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帝國重器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豪客

第九百二十七章 豪客

    高層的發言,倒是讓港股市場有了一些期待感。新奇的港人第一次小心翼翼的拿起自主的權力,想要操縱自己的命運。

    而降息無疑是一步看起來很美的棋子,眾所周知降息是國家控制經濟的直接手段之一。香江如果通過降息的決定,目前陰跌連連的港股和樓市,都會逐步回暖。

    至于說香江的三大銀行是否愿意降息,這個倒是不用擔心。一年多的東南亞金融危機,讓匯豐和渣打銀行都損失慘重。這兩家銀行在東南亞都有大量的資產和投資,再加上香江的股市和地產影響損失慘重。

    如今降息雖然要損失一些利息,但因此帶來的資產增值卻更加誘人。

    果不其然,隨著特區政府宣布降息,香江經濟也開始逐漸活躍起來,連帶的港股和樓市也有所回暖。

    “先生是第一次來香江吧?今晚請一定讓我好好招待您!”

    匯豐銀行的母公司匯豐控股總經理鄭海泉緊緊的握著毛青竹的手,臉上歡呼雀躍的表情實在是藏也藏不住。

    “呵呵,我確實是第一次來香江,這些年在美國錢賺了不少,但還是咱們中國人的臉看著舒服啊。”

    毛青竹笑呵呵的從飛機上走下來,畢竟誰會不喜歡期貨韭菜呢?

    毛青竹如今在世界上可謂是一個投資神話,經歷簡直是傳奇勵志。他八十年代到美國,最開始連英文都不會說,到后來一個華人幾乎投遍了美國新興的科技企業。從美國在線到思科,從網景到雅虎,最近剛剛投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谷歌,這家公司的兩位創始人第二天就被投資者們給淹沒了。

    這次他突然出現在香江,怎么可能不讓人心臟怦怦亂跳?

    毛青竹在美國生活了十多年,如今連中文說起來似乎都有些費力了。不過這并沒有讓接機的人不滿,反而是露出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

    “毛先生,您這邊請,我們為您準備了特殊通道。”

    一位年輕的職場女性略有拘謹的迎了上來,鄭海泉連忙殷切的介紹道:“這位是匯豐銀行貸款部經理黃碧娟,未來我們雙方的主要業務都是由她來承辦的。”

    “哦,黃小姐,你好、你好,接下來就多拜托了!”

    “哪里,請放心,我一定為您提供最好的服務。”

    鄭海泉和黃碧娟一前一后,熱情而恭謹的將毛青竹迎進了機場的特殊通道。在機場外面,一輛勞斯萊斯豪車已經是等候多時了。

    鄭海泉雖然是香江金融界的頭面人物,但和毛青竹說實話還真不是一個層次的。

    毛青竹這些年入了美國國籍,不僅加入了民主黨還給克林頓捐了不少的錢,說不定都和希拉里去過某個小島了,在美國華人中的權勢者幾乎一時無兩。

    即使是比身家,這位互聯網投資神話謹慎估計幾百億美元還是有的。至于說隱藏資產,那就更不好算了,這年月又沒有企查查,誰知道這些投資公司背后是哪個鬼?

    所以當毛青竹開始接觸匯豐方面的時候,鄭海泉幾乎是處于懵逼和欣喜若狂狀態的。

    晚上的半山晚宴,黃碧娟顯然下了功夫。這年月川菜廚子在香江不好找,但她還是請到了一位大廚,操持了一桌讓毛青竹都忍不住懷念的川菜。

    “黃小姐有心了,在美國真是什么都有,就是想嘗一口家鄉菜不可得。”

    毛青竹說的是情真意切,倒不是美國沒有川菜廚子,他的身價專門從國內請一位還是可以的。

    不過毛青竹在美國日子過的卻算得上是簡樸,除了警衛等級比較高,生活水平方面并沒有多挑剔,更多的時候還是一心撲在工作上。

    毛青竹滿意的菜過五味,雙方總算可以進入“說正事”階段了。

    鄭海泉為毛青竹倒上一杯冰啤酒,舉杯致意道:“毛先生這次來香江,不知道有什么計劃?”

