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超維術士 > 第2325節 鏡怨

    弗洛德對于特殊亡靈的能力如此關注,是因為圖拉斯。

    雖然在初心城的時候,他總是嫌棄圖拉斯大搞破壞,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多,他也逐漸了解了圖拉斯。那就是一個有點憨的大男孩,內心非常的純真,如果弗洛德還活著,或許會嘲諷其為笨蛋,但成為靈魂體之后,比起難以捉摸的復雜性格,弗洛德卻是越發喜歡這種內心純粹的人。

    安格爾之前提到,有機會讓圖拉斯也進入靈魂伎倆的學習。

    從那時起,弗洛德就上了心。

    學習靈魂伎倆,主流有兩種辦法,亞達和珊妮是通過死氣學習,這種相對穩妥。但是,也趨于平庸。

    第二種,通過殺死并吸收亡靈的特殊能量,來輔助修習靈魂伎倆。

    這種方法雖然有墮落的風險,但如果對方的特殊能力相對不錯,那么可以瞬間學會,成型的力量也更大。

    弗洛德自身就是吸收了茜拉夫人這個特殊的化蛛亡靈,而學成的靈魂伎倆。

    第一種方法隨時都可以進行,所以暫時可以先放下,不去考慮。第二種方法,如果真能遇到一個能力與圖拉斯契合的特殊亡靈,這個方法顯然比第一種要好。

    正因此,弗洛德對于農場主的幽靈是不是變成了特殊亡靈,以及如果他是特殊亡靈會擁有什么特殊能力,非常的在意。

    “特殊亡靈平常可是很難遇到,希望你是吧……”

    在與德魯討論了當下情況,又安排了一些后手布置,德魯便匆匆的離開了。

    弗洛德則拿出了登錄器,進入了夢之曠野。

    他準備將這邊發生的事,向安格爾報告。

    然而,自從用樹群留言后,已經過去了連續三、四天,弗洛德都沒有收到回復。

    圖拉斯又跟著尼斯,去了新城那邊,弗洛德想要讓圖拉斯幫著傳訊,都沒辦法。

    而這幾日德魯連續的傳來訊息,山下的幽靈**越發的頻繁,哪怕有皇室巫師在附近巡守,可林木工廠里被殺死的人,依舊超過三十人,還有很大一部分人目睹了幽靈出沒的場景。

    弗洛德自從變為靈魂后,對靈魂的事情也開始上心,看了很多與靈魂相關的書。

    其中有一本《亡靈書》里提到了很多關于亡靈的細節,其中明確的說道:亡靈對人類天然充斥著殺戮,但前提是,人類要進入亡靈的地盤。也即是說,亡靈對人類的殺戮基本是被動反擊。

    林木工廠的**,已經有些脫離《亡靈書》里的描述了。

    他已經開始主動尋找人類進行殺戮,并且開始有意的躲避追蹤。

    這顯然不符合常態。

    假如對方真的是農場主的幽靈,他第一時間沒有上山,還跑去屠戮人類、躲避追蹤……這聽上去就很怪異。

    弗洛德有種感覺,對方可能是在預謀著什么。

    因為遲遲收不到安格爾的回信,農場主的幽靈又是迫在眉睫的事,沒辦法,弗洛德只能暫時將初心城的所有事務都交給了夢露城主,并安排了幾位狩孽組的成員對其保護,然后他便孤身踏上了前往新城的飛艇,決定直接去找圖拉斯。

