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黎明之劍 >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再次交談

    塔爾隆德最高的山峰頂部,金碧輝煌的圣所正沐浴在接下來會長達半年的星光中。

    仿佛亙古不變的星輝從天穹灑下,在圣所淡金色的外墻與穹頂上投下了微末的輝光,如煙似紗的云霧在圣所腳下緩緩流動,云霧下面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塔爾隆德在夜幕中的繁盛燈火——燈光照亮了巨龍的國度,巨大的城際管道網和空中交通引導燈縱橫交錯,在一座座高度發達又古老陳舊的城市之間織出了如網一般的紋路,其間又有規模格外龐大的設施佇立在燈火深處,那些都是巨大的工廠設施或規模龐大的環境維持裝置。

    以群山為依托,整個塔爾隆德仿佛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層,平原和山腳下是密集的城市與工廠,而一座座山峰的上層則是神殿、議會、元老院以及各種巨型企業的總部。

    這一切就和天上的群星一樣,已經有太多年不曾發生過變化了。

    一個金發泄地的身影站在大圣所的露臺盡頭,沐浴著星光,俯瞰著塔爾隆德大陸。

    但祂的視線其實并沒有在龍的國度上停留,而是一直向著大陸的邊緣延伸出去,仿佛越過了無盡的海洋,越過了永恒的風暴,一直落到了人類所占據的那塊大陸上。

    “吾主,”龍祭司赫拉戈爾低著頭,“觀察員傳來消息,人類帝國塞西爾的那個‘魔網’在今天完成了并網,但似乎中間出現了什么波折,我們還在調查……”

    “不必調查了,”龍神用淡然的語氣說道,“這里面沒什么值得你們關注的。”

    只不過是一個魯莽又幸運的神成功掙脫了束縛而已,然而整個過程即沒有參考性,也注定了不可重復。

    “……是,吾主。”赫拉戈爾低著頭,畢恭畢敬地回應。

    在幾秒鐘令人倍感壓抑的沉默之后,他終于聽到神明再次開口:“明天,讓那個叫梅麗塔的年輕龍族來見我。”

    “是,吾主。”

    ……

    盡管娜瑞提爾沒能留下那位疑似魔法女神的神明,但那場追捕終究是有些收獲的——娜瑞提爾在邊界地區收集到了從魔法女神彌爾米娜身上剝離出來的“殘燼”,對忤逆計劃的參與者們而言,這是至關重要的神明樣本。

    神經網絡鏡像帝都的大金字塔內,高文看到了娜瑞提爾收集來的那些黑色殘片——它們就像某種紙張燒毀之后留下的片狀灰燼一般,看上去毫無重量,脆弱而松散地堆積在一處,但實際上每一片碎片都比看上去的要結實的多,不但有著很高的物理強度(在網絡中),甚至還能抵御馬格南的心靈風暴。

    “其實我很好奇,”高文看著這些樣本,忍不住對身旁的尤里等人說道,“這些從彌爾米娜身上脫落的碎片……它們到底算是神經網絡中的一段數據,還是在現實世界也能產生某種……實體。神明是有血肉實體的,但祂們的‘實體’……似乎和我們理解中的不太一樣。”

    “對神明而言,或許虛與實本身就是個偽命題,”站在高文身旁不遠處的賽琳娜說道,同時下意識地看了很安靜地守著那一堆灰燼的娜瑞提爾一眼(后者似乎正在認真保護自己的戰利品),“您應該還記得,上層敘事者是如何險些從夢境走進現實世界的。”

    “所以……只要方法得當,理論上這些殘燼也可以被帶到現實世界,成為實驗室中的分析樣本,”高文若有所思地說道,“只要找到某種……讓神經網絡和現實連通起來的‘接口’——不是浸入艙或人造神經索,而是某種更抽象更先進的東西。”

    賽琳娜的表情瞬間有些古怪:“這聽上去有些挑戰常識,但娜瑞提爾和杜瓦爾特或許會有思路,不過您真的打算把這些東西帶到現實世界么?”

    “……不,還是算了,不可控因素太多,潛在風險也太大,”高文搖了搖頭,“我甚至懷疑這些殘燼是魔法女神故意留下的,她或許就等著我們把這些東西帶到現實世界呢?”