    “看好香江的經濟啊,香江回歸中國未來經濟肯定會更好,所以打算趁著現在的低谷期做一些投資。”

    毛青竹也不隱瞞,痛快的說道:“鄭經理應該知道,我在美國的資產很多,但大多數都是公司股票、債券、不動產和技術專利之類。我們這種人,真正能隨時動用的現金是有限的。好在現代社會金融行業非常發達,總有很多辦法為我這樣的人服務不是嗎?”

    鄭海泉連連點頭,笑的快要連眼睛都看不見了:“沒錯,我們有很多業務可以幫您解決這些問題。以毛先生的信譽,匯豐銀行可以提供兩億港幣的無抵押貸款。”

    “那都是小意思。”

    毛青竹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我可以用一部分美國資產抵押,然后從匯豐銀行進行貸款。”

    “只是我希望確定一點,匯豐有沒有這個實力,能夠為我提供足夠的流動資金。”

    “您……”

    鄭海泉忍不住要咽下一口唾沫,這位匯豐銀行的總經理,也是第一位匯豐銀行的華人總經理,絕不是一個沒有城府的人。但不論他的修為多高,如今也忍不住要七情上面了。

    沒別的道理,實在是對面這個人錢實在是太多了。

    “初期先給我準備一千億港幣的貸款,我可以用雅虎和網景、美國在線的股份做抵押,兩年期利率我要5%,能不能做到?”

    “5%這個數字太低……”

    “并不低,我用的是美國資產抵押貸款出來的卻是港幣。一千億港幣以現在的匯率,我需要抵押至少一百二十九億美元的美國資產。但是現在香江已經宣布在下調利率,這意味著香江的資本市場將活躍起來,未來港幣是要看跌的。”

    毛青竹早就不是那個因為投機倒把而蹲監獄的小販了,如今梳起大背頭、人也略有些發福,遠遠看起來甚至有幾分萬梓良的風采。

    而說起金融和投資,恐怕鄭海泉也沒有底氣來否認他的判斷。

    “一千億港幣,兩年后能值多少美元呢?”

    對沖理論如今在投資界可以說是顯學了,自打東南亞金融危機以來,索羅斯運用對沖方式操作股市和外匯市場,打的幾乎半個世界都陷入危機,無疑是說明了這個理論的正確。

    打擊一個經濟體的外匯市場,那么它就要升高利率來應對,利率升高導致融資成本升高,然后就是股市等經濟指標下跌。這樣一來形成循環,股市虧了外匯賺,外匯虧了股市賺,很多經濟體就是被這么玩死的。

    香江如今正籌備降息,那么股市可以預見的會繁榮起來。更多熱錢進入香江,就要有更多的港幣被發行出來,港幣的幣值肯定會受到影響。而為了香江金融繁榮,特區政府也肯定會努力促成港幣的穩中有跌。

    至少在目前的狀態下,香江金融界、鄭海泉這些人,還是相信這套理論的。

    如果預期兩年后港幣貶值,那么毛青竹單從這個操作上來說,確實是虧的。

    匯豐銀行兩年后收回這筆貸款,只利息就有一百億港幣。而如果毛青竹沒能支付這筆貸款和利息,只美元升值就能讓他們獲得遠超利息的收益,更何況毛青竹抵押的可是雅虎、網景和美國在線的股票,你看看市場上有這三家的股票可以買嗎?

    不說別的,只雅虎1996年發行股票以來,發行日當天收盤價33美元,毛青竹以一億美元的投資占了35%的股權。只這一筆投資,這一年時間就已經翻了至少十倍。

    但你拿十個億出來,能買下毛青竹的股份嗎?

    想屁吃呢?

