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踏星 > 正文 第兩千零一十章 冰凍

正文 第兩千零一十章 冰凍

    魁羅來到陸隱身邊,皺緊眉頭,“雖然還有呼吸,但離死不遠了,她體內遍布刀意,是夏戟的,尋常修煉者,別說她,就算是第二夜王都死了,但她體內有一股奇特的力量在抵擋刀意,我也看不出是什么力量,但那股力量堅持不了多久,她最終,還是會死”。

    陸隱咬牙,雙目赤紅,夏戟,是夏戟的刀意。

    他知道絕非夏戟故意要殺明嫣,僅僅是波及,但為什么偏偏是這里,為什么偏偏是黑街?為什么一定是明嫣?

    由于憤怒,絕望,陸隱抱著明嫣的身體都在發顫,對了,玉石,他趕緊從凝空戒內取出玉石捏碎,木先生,唯有木先生能救她。

    “如果為了她好,就殺了她,她體內每一寸地方都承受刀意肆虐,受千刀萬剮之苦,偏偏又死不了,這種痛苦生不如死”,魁羅沉聲道,同情看著明嫣。

    陸隱身體一震,看向明嫣,即便垂死,明嫣眉頭都蹙起,承受著莫大的痛苦,這份痛苦讓他心碎,“有沒有辦法緩解?”。

    魁羅嘆息,“除非你能凍結她的傷勢,凍結她體內肆虐的刀意,拖延時間,找到絕強者,否則救不了”。

    “祖境強者?”,陸隱希冀。

    魁羅不忍打擊陸隱,但還是道,“祖境強者不是萬能的,他們自己無法永生,更不可能讓別人永生,這孩子體內被刀意肆虐,如同千刀萬剮,每一寸地方都承受著刀意,即便我不是祖境,也知道尋常祖境未必有能力救,不過這是后話,就算讓你找到絕強者可以救她,你也要先凍結她的傷勢再說,她最多堅持半注香,到時候就算人類始祖出現都救不了”。

    陸隱望向星空,半注香,木先生應該會來,不,肯定會來。

    懷中,明嫣痛苦,體表流出血液。

    魁羅看向陸隱,“她真的很痛苦,你如果沒有凍結她傷勢的辦法就親手替她結束,你想讓她在痛苦中死亡嗎?”。

    陸隱陡然想起了什么,放下明嫣,自凝空戒取出極冰石,凍結,就是這個,當初冰帝說過,傳說中有極冰石可以凍結一切傷勢,哪怕是個死人也可以凍結,他原本不信,但提升幾次極冰石后他有些相信了,因為極冰石提升太耗錢。

