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超維入侵 > 第1413章 大收官(第十更)

第1413章 大收官(第十更)

    里面一片黑暗,母河底層洪流的世界似乎都受到了某種力量的排斥,不會墜入其中。

    只聽神門主宰的聲音響起,“這里可以屏蔽一切波動,同時也對本質力會有著巨大的壓制。”

    “最適合我們開啟黃金君王的寶藏。”

    “到時候就算有問題,我們也有轉圜的時間。”

    聽到這話,莊無名眉頭微微一跳,“看來神門主宰這些人也不是傻瓜。”

    “對黃金君王的寶藏,也有所提防。”

    “呵呵呵,這還蠻有趣的。”

    莊無名認識到神門主宰等人對黃金石板也有所防備之后,心中升起了另外一個念頭。

    “如果他們有防備的話,根基問題怎么解決呢?”

    “沒有黃金石板誕生的神秘物質,他們締造黑鐵光輝的根基要怎么解決呢。”

    想到這里,他的心中不由露出了一絲凝重。

    根基是所有的主宰們不可避免的問題。

    黑鐵光輝能夠誕生,就是因為他們使用了黃金石板誕生的神秘物質來承載他們道理,創造出了他們的黑鐵模擬母河。

    一旦失去了黃金石板,未來他們的模擬母河將停止在現在的狀態,無法進步。

    最危險的是,他們過去依靠了神秘物質構建了黑鐵光輝的基礎。

    如果這黃金石板是黃金君王們的陷阱,他們的根基都是別人的陷阱所構成。

    那意味著他們的力量是無根浮萍,會被別人所掌控?

    這一切他自己想得到,神門主宰這些人一定也想得到。

    “看來他們的目的不僅僅只是黃金君王的寶藏,而是要同時進行某種事情,來消除他們根基的隱患。”

    想到這里莊無名若有所思,似乎把握住了這一次開啟寶藏的真正目地。

    “寶藏在其次,解決隱患才是真的。”

    “但神門主宰他們想怎么做呢?”

    這時只聽神門主宰說道,“諸位,接下來我們就要深入這母河之底的深淵之下。”

    “這里面本身沒有什么太大的威脅。”

    “也不存在什么危險的生物。”

    “大家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行了。”

    “現在走吧。”

    說完,神門主宰已經一步踏出,向著深淵之下而去。

    其他8位主宰也迅速跟了上去。

    莊無名看著他們動了,也沒有多停留,立刻跟了上去。

    十道身影向著深淵的深處不斷下潛,這里是一片純粹的黑暗之地。

    沒有光沒有能量,只有純粹的時空,以及一股無形的壓力。

    越是深入這深淵之下,這一股壓力就越大。

    莊無名能感覺到,這是一種來自母河河底物質的壓力。

    壓力不斷上漲,當他們潛入到一定深度的時候。

    莊無名驚訝的發現,甚至連本質力都無法離開他身體三米的范圍之外。

    這種壓制讓他感到了深深的驚悚。

    在這深淵中,就連無限接近君王級別的他,似乎都變得脆弱起來了。

    “這似乎是來自整個母河河底物質的壓力,形成了一種場域。”

    “君王級也如此的渺小,更何況還沒有達到君王級別的我們。”

    “這個地方用來束縛那些黃金君王確實是最好的方法。”

    伴隨著不斷下潛,莊無名都不知道下潛了多深。

    他們似乎來到了河底的盡頭,一層“無”的屏障出現在了他們的下方幾米處。

    巨大的深淵直接連通了“無”,到了這里。

    莊無名周身的本質力只能覆蓋表面30公分的區域,壓縮到了極致范圍。

    當然,距離他自己壓縮本質力形成黑幕斷層,還差了一定的距離。

    這時神門主宰看著眾人,“現在我們開始吧。”

    “無限冥土之主,你并不知道我們的詳細計劃。”

    “現在我來告訴你一切。”

    “首先我們要將108塊石板堆積在一起。”

    “它們之間有著相互吸引的能力,將會在堆積的時候,組合成為他們原本應該的形態。”

    “而那個形態就是最初黃金君王們締造出來的。”

    “想要開啟這寶藏并不容易,我們將會借助整個底層洪流世界的力量。”

    “這無數年的時間,我們早已掌控了底層洪流世界無數概念強者和世界。”

    “想要達到108位黃金君王的體量,沒有他們的幫助是絕對不可能的。”

    “由于我們也不知道這寶藏到底是什么,所以到時候可能會引發未知的事情。”

    “將地址選在這里,是因為這下面直接連通了無。”

    “如果出現問題,我們會將整個黃金石板構成的造物直接扔進去。”

    “在無的區域,一切的有都是無法存在。”

    “到時候就算里面有什么問題,我們也有轉圜的時間。”

    “那么無限冥土之主,你還有什么意見嗎?”

