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道紅塵間 > 第174章

    到了神堂門前,白一源看著敞開著的神堂房門,看著里面煙霧繚繞,香案上還有剛剛點燃的蠟燭,剛剛點燃的香

    但是神堂中,就是沒有一個人影。

    心中有些失落,白一源走進了神堂之中。小松鼠跟在后面,也要進入神堂之中。

    “滋滋”

    “噼啪”

    就如同電網,一道無形的屏障,完全阻擋了小松鼠的去路。

    “我”

    小松鼠很想罵人,憑什么猴子很輕易就可以進去的地方,而他總是被拒之門外?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剛才在廚房的時候,就是如此,猴子很輕易地就進入了廚房胡吃海喝,吃的滿嘴流油,大腹便便,而他一粒米飯粒都沒有吃到

    不,一滴水都沒有喝到。

    現在好了,這個房間明顯就是正房,就是神堂,這里一定會有好處的!

    小松鼠很清楚,所以才會不滿:“里面有沒有長生不老藥,或者仙丹妙藥,或者修行秘籍?或者說,這就是所謂的機緣,猴子得到了機緣,我沒有機緣,才因此進不去的?”

    小松鼠腦袋轉的很快,眨眼間小松鼠腦袋里轉了無數念頭。

    “這猴子,果然是得到了機緣了不然這猴子,怎么可能這樣頂禮膜拜?”

    雖然有了禁制阻擋,小松鼠不清楚,里面向外看,能不能看到外面的情境,但是他絕對能夠從外面看到里面,猴子自己點燃了香,然后行了大禮參拜

    小松鼠心里很是著急:“難道里面,就是有仙神,或者說道玄真人就在里面,所以猴子得到了天大的好處?”

    小松鼠眼珠子亂轉,看了看其他房間,猴子現在已經進入了廚房,其他房間是什么房間,是不是藏經閣之類的?

    “是不是有沒有機緣,有人進入了一個房間,其他人就不能進入了?”

    小松鼠立即轉身離開,現在猴子得到了什么,都已經與他無關。機緣鎖定,別人的就是別人的,自己的才是自己的。

    而且,得到了機緣,猴子絕對不會輕易的告訴自己

    所以,還是去找自己的機緣吧!

    小松鼠選中了一間房間,從外面看,房間與其他的沒有什么區別,只是從房門前往里面看,很明顯的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女子的房間

    “女子?”

    小松鼠眼睛幾乎放光:“難道是女媧娘娘當初來到玉京山居住的房間?”

    女媧娘娘是誰?

    蠻荒世界,誰人不知?人族創造者,蠻荒世界造化圣人,造化法則可以再造世界

    玉京山中,人們所熟知的來到玉京山的而修行者,就只有那么幾位

    小松鼠深吸一口氣:“得不到道玄真人的機緣,得到造化圣人女媧娘娘的機緣也是一種造化!”

    小松鼠先是整理了自己一身毛發,吐了幾口唾沫,讓自己的毛發看上去更為順暢,更為油光發亮,小松鼠滿臉虔誠,眼睛里的一切的情緒,都已經轉化成為膜拜,敬畏

    “咚”

    當來到門前的時候,小松鼠咬了咬牙,向前直接一步跨出腳掌就像是踩在了沾滿了尖刺的荊棘上,而且還有一種反彈之力

    “啊”

    小松鼠直接被掀飛了出去,在空中尖叫出聲,腳掌滿是一種針扎一樣的疼痛。

    “咦?”

    正在倒飛著,小松鼠感覺眼前景色一變,一只大手直接接住了他。小松鼠有些驚詫,被誰救了?

    女媧娘娘還是道玄真人?

    一轉眼,小松鼠差點罵出口來。

    在他的身后,白一源咧著嘴,滿臉狐疑的看著他:“你干什么?”

