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我是一個原始人 > 第五二一章 金屬礦、大牲口、作物

第五二一章 金屬礦、大牲口、作物

    這個問題就是,木犁的前面用來掛木鉤的地方只有一個。

    若是用兩匹鹿拉著犁子耕地的話,就需要的兩個環。

    再在木犁鉆出一個眼弄出一個環,這樣的解決辦法是跛首先提出來的,不過立即就被韓成給否決了。

    因為兩個鹿拉犁子和一個鹿拉犁子,有很大不同,并非是多鉆出一個眼來那樣簡單。

    木犁上鉆的眼過多,一來會影響木犁的牢固程度,二來兩個眼一前一后受力不均衡,鹿拉起來太過于費勁。

    不僅僅鹿費勁,就連在后面扶犁的人也費勁。

    巫還有跛以及在一旁看稀奇的鐵頭,開始大眼瞪小眼,都沒有辦法了。

    韓成笑著讓跛回去截一段長半米、直徑五厘米左右的木棍。

    木棍的中間,還有兩頭都要鉆出孔來。

    中間的那個孔上栓一個木鉤,兩邊的孔里面栓木環。

    這話一出口,稍微思索一會兒之后,巫還有跛臉上都露出欣喜的恍然之色。

    跛瘸著腿,跑的飛快的朝著部落而去,去制作韓成交代他的東西去了。

    鐵頭站在那里一頭霧水,沒有想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跛的速度是極快的,韓成沒有等太長的時間,他就已經帶著按照韓成交道做出的東西,飛快的過來了,而且還保質保量。

    韓成拿在手里看看,對著跛翹起了大拇指。

    跛嘿嘿的笑著,極為快活。

    韓成將這節橫木最中間的木鉤掛在木犁的環上,這時候跛和鐵頭也分別牽著一頭套好的鹿過來了。

    韓成拿起鹿套后面帶著的木鉤往橫木兩頭的環上,一邊一個的一勾,這是事情立刻就被解決了。

    到了這個時候,鐵頭才明白韓成讓跛制造的這節橫木是怎么用的了。

    “哈!”

    套好鹿,扶著木犁的韓成一聲吆喝之下,兩頭鹿開始往前走,木犁輕易的就進入了泥土之中,感覺很是輕快。

    兩頭鹿一起拉木犁,比鹿大爺這個頭鹿拉起來都要輕松。

    見到這比預想還要好的結果,巫再度露出了笑容……

    初春時候,天氣還很涼,房間里依然燒著炕。

    夜色已經降下,房間里的油燈也已經吹滅,只有沒有被完全封住的火塘口處,有一些暗紅色的火光透出。

    韓成側身躺在溫暖的炕上,悄悄的伸手在白雪妹微微隆起的肚子,輕輕的撫摸著。

    聽著白雪妹平穩的呼吸聲,韓成的心里一片平靜。

    這樣過了一陣之后,他翻身平躺在炕上,開始盤算關于木犁鹿耕的事情。

    木犁鹿耕的出現,對靠河的沙土地而言很好用,這是他親自試驗過的,毋庸置疑。

    不過相對于巫他們的歡喜,韓成心里的歡喜情緒卻沒有這樣的多。

    因為他見過更為高級的生產方式,知道這樣的木犁鹿耕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牛、馬、驢這樣的大牲口和金屬礦,這些東西得抓緊時間找了。

    不奢求全都找到,只要能找到一種也能使得青雀部落的生產力得到一個極大的提升。

    到了現在,青雀部落的生產力想要增加,從大體上講,主要有兩個辦法。

    一個是擴大人口,另外一個就是改善工具,轉變勞作方式。

    滅了騰蛇之后,青雀部落的人口已經得到了一個爆發式的增長,就目前而言,已經不需要再增加太多的人口了。

    那剩下的,也就落在了改善工具,轉變勞作方式這一條了。

    對于已經不斷向農耕靠攏的青雀部落而言,目前最為重要的還是土地上的勞作。

    只要將耕作的效率提上去,那么就能極大的解放和發展生產力。

    這樣一來,就又繞回到了原點。

    大牲口、充足的金屬,這兩個條件最少也要滿足一個。

    可問題就在于,一個都滿足不了……

    鐵細菌是不能指望了,通過那東西獲得金屬實在是太過于緩慢了,打制一些必要的、要求數量不多的關鍵性東西還成,想要大規模的生產,根本是門都沒有!

    除了這兩樣東西之外,還有一樣東西也至關重要,那就是新作物的種子。

    到了現在為止,青雀部落可以稱之為農作物的只有三種——谷子、麻、油菜。

    這其中,麻是用來穿的,油菜不能當作主糧,這樣算來,真正稱得上主糧的作物,也就只剩下了谷子這一種。

    以前覺得還可以,現在看來,未免就有些單一了。

    得出去走走了,而且還是去比較遠的地方。

    不論是大牲口還有金屬礦,亦或者是新型的農作物,青雀部落附近都沒有,這點韓成可以很肯定。

    想要得到這些東西,就只能到別的地方去尋找。

    他本質上一個比較宅的人,但這時候,卻也不得不出去進行探險一般的旅程。

    不過這個旅程現在還不能開始,因為這時候需要全力以赴的對付春耕,不可能抽調太多的人出去。

    出去尋找大牲口、金屬礦以及新型作物這些東西,花費的時間定然不會太短,所有需要好好的籌劃一下。

    不過部落里現在有了原來的驢部落首領以及幾個成員,出去探索,要省上不少的力氣,至少他們對周圍的情況比較熟悉。

    盤算著這些,韓成又想起以原來的驢部落幾人為骨架,重新組建貿易隊的事情,這件事情等等了也該開始著手施行了。

    畢竟這是青雀部落保持對周圍的那些部落影響的唯一手段,不能輕易廢除。

    “啪啪啪……”

    顯得黑暗的房間里,忽然想起了一陣的啪啪聲,聲音不小,在安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清晰。

    不要想歪,不是睡不著覺的韓成在做一些令人羞澀的事情,而是一骨碌炕上坐起身來的他,在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的腦門。

    自己怎么將這一茬給忘了!

    韓成又是激動又是暗惱的想著,心情起伏的厲害。

    早點想起這個事情來,說不定部落里這會兒已經開始冶煉金屬器具了!哪里還需要在這里惆悵不已!

    “成…成哥哥,怎么了?”

    韓成弄出來的動靜將白雪妹從睡夢吵醒,她睜開眼迷迷糊糊的開口。

    “沒事,沒事,就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韓成壓制住心里的激動,趕緊躺下,將褥子蓋好,免得跑風。

    bq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lol|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