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漫威里的德魯伊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熟悉的死亡能量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熟悉的死亡能量

    阿爾文帶著老胡,輕而易舉的闖出了秦俑的圍堵,很快匯合了已經跟兩隊秦俑打成了一團的上氣他們。

    阿爾文把老胡交給了王胖子,然后沖上去一肩膀撞在了一輛戰車的側面,把整架戰車給撞的散了架

    “跟我走,這些秦俑沖的不是我們!”

    阿爾文說話間揮動戰斧,橫著切進了一匹戰馬的胸口

    霸道的戰斧砍碎了戰馬,余勢未消的將戰車上的幾個士兵也砍成了兩截。

    呂童聽到阿爾文的叫喊本來還準備收手

    結果看到阿爾文的動作,他用拉長的洛陽鏟,抖出一個槍花扎爛了一個秦俑的頭顱

    “老板,那我們到底是打還是不打?”

    阿爾文看傻子一樣,瞅了一眼呂童,罵道:“你他媽的傻了?

    一邊打一邊退

    他們找的不是我們,但是肯定不介意順手砍了我們!”

    說著阿爾文回頭看了一眼老胡和王胖子,他按動通訊大聲的說道:“上氣、呂童帶上胖子和老胡

    老胡把路線在電腦上標出來,我帶你們沖出去!”

    阿爾文說話的時候,天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尖利的呼嘯。

    一陣仿佛暴雨一樣的箭雨突然撲了過來

    “”

    阿爾文后腿了幾步,“暴虐”化成一面巨大的盾牌護住了阿爾文他們的頭頂

    聽著四周雨打芭蕉一樣“噼里啪啦”的聲響,還有“暴虐”裝模作樣的呼叫

    阿爾文煩躁的罵道:“老子他媽的費這么大的勁兒,就是為了來挨槍子兒?”

    “好了,我們先去這里。”

    阿爾文吐槽的檔口,老胡標出了目標地點,安琪兒自動分析了最安全的路線。

    看著安琪兒利用科技眼鏡,貼心的在前方的路口用燈光表明了方向

    阿爾文滿意的叫了一聲,然后頂著盾牌開始了奔跑。

    上氣和呂童對視了一眼,他們一個撈起了老胡,一個夾著王胖子開始跟著阿爾文頂著箭雨沖刺。

    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

    武功極高的呂童都開始有點氣喘的時候,前方的阿爾文終于在一棟建筑的門口停了下來。

    呂童看著阿爾文收起了武裝,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然后把王胖子丟到地上,自己拄著洛陽鏟開始大口的喘氣。

    王胖子落地的瞬間,就捂著胸口把之前吃的東西都給吐了出來。

    不過這個家伙極講義氣,他難受了片刻,就強忍著嘔吐的**沖到老胡的身邊,搖著他的肩膀大聲的喊道:“老胡,老胡

    你這是怎么了,老胡?”

    阿爾文推開面前建筑的大門,對著上氣和呂童叫道:“別愣著,把老胡搬進來。

    他被死亡能量侵染了,我有辦法救他!”

    幾分鐘之后

    阿爾文他們站在一個小院內,圍著躺在地上的老胡!

    看著阿爾文給老胡灌下了一瓶紅色的藥水,并且召喚了一根紅色的藤蔓扎在老胡的身上

    王胖子擔心的盯著老胡有點發黑的臉,緊張的看著阿爾文說道:“老胡這是怎么了?”

    阿爾文仔細的感應著食尸藤給自己的反饋,沒有理會王胖子的問題。

    王胖子看著阿爾文緊鎖的眉頭,以為老胡沒救了

    “我去跟他們拼了!”

    說著王胖子抄起電磁步槍就想往外沖

    上氣一把拉住了王胖子的胳膊,皺著眉頭說道:“人還沒死呢!

    你那么著急干什么?”

