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 四千一百五十五章 發展盟友(二十四)

四千一百五十五章 發展盟友(二十四)

    這俗話說的好啊,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

    當這俗話擱著老薛家似乎不太好使。

    “兒子”嗎給他的規勸自然是好的。

    并且言語也沒啥過激言辭。

    但是呢……老薛直接一句話給他倆懟的沒脾氣。

    老徐在旁的看的……可以肯定,這老薛在家那絕對是屬于說一不二的主。

    這點也是側面反應老薛在此地是屬于領頭人物。

    這樣推論結果肯定是徐仁杰愿意見得事情。

    老薛在別墅領頭……他們與對方溝通起來才方便。

    畢竟,徐仁杰小隊過來別墅要跟老薛談的事兒很敏感。

    他必須找在別墅說的上話的人談才能有結果。

    可與此同時,雖然透過老薛與“兒子”談話內容可以基本斷定老薛的能耐。

    不過呢,也正因為透過老薛和“兒子”談話斷定老薛有病在身。

    甭管老薛是個啥病,也甭管老薛是否有恢復,甚至于不管老薛是否正常,但對于目前這個局面……老薛的“兒子”當著他們這些外來人面說道此事便是變相給己方透露了一個訊息。

    這個訊息就是他們不愿意老薛與己方接觸。

    徐仁杰倒是不會覺著老薛“兒子”此般做法有啥無理,不妥地方。

    身為“兒子”,自己父親有病發燒讓他回屋休息這是一種關愛與關心。

    他們是在履行“兒子”的職責。

    末世不比和平年代,和平年代感冒,發燒吃點藥,吊個水,再不濟去醫院總是會得到較為全面救治。

    可在末世,醫療系統早已崩盤!!小小感冒,發燒那都是可能要命的病。

    “爸,你看你非要跟我們犟什么。我只是讓你去休息。我沒說不搭理咱們客人啊。這家不還有我們呢?老薛他們我們會帶你照顧的。

    還有啊,我是醫生,你能不能聽我的?配合我的治療?”

    說話的明顯是老薛的大“兒子”,對方呢個子很高,濃眉大眼,氣質不錯。

    還真別說,在得知其是醫生后,徐仁杰一行人越看對方越覺著對方有醫生感覺。

    雖然沒有穿標準白大褂,但氣質談吐的確很醫生。

    而毫無疑問,醫生這個職業在末世那也是屬于絕對稀缺人才。

    末世醫療系統癱瘓,醫療資源匱乏,這些都是不爭事實。

    也正因為這些資源極度匱乏,才令得末世人得病比被喪尸藥還要可怕,致死率還高。

    都說物以稀為貴,人何嘗不是呢?

    一個醫生在末世的價值那是沒法用言語描繪估量的。

    也正是因為此點,老徐這邊才會如此重視人才的招募。

    從這點便是也不難理解他之前力排眾議留下葉昊,李中,李國等人了。

    對老徐,對“勝利者聯盟”團隊,他們目前也是十分需要醫生。

    所以呢,適才聽得老薛和“兒子”們的交流內容得知大“兒子”是一聲時,徐仁杰還是非常意外和高興聽到這樣結果的。

    老薛團隊里有醫生,若是己方最后能夠通過談判達成戰略合作意向,這樣團隊對“勝利者聯盟”的幫助是顯而易見的。

    退一萬步不談,最后,若是情況不樂觀,老薛這頭不接受與己方合作意向,最起碼老薛這邊有個醫生身份“兒子”。

    己方團隊后期和“光頭黨”混球沖突難免會有人員受傷情況發生,緊急狀態下,己方也是可以給人員送到別墅來求助的。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知道了老薛這頭大概情況,徐仁杰對今日溝通策略有了調整。

    毋庸置疑,盡可能在平和態勢下規勸老薛團隊加入己方,幫助己方打擊對方“光頭黨”永遠是排在守衛的核心目標。

    但如果對方表現出不愿接受此般提議……也不要和對方有啥翻臉表現。

    維系雙方的接觸,不要讓這樣接觸因為談判終了。

    說白了,你老薛不愿意直接幫忙參與戰斗對“光頭黨”打擊……我徐仁杰可以理解。

    畢竟,沒有誰會隨便給己方團隊引入一場不相干的戰斗。

    并且目標對手還是個擁有千人武裝力量龐大勢力。

    可最起碼,你老薛與“勝利者聯盟”團隊能夠保持朋友關系。

    在我需要時候,給予除打擊以外幫助。

    俗話說的好嘛,多條朋友就多條路,徐仁杰相信老薛應該不會說決絕己方這個朋友。

    他們這頭雖然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但在末世什么事兒都可能發生。

    在末世能夠找到一個信得過的同盟團隊是非常困難的。

    老徐他們救過老薛,單憑這點,徐仁杰相信他們團隊的行為足夠向老薛證明“勝利者聯盟”團隊不是那種混賬隊伍。

    他們的團隊是有信譽度的。

    他們團隊是值得結交的。

    這點徐仁杰有充分自信。

    他的理由也是十分充分。

    就是在末世這樣個人人自危,只顧自己的世界,人類彼此間的信任早就沒了。

    所以,想要找朋友,找合作團隊非常困難。

    徐仁杰會和老薛提這些事兒的。

    他會想辦法讓老薛和己方達成合作關系。

    即便這個合作不是戰略同盟,最起碼以普通朋友身份彼此團隊也可以提供一些戰斗以外的合作。

    只不過現如今,顯然不是深入討論這些核心問題時候。

    現在最叫人頭疼事情那是……如何處理解決目標麻煩。

    老薛聽了大“兒子”的話后,面上本就不好看神采那是更為緊蹙了幾分:“我聽你的,我為啥要聽你的?這家誰是老子,誰是“兒子”?還要我聽你的,你小犢崽子反了你了!!你醫生,你醫生咋滴了?

    身為一個醫生……不該以病人情況為基準考慮問題嗎?我都告訴你了我沒事兒,你還這邊要我聽你的,我聽你啥?我去屋里睡著我不舒服!!我難受!!我現在在這邊跟老徐他們一起我心情好!!

    怎么了,這我還得回去?我心情不好病能好?

    我最看不慣就是你們這些個動不動就強制病人做事兒的醫生。

    你看看這醫院啊,去到醫院甭管三七二十一就給整一堆檢查!!

    離開那些檢查報告你們就不會看病了?”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 JBO| JBO电竞| JBO竞博| 官网竞博| JBO|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