    “有些陰謀論,但在涉及神明的領域上,陰謀論一點也沒壞處,”馬格南有些大大咧咧地說道,“您說的對,就讓這些‘灰’保存在神經網絡的虛擬實驗室里才是最穩妥的,起碼這里還有娜瑞提爾和杜瓦爾特看守,而且我們還有那些‘深海力量’作為防護。”

    “深海力量……”高文低聲重復了一句,腦海中首先浮現出了提爾那張睡不醒的臉,隨后浮現出了提爾在海魔形態下那一堆狂喜亂舞的觸手,最后才終于正確地浮現出海妖的深海符文,“卡邁爾正準備向神經網絡中導入海妖符文,但如何讓那些符文發揮出最佳效果還是一件需要仔細研究的事情。最直接的思路是讓那些紋路覆蓋整個網絡的可視化區域,并通過網絡連接的魔網終端投影到現實世界的各個地方,但這個思路……不太現實。”

    “聽上去就是很可怕的畫面,”塞姆勒想象了一下,由衷地感嘆了一句,“怎么想都很可怕……”

    “據說卡邁爾和詹妮那邊已經有了進一步的思路,回去之后我會找他們確認一下,”高文隨口說道,接著他最后看了一眼那些魔法女神留下的灰燼樣本,“妥善處理這些樣本,在開展一系列測試之前先給我提交一份完整的方案報告。”

    現場的尤里和賽琳娜等人立刻躬身領命,高文則點了點頭,后退半步,身影漸漸變淡。

    ……

    回到現實世界的高文沒有耽擱時間,稍作安排之后便動身前往黑暗山脈,進入了忤逆要塞的最深處。

    他要再和那假死的神明談一談。

    這回他只帶上了維羅妮卡——與巨鹿阿莫恩交談時帶多少人并無意義,從安全角度出發,整個帝都真正能靠近阿莫恩且不受任何影響的只有他和提爾兩人,再加上用技術手段保護自身在較短時間內可以做到防護的維羅妮卡和卡邁爾,其中提爾是個滿腦子只有小餅干的家伙,這時候既然知道阿莫恩是假死,那自然不能再帶提爾過去——她沒吃上心情低落,她吃上了場景獵奇,還是不帶最好。至于卡邁爾,他則要負責魔網并網之后的收尾技術工作,以及研究向魔網中導入海妖符文的事情。

    所以這次和高文一同進入忤逆堡壘的,只有身為古代忤逆者的維羅妮卡——事實上如果不是為了在遇上意外情況的時候還能有個人照應,高文甚至覺得自己一個人來也沒問題,但很顯然赫蒂絕不會同意這么冒險的方案,而高文自己……在他這個位置,也早就沒了可以任性行事魯莽冒險的資格。

    古老的合金壁壘緩緩打開,幽影界中蒼茫混沌的大地和天空呈現在兩人面前,站在忤逆堡壘的最后一道安全屏障前,維羅妮卡遠遠地眺望著那如小山般靜靜蟄伏的神明,對身旁的高文點了點頭:“這次我和你一起過去。”

    上次高文和阿莫恩交談時,她是和其他人一起站在安全屏障里的,并未親自上前。

    “這可能有一定風險,”高文猜到維羅妮卡會這么要求,但還是提醒了一句,“我不懷疑你的防護手段,但這畢竟是真正的‘近距離接觸’。”

    “我的意識曾經在更近的距離直面圣光之神,”維羅妮卡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事實上,我的防護技術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加有效。”

    高文挑了挑眉毛。

    “既然如此,我就不阻攔了,”他說道,“但你要隨時注意自己的狀態——我想這對于一個經驗豐富的忤逆者而言應該不困難。”

    維羅妮卡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頭,隨后抬起手中白金權杖,在那古老的安全屏障上打開了一道小小的開口。

    兩人跨過屏障,踏上那直接暴露在幽影界環境中的破碎庭院,直面著“自然之神”(盡管已經脫離了神位)帶來的視覺壓力,跨過了支離破碎的道路和古代修筑的連接橋,來到了正緊閉著雙眼的巨鹿阿莫恩面前。

    對方顯然一直在感知著周圍的變化,高文和維羅妮卡剛靠近到他附近,這如小山般龐大的巨鹿便慢慢張開了眼睛,那如光鑄水晶般的眼眸靜靜地注視著來到自己面前的不速之客,低沉而悅耳的聲音直接在兩人腦海中響起:“歡迎——今天多了一位客人來到我的小院。”

