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龍樓詭墓 > 將軍屠龍(三)

    隨著高墨離手起劍落,狂躁的西域火龍忽然猶如靜止的木樁,先前甩到半空的巨尾毫無生氣的垂落在地,掀起一陣沙塵。

    我警惕的爬起來,問道:“死了?”

    “死了!”黑牛吐著灌到嘴里的沙子,興奮的說道:“小哥,你這是一劍斃命啊!我就說嘛,只要你出手……”黑牛說著,忽然停了,看著不遠處,狠狠的罵道:“我槽!那幫狗娘養的竟然準備丟下咱們不管了!”

    四周尚有輕薄的浮沙在漫卷,透過沙幕依稀可以看見,六爺和顧奕芯一行人已經到達坑洞邊緣,他們取出行囊里的潛水器,各自穿上,正在依次拉著繩索往坑洞內滑去!只有阿萊和湯姆李的隨從葉鑫尚未戴潛水裝備,急切的往我們這邊看著。

    確如黑牛所言,假顧奕芯和六爺眼見西域火龍極難對付,干脆放棄支援我們,兀自先行潛到坑洞內尋找冥宮入口。

    黑牛打了板寸頭一個脖溜兒:“你看看,你帶的那幫兵,關鍵時候扔下你不管,都他媽戴上潛水裝備,跟著張副官下坑逃命去了!”

    “不怪他們,協助張副官完成這次任務是他們的職責!其實你們也不應該回來救我,蘇科長,我欠你們一條命!”板寸頭鄭重其事的說完,松開火龍脊背上的屏風,踩著其后腿往下攀爬。

    “得,欠條命我們也不指望你還!看好你手下那幫人就行!”黑牛說著也往下爬,忍不住問我:“老蘇,你說這么一條舉世罕見的大蜥蜴,要是賣給博物館,得賣多少……錢?”最后一個錢字聲音極小,黑牛緊緊的抱住火龍粗壯的大腿,警惕的瞪大眼睛,小聲沖我們問道:“剛才,這玩意兒是不是動了?”

    “你也感覺到了?”我本來想順著龍嘴滑下去,忽然覺得腳下一顫,趕緊變換姿勢,再度緊緊的抓著龍頭上凸起的紋理,轉而驚慌的問高墨離:“這家伙沒死?”

    “抓緊。”高墨離臉色陡變,對我說完轉而對黑牛喊道:“趕緊下去!拿噴火器!”

    “好嘞!”黑牛領命,轉身一個青蛙跳水,從巨龍的后腿跳到沙地上,爬起來撒腿朝坑洞邊的隊伍跑去。

    我忽然明白了高墨離的意圖,六爺準備的背包里有火焰噴射器,那種小型便攜式噴火器雖然噴射距離只有一兩米,不足以對付那些在天上飛行的食駝蝙蝠,但是,對付這種油膏易燃的西域火龍,再合適不過!

    隨著一聲低吼,腳下的巨龍再度醒來,這次它變得更加狂躁,巨尾掃沙,將跑出十多米遠的黑牛再度掀翻在地!高墨離手上用力,將銅髓劍的整個劍刃全部刺入火龍的頭蓋骨當中,但是火龍的腦袋實在是太大了,劍刃的長度不足以斃其性命!

    火龍暴跳如雷,板寸頭從其腿上跌落下去,不知有沒有被踩中,黑牛被狼牙棒一樣的巨尾接連掀翻幾次,吐出一口血水,趴在地上無奈的沖不遠處的人群喊道:“誰他媽拿個火焰噴射器過來!”

    話音剛落,只見彌漫的沙幕中跑過來一個瘦弱的人影:“火焰噴射器來了!”我尋聲望去,只見湯姆李的隨從葉鑫抱著一罐火焰噴射器出現在巨龍腦袋一側,我心中一驚,這家伙不是號稱聾啞人嗎?怎么開口說話了?