    “哼哼”

    小松鼠很是詫異,自己就站在門前,好像一開始就沒有動彈。但是剛才自己明明已經倒飛而出了,但是自己僅僅是保持后仰姿勢,還是站在了原地。

    “沒事練練嗓子”

    小松鼠感覺很是納悶,這個房間,他果然還是進不去。

    “哦”

    白一源有些恍然,輕輕松開一只腳。

    剛剛從神堂里面走出來,就看到了小松鼠身體后仰,一邊尖叫,一邊雙前爪不斷亂揮舞

    眼看著小松鼠就要倒下去,白一源一只腳撐住了小松鼠的身子。看到他明顯沒有說實話,白一源看著這間房子,眉頭皺了皺。

    這很明顯,就是師侄南宮靈居住的房間,現在門戶敞開,作為女子的閨房,很明顯是不妥的大門敞開,將會秘密全無。

    就算是修行者,眼睛里只有大道,但是陰陽有別。

    白一源暗嘆一聲:“小靈兒還是那性子,大大咧咧,很是像世界南宮燕就算是修行者,眼睛里已經沒有男女之別,但是陰陽始終還是陰陽”

    白一源直接向前走去,這里雖然并不是自己修行的三清觀,但是這里畢竟與自己修行的三清觀一模一樣,白一源甚至感覺,這里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與三清觀一模一樣

    “雖然這里不是我曾經修行的三清觀,但是我心理上還是感覺,這就是三清觀”

    白一源走出去幾步,有些狐疑的轉身:“小老鼠,這房門不是你打開的吧”

    白一源很是好奇,為什么小老鼠干什么,都是只在院子中晃蕩,并不進入這里的房間每一次都是自己進入房間了,他在外面大喊大叫

    所以,白一源真的很是好奇,小老鼠究竟要干什么?

    “不呃,是的怎么了?”

    小松鼠先是否認,眼珠子一轉,想到要是一間房子都沒有進去,豈不是很沒面子?于是,小松鼠連忙又是否認:“你能進入別的房間,我就不能進入別的房間了?”

    被小松鼠這一頓懟,白一源直翻白眼。

    對于小松鼠的德行很是了解的白一源,并沒有回應,只是淡淡的說道:“你還進不進這房間,要是不進,我就關閉了”

    這里畢竟不是自己修行的三清觀,所以白一源很清楚,自己并不能阻止小松鼠進入房間尋找自己的機緣。

    所以,白一源心中雖然很不樂意小松鼠進入房間之中,還是很禮貌的問了一句:“其實這里面你已經看過了吧。”

    “我看過沒看過與你有什么關系?你想關閉就關閉,與我有什么關系?”

    小松鼠有些傲嬌的背著前爪轉移到了院子的另一側,是不是歪著腦袋看白一源,嘴里還嘀咕著:“關閉房門一定會越過禁制,我就不信,你還真的能每一間房子都能進去?”

    小松鼠都有些妒忌了,以前他也不是一次來過三清觀,也無關乎時間早晚,以前進入這里,其實就是為了進入這里的空間,三清觀并不在眾生靈的目標之中,但是還有生靈,寧可犯錯不可放過,也要來這里瞅一瞅。

    但是目前為止,像白一源這樣,可以隨意進入某一個房間的生靈,也不是沒有出現過不出意外,除了八方妖王,他們因為進入某一個房間,得到了基本的傳承,于是乎,他們紛紛踏足妖修行列,甚至化形先天道體

    他本來就是想要得到這樣的機緣,不過目前來看,這一次前來,這種機會恐怕是沒有了但是猴子,意外的不斷得到機緣,恐怕化形之日不遠。

    “你剛來就有如此機緣,我已經來過不知多少次,但是一次機緣都沒有得到過”

    小松鼠明顯的已經是心理不平衡了,所以此時此刻,他也抱著看白一源笑話的心思:“哼哼,這里詭異的很,你可不要驚叫出聲

    然而下一刻,小松鼠睜大了雙眼:“怎么可能,他是上天的寵兒?還是與道明真人有親戚?怎么可能每一間房子,他都能輕而易舉的,不受絲毫影響的就可以進去?”

    只見房間門前,白一源上了三兩臺階,越過禁制,伸手抓住房屋門的門把手,很是隨意,就像是無數次這樣做一樣

    小松鼠心態崩了:“我我這我這心態不能平衡了,是因為命運?為什么我沒有這樣的命,猴子就有這樣的命?”

    “喂”

    白一源看到小松鼠這種神情,這種模樣,這種反應,瞬間樂了:“你這是怎么了?”

