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恐怖復蘇 > 第六百十五章新的陷阱

第六百十五章新的陷阱

    楊間看著人皮紙上新浮現出來的字跡頓時就提起了幾分精神,格外認真了起來。

    因為這次人皮紙上的信息沒有把自己給說死,也就是說音盒的詛咒并不是必死的,是存在破解方法的。

    現在公交車的方案被否定了。

    凱撒酒店的方案被否定了。

    如果人皮紙的方案難度太高,危險性太大,那么楊間就得再次考慮鬼櫥了。

    坐在沙發上的楊間看著手中的人皮紙,上面黑色的字跡浮現,一條新的信息形成了。

    “音盒的詛咒很可怕,我嘗試著很多方法但是最后都沒有起到效果,我感到了絕望,甚至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然而就在我人生陷入最黑暗的時候,一個人出現了。”

    “他叫王小明。”

    “是的,是他救了我,幫我擺脫了音盒的詛咒。”

    “開什么玩笑,轉了一圈你卻把皮球提給了王小明?”楊間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然而字跡到這里卻停止了,并沒有新的字跡浮現。

    楊間目光微動,他感覺到了這看似簡單的信息里面卻透露出非常復雜且又讓人感到不安的東西。

    人皮紙的這條信息是確定王小明有方法解決音盒的詛咒,讓自己相信王小明。

    然而,他始終清楚,人皮紙的消息之中是存在著某些陷阱的。

    但是人皮紙的這次信息卻是指向了王小明,似乎并不存在著陷阱,亦或者陷阱依然存在,只是不在人皮紙這邊,而是在王小明那邊,這個王小明想要借著這次的機會做一些他不知道的安排和算計。

    這樣一來,楊間反而對王小明越發的不放心。

    “可若是人皮紙故意的呢?”楊間又產生了另外一個想法。

    王小明沒有問題,它的信息指引只是加大自己對王小明的懷疑和戒備,從而間接的放棄王小明的那邊的方案,然后做出別的安排,最后害死自己

    還有,被的方案也可能是有用的。

    譬如繼續鬼櫥的交易,亦或者之前人皮紙上信息顯露的那樣,去凱撒酒店71號房間確認那三種不同的音樂旋律,并試著拼在一起,形成一首完整的樂曲。

    畢竟現在他手中已經有了音盒音樂的樂普。

    現在去學鋼琴的話應該還是來得及的,不至于如人皮紙上說的那樣,死于不會彈鋼琴。

    楊間漸漸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感覺到了這次面臨的問題比前面幾次更加的嚴重,因為這一次人皮紙把王小明給拉了進來,多了一個不確定因素,增加了選擇的難度,而這又涉及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博弈。

    換句話說。

    人皮紙,楊間,王小明,三者之間形成了某種錯綜復雜的聯系。

    楊間不信任人皮紙,不信任王小明。

    同樣王小明也肯定不信任人皮紙,也不信任楊間。

    人皮紙雖然不被信任,但是它有存在的價值,這價值不管是對楊間有用,對王小明那邊肯定也有用。

    “那天在總部,我把人皮紙的借給了王小明半個小時,換取了一根鬼燭,在那半個小時之內,人皮紙到底透露了什么信息給他?王小明在那段時間內又看到了什么?”

    楊間可以肯定,王小明借用人皮紙的那半個小時內一定是看到了很特別的信息。

    那些信息想要試圖去讓一個聰明的人相信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那個時候的楊間也就沒有太在意,覺得就算是王小明和人皮紙接觸了也沒關系。

    就比如說,人皮紙上顯示你明天父親會出車禍。

    這件事情對于一個剛剛接觸這人皮紙的人來說只會覺得可笑,根本不可能去會信,就算是有幾分相信,也會帶著深深的懷疑。

    王小明的情況肯定也是這樣,所以當時他很痛快的交還了人皮紙,沒有想要占為己有的想法。

    但若第二天你的父親真的出了車禍呢?

    那么接觸人皮紙的人就會開始對上面的信息深信不疑。

    所以,人皮紙上的信息要讓王小明相信,就必須得到證實,亦或者給王小明一個求證信息真假的機會。

    那么最近發生了哪件不一般的事情呢?