    王胖子聽了指著眉頭緊鎖的阿爾文,說道:“你看阿老板,他,這個,他”

    呂童一巴掌把王胖子指著阿爾文的手給打下去,不耐煩的說道:“你他媽的像號喪一樣,一分鐘問8遍誰能受得了?

    老實呆著,別他媽添亂!

    要不是為了救你,老胡說不定根本不會受傷”

    阿爾文沒空理會王胖子,實在是老胡身體內的死氣讓他覺得很熟悉

    因為老胡現在的情況,阿爾文在奧丁的身上碰到過一次

    一股侵略性極強的死氣,正在老胡的身體里面蔓延

    食尸藤輸入的生命能量,只能阻擋死氣對老胡身體的破壞。

    但是老胡沒有奧丁那么強大,他無法驅動本身的力量配合阿爾文的治療。

    嘗試著給老胡灌下了一瓶紫色藥水

    阿爾文感覺到老胡的身體開始本能的反抗,大量新的細胞代替了死去的細胞,擠壓著死氣的空間

    紫色藥劑有效,但是見效太慢了,而且需要很多的藥水才能徹底的挽救老胡的性命。

    阿爾文突然想到了在那具尸體上撿到的小瓶

    那里面仿佛清水一樣的藥劑,充滿了精純的生命能量。

    論品質甚至要比紫色藥劑高一個檔次!

    稍稍猶豫了一下,阿爾文摸出那個小瓶子,扭開封口將里面的液體朝著老胡的嘴唇倒了幾滴。

    阿爾文舉著瓶子觀察老胡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周圍的夯土地面居然出現了綠色

    大片的真菌類植物,開始以阿爾文為中心向外蔓延!

    看著驟然好轉的老胡,阿爾文果斷的收起了瓶子

    這個時候他明白了,瓶子里面的液體異常的寶貴,遠遠不是增長生命力那么簡單。

    生命垂危的老胡僅僅是喝了幾滴藥水,整個人就開始快速的好轉。

    那些可怕的死氣,被迅速的驅逐出老胡的體外

    看著那些黑色的死氣在老胡的身邊開始聚集,仿佛有智能一樣的想要接近靠得最近的王胖子

    阿爾文拉了一把恨不得撲倒老胡身上的王胖子

    口哨響起的瞬間,7把北斗飛劍在那團黑色的死氣身上穿行了幾下,徹底的打散了那些可怕的死氣。

    阿爾文驅散了食尸藤,看著老胡緩緩的坐了起來

    看著老胡懷里的竹簡,阿爾文笑著說道:“好了,沒事兒了!

    咱們休息一會兒,然后老胡你給我講講剛才到底是什么情況?

    你怎么知道城墻那里發生了什么?”

    王胖子激動的在老胡的身上摸索了幾下,激動的說道:“對對對

    老胡,你給咱們講一講,剛才到底是什么情況?

    那些秦俑老他媽厲害了!

    要不是我胖爺身手高超,這次咱們肯定就栽了!”

    說著王胖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阿爾文,然后“用力”的在自己的臉頰上扇了一下

    “您瞧我這張破嘴!

    您別見怪,我就是吹牛習慣了!

    您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老胡拽著王胖子的手站起來剛要走兩步,就是一陣排山倒海一般的嘔吐。

    甚至他身上的毛孔內,都開始流出黑色液體

    阿爾文估計,那些是剛才拉鋸戰中積存在老胡體內的死亡細胞。

    他也沒有在意,而是拿出了大桶的純凈水示意老胡先沖一沖。

    他現在身上的味道簡直可以媲美過期的雞蛋,臭的讓人反胃!

    老胡拉著不情不愿的王胖子,自己扒了作戰服清洗了一下身體。

    接著又把作戰服給沖干凈,甚至冒著中毒的危險把頭臉都洗了一遍。

    忙活兒了將近大半個小時,身上臭味基本消散的老胡才松了一口氣。

    看著阿爾文他們一直在盯著自己,老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讓你們費心了”

    阿爾文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倒是跟老胡相熟的呂童吹起了口哨,輕佻的說道:“我說老胡,沒看出來呀

    你的本錢居然不錯!

