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魔邪之主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小狐貍,你玩得挺嗨的呀!

第四百六十八章 小狐貍,你玩得挺嗨的呀!

    用了近十分鐘,月生才用葬送之力將暴動的地火壓制了下來。

    他微微抬頭,看向空無一人的半空,淡淡道:

    “青花使大人,你來得還真是晚呀!”

    “哈哈!即使沒有本座,月右使你不依舊獨自已然滅掉了半個雨家嗎?而且雨滄海這個雨家老祖還死在了月右使你的手中,當真是一大奇功!”

    青花使豪邁一笑,身影從半空浮現,沒有一點尷尬之意。

    “不過是一群蟲子罷了,踩死幾只也值不得驕傲,況且雨滄海之前本來就有傷勢未愈,應該是青花使大人你干的吧?”

    月生踩著一堆破破爛爛的尸體站了起來,目光和青花使對視,裂了裂嘴。

    “本座不過是出其不意將其打傷罷了,月右使,不如你來本座麾下如何?相信比起紅花使這個末尾,本座更加適合你!”青花使輕笑一聲,向著月生丟出攬枝。

    “是嗎?不過月生大爺從來不臣服于弱者,要不要和月生大爺做過一場,打贏了月生大爺我就歸順你!”

    月生獰笑一聲,輕輕一吸,將曄曄化作的銀色巨斧吸入手中,嘭的一聲砸在地上。

    青花使面無表情的和月生對視了一會兒,然后陡然一笑道:

    “月右使難道不知道在圣教中,我們這種級數戰斗是需要圣女允許的嗎?”

    “嗤!”

    月生輕笑一聲,曄曄化作銀絲繞到他的手腕上,然后蹲下身將雨滄海的儲物空間摸了出來,轉身離開。

    青花使瞇著眼睛看著月生離去的背影,嘴角漸漸勾起,拿出一塊傳信玉佩,向著她的密探發出一條信息。

    “將月生的資料信息全部收集給我!”

    過了一會兒,黑糜圣教教眾才匆匆趕來,當他們看見原本屬于雨家的駐地已經變成了一個焦黑的大坑,而整個雨家砸落在一旁,里面滿是肉泥,頓時一個個驚呆在了原地。

    “這到底是……”他們瞠目結舌,完全說不出話來。

    這時一道青影在半空浮現,所有人紛紛跪拜,齊聲喊道:

    “參見青花圣使!”

    青花使目光掃過他們,大手一揮,聲音傳入所有人耳中,

    “傳本座命令,所有教眾全力追殺北城南境的雨家子弟,寧可殺錯不可放過任何一人!”

    “遵青花圣使圣令!”眾教眾右手扶胸,恭敬回道。

    ……

    “月生大人,你回來了!”

    當月生走進自己在分教的住所時,夏薇連忙迎了上來,怯怯問候道。

    “夏薇,趕緊收拾東西,我們準備走人了!”

    月生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起桌子上的大茶壺猛灌了兩口道。

    “走人?可……可是月生大人,我們不是昨天才到這里嗎?”夏薇眼睛微微睜大,滿腦子的黑色問號。

    “那又如何?這和我們走不走人有關系嗎?”月生瞥了一眼夏薇。

    “難……難道月生大人你已經辦完事情了?”夏薇有些結巴地弱弱問到。

    “你以為月生大爺是誰?做這種小事情自然需要速度,雨家已經被月生大爺滅了,剩下一些收尾的事情就交給那些教眾就行了,當然,最重要的事情是月生大爺不想和青花使那女人多待!而且你不想快點見到夏宋那個老頭子嗎?之前在北城你還沒有和他見面吧?”

    月生癟了癟嘴,對這種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的人,他最討厭了,他寧愿面對白花使這種自命清高,看輕一切的家伙。

    聽到月生說出夏宋這個名字,夏薇頓時眼睛一亮,連忙點了點頭,開始去收拾東西。

    有著空間儲物這種便宜的詭兵,僅僅幾分鐘夏薇就收拾好了。

    她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水,小跑到正在吃瓜的月生面前道:“月生大人,我已經收拾好了!”

    “走吧,等等,月生大爺好像望了什么?”

