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小農民大明星 >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這是何等的機緣啊!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這是何等的機緣啊!

    梁平激動到整個人都快要窒息了。

    今天這個機緣實在是太大了,大到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機緣。

    本來,這只是一次非常普通的事件。

    那位要詩的游客肯定會非常感激他,但他即便是再感激,這件事情也只會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周圍雖然有很多圍觀的游客。

    但游客們圍觀之后,事情也就過了。他們最多只會在散開之后,再饒有興致的討論一會兒。

    然后也有可能會對自己的親朋好友說一說,今天在這里遇見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但僅此而已。

    甚至是不用等到明天,這件事情就會煙消云散。

    如果自己給那位客人寫的詩非常好,那可能還會在一定范圍內,流傳一段時間。

    但自己的詩才有限。

    “遠望天空一鶴飛,朱砂為頸雪為衣。”雖然可以說寫得尚可,但也僅僅只是尚可而已。

    這兩句詩如果是出自一位大詩人之手,可能還會流傳出去。

    但出自自己的手,那就絕對不可能會流傳出去了。

    如果自己能夠在,“遠望天空一鶴飛,朱砂為頸雪為衣”這兩句詩后,續寫兩句,然后讓白鶴變為黑鶴的話,這件事情也有可能會在一定范圍內流傳開。

    但自己偏偏也沒有那樣的本事。

    那么,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注定只會一件普通的事情,不會掀起任何的波瀾。

    但是現在,李凡出手,整件事情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件事情注定會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傳遍整個網絡。

    然后很快就會在全國范圍內流傳開去,線上線下,都注定會有無數的人津津樂道,不停的討論。

    甚至還有可能會成為一段,關于李凡的典故故事,從而流傳后世。

    這種可能性是很大的。

    因為李凡的影響力太了,關于他的事情,只要是稍微有些趣味性,都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關于他的典故故事。

    而自己作為這次事件的重要人物,注定會隨著故事一起流傳看。

    想想,李凡是在續寫他的詩。

    一代詩仙,詩詞界古往今來的第一天才,傳說一般的人物,在續寫他的詩。

    一旦傳開,他的名字以及他寫的那兩句,原本只是尚可的詩,必將傳遍天下。

    讓無數的人羨慕與嫉妒。

    這是何等的機緣

    梁平的心里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能夠讓李凡續寫自己的詩

    當然,梁平也知道,這件事情十分正常。

    李凡大隱于市,游戲人間,不管對方是誰,他都可以出手,只要他有興趣的話。

    對于李凡來說,這不過只是一件再也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對于他來說,就是一次逆天的機緣了。足以成為自己一聲最大的驕傲。

    梁平劇烈跳動的心始終無法平靜,而另外幾個人也知道了李凡的身份。

    這樣的年紀,這樣出神入化的書法,這樣輕描淡寫間流露出來的詩詞才華,李凡的身份簡直呼之欲出。

    他們也前所未有的興奮和激動,他們今天竟然竟然有幸在現場,見證李凡出手。

    這是前所未有的幸運。這足以他們吹一輩子的牛逼了。

    只是,與梁平的幸運比起來,他們的幸運就差了太多了。

    李凡親自為其續寫詩,這尼瑪是要流傳后世的節奏啊!

    太幸運了!真的是太幸運了!

    所以,幾個人在對梁平前所未有的羨慕之余,又極為的后悔。

    后悔他們之前為什么沒有爭取要為那位客人寫詩

    如果幫那位客人寫詩的人是他們,那說不定李凡也同樣會出手續寫他的詩。

    那將會是何等的榮幸

    一個天大的機緣就這樣擦肩而過,幾個人后悔啊!從未有過的后悔。

    然后看向要詩的那位客人,也同樣羨慕到無以復加。

    這尼瑪到底是怎么樣的機緣,才能得到李凡親自寫的詩

    李凡雖然只是續寫了兩句,但這首詩已然是無價之寶。

    即便是不說詩,單是這李凡親筆書寫的書法,就已經是價值連城了。

    更重要的是,他的名字也很有可能會跟著今天的故事一起流傳開,甚至是一起流傳到后世。

    畢竟,整個事件的發起者,是他。

    如果不是他主動求詩,也就不會有后面這一系列的故事了。

    如果不是他說要以黑鶴為題,也同樣不會有后面的一系列故事了。

    所以,他也同樣是此次事件的關鍵人物。

    僅僅只是開口向幾個普通的詩詞愛好者要一首詩,然后自己的名字就流傳后世了。

    這尼瑪到底是怎樣的機緣啊

    等到事情傳開之后,到底會有多少人對他羨慕又激動

    絕對是不計其數。

    為什么同在一個地方,他們的機緣卻如此逆天

    幾個人心里嗚呼哀哉。

    要詩的游客看上去三十幾歲,叫做黃懷云。

    他當然也知道了李凡的身份。此時的他,腦袋里空白一片,已經幾乎沒有了任何的思考能力。

    他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今天的運氣為什么會這樣好

    甚至已經不能說運氣好了。而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福氣。

    他今天來到這個小鎮游玩,然后看到幾個人在這里吟詩作對。

    他突然心血來潮,想著既然碰到有人在這里吟詩作對,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向幾個人求一首詩

    詩好詩差沒有關系,主要就是想留下一個紀念。

    然后非常榮幸的,幾個人不僅答應了他的請求,而且還非常樂意和熱情。

    他十分高興,但也僅僅只是認為,他這一次得到的詩,僅僅只能是做一個紀念而已。

    他很喜歡鶴,尤其偏愛黑鶴,便請對方以鶴為題。

    對方爽快的答應了。

    雖然有將鶴寫作了白鶴的小插曲,但依然只是普通事件。

    這個時候他依然只認為,這一次的詩主要就是留下一個紀念。

    卻誰知出手續寫詩的,看似普通的年輕的人,竟然會是傳說中的李凡。

    所有的一切就這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以為只能作為紀念的詩,變為了無價之寶。

    而這還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名字極有可能會因此而傳遍全國,甚至是流傳后世。

    他的腦袋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

    ……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JBO体育| 竞博|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JBO体育| JBO体育|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