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天庭小獄卒 > 第3502章 魁隕的悲慘往事

第3502章 魁隕的悲慘往事

    “認清現實之后,我覺得,我只有一條出路,那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回到屬于我的世界。”

    在思考默默思考的時候,魁隕繼續說道。

    “這個想法也和祖瞳不謀而合。”

    劉浪暗暗點頭。

    “可是,我的力量用一點少一點,自己尋找出路的話,可能路還沒有找到,力量就耗盡了。”

    魁隕嘆了口氣,說道。

    “所以,你決定培植一支勢力,讓這支勢力幫你尋找出路,而這勢力就是建立了大乾皇朝的乾族。”

    結果魁隕的話茬,劉浪推斷道。

    “你怎么知道?”

    魁隕一臉問道。

    “因為,我有一個朋友,和你的做法一模一樣。”

    劉浪聳聳肩說道。

    “你的朋友?也來自高等世界?他回去了嗎?”

    魁隕愣一愣,隨后興奮地發出了靈魂三連問。

    “這個嘛……先說你的事,說完了,我們再討論其他。”

    劉浪顯然不會跟什么跟魁隕講。

    “好,先說我的事。”

    這一刻,魁隕對劉浪的態度,明顯不一樣了。

    他與劉浪談判,原本的目的,也只是讓劉浪幫他解除永生之地對他的束縛。

    可是,劉浪卻有一個和他情況相似,同樣來自高等世界的朋友,如果那個人已經回歸屬于自己的世界,那意味著,劉浪很可能知道,通往高等世界的道路。

    這才是最大的驚喜!

    “當時,乾族恰好在和別族的爭斗下戰敗,不得已退到星空邊緣,繼而發現了星空邊緣的永生之地,在我看來,乾族就是上天送給我的,于是,我著手打磨乾族,幾十萬年之后,乾族的實力,已經可以稱霸這片星空。”

    “眼見著時機成熟,我命令乾族走出永生之地,去統治這片星空,因為,只有統治了這片星空,才好幫我尋找通往高等世界的道路。”

    “乾族統治星空的過程很順利,有我賜予他們的機緣做支撐,很快,大銘皇朝就被推翻。”

    “可是,隨著乾族成為這方世界的主宰,他們的心態變了,他們不甘心再被我驅使,他們用我教給他們的方法,囚禁了我。”

    “但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五百多萬年之后,大乾皇朝土崩瓦解,窮途末路的乾族,不得不重新退回永生之地。”

    “他們企圖從身上繼續榨取價值,好完成所謂的復興,但我再也不會相信這幫言而無信的人了。”

    “我假裝就范,但最后反戈一擊,成功覆滅了乾族,但是,我也因此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不得不放棄原本的肉身,你們看到的這具身軀,其實,真的是乾皇,只不過,被我占據了。”

    聽完魁隕講述的這段歷史,劉浪,宋友良,范嘉終于明白,大乾皇族為什么會突然崛起,最后卻又銷聲匿跡了。

    “那前面那座雕像又是怎么回事?”

    劉浪問魁隕。

    要知道,魁隕從一開始,就在千方百計地誘導他們打碎那座雕像。

    “這個……”

    魁隕滿是糾結。

    “如果你覺得不能說的話,那就算了,反正我們能等,但是你嘛……”劉浪上下打量著魁隕,無所謂得說道。

    “我……”

    魁隕看了看自己即將崩潰的肉身,終于下定決心,“既然說了那么多了,我也不介意再說一些,當年,乾族就是用這具雕像封印,雖然乾族已經被我滅了,可是,雕像還在,所以,我仍舊走不出永生之地。”

    “哦?”

    劉浪早就預料到那雕像不凡,卻沒想到這么不凡,竟然能夠幫助乾族,鎮壓魁隕。

    “冒昧的問一句,你當年被封印的時候,是什么境界?”

    劉浪目光閃動問魁隕。

    “神王巔峰!”

    魁隕咬著牙說道。

    按理說,以他當年的巔峰實力,不該被自己培植出來乾族封印,可怪就怪,他太過大意了。

    他以為乾族不敢有半點忤逆之心,可現實卻狠狠地扇了他一記耳光。

    “難怪魁隕能搞出一個大乾皇朝,而祖瞳只能搞出一個瞳族,原來境界上面有著差距。”

    劉浪曾經問過祖瞳的境界,祖瞳的回答是神王后期,相比于魁隕的神王巔峰,看似只是一個小境界上的差距,可是境界越高,境界之間的差距就越大。

    也就說,祖瞳跟魁隕根本沒法比。

    不過,兩個人也有一樣的地方。

    那就是都被自己培植的勢力,給毀了。

    “如果你當年真是神王巔峰的話,那你讓我們去打破雕像,可就是害人了。”望著魁隕,劉浪嘆了口氣說道。

    “怎么可能?我沒有半點要害你們的意思啊!”

    魁隕分辨道。

    “這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

    劉浪擺擺手,說道:“你看看我們三個是什么境界?圣主,圣主,天尊,你讓兩個圣主,一個天尊,去打破可以鎮壓神王巔峰的雕像,這不是把我們往火坑里面推嗎?估計,我們還沒碰上雕像就灰飛煙滅了。”

    “是啊!”

    “是啊!”

    聽劉浪這么一說,宋友良和范嘉也警覺起來。

    這可是鎮壓神王巔峰的雕像,光是想想,就讓人膽寒。

    剛才,魁隕把自己講得那么慘,他們甚至動了惻隱之心,現在想想,還真單純,差點就掉到坑里了。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這雕像就只對我一個人有效。”

    聽到劉浪的擔憂,魁隕連連擺手,并解釋道。

    “只對你一個人有效?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鑒于窺探之前說過的那個謊話,劉浪根本不敢相信。

    事實上,包括劉浪所講的培植乾族,最后又被乾族反噬,劉浪也只是將其當做一個故事來聽。

    “我說的都是事實。”

    如果還有眼睛,那魁隕現在肯定已經急得掉眼淚了。

    “好吧!我還有一件事沒說!”

    見劉浪,宋友良,范嘉根本不往前走,甚至有了后退的趨勢,魁隕覺得繼續攤牌。

    “我就知道。”

    劉浪撇了撇嘴,說道:“到底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們,趕緊說出來,談生意嘛,就得開誠布公,你老是藏著掖著,我們怎么敢出手。”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