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七百九十一章 造反倚仗

第四千七百九十一章 造反倚仗

    聽到這個聲音,讓姜云的本尊,都驀然睜開了眼睛,眼中流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之色!

    要知道,自己如今注視著天罡第一域的,其實并非是自己的神識,而是這座大陣的神識。51xs

    雖然同樣也只有百分之一的神識而已,但豈是其他集域修士能夠發現的。

    身為準大帝的寒士儒,對于自己的神識都是沒有絲毫的察覺。

    然而在這不起眼的一處界縫之中,不但藏著一個人,而且對方竟然還能夠隱隱察覺到自己的神識掠過!

    此人的實力該有多強?

    “大帝!”

    姜云的腦中立刻浮現出了這兩個字,但旋即就被他給否定了。

    集域之中,不可能出現大帝,哪怕是天罡第一域也不例外。

    “難道是魘獸分魂?”

    這個想法,同樣被姜云給否決了。

    如果說是諸天集域的魘獸分魂能夠察覺到自己的神識,還情有可原。

    畢竟,它已經暗中吞噬了好幾座集域的分魂,實力增加了一些。

    但其他集域的魘獸分魂,它們在被分割開來的時候,所具備的力量,或者說魂力,肯定都是相同的。

    不可能出現這個分魂強大,那個分魂弱小的情況。

    如果真說弱小的話,天罡第一域內魘獸分魂,應該是最弱小的。

    因為太史家在暗中汲取著魘獸分魂的力量。

    雖然姜云不知道太史家如何做到,但這種汲取,對于魘獸分魂必然會有削弱。

    再加上,姜云之前已經查看過了一座被清域的集域,那里也有魘獸分魂的存在。

    對方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神識,沒道理這天罡第一域的魘獸分魂就能發現自己。

    “那也就是說,這天罡第一域內,身為域主,身為準大帝的寒士儒,其實并非是最強大的存在!”

    “在天罡第一域內,還隱藏著一位比寒士儒還要強大的存在。”

    “這強大,或許不是力量的強大,而是神識的強大,就如同軒轅大帝一樣!”

    軒轅大帝,雖然是肉身成帝,但是因為他是將魂和肉身完全的融合到了一起,所以導致他的神識,比起其他大帝來要強大的多。

    對于天罡第一域這位能夠發現陣法神識的存在,姜云只能認為自己的這個猜測,應該是最為合理的。

    “當然,也有可能,對方的實力是無限接近大帝。”

    到現在為止,關于大帝實力的區分,姜云還不是十分了解。

    從血無常的口中,姜云也已經知道。

    但凡是血無常接觸過的大帝,不管是藏老會的,還是四境藏的,他是根本都不放在眼里的,實力也是遠遠不如他。

    同為大帝,在血無常的眼中,只有真域的大帝,才是真正的大帝。

    而苦域對所有集域都定下了不準大帝誕生的規則。

    那苦域的這個規則的標準,對大帝實力的定義,究竟是按照苦域自身大帝的標準,還是按照真域大帝的標準,亦或是四境藏大帝的標準?

    對于姜云的這個疑惑,血無常答道:“我也不清楚這集域限定的大帝的標準。”

    “但我可以告訴你,這座大陣,非常不凡。”

    “如果真是苦域的修士獨立布置出來的,那就說明,苦域之中的大帝,有著接近于,甚至是不弱于真域的大帝!”

    “你不要忘了,那個天啟老人,原本也是大帝,而他并不屬于集域或者苦域,是來自于幻真域。”

    “他進入集域之后,同樣要受到規則的限制,必須壓制境界在大帝之下。”

    姜云想了想問道:“那如果你完全恢復自由,離開了四境藏,進入集域,這規則能否限制于你?”

    “我不知道!”血無常冷冷一笑道:“要不,等你放我自由之后,我來試試看。”

    姜云當然不可能讓血無常去試,索性也不再去考慮大帝的問題。

    反正如果真的有大帝能夠不受集域規則限制的話,那苦域絕對會比自己要著急。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之前那聲音傳出來的界縫,姜云自言自語的道:“這位強者的存在,應該就是天罡第一域敢于造反的真正倚仗!”

    姜云早就猜到天罡第一域肯定有秘密。

    但是還真沒想到,這里的秘密,就是隱藏了一個比寒士儒還要強大的存在。

    如果沒有獲得陣法之力前,發現這個強者,姜云還要擔心對方會不會來攻打諸天集域,但是現在,他是毫不擔心了。

    對方也不能算是能夠捕捉到陣法的神識,僅僅只是有所察覺,都無法確定。

    那么,對方的實力,自然也不可能抗衡得了百分之一陣法的力量。

    因此,姜云終于從那處界縫之上移開了神識,又來到了天啟老人的住處。

    讓他意外的是,自己的神識,在天啟老人這里竟然再次遭到了打擊,根本無法深入到天啟老人的住處之內。

    而這也讓姜云意識到,百分之一的陣法之力,除了能夠保護諸天集域之外,也并非是無所不能的。

    既然如此,姜云也失去了繼續看下去的興趣,直接將神識盯住了寒士儒。

    然后他動用傳訊玉簡,聯系上了寒士儒道:“寒域主,最近苦域有動靜嗎?”

    “沒有!”

    姜云看的清清楚楚,寒士儒搖了搖頭道:“我還正想問問你,你那里的苦域修士已經清理干凈了嗎?”

    “他們有沒有動靜?”

    姜云也實話實說道:“已經全部清理干凈了,同樣沒有其他的動靜了。”

    寒士儒道:“那看來,苦域應該是在醞釀著更大的陰謀,反正我們都要小心一些。”

    姜云接著問道:“太史長離聯系你了嗎?

    寒士儒再次搖頭道:“也沒有,如今我們殺了這么多督戰使,太史長離估計也要擔心,這個時候聯系我,有可能會讓他暴露。”

    “總之,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候,靜觀其變了!”

    姜云收起了傳訊玉簡和神識,終于轉身,回去了諸天集域。

    看到姜云平安無事,姬空凡和軒轅行也是各自收回了神識。

    站在界縫之上,姜云考慮著自己是否要將陣法之事告訴姬空凡和軒轅行。

    按理來說,自己告訴他們,就可以讓他們安心。

    但最終,姜云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因為在諸天集域之中,任何談話都有可能瞞不過魘獸分魂。

    原本姜云是想著在域外告訴他們。

    但是經歷了剛剛神識被發現之事后,為了保險起見,他決定還是什么都不說。

    陣法之事,實在太過重大。

    尤其是自己還沒有完成對陣靈的奪舍,一旦被魘獸分魂,或者其他人聽到,那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所以,不如等到自己完全奪舍陣靈之后,再告訴他們。

    到了那個時候,就算魘獸分魂知曉,也掀不起什么風浪了。

    “去看看大師伯吧!”

    就在姜云準備動身去看看大師伯有沒有蘇醒的時候,血無常的聲音卻是忽然響起道:“等等!”

    姜云停下了身形道:“怎么了?”

    血無常的聲音帶出了幾分激動道:“你大師兄,果然是守信之人啊!”

U赢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JBO|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JBO| JBO|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