    更不用說網景和美國在線這兩大巨頭了,網景現在是歷史估值最高的階段,每股股價超過170美元,年收入6000萬美元。1995年,華爾街日報作出了那個舉世聞名的對比。

    “要達到27億美元的市值,通用動力公司花了43年,而網景花了大約1分鐘。”

    網景公司的市值,至少在三百億美元以上。

    至于說美國在線,這家美國ISP(電信服務商)就更不用說了,體量可以參考二十年后的中國移動。

    當然,如今的情況和曾經的歷史還是有所不同的。

    由于有免費的EOS操作系統,微軟在操作系統上并沒有形成壟斷。

    實際上由于EOS系統的時間更早,微軟才是桌面操作系統的挑戰者。

    由于微軟沒有形成壟斷地位,網景也就不用擔心IE4對其形成的挑戰。

    沒有壟斷地位的微軟自然沒有底氣在windows中清除網景瀏覽器,畢竟如果要在windows系統和網景瀏覽器中二選一,說不定死的反而是windows呢……

    網景因此發展的更加強壯,不僅與微軟分庭抗禮,更是市值屢創新高。

    毛青竹拿出這三家公司的股票,這兩年里說不定匯豐要祈求滿天神佛保佑他在香江賠光了這筆錢呢。

    當然,這還沒算上股票抵押只能按照股價80%來計算。

    什么,你說美國網絡股有虧損的風險?開什么玩笑嘛,美國如今可是如日中天,網絡股更是被資本追捧,股價都快漲上天了,怎么可能會跌?

    鄭海泉心里盤算著這筆貸款能夠帶來的收益,利息只是保底而已。如果毛青竹投資上出了差錯,這里面蘊藏的利益……

    只是想想,就讓人感覺腦袋一陣陣的發暈!

    當然,這其中有風險。

    毛青竹雖然沒有明說出這個貸款隱藏的收益,但為了搏一搏這個收益,冒點風險還是值得的!

    最差就是一百億港幣的利息,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鄭海泉面上還是躊躇猶豫了一陣,才重重的點下頭來:“我會幫助毛先生在董事會推動這筆業務,時間上能會久一點,但只要各方面調查沒有問題,我想有信心能辦下來。”

    “那就拜托鄭先生了。”

    說著,毛青竹舉起了自己手上的酒杯。

    ……

    一千億港幣的貸款不是小事,匯豐要專門召開董事會進行商議。

    雖然有鄭海泉的上下奔走,然而還是難免要花上一些時間。

    這段時間里,香江的經濟總算是稍微平穩了下來。隨著利息降低,股市總算止跌略升,然而顯然后力乏繼,讓人如同夏天趕上梅雨季,心頭有火卻總也發不出來。

    就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匯豐的高層們背后一些小心思開始活絡起來。

    “如果香江經濟這兩年沒有起色……”

    “毛青竹到底是個內地人,或許懂內地那一套,但未必懂香江啊!”

    半山別墅的涼亭里,鄭海泉、李黃瓜的周圍聚了幾個人,喝茶的同時還能俯瞰香江,真是好不愜意。

    “他是覺得香江回歸,內地出于政治考量,可能會出手干預香江經濟吧?”

    “不然呢?難道他會覺得,特區政府眼看著香江經濟一潭死水嗎?”

    在場的人物,哪個不是跺跺腳就能讓香江震一震的角色,聞言卻是齊齊無聲的笑了起來。

    香江經濟一潭死水,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好的事情。

    從他們的角度考慮,不僅要阻止特區政府對香江經濟干預,甚至中國國旗不要在香江飄起才更好呢!

    香江回歸是個很“神奇”的階段。

    首先英國人一直占據香江治理結構的頂層,像李黃瓜這樣不過是養的一條狗罷了。

    而其次回歸之后,國家的方針又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內地的權力機構并沒有對英國人離開造成的空缺進行填補,而是寄希望于香江人自己選出自己的治理結構頂層。

    然而但凡是初高中政治課沒有打瞌睡的,想必對這一過程的結果都有預料。

    在這一過程中,香江的頂層治理權力毫無疑問的落在了,這些社會上的“體面人”手中。

    保留英國殖民慣例,是他們維持這一既得利益,以對抗中國內地政治對香江影響的表象。

    這些人在香江的利益追求,其實就是“永遠不變”,因為他們已經站在社會頂層。

    香江的經濟如今就是股市、樓市、金融,香江人就是20%的這部分從業者和80%為他們服務的人。

    改變這一結構,就是要革他們的命。

    這些人想賺錢可以去大陸,但在大陸能夠賺錢,首先是因為披了港資的皮。要想港資的皮能永遠好用,就要樹立香江的特殊性。特殊性怎么樹立?香江必須與大陸與眾不同。

    好了,這個思路就通了。

    維持香江目前的狀態,是目前真正占據香江治理結構頂層人群的共同認識。

    毛青竹覺得香江在大陸的干預下,經濟會重新繁榮起來。

    但這也要問,香江人答不答應呀!

