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猛鬼收容系統 > 第一三二三章,智慧神祗,錫安契約

第一三二三章,智慧神祗,錫安契約

    酒店6樓,黑茲利特攪動著沸魂之海,讓對面四個黑影天旋地轉。

    黑茲利特心有余悸,這四個人的實力各有不同,都是一流驅魔人的實力,可其中一個的精神力格外強橫,自己哪怕是偷襲,都沒能造成太多傷害。

    這樣耗下去,我的識海就會被熬干了……

    黑茲利特暗感不妙。

    ‘沸魂之海’是攪動自己的識海形成的精神旋渦,不僅是旋渦,而且在沸騰。只有攪動自己的識海,才能將對方的識海也攪進來,利用精神力的差距,進行靈魂攻擊。

    可是對面有一個人,如同中流砥柱般,精神防御異常強悍,再這樣下去,黑茲利特覺得自己會反噬成一個白癡的。

    他伸手入懷,四張卡牌被摸出。

    “極端的命運是對智慧的真正檢驗,誰最能經得起這種考驗,誰就是大智者……各位神祗……智慧的信徒,黑茲利特,祈求您的降臨!”

    精致的卡牌,又顯得老舊。

    精致指的是上面的紋路,如若道家仙篆,佛陀密文,上百個特殊的字符,流光溢彩。老舊是存在的時間,卡牌泛黃老舊,即便作為西方符咒,也顯得有些年頭了,如果這東西真是郇山隱修會的底牌,那一定代表不會經常有人使用。

    亦或者……使用后代價很大!

    這四張卡牌畫著四個人,四個與神話息息相關的人。

    一個獨眼白髯,身披金甲。

    一個提矛女性,頭頂橄欖枝。

    一個鳥頭人身,手握權杖。

    一個黑臉鳳眼,剛正肅穆。

    黑茲利特將僅存的靈力注入祈禱之中,四張卡片先后亮起,又逐一暗淡。

    第一張卡牌暗淡,奧丁拋棄了他。

    第二張卡牌暗淡,雅典娜拋棄了他。

    第三張卡牌暗淡,托特拋棄了他。

    第四張……光芒即將暗淡,黑茲利特心中悲苦,最后一次機會了,如果再被華夏神祗文曲星拋棄的話,他肯定撐不到救援到來!

    “大神,別暗啊!我和你們華夏人是好朋友!!!”

    黑茲利特忍不住嚎了出來。

    這一嚎,原本暗淡的第四張牌光芒暴漲,金光所至,籠罩四周,下一刻,卡牌豁然變大,里一個黑臉的東方男子彈出腦袋。

    “真的,你別騙我?”

    男子腦門上印著月牙,黑茲利特表情一抽。

    對方的話他聽不懂,但是那股奇怪的波動直入腦海,華夏語的音調變成了純粹的靈力波動,讓他能明白對方的意思。

    可是黑茲利特不明白的是,這位華夏的智慧之神,被稱為文曲星的神祗,語氣怎么聽起來這么輕佻……有點不太靠譜呢?

    “我……我沒騙您!”

    黑茲利特小心翼翼地回道。

    于是,繼前三張牌暗淡后,第四張光芒大盛,包希仁來了!

    “呼,這是什么地方?你們西夷人從哪學的‘呼仙符箓’?”

    黑炭頭對自己能被西夷人呼喚格外驚訝,他年紀輕輕,負著手四處張望,無論從墻上的文字和裝飾畫的風格,黑炭頭覺得這里肯定是番邦了。可是番邦之人,怎么能召喚自己呢?

    “文曲星大神……我也是第一次用‘錫安契約’,能不能幫我解決一下現在的麻煩……”

    黑炭頭瞇起眼睛,看了看沸魂之海中的四人。

    一抖袖子,手上卻抓了個空。

    他撓了撓頭:“殺生令不在啊……這可麻煩了……”

    黑茲利特快哭了,大神,行行好,我的識海快熬干了,你再磨蹭,我不成白癡,也得被對面幾個家伙殺了啊!

    黑炭頭沉吟片刻,開口道:“算了,我試試吧,威力可能弱一點,不過把這幾個人打殘沒問題。”

    說著,黑炭頭用力往下一坐!

    剎那間,他一屁股坐在了大椅上,周遭景色猛然一變。光影暗淡,周圍成了衙門,頭上掛著牌匾,寫著‘明鏡高懸’四個大字。

    “一現地府無上判!”

    “二出閻月化青天!”

    “三殺鍘刀除孽鬼!”