    的確如此,白一源真的不清楚小松鼠為什么會有這種變化,一開始高傲自大,動不動就是你不懂,你知道什么,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口吻,說這一切的故事

    現在小松鼠,就像是收到了打擊,此時此刻小松鼠完全就是心態失衡之后,滿臉的妒忌,白一源還是能夠讀懂小松鼠內心的至少這個喜歡演戲的小松鼠,臉上的神情,就是這樣

    “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你明白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明白”

    白一源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剛剛一張口,就引來小松鼠如此強烈的言語攻擊,小松鼠就像是歇斯底里一般:“我該怎么樣就怎么樣,用得著你來管?”

    白一源完全蒙了,只能摸著腦袋,很是糾結的轉過身。

    小松鼠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白一源不想再過問。

    “還是去我的“房間”去看看吧不出意外,我藏得那幾部道經,應該還在”

    在自己的枕頭底下藏得小紅果還在,那么道經應該也在?

    這個世界,與曾經所在的世界,到底有什么關系?

    白一源滿臉都是疑惑,他心里有很多疑惑,其實他還是很想,問一問這個玉京山的土著,這里究竟有什么不同,這個世界的存在

    看了一眼還在偷看自己的小松鼠,白一源無奈搖頭

    “喂”

    白一源剛剛走了幾步,小松鼠忍不住了:“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白一源咧了咧嘴:“其實我也有問題要問你我回答了你,你也要回答我”

    這是公平交易,白一源還是很樂意如此的。

    小松鼠有些糾結:“可是要是我,你的問題我回答不出來怎么辦?”

    白一源一呆,這才意識到,小松鼠要是問自己,而自己回答不出來該怎么辦?

    張了張嘴,白一源一拍腦袋:“這樣吧,咱們都盡量去回答對方問題,知道多少就回答多少吧”

    小松鼠眼睛一亮,很顯然,畢竟是一個妖物,小松鼠現在雖然已經靈智大開,還是不如正常人類那樣,能夠明白所有,想到所有解決問題的辦法

    “那么我先問你吧“

    小松鼠可是精明的很,他這么說了,白一源還是很明白,小松鼠就是害怕他最后問問題,白一源借口不知道,不告訴他答案

    白一源也有這種擔憂,皺了皺眉頭,薅了薅自己的白毛,白一源點了點頭:“你就問吧”

    這個時候糾結這個問題,最終誰都得不到答案。

    小松鼠眼睛深處,還是有些尷尬,他看著白一源,很是認真的問道:“你已經進入了幾個房間,你得到了什么機緣了?”

    “首先,進入這里的房間,不是都很容易嗎?”

    白一源疑惑的很:“你為什么不自己跟著我進去,進去看一看,這些房間其實還真的沒有什么機緣,就是在廚房我吃了一頓飯菜”

    小松鼠一呆,每一次看到白一源在房間門前愣神,小松鼠就在想,白一源是不是因為尋找破解房間禁制的辦法

    現在看來,所為的機緣,是對有緣者完全開放!

    白一源的反應不像作假,很顯然,白一源說了實話。

    “呼”

    小松鼠真的很不愿意相信,但是他知道,白一源不會繼續向他說出所有的事情的

    “我的問題問完了你有什么問題,就開始問吧。”

    小松鼠欲哭無淚,他也是非常想知道,房間里究竟有什么,可是他進不去。白一源不說,他只好暗暗下定決心:“要是有的房間你進不去,我進去了,我也不會向你說”

    “其實我的問題很簡單的”

    白一源眼珠子轉了轉,仔細的想了想:“我暫且把問題簡化縮短,你應該知道三清圣人,所以這個問題與他們有關”

    “你等等”

    小松鼠連忙阻止白一源:“首先我告訴你,我對于三清圣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的信息,而且也沒有見過他們,要是他們的問題,我還真的不清楚。我根本就沒有走出過這里,所以,要是玉京山的事情,我或許還能知道一些”

    白一源苦笑不已,能讓他這個猴子,做出如此復雜的神情,這個小松鼠

    “問題真的很簡單”

    白一源有些無語的說道:“我就是想要知道,有沒有人傳出關于道玄真人是一個什么樣的大神通者,性格脾氣如何,有什么樣的本領神通等等”

    一個人的性格亙古不變,所以白一源很想知道這里的道玄,他的性格如何,再去對比他的老師的性格,來推斷雙方的關系

    小松鼠對于這個問題,完全有些懵,他逐漸張大了嘴巴:“你這問題,真的好復雜你以為我能知道嗎?”

U赢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