    在飛艇前往新城的路上,弗洛德也沒閑著,他開始整理起德魯發來的信息總匯。

    試圖通過這些信息,來堪破農場主幽靈的能力,以及它的圖謀。

    「案件一:林木工廠木工第三小隊,在東區斜坡編號509的位置進行伐木工作,于傍晚時分歸家時,遭遇到了幽靈襲擊。死亡人員,4人;逃脫人員,0人。」

    「案件二:林木工廠木匠二組,在工廠外的空地對運送的木材進行粗加工,于午后時分遭遇到幽靈襲擊,死亡人員,11人;逃脫人員,1人。」

    「案件三:林木工廠總隊,在工廠內部進行會議商討時,遭受到幽靈的襲擊。死亡人員,5人(其中包括兩位騎士團的人);逃脫人員,6人。」

    「案件四:……」

    一口氣閱讀了十多起案件,光從案件本身來看,沒有發現什么有用的線索。只知道對方不受時間限制,不懼陽光,案件地點囊括了相當大的地盤。

    但當閱讀到逃脫人員的口述筆錄時,弗洛德的眼神微微一凝。

    其中案件二的逃脫人員,名為大衛。他是一名木匠學徒,每日作大的工作是和同僚對木材進行粗加工。

    在案件發生的那一天,大衛同樣在做這樣的工作,雖然得知最近出了好幾場事故,但因為上面隱瞞,大衛只以為是野獸殺人。而他們所處的位置,卻是工廠旁的空地,被大量籬笆鐵網給攔住,野獸是進不來的,所以大衛并不怎么擔心安全。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是超乎了大衛的想象。

    那一日天色非常的陰暗,天空被厚厚的黑云覆蓋,處于一種看上去要落雨,雨卻始終不落的壓抑時分。

    明明是午后,木匠二組的組長也點上了火把,通過火把的亮光告訴其他人,趕緊將粗加工過后的木材收入庫房,避免等下雨水落下后打濕。

    大衛因為手上的木材是油木,沾水也不濕,放到庫房反而可能因為過于干燥而自燃,所以他倒是不急。

    決定將最后一點活路做完后,再將油木放到庫房外堆著就行。

    大衛又進行加工了約莫一刻鐘,起初大衛還能聽到周圍人群窸窸窣窣的聲音,但越到后面,聲音越是稀疏,而當大衛放下手工的時候,周圍已然靜悄悄的一片。

    “走得這么快?約翰那家伙怎么回事,不是說好等我一起吃飯嗎?”大衛抱怨的嘀咕了一句,也沒怎么在意,搬著手工準備去庫房。

    庫房的門是開著的,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而且還從里面傳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大衛當時并沒多想,因為庫房經常有老鼠出沒,便放了幾只貓進去抓。貓倒是喜歡抓老鼠,但它們并不吃老鼠,所以經常有死老鼠在庫房里堆積,腐爛臭味常常有。

    再加上現在陰雨將落未落,悶悶的氣氛也會讓臭氣加重。

    大衛將油木加工品,堆放在庫房的外面。

    做完這一切后,大衛突然感覺膀胱有些發脹。

    庫房里有廁所,庫房的門也未關,所以大衛自然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去庫房廁所泄洪。可當大衛來到庫房門口時,卻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里面實在太暗了,一點光都沒有,這有點不正常。

    木匠帶著粗加工的木制品放到庫房的時候,一般會手提玻璃盞油燈,再怎么說,也不至于這么暗。

    “或許,他們走的快?”大衛這么想著時,又覺得不對,如果走這么快,庫房門為何又不關?

    頓在門口兩三秒后,大衛還是退了出來。

    他總覺得那洞開的庫房大門,仿佛一個黑暗的巨口,隨時準備吞噬了他。——這是大衛在對皇家巫師交待口供時,做出的比喻。或許是某種先兆,又或者是在得知事實真相后的后知后覺。