    “四值功曹護周全!”

    驚堂木拍下,滿堂‘威’‘武’長喝!

    “堂下何人,無論所犯何罪,統統問斬!”

    黑茲利特瞠目結舌,這道術……如果記得沒錯,海姆冥界合鏡那次,左近臣曾經用過!

    只是這黑炭頭用出,比左近臣還要凝實。

    這衙門中所有的東西都和真的一樣,連黑茲利特的精神力,都看不出有一點點虛假。

    然后,衙門出現四個黑影,拖著那些沸魂之海中的惡魔來到狗頭鍘前。

    咔擦!

    一鍘刀下去,一個腦袋滾下。

    黑炭頭表情肅穆:“抬走,下一個!”

    接二連三的咔擦聲,鍘刀不斷開合,血濺公堂的景象格外滲人。

    整個衙門變成了鬼哭狼嚎之地,滾落的腦袋還沒死,那種意識還在,脖子斷了的難受感,催發他們嚎聲凄慘,恨不得自己給自己一個痛快得了。

    那個黑茲利特覺得精神力最強的惡魔,被鍘刀鍘了五六次脖子都沒斷,黑茲利特咽了咽口水,看向黑炭頭。

    黑炭頭臉頰一紅,干咳道:“沒殺生令,我這一術法有點華而不實,威力有限,多鍘幾次就好了。”

    那位精神力強橫的惡魔大聲求饒,可是沒人聽得懂,他完全受不了這種身體折磨,這比把識海煮沸還難受啊……

    第刀下去,腦袋終于滾落,黑炭頭長吁一口氣。

    術法撤掉,又回到酒店。

    黑茲利特也到極限了,看著地上躺著的惡魔還在沉吟,他湊上前小聲問道:“文曲星大神,這些人怎么沒死,精神也沒崩潰……”

    在蜃界中死了,現實中會受到重傷,甚至直接暴斃。

    蜃界中如果沒死,現實中就會和中邪一樣,明明脖子好好的,會感覺到脖子斷了,有種不真實的錯覺。

    至于為何會造成這種結果,黑炭頭肯定不會承認自己本事有限,只能唏噓道:“本人……比較慈悲。小兄弟,惡魔邪靈是殺不凈的,需要教化,你懂嗎?”

    那鳳眼一瞟,黑茲利特肅然起敬。

    這種大局觀,和郇山隱修會何其相似!

    地上躺著的人也沒什么戰斗力了,黑炭頭這才放下心,看向黑茲利特:“對了,你還沒說你是從哪得到‘呼仙符箓’的。”

    “大神,您是說‘錫安契約’嗎?我們郇山隱修會,也被稱作‘錫安會’,據說1070年建立莊園前,先輩們就與各地驅魔人建立了良好關系,得到了饋贈。這份來自華夏的饋贈,存放上千年了。”

    黑炭頭看到這人答非所問,又問了幾句,發現對方知之甚少,于是道:“以后別用了。代價很大的,以你的靈氣……呼不來他們。”

    代價很大?

    “這是……什么意思?可是您不是被我召喚而來了嗎?”

    黑炭頭二指夾著那幾張卡牌:“我?我這是殘魂,本來就活在陽間鬼城。被當成神祗召喚后,代價不會太大,算了,說了你也不懂……況且你說與華夏有舊,我比較慈悲,過來看看。”

    黑茲利特摸不著頭腦,卻發現黑炭頭指頭點在黑茲利特額頭:“別傻站著了,該結因果帳了。”

    說著,黑茲利特感覺自己靈力迅速流失,一種能量被抽空的暈眩感襲來,接著軟倒在地。

    “黑茲利特!”

    當墨諾提俄斯跑上來的時候,發現戰斗已經結束了。

    四個惡魔歪七扭躺在地上還沒死透,黑茲利特昏迷不醒。

    流浪騎士西西弗里瞪大眼睛:“這……怎么會?”

    惡魔來襲時,西西弗里對上了最強的一個,黑茲利特引走了四個,但西西弗里可知道,四人中其中一個比自己的對手弱不了多少!

    誰曾想到黑茲利特竟然把他們全解決了!

    西西弗里探了探黑茲利特鼻息,欣慰一笑,一個酒瓶打開,給他灌下。

    “前輩……昏迷時候不宜喝酒啊……”

    墨諾提俄斯說完,魔麗莎也虛弱地走上樓來,無語道:“那是圣水……”

    喜歡猛鬼收容系統請大家收藏:()猛鬼收容系統筆下文學更新速度最快。

U赢电竞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