    “經濟一時的繁榮不算什么,但絕不能打開政府干涉經濟的口子,這才是香江法治精神的體現,是香江經濟自由港的核心競爭力啊!”

    “沒錯,內地想支持香江發展,可以給港商創造更多的優惠政策嘛。”

    “但直接出手干涉香江經濟,這反而會導致香江經濟的惡性發展。”

    “程序正義,大過事實正義!”

    “說得對,說得對。”

    聽著涼亭里的一陣歡笑,鄭海泉松了一口氣,坐直了身體。

    “各位,一千億港幣啊!”

    他的目光在這群人的臉上掠過,果然看到了人群中貪婪的目光:“強龍不壓地頭蛇,毛青竹就是再有錢,在香江也得盤著臥著。這一千億進了香江市場,怎么吃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他在美國搞搞互聯網還行,毛青竹他懂個屁的金融!”

    “把這條大魚放進來,我們這兩年就能吃頓好的啦!”

    “一千億啊!”

    涼亭里,呼吸急促起來的聲音頓時就多了幾道。

    鄭海泉看向李黃瓜,定了定神,問道:“老李,你看呢?”

    “我看?我看一千億還不夠啊。”

    李黃瓜可沒有被鄭海泉的煙霧彈給遮住眼睛,一語中的。

    “這一千億不過是開胃菜罷了,真正的大餐實際上是你們匯豐手里那三家公司的股票。”

    李黃瓜的格局還是很高的,雖然李家并沒有高科技的基因,但投機的基因卻點滿了。

    美國科技股現在什么行情?若非沒有踏板,李黃瓜能不動心嗎?

    如今瞌睡遇到枕頭,如果能借著毛青竹的踏腳石進入美國,李家也算多了一條退路。

    “以如今美國互聯網題材股票的漲勢,還有毛青竹的投資準確率,再加上這三家企業本身的經營水平,兩年后這將是無法想象的財富。”

    “鄭經理只讓我們打頭陣沖鋒,吃到這一千億的一點殘羹剩飯就打發了,想的未免太好。”

    “匯豐得拿出股份來,吃掉毛青竹這筆抵押,匯豐的股價肯定會漲到天上去。”

    “在這之前,匯豐想用我們,那就得讓我們也能分潤一些吧?”

    ……

    時間過得很快,入秋之后匯豐對雅虎、網景和美國在線的商業調查進展的很快,實際上也沒有什么可查的。

    三家都是美國上市公司,財務公開和內部透明度都有明確要求。至于說公司市值,這個統計方式不同出入就天差地別了。

    如果按照傳統公司的資產統計,也就美國在線還算夠看。如果按照營收統計,雅虎的市盈率高達800多倍,也就是八百多年才能收回投資成本,這可還行?

    但在美國股市上,這三家公司的股票哪個不是有價無市,不是一票難求?

    金融投資這種事情,別問,問就是玄學。

    不是玄學你怎么解釋,毛青竹投一個中一個這種奇跡?雖然大家私下里都有所猜測,但表面上還是得把毛青竹包裝成一個“商業奇才”,而且還得用他來宣傳美國夢——這位的經歷,可不就是活脫脫的現實美國夢嗎!

    華爾街都認可這三家公司個個價值百億美元以上,當然是已經建立了一套有說服力的價值體系。雅虎雖然營收不行,但是市場占有率高啊!網景不僅市場占有率高,而且科技含量更高嘛。美國在線是美國頂級ISP服務商,信息社會難道信息不值錢嗎?你是想反對美國現行經濟體制嗎?不是,那難道還有什么可值得懷疑的?