    總之,大衛沒有進入庫房。但憋著也不行,按照工廠規矩又不能隨意解決,最后他決定繞到另一邊的二號庫房里去上廁所。

    因為他看到了二號庫房里亮著燈光。

    二號庫房里倒是很干凈,也沒有味道,大衛急匆匆的進入了廁所里,排泄外之后,他看到了廁所門口對著的一面大鏡子。

    大衛順勢吐了一口唾沫在手掌心上,準備抹一抹額發,定個型。

    不過,就在大衛臭美間,他突然發現,鏡子里的“大衛”,突然咧嘴微笑起來,那個笑容非常的詭異,弧度是大衛以前從未達到過的,就像是馬戲團里的小丑。

    鏡子里的“大衛”眼睛也低垂下來,仿佛閃爍著幽幽的綠光。

    大衛嚇的直接坐在了地面。

    而鏡子里的“大衛”笑的越發詭異,甚至向前探出了身,似乎想要抓住鏡子外的大衛。

    大衛也真的感覺,好像有一雙手穿出了鏡子,抓住了他的腳踝。

    或許是危機時的爆發,在這關鍵時刻,大衛隨手撈起身邊一塊木頭小料,猛地朝著鏡子砸去。

    鏡面破碎成蛛網紋,腳踝被抓住的感覺也開始消散。

    大衛忙不迭的爬起來,一邊大喊著救命,一邊往外跑。

    在奔跑的路上,大衛隱約聽到背后傳來凄厲的吼叫,陰風從后面襲來。

    大衛當時也不敢往后看,只是一味的往前跑,想要逃出二號庫房,但他發現二號庫房的大門就在不遠處,可他怎么跑也跑不到。

    就在大衛以為自己這次肯定要死了的時候,他聽到了一聲巨大的洪鐘聲。

    鐘聲響起那一刻,周圍的陰晦之風全都消失不見,大衛自己也感覺內心的恐懼少了一些,心靈一片祥和。

    大衛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求生的本能,讓他立刻爬起身,朝著門外跑去。

    這一次,庫房大門沒有再“遠離”,大衛順利的跑到了外面。

    沒過多久,大衛便看到了一位穿著袍服的巫師,騎著掃帚飛了過來。

    那位巫師看了大衛一眼,讓他不要亂動,自己沖入了庫房內。二號庫房并沒有什么收獲,而一號庫房,也就是大衛沒有進去的那個庫房里,那位巫師搬出來了11具死狀恐怖的尸體。

    這11具尸體,正是除開大衛外,木匠二組的所有成員。

    看到這一幕,大衛才明白,最初的靜悄悄,不是同僚不說話,而是他們已然在不知不覺間,步入了永恒的黑暗。

    ……

    口述筆錄的最后,有一條紅色鋼筆字的批注。

    這條批注解釋了大衛聽到的鐘聲。

    卻是當時有一位在附近巡邏的銀鷺皇室巫師團的人,在聽到大衛的叫喊聲后,察覺到不對勁,立刻敲響了“銅鐘”。——而銅鐘正是當初安格爾煉制,送給涅婭的一件心靈凈化類的煉金道具,能一定程度的減弱亡靈帶來的負效果。

    也正是因為銅鐘,才讓大衛在那一瞬間擺脫了受困的狀態。

    銅鐘效果持續時間極短,大衛運氣很好,抓住了機會,在效果消失前,沖出了庫房,遇上了前來救援的巫師。

    弗洛德看完這篇逃生者的口述筆錄后,心中微微一動。

    他沒有第一時間去做分析,而是繼續看了幾篇其他口述筆錄,看完之后,弗洛德陷入了沉思。

    大衛的遭遇,很符合大眾對鬼魂的印象,無解且可怕。

    不過,這只是普通人的視角來看。

    以弗洛德的視角看去,他并不在意那些營造出來的恐怖氛圍,因為他自己就能營造。他在意的是,大衛所遭受到的襲擊手段。

    鏡面里的“大衛”,出現了詭異的變形。

    鏡面里的“大衛”,直接穿過鏡子,對現實大衛進行襲擊。

    通過某種手段,困住大衛,讓其無法順利逃脫。

    以上的三種襲擊手段,肯定隱含了那位亡靈的特殊能力。其中第三種困人的手段,和弗洛德自己掌握的“死魂障目”非常相似。

    弗洛德也能制造出一個奇異的障目空間,讓人能看到出口,卻永遠跑不到出口。

    也就是喬恩口中的“鬼打墻”。

    但是,弗洛德的死魂障目,是能夠困住頂尖學徒的手段,哪怕是涅婭來了,都很難掙脫。

    而困住大衛的手段,卻是被一個效果極其微小的銅鐘聲都給驅散了,顯然非常的弱小,實在擔不上“死魂障目”的名頭。

    但如果對方擁有的能力不是死魂障目,又會是什么呢?

    弗洛德看向了襲擊大衛的前兩種手段,這兩種手段都包含了一種媒介:鏡子。

    這讓弗洛德想到了《亡靈書》里提到的一種特殊亡靈——鏡怨。

    所謂鏡怨,就是以鏡子為媒介的亡靈。這一類的亡靈,可以通過鏡子,進行快速的轉移,還能借由鏡子的力量,將人的靈魂拉入鏡中世界進行封閉。可以說,其身影防不勝防,巫師與他戰斗的途中,經常會出人意料的被翻盤,而身影一旦被禁錮,就很難再逃脫出來。

    而這種手段,屬于一種靈魂伎倆的特化。

    這種靈魂伎倆的名稱叫做——

    插足。

U赢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lol|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