    莊無名微微一笑,“你們計算的十分完美,我沒有什么意見需要補充的。”

    “不過我想說的大概只有一個,如果里面確實是某種至關重要的東西。”

    “你們打算怎么分配。”

    神門主宰微微一笑,“大家各憑本事,修煉到這個境界,誰都不會放棄通往更高層的可能性。”

    “說太多也沒有意義,最終寶藏的歸屬,就由各自的力量來決定吧。”

    神門主宰說的直白,大家都是會心一笑,顯然都認同這個方法。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現在正式開始吧。”

    說著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塊塊黑色的石板。

    莊無名手中只有一塊,其他9人手中一共有107塊。

    伴隨著總共108塊黃金石板的出現,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在它們之間出現。

    接著這些黃金石板迅速向著10人中間匯聚。

    黑色的石板匯聚一體,構成了一個金字塔的機構。

    不過這金字塔的模型并不是一塊一塊黃金石板連接構成的。

    而是相互之間有著一定的間距,仿佛構成了金字塔的骨架。

    這時莊無名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凝重。

    在這金字塔骨架中,流出了一片構成模擬母河河底的神秘物質。

    它們迅速連接堆積,最終將整個骨架淹沒。

    構成了一個完美的四棱推體,通體透明,能夠看到108塊黃金石板在其中。

    這一幕完成之后,只聽神門主宰說道,“接下來就是力量的注入了。”

    “無限冥土之主,現在需要借用你的時代之光。”

    “轉化為黑鐵光輝,然后融入我們引導的無窮底層洪流力量,全部注入這金字塔中。”

    “好,”莊無名面色平靜說道。

    下一瞬,無窮的光輝爆發。

    九大主宰圍成了一圈,將金字塔包圍。

    他們手拉著手,澎湃的黑鐵之光從他們的體內涌出,匯聚在了金字塔上。

    這時莊無名的時代之光從他身上涌出,容納了這些黑鐵之光,注入了金字塔上。

    一股恐怖的吸力爆發,無窮的黑鐵之光被迅速吸入其中。

    而此時終焉之紅內,古帝三人目光注視著跟蹤而來的白五人,眼中露出了一絲殺機和嘲弄。

    接著古帝道,“走吧,沒時間和他們浪費,這群余孽傻瓜。”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枚神秘的黑色卷軸,只見他將卷軸撕開,一股神秘的黑光籠罩了他們三人。

    下一瞬間,他們就消失在了這里。

    白看著三人消失,頓時眼中爆發一絲不甘,“該死,這些家伙怎么跑了。”

    這時背后四人道,“白,現在他們果然是真身出逃,我們立刻啟動將軍的計劃吧。”

    白點點頭,手中出現了一枚青銅的古燈。

    只聽五人圍城一圈,青銅的光輝從他們體內升起,沖入了古燈之中。

    下一瞬間,古燈燃起了青銅之火。

    一絲絲神秘的物質從終焉母河之中匯聚而來,漸漸地在古燈上化作一道虛影。

    一個神秘無比,穿著青銅戰甲的俊美男子看著五人。

    他的眼神從迷茫到清醒,微微發出一聲輕嘆,“活下來了呢,現在開始準備復蘇吧。”

    “青銅時代可還沒有結束呢。”

    無窮的光輝爆發,一瞬間,在終焉之紅中,無數細小的青銅光輝正在向著這里匯聚而來。

    白等五人面色興奮,露出了一絲前所未有的喜悅,似乎青銅時代即將再次出現。

    但是他們并沒有注意到,將軍眼中那一抹冰冷。

    這位神秘的青銅時代將軍,伴隨著四周無窮青銅之光的回歸,正在變得越來越清晰和強大。

    只是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他的氣息已經抵達了終焉君王的級別。

    而且還在不斷上升,身軀不斷龐大,那青銅古燈已經進入了他的眉心位置。

    他的頭部照射出了無窮的青銅光輝,短短時間他已經膨脹到了千萬里巨大。

    而這時整個終焉紅水的存在都注意到了這忽然出現了青銅巨人。

    終焉之紅最深處的巨大旋渦中,三個紅色的巨大身影換換站起,其中一位赫然是曾經莊無名見過的哪一位。

    終焉核心入口的哪一位,他們的目光露出了一絲驚訝。

    “這是踏入了循環點的存在,第二個了嗎?”