    怎么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女朋友什么的?

    胖子這種廢柴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沒有?

    看你們形影不離的樣子,你們別是”

    “哎哎哎,怎么說話吶”

    王胖子很不樂意的沖上去,跟呂童吹胡子瞪眼的說道:“我跟老胡那是堅定的革命友情!

    你這人的思想怎么這么骯臟吶?

    你信不信你再說一句,我就,我就天天上你房間睡”

    阿爾文看著呂童嘻嘻哈哈的跟王胖子逗樂,他搖了搖頭,看著老胡說道:“跟我說說,之前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的?”

    老胡聽了點了點頭,然后走到剛才自己躺著的地方把那卷竹簡撿起來。

    在地上把竹簡整個攤開之后,老胡看了一眼阿爾文,說道:“你來看,這上面說的清楚”

    阿爾文只是瞥了一眼竹簡上面的小篆,他搖了搖頭說道:“你就直接說,老子剛才大架傷了腰,彎腰不方便!”

    老胡聽了愣了一下

    看著上氣憋著笑沒敢出聲,老胡這才反應過來

    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老胡笑著說道:“秦皇修墓的時候,把那些最強大的敵人尸體,統統拉到這里埋在了城墻之下。

    有個紫苑的女人,一直想要找機會來這里復活自己的愛人

    所以她帶來了這卷生死書!”

    說著老胡看了一眼表情震驚的呂童,他笑著說道:“老呂應該知道,生死書是傳說中的召喚亡靈的秘法典籍。

    據說當年秦皇焚書的時候已經被燒毀了,只有民間流傳了一點零星的傳承,最后形成了湘西趕尸的行當。

    還有一些民間的招魂驅鬼的辦法,都是從那里面傳出來的

    我們這些倒斗的手藝人,更是接觸過不少類似的手段,畢竟下墓就要冒風險,沒點防身的手段可不行。”

    阿爾文聽了點了點頭,說道:“你的意思是,那個叫紫苑的女人復活了城墻下的那些亡靈,所以那些秦俑才會一直準備著作戰

    那個女人是什么意思?

    而且他要復活的是自己的愛人,那她該多大歲數了?”

    老胡聽了點了點頭,說道:“我只是猜測

    過去幾千年都沒事兒,為什么最近才出現百鬼夜行?

    一定是這個女人喚醒了那些亡靈,才會讓那些秦俑復活開戰。

    只是我想不通的是,以過去的經驗來看,一般來說百鬼夜行應該在4月

    為什么我們來了,它們就醒了?

    這些東西根本就殺不死,秦俑擊敗他們之后,將它們重新填埋鎮壓

    難道是他們需要重新吸收能量才能復活?

    可那些活動的尸體又是怎么回事?”

    阿爾文一般不愿意考慮想不明白的事情,老胡體內的黑色死氣讓他有點不好的感覺。

    奧丁是因為觸碰了“死亡女神”的封印,才會被死氣侵染最后差點丟了性命。

    那么那個女人身上的死氣是怎么來的?

    阿爾文有預感,他問題的答案一定在地宮的深處!

    看了一眼正在用心研究生死書的老胡

    阿爾文搖了搖頭,說道:“這東西送你了,倒時候給我復印一份讓我帶回去留個紀念就行。

    快點想想,我們應該怎么進地宮”

    說著阿爾文側耳傾聽著遠處的廝殺聲,他笑著說道:“趁他們打得熱鬧,我們趕緊找機會溜進去。”

    老胡聽了愣了半天,他張嘴猶豫了一下,說道:“生死書可是寶物,真正的寶物?

    它能召喚亡魂,也能超度亡魂”

    阿爾文擺手說道:“沒那么多廢話,給你你就拿著!

    老子打個噴嚏也能超度亡魂,要它干什么?

    趕緊想想我們怎么進地宮”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