    如果有東西可以凍結明嫣傷勢,唯有極冰石。

    魁羅看著陸隱手中的極冰石,搖頭,“不夠,這東西凍結不了半祖的傷勢”。

    陸隱沒時間解釋,抬手,骰子出現,一指點出,現在他也顧不得隱藏。

    隨著骰子緩緩停止,兩點,陸隱再次一指點出,快快快。

    魁羅驚奇,“這什么東西?你的天賦?你是雙天賦?”。

    三點,上下兩層光幕出現,陸隱目光一亮,將極冰石仍在上層光幕,然后開始瘋狂扔星能晶髓。

    這一刻,魁羅見到了即便身為半祖都覺得神奇的東西。

    他無法形容看到的一切,隨著極冰石每一次落下,那股冰寒都增加一些。

    之前提升過七次,需要四億,第八次是八億,

    第九次是十五億,第十次是三十三億直至第十三次,三百億立方星能晶髓。

    當極冰石第十三次掉落,周邊虛空凍結,魁羅眼疾手快,一指將極冰石推向明嫣,“讓開”。

    陸隱急忙避開。

    極冰石碰到明嫣的剎那,形成絲線一般的冰凍之氣,逐漸覆蓋明嫣,最終將她冰凍。

    陸隱盯著冰凍內的明嫣,她臉上的表情舒緩了下來。

    “嫣兒”,陸隱喊了一聲。

    魁羅道,“不用喊了,她聽不到,這時候就像很多人被冰封一樣,她也被冰封了,這股冰凍之力足以凍結半祖傷勢,如果沒人破開,等她自然蘇醒脫離,你,我都可能已經老死了”。

    “那她沒事了?”,陸隱希冀問道。

    魁羅道,“當然不是,只是傷勢被冰凍,如果沒有絕強者治療,她什么時候蘇醒,什么時候死”。

    陸隱松口氣,應該能等來木先生。

    魁羅怪異打量著陸隱,目光充滿了驚奇與不解,還有迷茫。

    陸隱感覺到了,“怎么了?”。

    “你剛剛那個,是骰子?天賦?”,魁羅驚奇問道。

    陸隱道,“你看錯了”。

    魁羅臉皮一抽,“我不蠢”。

    “我知道”。

    “那剛剛那個是?”。

    星空,刀鋒掠過,斬向遠方,一縷鋒芒垂直降落。

    陸隱臉色冰寒,如果不是他來了,這縷鋒芒會直接粉碎明嫣。

    魁羅出手擋住鋒芒。

    星空,夏戟與不死神同時看去,看到了魁羅。

    不死神詫異,“還有半祖,好像見過”。

    夏戟一眼看到陸隱,臉色一冷,卻沒有說話,繼續對不死神出手。

    陸隱目光森寒,雖然夏戟不是故意對明嫣出手,但身為半祖,出手毫無顧忌,黑街上的人近乎死絕,他明明可以控制一下的,他根本不在乎這些人的死活,這一點,陸隱放不下。

    新仇舊恨,他遲早要找夏戟算清楚,但不是現在。

    漸漸地,夏戟與不死神的戰斗遠離。

    陸隱還在等木先生,但一炷香時間過去,依然沒等到,半天時間過去,還是沒等到。

    木先生,應該也在戰斗吧。

    墜星海被入侵,木先生不可能坐視不管,但依然擋不住永恒族,事態比想象的更嚴重。

    之前他忽略了這點,現在想來,如果連木先生都無可奈何,第五大陸還有什么希望?

    他決定返回內宇宙,帶著所有人前往木星,先到了再說。

    “不好,夏戟撐不住了”,魁羅驚呼。

    陸隱看去,只見遠方蔓延無邊無際的符文道數不斷消退,那代表了夏戟,而另一股符文道數則不斷暴漲,那是不死神。

    不死神符文道數竟然暴漲?怎么回事?

    魁羅臉色難看,“夏戟太小看七神天了,永恒族圖謀太大,

    一旦七神天暴露真正實力,那是要出事的”。

    “什么意思?”,陸隱收起冰凍的明嫣問道,有不好的預感,自修煉至今,所有關于新人類聯盟,關于永恒族的記憶全部掠過一遍,發現有些事無法解釋。

    最印象深刻的就是當初至尊賽后,七神天分別偷襲自己等十強,但禪老他們都分別擋住了,那時候他不覺得有什么,同為半祖,擋住七神天有什么問題?

    但現在想來很不對勁,半祖有強有弱,妖帝憑一己之力碾壓瀾仙,藥仙和血老鬼聯手,唯有魁羅能對抗,而魁羅說過,七神天都極強,既然這樣,第五大陸當初怎么對付七神天的?數量可是都一樣。

    他不信酒癡幾人都有與七神天對抗的實力,盡管酒癡幾人都有起源之物,是半祖之中的強者,但不可能個個達到魁羅的層次,魁羅可是在樹之星空修煉,并破三關擁有起源之物的強者。

    尤其他跟夏戟交過手,夏戟遠沒有魁羅給他的感覺那般強悍。

    魁羅目光凝重,“自古以來,人類以智慧自居,但人類并非最有智慧的,永恒族同樣有智慧,畢竟他們也是從人類誕生,有些尸王甚至是人類主動演變而來,由于尸王存活歲月久遠,他們圖謀一些事與人類不同”。

    “我們人類有句話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十年的時間如果換算到尸王身上,將延長千萬倍”。

    遠處,夏戟刀鋒碎裂,不斷后退,發出不可置信的嘶喊,“你的實力,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用三式刀意破了先祖的三式刀意,你竟然也會三式刀意?不可能”。

    魁羅昂首,“七神天,是七個古老的怪物,他們從久遠之前誕生,放眼祖境之中都是絕強者,這是你們陸家老祖告訴我的,如此強者,即便使用半祖軀殼,也不是尋常半祖可以對抗,但在這廢棄之地,他們始終隱藏,哪怕是死,也只保留你們認為的部分實力,那是他們圖謀太大,大到不愿意引起注意,大到沒必要對廢棄之地下手,他們不是不能,是不想”。

    陸隱怔怔望向遠方,夏戟不斷咳血,而不死神施展的,赫然是三式刀意。

    “真正的七神天都是怪物,他們可以在各個星空安排半祖軀殼,這是尋常祖境做不到的,我要出手了”,魁羅說了一句,抬腳跨出,他不出手,夏戟兇多吉少。

    陸隱雖然憎恨夏戟,但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

    星空,不死神完全變了,一改之前懶散懵懂的樣子,手持長刀,隨意抗在肩上,“本來不想跟你玩,但你吵醒我了,抱歉,你去死吧”,說完,灰色干枯的發絲揚起,一刀斬出,是三式刀意卻又不是三式刀意,這股刀意凌厲中帶著無法言語的軌跡,一刀,如同跨越千古,與時間重合,這是現在的一刀,卻又如同過去的一刀,這一刀無解。

    夏戟修煉三式刀意,自認足以媲美當初的辰祖,甚至內世界都形成了刀,與辰祖分身一模一樣,但這一刻,面對這不知從哪個時間段斬出的一刀,他竟無法抵擋,眼睜睜看著一刀落下,忽然的,蒙蒙之音降臨,令那一刀變得清晰。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