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道界天下 > 第四千七百九十三章 我親自去

第四千七百九十三章 我親自去

    此刻,鎮獄界外,有著數十名的修士,三三兩兩的聚集在界縫之中,目光緊緊的盯著鎮獄界內的那座小廟。

    自然,他們都是被集域造反所殺掉的那些督戰使的同門同族。

    他們來到鎮獄界,是想著能夠沖入集域,為各自死去的弟子族人報仇。

    但是,坐鎮這里的度厄大師,一個“滾”字,就將他們全都趕出了鎮獄界,也不準他們再次踏入。

    而他們縱然有天大的膽子和不滿,也不敢去攻擊度厄大師,所以只能守在這里,等待著苦廟那邊的態度。

    如果苦廟同意他們報仇,那么他們就會沖入集域去大開殺戒。

    如果苦廟不同意,那么他們也就只能離開。

    而在早些的時候,這里圍聚的修士數量更多,包括了那些前往諸天集域參加試煉的修士的背后勢力。

    不過,隨著姜云和姬空凡他們,將諸天集域之中所有苦域修士,殺的殺,放的放,使得他們背后的勢力,已經相繼離開了。

    對于大族老和姜景溪的到來,雖然這些人都看到了,但是卻沒有人在意,僅僅掃了一眼兩人,便各自收回了目光。

    反正不管大族老和姜景溪是什么來歷,在他們想來,肯定會和自己等人一樣,待在這界縫之中乖乖等著。

    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大族老和姜景溪兩人,根本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竟然就直接踏入了鎮獄界內!

    而隨著兩人的踏入,整個鎮獄界的四周,立刻騰起了一團黑色的霧氣,包裹住了鎮獄界。

    霧氣之中,更是有著讓所有人感到心悸的陣陣殺伐之意傳出,逼著他們不得不繼續遠離鎮獄界,根本都不敢靠近霧氣。

    眾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霧氣,必然是度厄大師所為。

    目的,就是為了阻止他們知曉鎮獄界內發生的事情。

    之所以度厄大師突然這么做,都是因為大族老和姜景溪兩人的到來。

    而這也讓他們好奇不已,彼此對視之下,有人不禁開口問道:“剛剛那兩人是誰,什么來歷?”

    “怎么他們不但可以暢通無阻的進入鎮獄界,而且度厄大師還特意封鎖了鎮獄界。”

    “難道,他們是苦廟的人?”

    一名臉上布滿周圍的老者,皺著眉頭,仔細的想了想道:“那兩個人中,年長的那個,我曾經見過,好像是姜氏的人!”

    聽到“姜氏”二字,立刻又有一位老者的臉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道:“如果是姜氏來人的話,那就難怪了。”

    度厄大師和姜行舟是生死之交的事情,除了姜氏之外,知道的人并不多。

    這位老者也是年紀比較大,有些見識,故而能夠知曉。

    不過,當四周其他那些不知道的修士向他發起詢問的時候,他卻只是搖頭,閉口不語,并沒有說出來原因。

    他倒不是怕姜氏,而是怕度厄大師!

    度厄大師,不但是大帝,而且真的是殺人不眨眼,性格亦正亦邪,古怪的很。

    也許你不經意間的某句話,或者是某種行為,都有可能將他激怒,使得他出手將你給殺了。

    這也是為什么,度厄大師和姜行舟之間的關系,知曉之人不多的原因。

    因為,知道的人,沒人敢再說出去!

    對于外界修士的想法,大族老和姜景溪自然不去理會。

    此刻的他們,已經置身在了鎮獄界內,站在了那座小廟的前方,抬頭看著突然之間涌出的遮天蔽日的黑色霧氣。

    就在兩人抱拳,對著小廟準備拜下的時候,他們的耳邊卻是先一步響起了度厄大師的聲音:“俗禮就免了。”

    “有事就直說,不用拐外抹角的。”

    雖然度厄大師經年累月的鎮守在鎮獄界內,根本不會離開,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對外界發生的事情,就都是一無所知。

    因此,他很清楚,姜氏在如今這個時候突然來到自己這里,必然是什么事要找自己幫忙。

    故而,他才會以黑色霧氣遮住了鎮獄界,不讓外人聽到他們之間的關談話。

    聽到度厄大師的這句話,大族老和姜景溪對視一眼,心知肚明,其實,度厄大師這已經是準備出手相助了。

    大族老神態恭敬的道:“見過大師。”

    “是這樣的,不久之前,我姜氏前往諸天集域但任督戰使的族人,意外發現那里的域主姜云,竟然是姜秋陽的兒子。”

    “而如今,集域處在域戰之中,又發動造反,我們擔心此子會遭遇意外,隕落其中,所以想要將其趕緊接回苦域。”

    “前幾天,我族中七祖前往了苦廟,想要求得苦廟的同意,但苦廟拒不肯見。”

    “無奈之下,晚輩二人才來此求見大師,希望大師能夠允許我們中的一人,去將那姜云接回苦域。”

    “晚輩也知道,此事委實是有些不合情理,恐怕會讓大師難做,所以如果大師不同意的話,那我們立刻轉身離開,不打擾……”

    不等大族老將話說完,他和姜景溪的眼前同時一花。

    一位身穿月白長袍的光頭男子,已經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來的,自然就是度厄大師。

    出現之后,他的目光直接看向了姜景溪。

    雖然他沒有動用任何修為,但是卻也讓姜景溪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天塌般的威壓,撲面而來。

    姜景溪的身體一顫,急忙低下頭去,根本不敢和對方的目光對視。

    度厄大師仍然盯著姜景溪,緩緩開口道:“我記得,數年之前,就是你,從諸天集域帶回了姜秋陽的兒子姜天佑。”

    “當時我讓你等在這里,是你姜氏三祖前往苦廟,求得了同意,才將其帶回了你們姜氏。”

    “怎么現在,諸天集域,又出現了一個姜秋陽的兒子?”

    “姜秋陽,到底有幾個兒子!”

    的確,當年姜景溪帶回道天佑的時候,就是出現在這鎮獄界。

    也多虧了鎮守在這里的是度厄大師,最終才得以順利的將姜天佑帶回了姜氏。

    姜景溪不敢抬頭,低聲的道:“大師好記性!”

    “原本我們也一直以為姜秋陽兄長只有一子,但是沒想到,這次我姜氏族人發現他竟然還有一子。”

    “至于這其中具體是怎么回事,別說我們無從知曉,就連天佑也同樣不知,恐怕只有等見到秋陽兄長之時,才能清楚了。”

    “但不管怎么說,那姜云畢竟也是我姜氏子弟。”

    “我等既然知曉他的存在,那么斷然不能任由他繼續留在諸天集域之中。”

    “萬一他隕落在其內,那我姜氏實在是愧對秋陽兄長,更是愧對老族長!”

    老族長!

    這三個字,讓度厄大師眼中露出了一抹傷感之色,臉上的表情也是緩和了不少。

    沉默了片刻,度厄大師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難得你們有這份心,那我就再破例幫助你們一次。”

    一聽這話,大族老和姜景溪頓時面露喜色。

    可度厄大師緊接著又道:“不過,現在集域的情況的確有些特殊。”

    “沒有苦廟的同意,我不能擅自讓任何人再進入任何集域。”

    大族老臉上的喜色不禁又僵住道:“大師,如果不讓我們進入集域,那我們如何帶回姜云?”

    度厄大師看了他一眼,一字一句的道:“我親自去,將他帶回苦域!”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