    “扔上來。”高墨離說完,葉鑫用力將手里的火焰噴射器扔向龍頭,但是,由于力道不足,扔的高度比預期矮了很多!如此一來,噴射器便只能掉落在巨龍頭下的沙地上,我們將功虧一簣!

    危機時刻,高墨離松開銅髓劍,腳踏龍頭,身體斜傾,如輕燕掠食一樣,凌空將火紅的噴射器接住,整個過程完美而又利落!

    高墨離站定之后轉身,一手拿著噴射器,一手抓住我的后衣領,淡淡的說:“你先下去,跑遠些。”

    “你呢?”我盯著他急切的問道。

    “不會有事的。”他看著我,語氣中充滿慣有的平靜,說罷,他抓著我衣領的手陡然用力,將我凌空提起,用力向遠處拋去!他這一拋,定是用了最大的力氣!

    我在空中飛過,空氣中的沙粒將臉頰打的生疼,回眸望去,只見高墨離拔起龍頭上的銅髓劍,倒轉劍柄,從龍頭向龍脊后方跑去,他所過之處,鋒利的劍刃都會在龍脊上劃出一道白如羊脂的深口,這道傷口從頭到尾,如一條白練橫臥在綠瑩瑩的屏風之下!

    我重重的落在地上,摔得一陣猛咳,此處,距離龍尾尚有十多米的距離,十米開外,黑牛架著板寸頭,連滾帶爬的躲避著甩動的龍尾倉皇而來。

    “臥槽,這玩意兒瘋了!”黑牛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順手把我從地上扯起來:“咱得跑遠點!”

    “等等。”我話音剛落,只見一道火光從火焰噴射器里噴涌而出,沿著那道滿是油脂的傷口,從巨龍的尾部一下子竄到了它的頭部,火焰瞬間變成了一道火墻,在沙漠里熊熊燃燒起來。

    高墨離扔掉火焰噴射器,縱身從龍尾上躍下。巨龍變成了一條真正的火龍,它朝天狂吼一聲,伸出半截殘舌四處亂卷,同時四肢跺地,巨尾狂甩,做著最后的生死垂扎。湯姆李的隨從葉鑫剛跑了幾步,不幸正巧被巨龍的殘舌卷住,毫不遲疑的往口中帶去!

    高墨離見狀,放棄逃跑,手握青銅劍,朝龍口飛奔而去。

    狂沙迷茫,身影綽綽!就在惡龍合上血盆大口的那一刻,高墨離持劍閃入龍口之中,和湯姆李的隨從葉鑫一起被惡龍吞入口中!

    “高墨離!”我撕喊一聲,抽出腰間的工兵鏟,沒命的朝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巨龍跑去。

    黑牛跑過來把我撲倒在地,大聲斥喊著:“小哥已經被吃了!你他媽也要去送死嗎?你不去找金飾牌破解詛咒了嗎?”

    我憤怒的把黑牛掀翻在地:“高墨離死了,我還找個狗屁金飾牌!再活一萬年又他媽的有什么用!”

    “你丫為他活的?!”黑牛爬起來又要拉我,我徹底失去理智,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臉上,將他再次打翻,自己拼命朝火龍跑去。

    熊熊的火焰炙烤著沙地,烤不干我眼角悄悄滑下的兩行淚。此生若如此,便如此吧!

    火龍轟然一聲倒下,我一步步沖向火海,恍然之間,兩個人影竟然從火光中沖了出來——高墨離拎著銅髓劍,扶著湯姆李的隨從葉鑫從火海中逃了出來!

    我呆呆的站住,盯著面前的人影。高墨離遠遠的看見我,怔了一下,厲聲責備道:“不是讓你走遠些嗎?”

    “我認為你死了!”我平靜的說道。

    說話間,他走到我面前,興許是看見了我臉上未干的淚痕,嘴角動了一下,欲言又止。

    “你若送死,我便陪你。”說完,我轉身準備往回走。

    高墨離苦苦的笑了一下,解釋道:“我只是想把她給你救回來。”

U赢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