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妙手神農 > 第兩千零九章 我允許你吃屎

第兩千零九章 我允許你吃屎

    可是余飛落地之后,一轉身看去,卻發現身后空無一物,那個宗師還在地上爬著,血流了一地,根本就沒醒來。

    “哈哈哈!嚇尿了吧!讓你笑我!”

    麻小道得意的大笑了起來,終于找到了平衡點,這樣他就不顯得那么尷尬了。

    “你真的很欠打!”

    余飛被氣的翻了個白眼,沒想到麻小道用這種事開玩笑,余飛頓時覺得他這頓打挨的不冤。

    “這可是你允許之后我才做的!”

    麻小道立馬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還允許你吃屎呢!你吃不吃?”

    余飛反問了回去。

    “……”

    麻小道頓時啞火了,和余飛吵架就別想贏。

    兩個人吵架暫時告一段落,被揍的很慘的麻小道,沖上去對著昏迷不醒的宗師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鬼知道余飛來之前他經歷了什么,都被打成這逼樣了。

    那可憐的宗師臉都不成人樣了,都昏迷過去了,竟然還遭受了一頓暴打。

    “差不多行了,這人還有價值,別打死了!”

    余飛攔住了麻小道,提著對方的衣領,將對方翻過來面朝上,然后余飛在懷中一模,七八根銀針被余飛用指尖捻了出來。

    嗖嗖嗖……

    余飛飛速出手,七八根銀針全都刺在了對方身上。

    “你這是干啥?幫對方治病?”

    麻小道懶得一愣一愣的,在他的認知中,銀針就是用來治病的東西,他很好奇,余飛啥時候這么好心了。

    “救人最厲害的是醫術,其實最懂殺人的也是醫術,只是醫者大多仁心而已,他暫時還不能死,但是為了避免之前的情況出現,我封閉了他的穴位,這樣他就算是醒來了,脖子以下也動不了了,免得他又起來揍你一頓!”

    余飛翻了個白眼,這麻小道還真敢想。

    “牛逼!”

    麻小道一聽這效果,就十分的滿意了。

    “剛剛他醒來之后,將這里的情況告知外界了嗎?”

    余飛問出來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要是對方光是想著弄死余飛還好,要是對方已經傳出去了消息了,那恐怕損失就大了。

    “從我看到他開始,他就沒有聯系過任何人,也沒有使用任何的通訊工具,看到他之前,我就不知道了!”

    麻小道回憶了一下說道。

    “你在被他抓住暴打之前在做什么?”

    余飛很好奇,麻小道的超能力不就是知道周圍的人在什么位置,在想什么嗎?怎么會被人偷襲來著!

    “咳,有點累,睡了一會!”

    麻小道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就算是兩個靈魂不斷的交替出戰,精神不累身體也會累,所以他睡了一會,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個砂鍋大的拳頭。

    “你在這種地方,還敢如此的大意,你應該慶幸對方為了抓我,所以沒有當場弄死你!”

    余飛瞪了麻小道一眼,這些警惕性太差了。

    “這能怪我嗎?誰知道你的催眠術這么不靠譜!”

    麻小道立馬狡辯。

    “我之所以喊你來,就是因為對方精神很強大,這樣的人突破催眠術沒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余飛無奈的說道,麻小道還是沒明白情況。

    當然了,這其中也有余

    飛低估了對方的原因,余飛以為自己的催眠術,自己不解開對方就不會醒來,沒想到這么快就醒了。

    “你讓我太失望了!”

    麻小道揉著自己的眼睛,走過去一個凳子上休息了起來。

    余飛翻了個白眼,知道麻小道這是死鴨子嘴硬,余飛就懶得懟他了。

    不過余飛遲遲等不到陳東動手,武館周圍一片風平浪靜,這讓余飛很不明白,按照陳東的效率,他不應該展開雷霆一擊嗎?

    其實這是余飛單純了,收網沒有余飛想象的那么簡單,畢竟這個組織的成員遍布全國各地,涉及到各個行業,為了盡可能的抓住更多人,陳東必須要小心的安排,還要讓大量的人配合,這都需要時間來調度。

    而實際上其實這個宗師,并沒有將消息傳出去,因為對方揍麻小道之前,不知道余飛的身份,揍了麻小道之后,卻想著先把余飛弄回來弄死再說,自以為勝券在握,余飛不會是他的對手,事后再通知也不遲。

    可惜對方低估了余飛的實力,更加低估了余飛和麻小道這對組合,之前還是比較弱的麻老道配合余飛,兩個人就能肆無忌憚的獵殺旁系白家的宗師高手了。

    陳東沒動作,余飛也沒法亂動,以免影響了陳東的總體布局。

    所以余飛閑來無事,將那個女人給弄醒了過來,開始了審問,看能不能問點有趣的事情。

    最后卻發現對方知道的真的不多,沒有很有趣的事情。

    但是余飛知道了她一個普通人為何在這里了,對方是一個拜金女,還是一個對于各種古裝有著瘋狂癡迷的女人。

    然后被這個宗師發現之后,直接用五年一千萬,加上每天有穿不完的衣服為借口誆騙了回來。

    但是這個女人卻樂在其中,根本不在乎良心什么,配合對方一次次的套路別人,也無所謂有很多男人。

    她期待的是一年以后,滿了五年的期限,對方放自己離開,她就可以一輩子衣食無憂,要是覺得無聊,還能找個老實人嫁了組建一個家庭,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有錢很容易就讓她過的很好。