    黑暗區域中,那一道白銀前代議長,眼中露出了一絲意外,看著青銅巨人,“咦,又是一個循環點存在。”

    “怎么回事?”

    顯然事件似乎脫離了他的掌控。

    而就在同時,母河之中,古帝三人降臨到了這里。

    無窮的青光從他們周身響起,母河之中無數的世界開始綻放出青銅之光。

    仿佛火焰一樣,將母河河水的世界點燃。

    一瞬間母河似乎化作了青銅火焰之海。

    古帝狂笑道,“開始了,兩位兄弟,我們的時代,到來了。”

    無窮浩瀚的青銅之光向著他們匯聚而來,體量在以驚人的速度沖入他們三人體內。

    他們的力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提升,抵達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就算是君王級別也不過如此,只見古帝面色狂笑,“成了,終于成了,兩位弟弟,我們億萬年的謀劃終于成了。”

    “種子發芽了。”

    古道和古將都是臉露喜色,只是沒有人注意到,古道的眼底,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白銀光輝。

    而這時世界聯合體中,所有的概念強者們,都察覺到了不對。

    終焉紅水之中青銅巨人出現,終焉入口對面的世界中,出現了一股同樣恐怖的青銅光輝。

    一道道身影幾乎是瞬間沖向了終焉入口所在。

    但下一瞬間,終焉入口爆發了一片巨大的青銅光輝,化為了一片青銅結晶,瞬間封鎖了整個通道。

    “該死,怎么回事,”末日怒吼。

    狂暴的力量向著青銅結晶轟去,似乎想要將它擊碎。

    但他們的力量觸碰到結晶之后,卻根本無法撼動。

    這時一道道的概念強者迅速聯系到了莊無名替身哪里。

    “諸位,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我身上吧,這是有人在陰謀算計。”

    轟隆

    浩瀚的時代之光匯聚,出現在了莊無名手中,化為一道黑幕斷層,向著封堵通道的青銅水晶切割而去。

    咔嚓

    青銅結晶面對黑幕幾乎無法支撐,但下一瞬它忽然炸開。

    混亂的本質力,瞬間沖擊了整個通道,讓它變得混亂不堪,整個出口都在動搖。

    所有人面色一變,莊無名提升立刻開始注入時代之光,穩固這通道。

    “不好,想要徹底穩固這通道,只要要三十分鐘,這里是特殊點。”

    “時間的力量無法影響到這里,我們只能等。”

    所有概念強者都是面色巨變,他們隱約感覺似乎陷入了某種困境。

    就在這時,終焉紅水黑色區域內,黑色立方體似乎感應到了什么。

    猛然爆發無窮的黑色液體,向著四周蔓延,無數的終焉生物在瞬間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終焉紅水最深處,三個巨大的終焉人型存在注意到了黑色區域的變化。

    只見那最初和莊無名見過一面的存在低沉道,“開始了,機關已經支撐不住了。”

    “通知源頭吧。”

    另外兩頭終焉存在沉默點點頭,“是時候了。”

    只見他們三位偉大存在伸出了手,猛然向著天空轟去。

    終焉之紅旋渦的上空,撕裂了一個巨大的缺口,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母河氣息流淌而出。

    一個偉岸的巨人停下了它手中的一切,目光落在了三位終焉之紅巨人身上。

    “撐不住了嗎?”