    死去的衛景再次出現!

    楊間驀地想到了這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他之前沒有懷疑,現在深思起來的話就會發現這也許就是人皮紙的信息幫助的緣故,否則王小明再聰明也不可能讓衛景活過來啊,只有這人皮紙知道這些詭異不可思議的種種事情。

    所以說,王小明對人皮紙上的信息真假求證成功?

    假設這個推斷是正確的話。

    現在王小明很有可能已經開始相信人皮紙了,但那之后會發生什么事情?

    人皮紙之后的信息會不會給王小明埋下什么陷阱,借王小明的手做一些它做不了的事情?

    比如,這次王小明有解決音盒詛咒的方案,說不定就是出自人皮紙上的信息。

    要真是如此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楊間想到這里,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現在對王小明解決音盒詛咒的方案越發不安了。

    因為現在又多了一種可能,王小明或許是真心想要幫自己,但是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人皮紙上的方案可能存在著陷阱,有好心辦壞事的可能,畢竟王小明也是人,是人就會犯錯誤,王小明犯錯也不是一兩次了。

    衛景實驗失敗,鬼差放出,這些都是他的失誤。

    “如果和王小明當面對質會不會能弄清楚?”楊間又想這個問題。

    但是很快他卻微微搖了搖頭。

    因為自己根本不相信王小明,他說的哪怕是真話自己也有可能當成假話敷衍,而且王小明很聰明,聰明人就有一個最大的毛病,永遠不會讓別人知道你的真實想法。

    說到底,人心隔肚皮,把命交給別人的手中,誰都做不到,尤其是楊間。

    “才給王小明看了半個小時,人皮紙就已經布置了陷阱么?哪怕人皮紙早已經再次回到了我的手中,但它布置的陷阱卻依然存在,就算是這次我不遭受音盒的詛咒,下次遇到了別的事情人皮紙上的信息也會同樣把問題丟給王小明。”

    楊間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換一句話說,王小明那里有雷,自己遲早要踩中。

    除非把王小明干掉。

    可是現在音盒詛咒就在眼前,先不說干掉王小明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就算是真干掉了他,那么到時候誰來幫自己解決詛咒?

    所以。

    楊間現在面臨著一個很可怕的問題。

    相信王小明,自己可能會出事。

    不信也會出事,因為這很有可能是人皮紙故意這樣做,讓自己不信王小明,從而害自己錯過正確的選擇,死在這次的詛咒之中。

    “這人皮紙已經不是和以前那樣試圖操控我了,而是在很明確的要弄死我,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應該是童倩那件事情開始吧,我要不是因為鬼櫥的幫助差點就親手弄出了一只擁有三張臉的鬼。”楊間盯著這張人皮紙。

    “至于培訓基地鬼差那次,估計是不算數的,因為人皮紙也遭受了鬼差的襲擊,它要想逃離鬼差。”

    至始至終,能讓人皮紙老實的東西就只有鬼差了,黃崗村鬼棺事件就是如此。

    過了好一會兒。

    人皮紙上的字跡依然沒有改變,也沒有新的信息冒出來。

    楊間一言不發,只是將這人皮紙再次裝了起來,然后隨手一丟,直接就消失在了眼前。

    他將這玩意再次埋進了地下某處。

    地點只有自己知道,只要自己一死,這玩意永遠不會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了。

    “人皮紙方案失敗。”楊間現在只剩下一個備選方案了。

    鬼櫥方案。

    “看來得回大昌市一趟才行。”

    然而就在他沉思的時候,另外一邊。

    曹延華正在返回總部的路上,但是因為車況不好,堵在了半路上一段時間,好不容易路通了,他卻看見身后王教授的車突然一個拐外直接逆行開走了。

    “二號車那邊怎么回事?”車上工作人員立刻詢問。

    王小明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來:“解除楊間的音盒詛咒需要做一點準備工作,我和衛景要走一趟。”

    曹延華回道:“那注意點,需要幫助的話盡管提,我這邊會幫你安排的。”

    很快。

    載著王小明的專車飛馳離去,消失在了另外一個路口。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JBO电竞| 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电竞|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 竞博| JBO体育| JBO|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