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大楚懷王 >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殺人誅心

第一千兩百二十二章 殺人誅心

    楚王拂袖而去,殿中只剩下一臉呆滯的太子橫以及一群戰戰兢兢的群臣。

    本來,大家前一刻還在議論鄭袖的事情,但不想,下一刻,大火就燒到太子身上,然后大王就當眾沖太子橫發脾氣,當眾說太子讓大王失望了。

    大王這是何等的失望,何等的憤怒,才會當眾說太子的不是!

    想到這其中意味的嚴重性,群臣無不震驚萬分,不敢看太子橫此時的臉色。

    直到楚王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殿中群臣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不過,他們也并沒有完全放松下來,因為太子橫現在還坐在席上發呆呢!

    頓了頓,昭雎見太子橫還在發呆,而群臣全都小心翼翼的坐在原地,所有人都不動。

    見此,昭雎站了起來,先朝太子橫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群臣,接著輕咳了兩聲:“諸位,昔日夫人鄭袖曾陪伴大王多年,而公子子青此刻正在趙國為質,大王心有不忍,這才拂袖而去。

    是以,誅殺鄭袖之事,大王心中不愿,還請諸位日后不要再提。”

    說著,昭雎揮手道:“大家都散了吧!”

    屈原聞言,立即起身向昭雎拱手道:“令尹,在下還有公務在身,告辭。”

    “左徒請便!”昭雎點頭示意。

    屈原一走,其他人不敢看前方的太子橫,全都趕緊起身,告辭離去。

    其他人全都走后,昭雎嘆了一聲,然后來到太子橫身側,滿懷歉意的拱手道:“太子!”

    太子橫聞言,抬起頭來,用悲憤的目光看著昭雎。

    此時,昭雎看著太子橫的眼神,心中默默一嘆,他不知道此刻太子橫眼中的悲憤,究竟是沖他來的,還是沖大王去的,亦或者全都有吧。

    頓了頓,太子橫突然用遲疑的語氣問道:“令尹,孤剛剛錯了嗎?”

    昭雎見狀,沉吟了一下,應道:“對與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子子青還有用!”

    太子橫一怔。

    太子府。

    太子橫回到府中后,心中依然悲傷,依然還對自己父王的無名火十分傷感。

    “常言道,知子莫若父,為何父王卻不理解我呢?

    誠然,子青或許還有大用,但是,區區一個子青,比起楚國未來的大局,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之所以冒著被人非議容不下兄弟的罪名,也要對子青下手,難道就僅僅只是為了我自己,不,我這么做全是跟父王你學的,我這是為了楚國的社稷,以及楚國的未來。

    父王可以頂著壓力為我除掉未來的棘刺,而我,同樣也可以盯著壓力為公子平除掉未來的障礙。

    我知道,我才智不足,沒有父王的雄才大略,況且我也已經四十歲了,而父王···我的未來基本上已經成為定局!

    但是,我還有兒子,我的兒子現在才十八歲,還沒有行冠禮,他還有未來,他才是我楚國的未來,他就是我的未來。

    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能在未來,將一個父王留給我的國家,完完整整的交到我的兒子的手中。

    而不是留給我的兒子一個殘破的國家。

    現在父王能為了未來抗起一切,身為父王的兒子,身為楚國的太子,身為未來的楚王,我也能抗起一切。

    就跟父王現在做的一樣!”

    說著,太子橫目光中的悲傷盡去,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目光。

    ·······

    不久,州侯來。

    此時,州侯看著太子橫,想起不久前朝議上大王滿臉憤怒的拂袖而去,不禁忐忑不安的道:“太子,關于誅殺鄭袖的事情,既然大王不愿,那臣以為···”

    太子橫不等州侯說完,便打斷道:“不,君侯,如今箭已離弦,豈能說停就停。現在,孤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這···”州侯遲疑的看著太子橫。

    他覺得,對于太子來說,公子子青其實一點都不重要,相反,楚王的態度對太子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為了區區一個公子子青而觸怒楚王,這太不值了。

    只是,看著太子橫那堅定不移的目光,州侯咽下一口口水,點頭應道:“太子我明白了,請太子放心,三天內,太子必定會聽到鄭袖身死的消息。”

    太子橫一聽,僵硬的面龐頓時露出一陣笑容:“好,此事就交給君侯了。”

    接著,州侯離開太子府后,便去了大夫申鵠的府上。

    次日,大夫申鵠離開壽春,然后乘船順著淮水而下來到淮陰,接著他直奔淮陰君府邸,找到淮陰君之母鄭袖。

    此時,鄭袖身穿粗布衣裳,不著半點飾物的出現在申鵠面前,然后有些虛弱的聲音問道:“不知大夫找妾身何事?”

    申鵠看了鄭袖一眼,面無表情的道:“就在昨天,本大夫向大王進諫,要求誅殺你。”

    “啊。”鄭袖心中一滯,大恐道:“所以,大王要處死我了?!”

    申鵠面無表情的應道:“不,大王念及公子的情面,并沒有答應。”

    鄭袖聞言立即松了一口氣,然后遲疑的看著申鵠:“既然大王沒有答應,那大夫來找妾身何事?”

    申鵠依舊面無表情的道:“你可知本大夫為何要請求大王賜死于你。”

    鄭袖疑惑的搖了搖頭。

    申鵠抬頭看著虛空道:“為了我楚國的國法,為了我楚國的聲譽,為了大王的威嚴,為了公子子青的聲譽。”

    鄭袖本來對前面三句話并無感觸,當她一聽到是為了公子子青的聲譽時,心中徒然一緊,然后右手情不自禁的緊緊抓住自己的衣裳,問道:

    “大夫這是什么意思?”

    申鵠聞言,立即厭惡的看著鄭袖道:“你曾經是侍奉大王的夫人,你也是公子子青的母親。本來,二十年前,大王公布你的邪惡本性時,就應該趁機將你誅殺,可是,大王念及公子子青年幼,這才網開一面,饒你不死。

    可惜的是,你心中卻并無半點對大王的感激,與對公子子青的憐憫以及愛護。”

    “不久前。”申鵠語氣冰冷的道:“江淮叛逆攻打淮陰,淮陰君令尹力戰而亡,可是,身為公子之母的你呢?

    你不僅沒有為大王考慮,沒有為公子考慮,不僅沒有以死報國,反而還恬不知恥的穿上王后的服飾,并接受叛逆的朝拜。

    你此等無恥行徑,可曾為楚國考慮,可曾為大王考慮,可曾為公子考慮過?”

    說到這,申鵠感嘆道:“當年你在宮中做奴婢,每日從早上勞累到深夜,公子見此不忍,故尚未行冠禮便去千里之外的趙國人質,然后才將你從宮中接到淮陰,將你從一個奴婢變成淮陰君之母。

    要知道,公子遠在趙國,不僅行冠禮不是大王主持的,甚至連公子成婚之禮也不是大王主持,而且連公子出生在趙國的兩個兒子,也從未返回楚國,讓大王見上一面,以至于連大王花甲之日,公子也不能返回楚國盡孝。

    公子為了你這個母親,可以說是盡心盡力了。”

    “可是。”申鵠看著鄭袖悲嘆道:“可是你這個母親又是如何對待公子的?因為你的緣故,公子自幼失母,因為你的緣故,公子遭受千夫所指,因為你的緣故,公子聲名俱損,因為你的緣故,公子無顏面對國中父老。

    不知夫人可曾想過,此時此刻,面對國中父老的非議,公子該如何自處?

    言盡于此,請夫人三思啊!”

U赢电竞 电竞竞猜| 菠菜电竞|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