    月生站起身來,正要離開,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大光頭,一臉疑惑道。

    “月生大人,你忘了小狐貍和菲雪靈姐姐……”夏薇舉了舉手,小聲提醒道。

    “對了!就是她們兩個,她們人呢?”月生環顧四周,皺了皺眉頭,他在附近也沒感受到她們的氣息。

    “兩個時辰前,小狐貍叫菲雪靈姐姐帶她出去了!”夏薇回答道。

    “哈?僅僅只有兩個家伙出去了?”月生雙目頓時瞪大,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是的……月生大人有什么問題嗎?”夏薇被月生瞪大的雙目嚇了一跳,不自主地退后兩步。

    “有什么問題?問題大了!她們兩個一個嬰兒,一個癡呆,出去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會惹出事端來,你怎么不拉住她們!”

    月生當然不擔心小白狐她們被人抓走,以小白狐現在的實力,即使是普通的鎖人魂強者想要抓住她都難,他擔心的是小白狐耍孩子氣暴露了自己七位天狐的身份可就遭了。

    “這兩個家伙,得好好教訓教訓她們!”

    月生將夏薇一拎,轉身飛上半空。

    半空上,夏薇臉色煞白,一半是被風吹的,一半是被嚇出來的。

    她像根沒有重量的羽毛一般,雙手死死地吊在月生的手肘上,兩只眼睛緊緊閉住,偶爾睜開一條細縫看一眼下面,不過僅僅一瞬間就再次閉上,連忙轉頭。

    月生沒有管夏薇,他的目光不斷的掃視著下面,搜尋著小白狐和夏薇的蹤跡。

    對于有兩人魂魄氣息的月生來說,這很簡單,不過當他真的找到兩人時,他完全驚呆了。

    只見在他腳下,一個五六歲的,白色中長發,眸子清亮,長相稚嫩卻又嫵媚清秀的小女孩,一手叉腰,一手提著一個籠子,里面裝著一只白色老鼠般的動物。

    最讓人震驚的是,她渾身沒有一片衣物,光著身子一腳踩在一個衣著華麗的富家公子胸口上,身邊躺了一地不知是昏迷還是死掉的護衛。

    她一開口,就是奶聲奶氣的幼兒聲音,不過語氣卻十分雷人,頗有一副江湖壯漢的模樣。

    “我今天告訴你,除了我娘親以外,還沒有能夠從我手中搶走食物的人,你丫的是不是活膩了?”

    白發小女孩一邊說著,一邊還不停地踩著富江公子的胸口,讓他口中不停的大口噴血,目光中滿是驚恐的神色。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過是想買只寵物送給一位自己喜歡的女子,怎么就突然跑出來一個赤身小女孩非說這是她的食物。

    不僅如此,這個小女孩實力簡直不像人類,看起來也就五六歲,竟然將他的所有護衛全部打倒,而且一個個護衛毫無還手之力。

    要知道他這些護衛可都是內家中的頂尖好手,甚至還有一位當年從拘尸狗強者手中逃走過。

    四周的人有的連忙逃離,不想惹是生非,有點遠遠觀望,竊竊私語指指點點。

    “我記得那個不是顧家商會的顧寧公子嗎?他怎么被一個小女孩踩在腳下呢?”

    “聽說是顧公子看這小女孩長得好看,想要當街強暴她,你看連她的衣服都被刮了,結果哪知道這個小女孩是個高手,才造成這是情況的!”

    “胡說,我親眼看得顧寧公子是因為和這個小女孩搶奪那只白老鼠才打起來的!”

    “什么小女孩?她說不定是個修為高深莫測的老前輩,這次顧寧可惹到不該惹的人了,不過顧家商會有鎖人魂的強者坐鎮,不知道這位面貌稚嫩的老前輩是不是對手?”

    “開什么玩笑?任何鎖人魂強者可是皇朝的一方霸主,哪是隨隨便便就能夠出現在我們這些人面前的?”

    “就是就是!鎖人魂強者至少也得有之前那個突然出現在半空的巨化強者一般的威勢才行吧?”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只聽見上空傳來一陣尖銳的風聲,紛紛抬頭望去,只見一個光頭巨漢從天而落,轟的一聲砸在地上,一個四分五裂的大坑出現在白發小女孩身后。

    “小狐貍,你玩得挺嗨的呀!”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