    “我上次站在更遠一些的地方,”維羅妮卡語氣淡然地說道,“而且你應該也認識更‘早’一些的我——那時候我是別的身份。”

    “那你得說一下你那時候的名字和身份,”阿莫恩說道,“和很多信徒所宣揚的不一樣,神明既不全知,也不全能,再強烈的信仰也無法真正賦予我們這兩條違背規則的能力……”

    維羅妮卡露出一絲微笑:“我曾叫奧菲利亞,奧菲利亞·諾頓。”

    “……啊,我確實有些印象了,”阿莫恩在短暫的回憶之后恍然說道,“那些忙著在我身上打洞或建造支架的凡人學者們曾提起過這個名字,在他們的閑談中……他們還提起過赫爾曼·諾頓和西蒙斯·諾頓。”

    維羅妮卡點點頭:“那是我的父親和兄長。”

    “真是值得懷念——對你們凡人而言,這已經是相當久遠的過往了。那么理應作為人類的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看上去……你的身體也只是個人類而已。”

    “這算是我的秘密——既然你并不全知也不全能,那有些秘密就讓它繼續保密下去吧,”維羅妮卡搖了搖頭,“今天我們并不是來找一個神明敘舊的,我們來是有些問題想問你。”

    “啊,我猜到了,而且我甚至猜到了你們想問什么……”阿莫恩的語氣中似乎帶上了一絲笑意,隨后他頓了頓,才不緊不慢地說道,“有一個匆匆忙忙的‘神’從幽影界路過,正好被我看到,她現在應該已經跑到很遠的地方了。”

    高文這邊正整理著語言思考該如何開啟話題,卻猝不及防聽到了阿莫恩直接拋出來的情報,頓時所有的話都咽了回去,只剩下滿臉的驚訝和錯愕,甚至連旁邊的維羅妮卡都一瞬間目瞪口呆起來。

    “看來你們確實是想問這個,”阿莫恩的語氣倒是仍然平靜淡然,“怎么,你們在找她?”

    “你確實親眼見到了?”高文忍不住確認著,“她竟從你這里路過?!”

    “確實親眼所見,而且如果我沒猜錯,那應該是魔法女神吧……彌爾米娜,我記得是這個名字。她的形態有著非常明顯的神秘學象征元素,身上釋放的氣息也指向凡人所創造出來的法術體系。只不過她看上去有些虛弱,甚至……好像比我當年剛來到‘這里’的時候還要虛弱一些,”阿莫恩不緊不慢地說著,最后又問了一句,“那么,到底發生了什么?”

    “……她或許是你的效仿者,”高文猶豫了幾秒鐘,最后還是嘆了口氣說道,“具體細節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但有一件事你現在就可以知道——世界上應該已經沒有‘魔法女神’這個神位了,起碼暫時沒有了。彌爾米娜離開了她的位置,我懷疑她現在的狀態和你差不太多。”

    阿莫恩一時間竟靜默下來,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情,但高文卻覺得自己在對方眼底捕捉到了一絲震驚——魔法女神的變故,顯然讓這個古老的“自然之神”都震驚了!

    足足數秒鐘的沉默之后,阿莫恩的聲音才再次響起:“竟然真的有這么一天……竟然……”

    隨后不等高文和維羅妮卡開口,他便微微瞇起了眼睛,用仿佛有些自嘲的語氣說道:“你說她現在的狀態和我差不太多,這一點我倒是不認可——她飛快地從我眼前跑過,你們認為我現在的狀態能做到這一點么?”

    維羅妮卡下意識地看了阿莫恩的軀體一眼,映入眼簾的便是那數不清的金屬殘骸以及固定栓、拘束鎖,這層層疊疊的禁錮讓阿莫恩連挪動一下肢體都不可能,更不要說像獲得自由的魔法女神那樣一路從神經網絡跑到幽影界了……

    高文腦海中則不知怎么聯想到了娜瑞提爾,想到了那位上層敘事者關于“腿”的執著,他瞄了一眼阿莫恩,心里騷話翻涌——

    你們這八條腿四條腿的,連個沒有腿的都跑不過……

U赢电竞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JBO|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