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天庭小獄卒 > 第3503章 穩妥之法

第3503章 穩妥之法

    “事實上,我之所以會墜落這片星空,都是拜這座雕像所賜。”魁隕嘆了口氣,喃喃說道。

    “接著說。”

    劉浪催促道。

    “這么說吧,雕像就是專門為了對付我,才設計的。”

    魁隕講述道:“時間退回到一千多萬年前,那時,我所在的世界和另外一個世界爆發了一場大戰,一開始雙方勢均力敵,互有勝負,可是,后來,對方不知道從哪弄來了這座雕像。雕像所過之處,我們世界的修者,都會被活活吸干。”

    “活活吸干?這么恐怖嗎?”

    劉浪,宋友良,范嘉不約而同地咽下一口吐沫。

    “具體的原理,我也不說不太清,但基本上可以確定,這座雕像只吸取我們那個世界的能量,也就是隕力。只要不是修煉隕力的人,即便碰上雕像,也沒什么事。”

    魁隕嘆了口氣,說道。

    隨后,魁隕問劉浪,宋友良,還有范嘉:“你們知道,為什么所謂的永生之地有著勃勃生機嗎?”

    “為什么?”

    “就是因為這雕像。”

    窺探喃喃說道:“他殺了多少人,就能釋放出多少生機,你們此刻所吸收進體內的生機,都我那些戰友的命!”

    “這……”

    劉浪表情一下僵住了。

    宋友良,范嘉亦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但下一刻,趕緊閉緊了嘴。

    因為聽完魁隕說的,他們感覺,剛才那樣吸氣,就像是吸人命一樣,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

    “有這個雕像在,我們的世界,絕無勝算,所以,當時的指揮官,制定了一個反擊計劃,那就是制造空間風暴,利用空間風暴,將雕像卷走。”

    魁隕繼續講述。

    “為什么要用空間風暴?”

    宋友良一時沒反應過來。

    “因為,我們不能碰這個雕像啊,一碰就死,不用空間風暴用什么?”魁隕無語地望著宋友良說道。

    “明白了,明白了。”

    宋友良很是尷尬,他決定,再有不懂的,就憋著,不問了。

    “最后你們成功了。”

    劉浪接著魁隕說道。

    “是,我們成功了,空間風暴卷走了雕像,但卷走雕像的同時,我也沒能幸免。唯一慶幸的是,一路漂泊,我都沒有觸碰到雕像,要不然,也就沒有機會,在這里跟你們說話了。”

    魁隕自嘲道。

    其實,當時,他站得很遠,可偏偏空間風暴拐了個彎,把他帶上了,這就叫命。

    “這永生之地,也是被空間風暴,一并卷過來的。”劉浪問魁隕。

    “不錯。”

    魁隕點點頭,說道:“不然,你以為當初的乾族,為什么能一飛沖天?在一個布滿高等規則的小世界里修煉,想不進步都難。”

    “怪不得乾族巔峰時期,有三分之一的圣主。”

    劉浪豁然開朗。

    所謂高等規則,也就是這個世界的神王之光,作為一個享受過神王之光的人,劉浪很清楚,天天沐浴在神王之光下,是一個什么概念。

    “不過,這終究是一個小世界,帶來高等規則有限,被乾族用了一部分,又隨時間消散了一部分,已經所剩無幾。”

    窺探唉聲嘆氣,說道。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能永生之地修煉一下,補充一下能量,可是,隨著這里的高等規則耗盡,逐漸被星空規則取代,他就只能是等死了。

    “當年,我曾命令乾族處理掉這個雕像。可是,乾族并沒有處理,或許,是他們意識我對這座雕像的畏懼吧!再后來,第一任乾皇,竟然摸透了這雕像的玄機,利用雕像將我封禁在了這永生之地。”

    講到這,魁隕如釋重負,“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有兩個路,第一條,你們把雕像拿過來砸死我,一了百了,第二條,你們把這座雕像了,我會指點你們修煉,只要你們天賦不是太差,在這片星空,稱霸一方,還是沒有問題的。”

    如果永生之地的高等規則還在,魁隕有信心讓劉浪他們達到當年乾皇的高度,但沒有高等規則,他就不敢打包票了。

    “羽皇,我們跟他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殺了他,沒有意義吧!”

    范嘉悄悄傳音給劉浪。

    他們折騰了那么久,為了的機緣,而目前來看,僅有的機緣,就是魁隕的指點了。

    如果真如魁隕所說,可以讓他們擁有稱霸一方的實力,那這一趟出生入死,也算是值了。

    “我也覺得,可以救魁隕一命。”

    下一刻,宋友良也發表意見。

    宋友良倒不是想盡快的提升修為,主要是覺得魁隕比較可憐。

    魁隕和乾族本來是互幫互助的關系,他幫乾族稱霸星空,乾族幫他尋找回歸之路,可是乾族半路卻后悔了。

    把魁隕囚禁,讓魁隕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如果換成他是魁隕的話,估計早就精神崩潰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劉浪凝眉思考了一下,覺得殺掉魁隕,確實是沒有意義。

    但是,如魁隕所言,直接打碎魁隕也是不可取的。

    別看魁隕看起來弱不禁風,但受死的駱駝比馬大,當年的圣主巔峰,一旦沒有了雕像的束縛,說不定分分鐘就把他們三個變成奴隸。

    因此,一定要找個折中的穩妥之法。

    在宋友良,范嘉,魁隕的注釋下,劉浪一邊思考,一邊邁步前行。

    終于,在走至雕像近前的時候,劉浪有了想法。

    這個想法就是把雕像帶走。

    魁隕不是說因為雕像才走不出永生之地,現在,他把雕像拿走,魁隕就可以走出去了。

    如果走出去,魁隕要對他們不利的話,雕像還能作為一個殺手锏。

    “魁隕!”

    確定了這一方案后,劉浪轉回頭,說道:“我把這雕像帶出永生之地如何,到時候你指導完我們的修煉,你走你的陽關道,我們過我們的獨木橋,反正雕像在我手,咱們不在見面的話,也威脅不到你!”

    “真的威脅不到我嗎?”

    魁隕當然知道,劉浪是故意留一手。

    但形勢沒人強,也只能答應。

    “就按你說的辦!”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lol|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