    “是的,撐不住了,”三位終焉巨人點點頭。

    “那么久開始吧,最后的嘗試,重鑄一切。”

    “善,”三頭終焉巨人點點頭。

    母河之中的偉大巨人深深吸了口氣,轉身看向了母河,下一瞬,他開始無限的膨脹。

    他迅速巨大到了母河一般的體積,在母河的源頭,那一片神秘的混亂區域。

    張開了巨口,無窮的母河,向著他的嘴里倒流而去,他似乎要吞噬一切。

    這時候,母河深淵之下,一百零八道金色的神秘意識從石板之中流淌而出,瞬間匯聚在了金字塔中心。

    一道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那里,無窮的力量被吸入其中,莊無名瞬間察覺到了不對。

    這時那神門主宰九人眼中露出了一絲無限的喜悅,讓他心中更是一寒。

    “這九個人,有問題,他們根本就不是九大主宰了。”

    想到這里,他頓時感覺到了一種毛骨悚然。

    一道金色的旋渦出現在了金字塔中,一道金色的意識包裹在一團漆黑的物質降臨,瞬間和這108道意識融為一體的身影中沖去。

    轟隆

    一道恐怖的氣息直沖而起,在這壓制一切本質力的深淵中磅礴爆發。

    底層洪流正在以無法想象的速度瘋狂流逝。

    莊無名也是面色一凝,他力量所化的時代之光也在被迅速吞噬。

    此時他通過和世界聯合體內替身的聯系,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都在巨變,看來我要想辦法隱藏起來了。”

    他的意識已經獲得了突破,能看到一些概念強者們看不到的東西。

    他演化的時代之光,迅速產生了未知的變化,在進入金字塔中的瞬間。

    就開始變化為這些黃金君王們的力量,他的面色此時露出了驚慌之色,掩蓋著自己的真實目的。

    “該死,怎么回事?你們再干什么。”

    神門主宰九人,轉頭看著他,冷漠到,“呵呵呵,你只是一個祭品,不需要知道太多。”

    “乖乖的等死吧。”

    “愚蠢的家伙,自找死路。”

    “你以為的寶藏,我們其實根本不在意,因為我們原本就是黃金君王的麾下。”

    “這一切,都只是為了等待君王們的歸來。”

    巨大的身影從金字塔中走出,一道巨大的身影不斷在底層洪流世界的灌注下壯大。

    這是一尊怎樣的存在,它通體金色光輝,全身有著108張面孔,胸口正中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漆黑的石碑。

    心臟位置是黃金石板構成的金字塔,吸納著無窮的底層洪流世界。

    母河正在迅速的干枯,源頭巨人的吞噬,古帝三人的吞噬,還有來自黃金君王們的吞噬。

    而莊無名在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后,瞬間炸裂,化為一片光輝融入了黃金巨人體內。

    此時的他,早已利用不確定性化作了和黃金君王集合體同源的力量。

    深深地嵌入了它們的深處,正在一點點毫無痕跡的侵蝕著它的力量。

    而這一切,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問題。

    此時母河之中,古帝三人也察覺到了一場,母河河水正在迅速消失。

    三人深吸口氣,“該死,出了什么事,我們的布局。”

    這時古道的眼神陰冷,“看來出事了,那么你們的力量貢獻給我吧。”

    說著,就在古帝和古將還沒回過神來的瞬間,兩只青銅巨掌已經刺入了古帝和古將的背后。

    同時無數白銀光輝如同出手一樣,瞬間蔓延到了古帝和古將身上。

    “該死,古道,你怎么敢?”就在他們瘋狂怒吼的時候。

    他們的力量正在不受控制的向著古道身體中轉移。

    無窮的白銀光輝正在瘋狂從古道身上彌漫而出。

    “你不是古道,你到底是誰。”

    古帝臉色驚恐吼道。

    “不,你錯了,我已知都是古道,不過古道只是我的化名而已。”

    “你們只是我的工具人罷了。”

    古帝和古將瘋狂掙扎,爆發著自己的力量,“不,該死,啊。”

    但空一切都結束了,一片燦爛的煙花中,他們被炸成了飛灰。

    一尊同樣偉岸巨大的白銀巨人出現在了母河之中。

    此時金色的巨人,白銀巨人,母河源頭的巨人,都在瘋狂的吞噬母河。

    一切都在走向毀滅,而這時黃金巨人旁邊。

    九大黑鐵主宰燃燒著熊熊黑色火焰,匯聚在了一起,化為了一道黑火,籠罩了黃金巨人。

    黑金色的力量從它身體之中爆發,冰冷的意志升騰。

    “終于開始了,那么收割吧。”

    說著,他的目光看向了白銀巨人,“來吧,屬于我們的白銀光輝。”

    那原本正在瘋狂吸收一切無數被青銅火焰點燃世界的白銀巨人身軀一僵。

    然后他感覺自己體內無數的白銀光輝都在崩潰,然后流出,向著河底的黃金巨人流淌而去。

    “該死,怎么會,黃金君王門?該死啊,我們都錯了。”

