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茅山捉鬼人 > 第3564 回到過去2

    爬到山頂,九霄萬福宮就在前面了,雖然葉少陽不擔心被發現,但為防萬一,還是把毛衣領子往上翻了翻,擋住臉龐。

    與前山熱鬧的景區不同,真正的玄清山正宗、九霄萬福宮里,除了幾個正在收拾院子的外門弟子,一個閑人都看不到。

    葉少陽帶著葉小木邊走邊跟他介紹有關這座宮殿的一切,突然一個外門弟子走過來,稽首說道:“施主,這里是私家寺院,不能進入,還請去前山游玩。”

    葉少陽連連點頭,帶著葉小木從側門出去,一路來到后山,離老遠就能聽到一個粗嗓門的呵斥聲,兩人循聲走去,最后來到一座巖石頂上,從高處俯瞰下去。

    一個老頭正在呵斥一個孩子走梅花樁。

    這老頭身穿跨欄背心和大褲衩,腳上蹬著一雙夾腳拖鞋,一只手捧著個碟子,里頭裝滿了花生米,不時往嘴里塞一把。

    “這位是……”葉小木不敢認。

    葉少陽露出一個流汗的表情,有點羞澀地說道:“是了,他就是你師公。”

    “額,師公還真是……生性灑脫啊。”葉小木憋了半天,總算想起這么一個褒義詞。

    兩人目光落在那個在梅花樁上健步如飛的少年身上,說少年都說大了,這孩子最多十歲,很瘦,光著膀子只穿著一只大褲衩,黝黑的皮膚被太陽曬得渾身全是汗珠,在青云子的催促下跑得飛快,嘴里一般背誦著某種符咒口訣。

    “老爸,這是你?”

    葉少陽輕輕點頭,“你是不是覺得這種練習沒什么?”

    葉小木盯著童年葉少陽的身影看了一會,說道:“挺辛苦的。”

    “不,你沒看明白,我這走的是凌空步,一共八套定式,步法各不相同,你師公隨便說出個名字,我就要按照相應的套路來切換,這個其實也不算難,普通人練個三五個月就能搞得定,難的是我嘴里念的那些咒語,咒語也是你師公隨口說的名字,說個題目我就要背誦出全文,簡單說就是一心兩用,腳下不能錯,嘴里念的經文也不能錯。錯了就得重新開始。”

    葉小木聽得目瞪口呆,然后立刻就想到了這種鍛煉方式的優點,回憶葉少陽之前在戰斗中的表現,他總算明白了為什么老爸為啥在任何時候都能做到臨危不亂,甚至在激烈的打斗中很大程度保持冷靜,在逆境中也能想到破敵之策。

    果然這個不單是天賦,而是長年這種變態級訓練的結果啊。

    “太上感應篇,第三篇……南華經第二篇……道德經第三段……錯了一個字,重來一遍!”

    青云子一邊嚼著花生米,一邊不斷對幼年的葉少陽下著命令。

    幼年葉少陽在梅花樁上健步如飛,揮汗如雨,被罰重來一遍的時候,也忍不住抱怨兩句。

    “認真點!打起精神,你現在覺得苦,最多只是再練一遍!將來面對邪物,但凡走錯一步,小命可就沒了!”青云子嚴厲呵斥,絲毫不講情面。

    葉少陽凝視著陌生而又熟悉的一幕,眼睛一點點濕潤起來。

    “你師公跟我說的這些,小時候我不以為然,直到后來一個人行走江湖,經歷各種惡戰,每每生死關頭絕處逢生,我都會想到當年這段魔鬼訓練的日子,很慶幸我有一位好師父,否則死了沒十次也有八次了,根本活不到今天……”

    葉小木凝望著眼前這本該早就被歷史湮沒的一幕,內心十足感慨。

    “誰在哪里!”

    青云子猛然轉頭看過來,與此同時,一張靈符打了過來,這還不夠,他身形如電般疾射過來。

    葉小木眼看自己要被抓到了,突然一只手抓住自己,拉到了一片漆黑的地方。

    又回到永恒虛空之中了。

    葉小木長出了一口氣,回想之前的驚魂一幕,忍不住感慨:“師公的速度太快了啊,甚至比靈符飛行的速度還快!”

    他自認以自己的反應速度,當時的情況只怕來不及反應就要中招了。

    葉少陽咧嘴笑道:“如果你被迫防御,他還有至少幾十手的后招都已經準備好了,你第一步錯了,之后只能被動挨打,直到露出足夠多的破綻,他會一擊制敵……這個套路說起來簡單,但是百試不爽。”

    葉小木知道他是在教導自己,沉思片刻,說道:“可有時候,你也是半天不動,等著別人先出手啊,有時候就算出手,你也會故意示弱……”

    “所以要動腦子啊。在打架之前先研究對手,如果是陌生對手,那就盡量求穩,要學會激怒和麻痹對手……簡單說有時候需要剛,壓著對方打,帶起戰斗的節奏,讓他的優勢發揮不出來;有時候就要慫,引誘對方進入你的圈套。”

    葉少陽異常得意地對兒子傳授著戰斗心得。

    葉小木牢記在心,誠懇說道:“在這方面我還差得遠。”

    “所以你是兒子我是老子啊,慢慢來,你有的是機會去實踐的。”葉少陽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再看看你爺爺奶奶嗎?”

    葉小木愣住,隨即用力點頭。

    葉少陽于是帶他再度穿越,來到了差不多四十年前的葉家村,這一年葉少陽也還只有三歲,還沒遇到之后的母子尸煞,一家祖孫三代都在,普通的農家小院,生活其樂融融。

    因為對方都是普通人,觀察起來就不需要那么小心了,葉少陽帶著兒子直闖家門,用家鄉話問候主人,說是隔壁村進山采藥的,走過這里,討一口水喝。

    接待他們的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很殷勤地招呼他們屋里坐,葉小木偷偷打量這人,眉眼之間跟老爸還是挺像的,所以……這位就是自己的爺爺葉兵?

    “明天就是中秋節了,你們這時候還要進山,不在家里呆著?”葉兵遞上熱騰騰的大碗茶。

    “兒子重病要死了,不出門掙錢不行啊。”葉少陽現編了一個理由,葉小木聽見差一點把嘴里的茶吐出去,無奈地看了葉少陽一眼,有這么咒人的嗎?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