    這思想和三觀也是沒誰了,為了錢和衣服,她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違法,明知道自己這在背叛自己的血統,但還是沒忍住誘惑。

    這樣說的話這個女人也算是同伙和幫兇了,沒啥值得同情的地方,余飛又順手封了她的穴位,這樣就不用分心看管了,她絕對跑不了了。

    余飛這一等就到了第二天早上,終于聽到很多輛車行駛到武館門口,然后密集的腳步聲將武館給包圍了起來。

    余飛走出后院,叢竹林里走出去,若無其事的將所有人帶領著一起練武,明明昨天聽完余飛的話,都準備接手大權的大師兄和三師兄,再次懵逼了,覺得余飛把他們耍了。

    實際上余飛這只是為了一會警察進來好抓人,因為大師兄和三師兄實力還算可以,一般人打不過,容易造成較大的破會,所以余飛湊到兩人跟前,以交流武藝的名義,將這兩人直接催眠。

    警察破門之后,演武場的人都蒙了,一部分看向了余飛,這些人都是清白之人,看余飛那是因為余飛現在就是他們的領頭羊。

    而那些情報組織的成員,則看向了他們的領導,大師兄和三師兄。

    這個時候頭羊效應就出現了,這兩人仿佛沒事人一樣,剩下的情報人員也

    只能忍著裝作不害怕,直至警察直接將他們包圍,并且抬起黑洞洞的槍口了,這些人才知道他們完了。

    但是被余飛催眠的兩人,全都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被人帶上手銬也沒反應。

    這個時候藏在武館學員之中的情報組織成員,一個個都慌了卻毫無辦法,因為被這么多人包圍,還有槍口,除非宗師的實力,否則無法無視包圍他們的力量。

    “大家配合一下檢查,小事情而已,配合一下就沒事了!”

    余飛繼續裝作是自己人的樣子,對著那些人喊道,那些人還不明白這其實是余飛喊來的人,反正聽到了余飛的話,一個個都老老實實的站原地,沒有人亂動。

    當然了有人想要沖出去,一部分被警察攔住抓住了,一部分人直接被余飛制服交給警察了。

    這個時候那些人終于回過味兒來了,因為他們這才明白,余飛這才是真正的諜中諜,要不是余飛,他們一起往外面沖,至少還有人能夠逃出去。

    機靈鬼和小禿子現在終于明白了,余飛為啥昨天仿佛交代后事一般,將拳法和內功心法都交給了他們,還說了那么一番意味深刻的話,那是真的栽培他們。

    他們兩人清清白白,被調查一頓就能放回去,以后還能自己練。

    不過余飛的威脅,留仿佛驚雷一般環繞在他們的腦海之中,讓他們兩人,下定了決定要當個好人。

    余飛帶人來到后院,侏儒的尸體還躺在院子里,而那個宗師和他名義上的老婆,都因為被封了穴位,所以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被帶上兒了銬子,尤其是那個宗師,順便都被帶上了腳銬,這樣對方的實力再強,也難以發揮出來了。

    余飛將對方身上的銀針取下來的時候,對方慢慢醒來了,看起來還有點虛弱。

    看清楚余飛之后,對方眼中爆發出來了恐怖的殺氣,似乎恨不得一口咬死余飛。

    “別看了,其實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一個菜逼,你沒打算教我武藝,我也沒打算學,因為我其實也是宗師喲!”

    余飛故意氣對方,對方裝了那么多逼,現在終于輪到自己了。

    他說完對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余飛,仿佛在思考,余飛看起來年輕輕輕的怎么可能到達宗師。

    “別想沒用的了,你現在已經不需要思考多余的事情了,你應該慶幸自己還有價值,所以還可以被活著帶走,否則給我試圖當爸爸的人,基本上都沒有好下場!”

    余飛白了對方一眼,轉身就先離開了,所謂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余飛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了,就想著直接離開了,沒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麻小道出門之前,轉身看了一眼那個女人,說實話他還挺留戀,畢竟對方身材和容貌不錯不說,當時在余飛的催眠之下,對方可謂是有求必應,聽話到讓男人滿意到極點,畢竟只要提出要求,無論任何要求,對方都會做到。

    余飛一路向武館外走去,順便告訴了警察一聲,隔壁的小院還有幾個人。

    走到武館的門口,看到被一個個排隊往警車上壓的一起生活了幾天的那些人,余飛對著那些人笑了。

    機靈鬼和小禿子都感激的看了余飛一眼才上車,他們知道自己會沒事,因為余飛之前就暗示了。

    至于其他人,心里有鬼的自然恨死了余飛,清白的人則比較淡定了。

U赢电竞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