    “都錯了,這是陷阱,都是陷阱。”

    但是還沒等他說完,白銀巨人已經化為了一股白銀洪流,沖入了黃金君王集合體的頭頂。

    一道白銀的火焰在頭頂燃燒著,然后垂落道道白銀之火,和黑金色的火焰交相輝映。

    而這時的黃金君王集合體們,正在迅速的增長,很快就從母河之中突破。

    成長到了進入無的體型,只有半個身軀還在母河之中。

    他們的目光看向了母河的盡頭,哪里一個巨大恐怖的巨人正在吞噬著母河的一切。

    而這時他們的目光看向了母河螺旋結構的中央位置,那里是一片血色的點。

    一道青銅光輝好黑暗在其中彌漫。

    “最后的青銅,也來吧。”

    剎那之間,血色光輝中,成長到了極致的青銅將軍全身一僵。

    然后不可思議道,“不,怎么會,該死,青銅之光是陷阱。”

    但一切都已經不可逆轉了,他的軀體不可逆轉的崩滅。

    化作無窮的青銅光輝,瞬間消失不見了。

    母河之中,只見一片青銅光輝落下,瞬間籠罩了巨人的腳下,化作一片青銅之火。

    無數倍點燃的母河河水世界都在洶涌向著青銅火焰之中涌去。

    黃金巨人的身體正在不斷壯大,他的目光看著母河源頭的巨人。

    對方的雙目一直冷漠的看著他,似乎并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驚訝。

    只見這黃金巨人大步向前,向著母河源頭的巨人沖去。

    “一切的源頭,勝利者,終將是我。”

    “你們的時代結束了,我將重鑄一切。”

    而此時母河正在黃金巨人的奔跑中急速消失在源頭巨人的口中。

    一切都在煙消云散,一切都在被吞噬毀滅。

    當黃金巨人抵達源頭之前,整個母河已經徹底從無之中消失了。

    它完全被吞入了這巨大源頭巨人的嘴里,消失在了身體之中。

    他的體型龐大到了無法計算,靜靜的看著在無之中奔跑,已經抵達了自己面前的黃金巨人。

    對方身上,黃金、白銀、青銅和黑鐵的火焰在激烈的燃燒。

    奔跑的過程中,它們化作了一團四色的光輝巨大輪盤,包裹在了黃金君王的四周。

    “時代轉輪,重鑄一切。”

    “成為我的一部分吧,萬物之源。”

    巨人猛然向著源頭巨人撲去,巨大的拳頭向著對方腦袋上砸去。

    源頭巨人靜靜地看著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柄巨斧。

    “萬物之源,一切由我重鑄。”

    轟隆

    巨斧劈下,向著黃金巨人轟去。

    包裹在四色輪轉光輝中的拳頭,和巨斧相交,沒有任何聲息,只有一切的歸零。

    而此時,原本在母河螺旋狀態中央的一點,紅色的終焉世界中。

    無窮的黑暗正在急速蔓延,三道終焉巨人從其中走出。

    終焉之紅中,無數還在終焉入口的概念強者們,絕望的看著撲面而來的黑暗。

    然后巨浪之下,一切都歸于黑暗。

    皇主和初始,也是絕望的閉上了雙目。

    一切夢想都成為了空,一切都不復存在。

    而這時整個終焉之紅世界都被黑暗所占據。

    無數的黑暗中,一道銀色的身影夾雜著無窮的黑暗液體,向著母河源頭而來。

    此時三頭終焉巨人來到了母河源頭,看到了正在戰斗的源頭巨人和黃金巨人。

    他們瞬間接收到了源頭巨人的信息,“這個時代誕生的生命,達到了我們的高度,它開發出了一種時代轉輪的力量。”

    “集合了母河的興衰為一輪,構成的本質循環,具備了重鑄一切的資格。”

    “但重鑄一切只能由我們來進行,出手吧,將它吞噬,化為我們的一部分。”

    “正好完善我們的重鑄之法,這是無數次的結晶產物,不可放棄。”

    “最后的收割。”

    三頭終焉巨人點點頭,加入了戰團,伴隨著它們的加入,黃金巨人瞬間落入了下風。

    無數的力量不斷沖擊,瓦解著它的身軀和力量。

    “怎么會,你們怎么會還有人。”