    毛青竹的雅虎股票抵押二十億,網景的股權可以抵押四十五億,美國在線的股票甚至不需要完全抵押,就拿到了五十五億的貸款。

    這還是按照80%貸款率進行計算的結果。

    按常理來說,公司股票進行抵押,一般只有一半到六七成的貸款率。但這也要看抵押資產的經營情況,銀行這種生物是最看人下菜碟。對小儲戶或者貸款客戶,從來只有一份制式合同愛簽不簽。

    但在毛青竹這樣的客戶面前,當然是一切都可以談的。

    就像曾經的二十年后,中國的商業銀行規定是股票抵押貸款不能超過60%。但如果你拿的是谷歌、微軟、高通的股份,你看各大銀行會不會創造性的執行規定?

    再說毛青竹這筆貸款只有兩年時間,只要確保兩年內這三家公司的市值不會出現劇烈波動就好。而再怎么看,如今美國網絡股都是一飛沖天的勢態。

    兩年后別說虧了,說不定不用一年這三家股票的漲幅就能把這一千億港幣給賺出來。

    在抵押資質審查上,匯豐確實是已經盡心盡力了,應該說并沒有為巨額利益迷失了眼睛。

    但如果審查機制的理論從一開始就是錯的,你做的認不認真又有什么關系?

    相對這個規模的交易來說,毛青竹可以說是很快的拿到了這一千億港幣的授信。

    當然,基于雙方互信,這筆錢暫時還存在匯豐銀行的賬戶上,同時還要接受匯豐銀行的監控。這是商業貸款的常規操作,倒也無可厚非。

    “毛先生,您打算如何進行投資呢?需不需要我為您介紹一些項目?”

    鄭海泉將一本支票本送到毛青竹的手上,興致勃勃的做起了推銷員的工作。

    “香江目前的樓市情況不錯,經過去年的金融危機,房價下跌了至少50%,現在可以說是在歷史低位了。現在正是入場的好時機,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等內地資金進入就一定會漲回來的。”

    “目前香江一些精品樓盤在九龍塘,石硤尾,東涌都有現貨,是入手的好時機呀!”

    “當然,港股也是不錯的投資。目前香江的科技股和紅籌股都很活躍。如果毛先生看好香江發展,那么恒指也可以操作,還有一些金融證券,或許您對企業收購有興趣,我們也可以牽線搭橋……”

    鄭海泉說的沒錯,香江樓市確實是個不錯的投資領域。

    香江回歸之前,樓市就已經下跌50%,幾乎是攔腰斬斷。但香江目前的經濟稍有復蘇之后,一些物業就已經開始上漲租金,希望能夠回到96年之前的高位上。

    這是為什么呢?

    因為隨著香江的回歸,市場上的口號變成了“大陸一定會接盤的!”這樣的臆想。

    不過也不能說毫無根據,1995年英國人在香江大肆拋售資產,除了香江本地華人接盤之外,最大的托市商就是大陸資金。這讓香江地產業認為,香江成了大陸的“面子”,要面子的大陸就是香江的后盾,我們只管從大陸人口袋里賺錢就行了!

    有著這樣的指導思想,香江人在回歸前便已經拼命的炒高房價。最矚目的項目,就是在京九鐵路沿線搞的“高官樓”。這種鐵路邊荒山野嶺上的一棟聯排別墅要賣一千多萬一套,真是想錢想瘋了。

    但問題是95年大陸接盤的資產大多都是盈利的,可后續香江地產界的瘋漲根本就是想宰肥羊,充分而形象的表演了一把竹籃打水一場空的笑話。

    然而別看97年香江樓價下跌了足足50%,鄭海泉卻知道,香江房價并沒有見底。

    李黃瓜的發家史,基本上就是利用香江經濟周期低價收購的歷史。每當香江經濟在高位,李黃瓜就賣出股票籌集資金,等到經濟周期進入衰退,就大量的吸納社會資產。

    去年的金融危機出乎李黃瓜的預料,導致他損失慘重。而香江的頂級資本們,也并沒有打算這么輕易放棄資產增長的好機會。

    沒有經濟危機,又怎么有壟斷資本呢?

