”

    打菜阿姨說:“下一個。”

    劉漢東提高聲調:“叫你們領導出來!”

    后面學生跟著幫腔:“這是我們訓導主任,趕緊叫你們食堂管事的出來。”

    打菜阿姨將大勺一丟:“愛吃不吃!”摔門走了。

    劉漢東和后面一幫同學面面相覷:“這是啥意思?”

    同學們起哄,說人家根本不甩你呢。

    劉漢東冷笑:“我有的是招對付他們,大家瞧好吧。”然后回到訓導處,屋里坐著兩個二年級的女學生,年輕俏麗,活力四shè,正對著電腦打字呢,這是劉漢東從團員里招募的志愿者,幫自己處理文檔,端茶倒水,看起來也賞心悅目,有個辦公室的樣子。

    “我口述,小白打一份文件出來。”劉漢東坐在椅子上,口述了一份發給食堂管理部門的公文,針式打印機一陣聒噪,公文打了出來,用上訓導處和團委的公章,讓兩個男生拿著膠帶貼到食堂大門口去。

    食堂門口很快聚攏了一幫人看熱鬧,這份限期整改通知是對訓導處對食堂的最后通牒,如果下頓飯不徹底改善飯菜和服務質量,訓導處和團委將對食堂采取斷然措施,而且末尾還用上了“勿謂言之不預也”這樣的文言。

    打菜阿姨出來了,看見布告內容,臉sè大變,灰溜溜的跑進了食堂辦公室,牛八斤父子正面對面坐著盤賬呢,聽阿姨說出事了,趕緊出來觀看,牛八斤一把將布告扯了下來,撕吧撕吧丟在地上,還跺了一腳,罵道:“什么玩意。”

    牛八斤的父親叫牛德草,他才是食堂的真正當家人,見兒子撕了訓導處的布告,他心里有些打鼓,扯著嗓子道:“都散開,有啥好看的。”然后將兒子拉了回去。

    父子倆回到辦公室,牛八斤的氣還沒消:“媽的,真以為自己是干部了,人家王校長和陳主任都沒發話,他算老幾,再說食堂是歸后勤處管的,訓導處插什么手。”

    牛德草說:“這個姓劉的恐怕不簡單,冤家宜解不宜結,回頭你給他送點禮去打點打點。”

    牛八斤脖子一擰:“我不去,他又管不著咱們。”

    牛德草說:“管不著歸管不著,和氣生財你懂不懂,你爹我當年在交通局食堂當大廚的時候,什么樣的政治斗爭沒見過?能花錢解決的事情,犯不上動手段,再說這個姓劉的是青石高科的人,你姐姐的關系用不上。”

    牛家能夠承包交通學院食堂,名義上是說陳雅達的親戚,其實只是同鄉而已,他們真正過硬的關系還在交通局,牛八斤的姐姐牛麗麗是交通局的打字員,據說和局長有一腿,系統內誰敢不給面子。

    牛德草以前是廚子,修橋鋪路的工程他干不來,所以就通過交通局長的關系承包了下面三產學院的食堂,近兩千名學生在食堂吃飯,一年下來弄個大幾十萬不成問題,他又會做人,逢年過節少不了給校長和主任們送禮,給教職員工單獨開了小食堂,專坑學生,生意做的紅紅火火,rì進斗金的,哪肯為了一點小事放棄。

    兒子脾氣倔,打死不愿給劉漢東送禮,牛德草只好親自出馬,拿了一張兩千元的購物卡,兩條芙蓉王塞在檔案袋里,笑呵呵就去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劉漢東和他見過所有的領導干部都不一樣,直接拒收禮物,當然伸手不打笑臉人,劉主任并沒有嚴厲批評他,而是說食堂應當把學生放在首位,錢可以少賺一點,飯菜質量一定要搞上去,不然就要被淘汰。

    牛德草諾諾連聲,心里有了譜,這樣的官兒他也見過,以前交通局就有這么一個油鹽不進的所謂清官,還沒干夠半年呢就被人弄下去了,別看劉漢東現在鬧得歡,恐怕干不了三個月就得卷鋪蓋滾蛋。

    “劉主任的jīng神,我充分領會,一定認真貫徹,嚴格執行,高標準嚴要求,打造學生們滿意的食堂。”牛德草雖然只是交通局的廚子,但耳濡目染官話說的透溜。

    劉漢東說:“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和牛德草握了握手,送客出門。

    一出門,牛德草的臉sè就變了,啐了一口罵道:“什么東西。”不過罵歸罵,他還是要做點樣子出來的,摸出手機打電話:“老五,給你牛叔聯系一批豬肉,要便宜的,越便宜越好。”

    想了想,他又給牛麗麗打了個電話,把這邊的情況說了一下,讓女兒看看能不能找路子疏通疏通。

    牛麗麗說青石高科最近在搞出租車公司,有很多手續必須到交通局審批,想拿他們一把很容易,這事兒我會安排的。

    ……

    天擦黑的時候,一輛農用車駛入交通學院后門,車廂臟污不堪,駕駛員和幫工從車上搬下兩個大油桶,又把食堂里的泔水桶搬上車,牛德草打開油桶蓋子看了看,嗅了嗅,贊道:“行啊,油練得越來越清了。”

    駕駛員遞上一支煙:“那能是鬧著玩的么,我告訴你老牛,我們家的原料來源都是嚴格控制的,用的是大飯店的下腳料,絕對不用地溝里的油渣子,做生意講的就是一個誠信,你說對吧。”

    牛德草接了煙夾在耳朵上,掏出小本寫了個白條給他:“老規矩,先記賬,月底結算。”

    送走了油車,又迎來了送肉的車,這是一輛福田輕卡,隔得老遠就聞到一股腐爛的味道,牛德草皺起眉頭道:“你這肉都臭了還拉來,趕緊給我拉走。”

    送肉的小老板嬉皮笑臉:“牛叔,不礙事,上高壓鍋一煮,辣椒胡椒面跟上,誰能吃的出來。”

    牛德草說:“你這不是病死的瘟豬吧?”

    小老板信誓旦旦道:“是瘟豬我全家死絕,這是人家冷庫停電不小心放壞的肉,不是自己人我都不給他,牛叔,給你這個價。”說著拿出手機,按了幾個數字。

    牛德草臉sè稍微和緩一點,又道:“我這可是學生食堂,吃壞了肚子誰也擔當不起,你這個價格,還得給我下浮一半。”

    小老板說:“學生食堂才沒關系呢,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大閨女,抵抗力強,不干不凈吃了沒病,那啥,我再給你讓兩個點,你看咋樣。”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牛德草還是接收了這批“放心肉。”食堂的水牌子上寫出明天的菜譜,紅燒肉,醬排骨,小炒肉、排骨湯。亅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竞技|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