    生死關頭,黃金巨人察覺到了覆滅的危險,“你們不會如意的。”

    “最后一步,時代轉輪化。”

    此時在黃金巨人體內,已經無聲無息融入其中的莊無名意念溝通了白銀議長。

    “你所說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在這個時刻,不要有所隱瞞。”

    白銀議長已經完全面無人色了,他知道自己完全是依靠了莊無名的保護才活著,否則早就死了。

    “秘密就是,終焉之紅并不是最終災難,也不是無的衍生物。”

    “它是保護母河的最后一道屏障,但它需要通過吞噬母河來恢復力量。”

    “我們的敵人不是終焉之紅,而是它所阻攔的無,真正的衍生物。”

    “吞噬一切的黑暗,終極方塊就是黑暗的源頭。”

    “只有摧毀了終極方塊,才能暫時阻止無對有的攻擊。”

    “無是無法被消滅的,我們只能不斷一次又一次的延長這一切。”

    “為什么,你會知道這些,”莊無名的聲音略微奇怪。

    白銀議長面色苦笑,“因為這是從構成白銀方舟上的物質中得到的留言,來自更加古老的存在。”

    “或者說,已經毀滅的有之地。”

    莊無名聽到這話,終于明白了一切,“原來如此,無永遠存在,而有也永遠存在。”

    “所以要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永遠保持無和有的循環,才能永恒存在。”

    此時黃金巨人猛然一震,身軀急速收縮,化作了一個巨大的無色轉輪。

    中央是一個黑色物質,然后它連接到了轉輪四面,那是黃金、白銀、青銅、黑鐵四色。

    熾烈的火光和意志從這轉輪上回蕩。

    “你們輸定了,轉輪萬物。”

    下一瞬間,巨大的轉輪將三個巨人籠罩,開始繼續旋轉。

    無窮的光輝從轉輪上彌漫而出,向著源頭巨人和三位終焉巨人籠罩而去。

    源頭巨人和三頭終焉生物都是面色巨變,他們察覺到了不對勁。

    但是他們現在只能拼命了。

    終焉之光和源頭巨人的斧頭瘋狂辟出,向著籠罩而來的無窮光輝沖去。

    一種無聲的碰撞,本質力在五者之間激蕩。

    四周黑暗已經彌漫而來,銀色的身影仿佛神王一般降臨。

    他蔑視的看著沖突的五者,“愚昧的有之生命,只有無才是唯一。”

    下一瞬,他的身軀瘋狂增長,白銀的光輝消退,化為了一片黑暗的巨人,甚至比源頭的巨人他們還要巨大近倍。

    雙手帶著無窮的力量向著時代轉輪、源頭巨人、終焉巨人壓去。

    無窮的黑色遮蔽了一切。

    此時時代轉輪的范圍內,轉輪正在不斷縮小,恐怖的力量不斷向著源頭巨人和終焉巨人壓迫而去。

    伴隨著壓力增加,源頭巨人和終焉巨人迸發的本質力發生了變化,化為了無窮的黑幕。

    此時黃金巨人的意志感受到了來自外界的壓力。

    他借助著這一股壓力,壓縮著時代轉輪,讓輪轉的本質力化為了黑幕斷層。

    斷層與斷層的碰撞,那是一種近乎無的現象了。

    一切都在碰撞和摩擦,而此時沒有人察覺到。

    屬于莊無名的不確定之光,正在不斷蔓延擴散。

    輪轉中的一切,包括三位終焉巨人和源頭巨人都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力量中正在由東西侵入。

    一切都受到他們的掌控,但那是莊無名沒有阻止,因為這可以方便他默默的吞噬一切。

    此時莊無名已經侵入了他們體內的一切,而他們還渾然不知。

    “這一切都是天賦帶給我的,真是奇妙的力量。”

    莊無名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念頭,下一瞬,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時代輪轉,好四個巨人全部都僵直不動,他們失去了對自己力量的掌握。

    “發生了什么?”

