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帝國重器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再等等

第九百二十六章 再等等

    香江的閱兵式讓在場的外國記者和外交官們五味陳雜,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最近十年的發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經濟上、技術上,軍事上和社會穩定層面,如今中國高層手中可用的牌面,比曾經實在是好了太多。

    經濟上不僅成功創世,而且還在俄羅斯和東蘇打開了很大的局面。原蘇聯地區的市場向中國敞開,帶來的影響遠超乎想象。

    至于說軍事上取得的成就,這次閱兵無疑是最好的佐證。

    95坦克的技術指標,完全可以對標96,三代坦克的性價比之王當之無愧。自行火炮、自行防空、要地防空,指揮通信4系統,更不用說剛剛結束的東海演習了。如今中國的軍事力量,完全可以實現在第一島鏈之內毫無敵手!美國想在第一島鏈之內獲勝,除非把它的十二個航母編隊扔過來一半,然后再死掉、沉掉一大半,再加上關島以西那些跑不掉的軍事基地,那就是東風手里的人質,期貨死人罷了!

    而隨著熊貓的量產,中國第一種國產三代機入役,更標志著中國的戰爭潛力實現了一個大的跨越,從此再也不懼國際封鎖了!

    而且有了熊貓打下的底子,想必殲十和蘇27的量產也會比歷史上更加順利。

    建設軍隊未必是為了發動戰爭,但一支強大的軍隊無疑可以讓中國的聲音更大、讓更多人認真傾聽。

    如今在香江國際機場觀禮的這些“外國友人”,顯然就是不得不認真傾聽的人群了。

    “中國在香江方面的態度是否有所改變?”

    閱兵式結束之后,慶祝香江回歸的招待宴會上,西方的記者們便已經忍不住紛紛向中方的媒體發言人發起提問。

    “我們對香江的態度是一貫的,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就是我們的態度。”

    “那么您怎么解釋,在回歸儀式上的講話呢?”

    “我想應該明確一點,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件,是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的一份聲明。它不是中國收回香江的條約,中國收回香江是正當的行使國家主權的行為,而不是與英國做的關于領土的交易。香江始終都是中國的領土,所以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說明中英雙方對歷史問題態度的聲明,香江回歸中國代表它已經完成歷史使命,中英雙方都已經履行完畢。它解決的只是過去的問題,至于未來,只有香江的人民才有選擇的權力。”

    “怎么樣,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擔子了嗎?”

    聽著前面無論如何算不上談笑風生的唇槍舌劍,胡文海面前這位的神情可以說是憂心忡忡。

    “胡總?!”

    宴會到了尾聲,胡文海干脆的在主桌上的主位旁坐了下來,饒有興致的看著臺上的熱鬧。這可不是二十年后,外交部這么巨魔的場面實在是太稀罕了。

    “香江是個國際港,各方勢力犬牙交錯……”

    胡文海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平靜的問道:“你知道長春嗎?抗日時期,長春被稱之為新京。為了能夠長久的殖民東北,日本人投入了巨大的資源,用于對長春的發展。在整個抗日時期,長春的經濟可以說在中國都是排得上號的。”

    “但是現在你再看長春,甚至整個吉林的經濟,和抗日時期還能相提并論嗎?特殊時期時勢造就的特殊地位,在完成了歷史使命之后自然要回到歷史的正常軌道上。”

    “長春的地理位置、資源條件和政治地位,都不可能讓它長久的維持新京那樣的發展水平。但是在長春的這個滑落過程中,長春人擔心了嗎?”

    “再多說一句,改革開放以來,遼寧是第一個執行大下崗政策的地區,也是執行計劃生育最嚴格的地區。從共和國長子到砸破鐵飯碗,遼寧人會說為什么這樣的命運會落到我們的頭上嗎?”

    “不過就是一句話,待從頭收拾舊山河罷了。既然國家需要,那遼寧、東北,回歸歷史的正常軌道,也就是那么回事罷了。”

    胡文海的來歷對面這位當然一清二楚,知道這是一個在內地能通天的人。而且從去年金融危機以來,胡文海利用香江晶圓廠事件,手里掌握了大量的香江資產。如今香江的地面上,新科未必比和記黃埔差上多少。

    而這樣一個人,如今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很難不讓人多想。更何況即使沒有多深的城府,胡文海如今這番話所指之意,其實也是一清二楚!

    用長春來做比喻,香江的繁榮同樣也是特殊歷史時期的時勢使然。他們這樣層次的人,當然不會覺得香江的繁榮是什么“獅子山精神”的原因。什么,你說香江繁榮是因為有民主自由?97年前香江想要民主自由,先問問掛著貴族頭銜的港督同不同意吧。

    香江的繁榮,就是建立在內地輸血的基礎上,這一點但凡有國際視野的人都心知肚明。那么所謂回歸歷史的正常軌道,豈不就是說香江將無法再繼續維持,它過去半個世紀從內地輸血的待遇了?

    “這是什么意思?”

    “這是我的一點思考而已。”胡文海搖了搖頭,讓交談對面的人心頭一松,卻緊接著又是從頭涼到了腳。

    這位也是四十年代末逃難來的香江,和二十年后那位女長官那種出生在香江的技術官僚不是一個路子,更不是一代人。當然,人啊,沒有經歷就很難成長。那位這種溫室花朵拎不清很正常,直接接聽外國外交大臣電話這種事情都能發生,可見她對大國政治根本沒有那根弦。但是知錯能改就是好同志,后來的表現說明她還是可靠的。

    他這一代人,還是知道什么叫做政治的。

    “可是香江的情況很復雜,并不是一句歷史的進程就能解決的。”

    “我知道,其實無非就是缺課而已。”

    “缺課?”對面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胡文海呼出一口氣,認真的說道:“缺上一堂,新民主主義革命的課啊!”

    “補上這堂課,才是自己人。缺了這門課,是不懂的怎么去做一個新中國國民的。”

    “自己人,當然一切好說。”

    “不至于此,不至于此的,吧?”

    香江回歸,對于香江來說是天大的事情。但是對于香江之外的世界來說,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要。

    七月一日香江回歸,七月二日世界各大主要媒體的頭條上,就已經沒有了香江的影子。

    而當出席回歸儀式的中央領導們離開之后,香江這塊彈丸之地,也就再次成為了960萬之外的一座孤島。

    然而對于香江人來說,回歸之后的日子并沒有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是的,從各個方面來看,去年以來香江發生的金融危機并沒有緩解的跡象。

    很多人賭香江回歸之后,國家會出手幫助香江平復金融危機。中國這方面一貫愛面子,內地的金融市場因為政策干預做過山車是常有的事情。而香江回歸之后為了區別于英國統治時期,必然要給港人一些甜頭收買人心。因此很多人在回歸之前重倉購入港股和證券,同時大量買入港幣,只等中國入市之后能賺個盆滿缽滿。

    七月一號事情多,七月二號的香江金融市場,卻仍然還是一片死水微瀾。成交量、漲跌幅,無論是何種指標,都顯示著香江金融市場毫無起色。

    “再等等,再等等,市場肯定是在做技術調整!”

    電視機、收音機前,報刊雜志攤前,股票交易市場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著一個消息。

    作為一個金融城市,香江的金融市場不景氣,那就是整個城市不景氣。

    這一年多以來的經濟不景氣,不知道已經讓多少中產階級一貧如洗,又有多少人失去了他們僅有的存身之地。

    所有手里攥著股票的人都相信,香江回歸之后行情一定會好起來的!

U赢电竞 JBO| JBO| JBO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竞博| JBO体育| JBO| JBO官网|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