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天庭小獄卒 > 第3501章 魁隕

    “對啊,為什么你們沒事?”

    乾皇看著劉浪,宋友良,范嘉,喃喃自語道。

    很明顯,這一刻,他的精神再度錯亂了。

    “呃……”

    等著乾皇給出答案的劉浪,宋友良,范嘉,你看看我,你看看你,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蓋如何是好了。

    不過,種種跡象都表明,永生之地的一切詭異跡象,都是源自那座雕像。

    想要解除心中的疑問,只能從雕像入手。

    “羽皇,宋大人,要不我上去探一探?”

    范嘉咬了咬牙,主動請纓。

    “還是我去吧!”

    剛才就是范嘉在探路,再讓范嘉以命相搏,宋友良實在過意不去。

    “先別急,我這里還有一個疑問。”

    劉浪叫停宋友良和范嘉。

    “什么疑問?”

    進入這永生之地之后,疑問太多了,宋友良和范嘉不知道劉浪說的是哪一個。

    “他!這位乾皇大人!”

    劉浪指著指著自稱乾皇,肉身接近崩潰的男人。

    “他?他有什么問題?”

    宋友良和范嘉互相對視一眼,滿是不解。

    “他說大乾皇族,都因為這雕像肉身崩壞而死,為什么他還活著?”

    劉浪說出心中的疑問。

    “這……因為境界高?”

    范嘉想了想,脫口而出。

    他的先祖是大乾皇朝的守陵人,對于大乾皇朝很是了解,也留下了不少記錄,按照先祖的記錄,歷代乾皇都是那個時代的最強者,實力神王巔峰打底。

    也就是說眼前的乾皇,也是神王巔峰。

    而神王巔峰又是一個他們理解不了的境界。

    出現什么情況,都是正常的。

    “境界高的確可以解釋一些事情,可是,再高的境界,也沒辦法與時間規則進行對抗,大乾皇朝破滅已經五百多萬年,哪怕是神王巔峰也活不到五百多萬年!”

    劉浪盯著“乾皇”冷笑著說道。

    “對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宋友良和范嘉也是一瞬間,察覺到了其中的巨大漏洞。

    雖然,眼前之人,肉身已經接近崩潰,可是,接近崩潰和真正崩潰是兩個事,也就是說,對方還是一個活人。

    而理論上,最后一任乾皇,現在不可能是活人。

    “不要裝瘋賣傻了,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故意把我們往那座雕像上引?”劉浪指著“乾皇”,厲聲說道。

    “你這個年輕人倒是挺聰明的。”

    被劉浪識破,假乾皇呵呵地笑了起來。

    生怕假乾皇惱羞成怒,宋友良和范嘉趕緊護在劉浪跟前。

    “不用太過緊張。他真要有本事拿下我們,就不用苦苦偽裝了。”劉浪安慰如臨大敵的宋友良和范嘉。

    “好像是這么個道理。”

    聽劉浪這么說,宋友良和范嘉稍稍放松了一些,但是仍然不敢大意。

    “年輕人,我們做個交易怎么樣?”

    假乾皇對劉浪說道。

    從劉浪,宋友良,范嘉一出現,他就是看出,劉浪是領頭的,盡管劉浪的境界,連宋友良和范嘉的零頭都跟不上。

    “什么交易?”

    劉浪問道。

    “你幫我打破雕像,我賜予你一段機緣,保證你可以在百萬年內,成為這片星空的主人。”

    假乾皇信誓旦旦地說道。

    “讓我成為這片星空的主人?你的口氣未免也太大了。”剛剛差點兒就被這孫子忽悠了,劉浪現在一個標點符號都得仔細琢磨琢磨。

    “口氣大嗎?”

    假乾皇搖搖頭,說道:“你要明白,這片星空之所以會出現大乾皇朝,根源就在于我,我能打造第一個大乾皇朝,就能打造第二個大乾皇朝。”

    “你到底是什么人?”

    劉浪眉梢挑動。

    “世外高人。”

    假乾皇故作高深地說道。

    不過,這時候,劉浪隱約已經猜到了一些。

    “你是高等世界過來的吧?”

    劉浪盯著假乾皇,問道。

    “你怎么知道?”假乾皇的臉,已經表現不出驚訝,但他的聲音之中,卻寫滿了震驚。

    就這片星空的情況,談一談其他星空,已經屬于見識極其廣博了,直接一語道出高等世界,他之前還從來沒有遇到過。

    更何況,劉浪只是一個天尊。

    “這就不用你管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你要是真想談,就開誠布公的談,先把來龍去脈講清楚了。”

    這時候,輪到劉浪故作高深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說說。”

    沉默半晌,假乾皇嘆了口氣,開始了另外一個故事。

    “我名魁隕,的確不屬于星空世界。一千多萬年,因為一些意外,我不幸降臨到了這片星空……”

    “聽起來,和祖瞳的情況差不多……”

    劉浪一邊聽,一邊暗暗地做著判斷。

    其實,他之所以能夠猜到這個魁隕,來自高等世界,也是因為祖瞳,因為,魁隕不再偽裝之后,說話的時候,那種居高臨下的口氣,和當初的祖瞳簡直一模一樣,星空世界的修者,就算修煉了神王巔峰,也不可能是這種狀態。

    有句話,叫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

    再強的強者,也不可能鄙視自己的老家。

    “降臨這片星空之后,我發現這里的力量體系,根本不足以支撐我修煉,也就是說,我的力量用一點少一點,不加以控制的話,就是力竭而死……”

    魁隕接著講述。

    “還是和祖瞳的情況一樣……”

    劉浪暗暗點頭,他可以確認,到這,魁隕講得都是真的,因為這種,一般編是編不出來的。

    而根據魁隕的經歷,再加上祖瞳的經歷,劉浪對于整個世界體系,也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所謂高等世界,也不是一個,而是很多個。

    就如不同的小世界之間,規則不同一樣,不同的高等世界之間,也有著不同的世界規則。

    從一個高等世界,進到另外一個高等世界,勢必會受到各種限制。

    如果劉浪沒有猜錯的話,他所在的星空和天族,天機族,龍族,神族所在的星空之上,應該對應著一個高等世界,那個高等世界的人,下到他們這兩片星空,應該不受任何影響。

    就像是這片星空下的星空修者,去到三界大陸那樣的小世界,不受影響一樣。

    但是,無論是祖瞳,還是魁隕,都不是來自于這片星空所對應的高等世界,而是其他高等世界。

    無法修煉,實屬正常。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