    心中升起了無數的問號,然后他們的力量和身軀開始急速瓦解。

    全部都向著時代輪轉匯聚而去。

    “不,怎么會。”

    “該死。”

    “輸了嗎,”三頭紅色終焉巨人發出了怒吼。

    其中那曾經見過莊無名的巨人露出了一絲決然,接著轟然炸開。

    但他炸開所化的無數終焉光輝,卻如同有著靈魂,向著時代轉輪撲去。

    源頭巨人看著這一切,眼中露出了一絲沒落,“看來還有人出手了,隱藏的真好,我們輸了。”

    話音落下,源頭巨人轟然炸裂,化為無數碎片向著時代轉輪沖去。

    包括他手中的巨斧,也在瞬間崩滅,化為虛無。

    時代之輪中,黃金君王門的集合意識不可置信的感受到從自己體內升起的那一股意識。

    “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誰?”

    莊無名淡漠的意識回蕩,“我?無限冥土之主而已。”

    “你?不是被我吞噬了嗎?”

    “但我并沒有死,所以該你去死了。”

    瞬間黃金君王們的集合意識就全部崩滅,被徹底吞噬。

    此時時代轉輪縮小到了極致,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從其中走出,手中拿著時代轉輪。

    他赫然是莊無名,面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雙手壓下的巨大黑色巨人。

    此時的前代白銀議長,已經沒有了理智,只有純粹吞噬一切有的本性。

    莊無名眼中露出了一絲可憐,“沒有自主的生命,只是奴仆而已。”

    “這正是我所不需要的,所以死去吧,我來重鑄一切。”

    轟隆

    下一瞬間,時代轉輪的光輝暴漲,以莊無名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轉輪。

    中間是不確定的光輝,莊無名的獨特力量。

    一切都在被轉輪吞噬,黑色巨人的雙手在觸碰到轉輪的瞬間就崩潰。

    接著無數被攪碎的黑色,流入了轉輪之內,被吸入其中。

    轉輪越來越巨大,永恒的向著四周擴張,直到吞噬了黑色的巨人。

    籠罩了巨人體內最中央的黑色終極方塊。

    此時這方塊中無窮的黑暗噴涌著,那是來自無的衍生物。

    此時這衍生物已經出現在了時代轉輪的核心。

    它噴涌的一切,都被不確定光輝所吞噬,然后轉化為時代的光輝,向著四周擴張。

    此時莊無名掌握了一切,意念一動。

    時代轉輪為根基,一個巨大的宇宙正在成型。

    而力量則是來自時代轉輪轉化無的力量,宇宙有了無窮能源的源頭。

    它正在急速的擴張,一個個星球在其中出現,恒星、星系、黑洞無數的天體。

    逝去的生命出現在了宇宙各地,過去消亡的一切似乎都在恢復。

    莊無名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站在了時代轉輪之上,觀看著宇宙的成型。

    “一切都結束了,已經沒有什么可以在威脅我了。”

    “終于從無數的麻煩之中解脫了。”

    伴隨著宇宙的不斷擴張,時代轉輪被吞入其中,落入了宇宙的最中心。

    莊無名一步踏出,下一瞬出現在了一個全新的“地球”。

    他站在大街上,這里是過去的樣子,所有人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顯然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但四周熟悉的環境又是那么清晰。

    看著他們茫然的樣子,莊無名淡淡一笑,此時四周沒有人看得到他。

    身形一閃,他來到了一片死亡的冥土。

    中央的高塔之上,莊無名看到了熟悉的人們。

    紅菱、皇主、初始、福爾摩斯、等等。

    他們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莊無名,一切都結束了,出了他們之外,這宇宙中,再也沒有其他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了。

    一切都將遵循死亡和新生的過程,直到永遠。

    安寧到來,一切欣欣向榮。

    “各位,從現在開始,你們的責任就是平衡世間的死亡和重生。”

    莊無名端坐在王座上,看著陸續離開高塔的眾人。

    目光掃過自己的屬性版,此時上面已經發生了變化。

    姓名:莊無名

    天賦:1自主進化

    2不確定跳躍不確定之源:

    本質:不確定之光

    “不確定跳躍嗎,那么讓我看一看,到底會去往哪里吧。”

    “跳躍。”

    伴隨著話音落下,莊無名瞬間消失在了王座之上,從此再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甚至沒有人記得他的存在,哪怕是最親密的人,也不再記得他。

    時間流轉,永恒宇宙蓬勃的發展著,戰爭、痛苦、善良、愛情,一切都在不斷出現,演繹出了百花齊放的宇宙。

    一道淡淡的宇宙之風吹過,似乎在為這個時代而欣喜。

    全書完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lol| 竞博| 竞博JBO|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