    所以,按照“一些人”的設計,香江的樓市還會繼續下跌。至少要經過三到四年的時間,從50%的基礎上再跌去50%。在這個過程中,李黃瓜和四大家族,都能吸納到足夠彌補損失的資產,到時候香江的樓市才會重新啟動。

    鼓動毛青竹此時進入香江樓市,當然是想宰這只肥豬回血了。

    九龍塘,石硤尾,東涌這三塊地方遠離市區,并且基礎設施也沒跟上。雖說樓盤是想建成高檔社區,可根本沒有人口凝聚力,發展起來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

    至于說香江股市,這就更是四大家族地里的韭菜了。只要毛青竹敢入市,怎么玩都能玩死他。

    毛青竹將支票本隨手扔開,不在意道:“好說,既然是鄭經理推薦的,我就去看看樓盤吧。”

    “那我這就安排,匯豐有一部總裁專用的直升機,正好借來給毛先生看樓盤用!”

    毛青竹好說話的出人意料,鄭海泉幾乎跳起腳來,連忙招呼人安排下去。

    沒有多久,一架商用直升機就已經停在了毛青竹租住的物業外草坪上。

    租來的仆人、保鏢和廚子在豪宅前排列成行,恭敬的目送毛青竹的出行。這對于毛青竹來說倒是一個新奇的體驗,不論是在內地還是在美國,他可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鄭海泉殷切的幫他擋著風,指著藍白相間的直升機,自豪的介紹道:“這是匯豐控股總裁龐約翰爵士的專機,在香江可以任何時間去到任何地點,沒有人敢妨礙。”

    毛青竹的這筆交易當然會驚動匯豐的最高層,匯豐如今市值至少七百億美元,一次價值一百二十億美元的交易,怎么可能不受到關注?

    作為匯豐控股的總裁,龐約翰剛剛接任匯豐總裁的職務,毛青竹的出現可以說是瞌睡遇到了枕頭。不過作為一名在香江生活工作了將近四十年的中國通,他知道現在還不是自己出場的好機會。

    毛青竹向著鄭海泉點了點頭,熟練的登上直升機,帶上了墨鏡和耳罩。

    坐直升機去白宮他都不用打招呼,業務上倒是熟練的很。

    直升機隨即騰空而起。很快,中環碼頭和維多利亞港就已經出現在毛青竹的視野之中。

    鄭海泉就著居高臨下,開始給毛青竹介紹香江的地產情況。

    “中環、九龍,基本上已經沒有可以用于開發的土地,舊樓的拆遷成本太高,幾乎沒有人能承受的起。我們先去九龍塘,那里臨近獅子山腳下。目前雖然還是郊區,但地理位置相當不錯,靠山面海很有升值潛力!”

    “毛先生請看那里,已經建好的是香江浸會大學的新校區,周圍正在開發的樓盤東面有碧麗閣、西面有義德道,只聽名字就知道會有好兆頭了!更好的是,這兩個樓盤還沒有賣樓花,可以整個買下來,非常方便。”

    “未來獅子山這一片還會修郊野公園和棒球場,市政設施都很齊全。可以說是香江主城區北向最后一塊可以拓展的土地,很有投資價值!”

    ……

    毛青竹并不知道,自己坐的這架直升機是有多醒目。匯豐總裁的座駕到天上飛一圈可不是遛狗,因為龐約翰是極少動用這架直升機的——這家伙是個老摳,直升機的油錢又太貴了。

    這個情況當然會被有心人發現,普通人也就看一樂,但一些報紙記者們卻舉起了手中的相機。

    還不等直升機落地,一條條炮制后的新聞就已經出現在了香江本地各大媒體的新聞之中。

    “神秘豪客乘直升機看盤,香江樓市回暖有望!”

    “九龍塘CEO盤還有升值空間,樓市終于見底?”

    “匯豐銀行內部消息,總經理親自為豪客開飛機。”

    已經跌到心態崩潰的香江房東們,如同餓到皮包骨的獅子聽到有羚羊的叫聲一般。

    唰唰的抬起頭來,尋找著獵物的方向。

U赢电竞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lol| JBO官网| 竞博|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