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越之教主難為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吵嘴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吵嘴

    /

    面對孟達生,黎淺淺就有股氣,為了追求棠姐姐,費了那么多心思,跟著滿天下跑啊!

    為什么明知自家的族老及族人們不靠譜,他愣是沒在發生事情之前,把他們給處理了呢?白白讓棠姐姐受了氣,要不是看在他和鳳公子的交情,這會兒她就親自動手把人打出去。

    沒好氣的冷哼了一聲,推了丈夫一把,“你去應付他,我懶得跟他說話。”

    鳳公子點點頭,交代春江她們好好侍候,自己則起身迎向孟達生。

    孟達生摸摸自個兒的鼻子,吶吶道,“黎教主的脾氣是不是又大了些?”

    他不好說黎淺淺脾氣越來越大,只能略略提了句,鳳公子笑著搖頭,“沒的事,就是一直坐著對帳,難免要上火。”邊說邊快步將孟達生引走,免得真把老婆給氣著了。

    屋里黎淺淺自然是聽到他們的對話,不由一愣,咦?她最近好像,確實,脾氣變大了許多啊?

    怎么說呢?

    前世她也是爸爸媽媽捧在手心上的寶貝啊!雖然爸媽去世了,爺爺對她不是很看重,但她有個好哥哥,對她疼寵如命,雖然看起來脾氣很好,但只有親近的人才知道,她其實脾氣爆得很。

    那些欺負他們兄妹的人,或多或少都吃過她的暗虧,只不過到死,他們都不曉得,是誰在背后搞他們。

    來到異世之后,她年紀小,又處于劣勢,沒有人能保護她,她又是初來乍到,很多事都不清楚,為了自保,她不得不低調再低調,生生把自己憋成了個沒脾氣的樣子。

    要是在之前,就算看孟達生不順眼,她也不會這么坦白的跟鳳公子說,她懶得跟對方說話,只會虛與委蛇的應酬對方,然后把自己給惡心死。

    她輕撫著肚子,陷入了沉思,難道是因為有了孩子,她的爆脾氣就控制不住,要跑出來遛達了?

    春江她們見她不說話,忙上前打斷她的思緒,就怕孕婦想不開鉆牛角尖。

    而鳳公子這頭,領孟達生出了院子,信步走到院子旁的小山亭中,小山亭在小丘陵的小林里,放眼望去可見園中小徑及一座小湖,那座小湖初建時,不過是個小池塘,某年下了場大雨,池塘就變成小湖了。

    鳳莊主便讓人把小湖的周圍修建了一番,將匯入小湖的幾條水路也整理一遍,確保小湖不會那天變大湖,把周遭的房舍都淹沒了。

    孟達生雖來過鳳家莊,可卻不知鳳家莊處處有美景,這時不由看傻了。

    鳳公子坐在亭中石椅上,玄衣領人送茶具進來,鳳公子沏了茶,給自己和孟達生各倒了杯茶之后,看似漫不經心的道,“大哥修這座湖的時候,我還在北晉,回來后乍一看就覺十分眼熟。你看看,是不是?”

    可不是眼熟嗎?孟達生摸了摸腦袋,走回來坐下端起茶,一口就喝完一杯。

    “我怎么覺,看起來很像京里那座鳳家莊園子里的湖啊?”

    鳳公子給了他一個贊賞的眼神,“是吧!很像是吧?”他抿了口茶,道,“我二哥說啊,大哥就是照著那座湖讓人修葺的,不過就放大了些,原本大伯父只建個池塘,大概是怕我姐瘋瘋傻傻的,不小心要掉進去就不好了,所以他不肯弄大。”

    鳳公子放下茶杯,站起來走到邊上,指著那一片湖道,“那會啊!那池塘跟京里那座湖是壓根不沾邊的。二哥說,他也沒想到,大哥修著修著就修成了這模樣。”

    孟達生聽到這兒,悶不吭聲的也放下茶杯站起來,“我記得京里那座湖,是你大嫂她娘在的時候修的?”

    “嗯,我記得我娘說,那時我表姨身子已經很差了,可她一直記得,藍先生習慣走江湖,怕自己拖累了他,所以藍先生便征得大伯父和我爹的同意,在家中園子里修一座湖,每日他就陪著她在湖邊漫步,在湖上泛舟,采蓮花、釣魚。”

    他二哥說,他們兄弟的泳技就是那時練出來的,表姨疼孩子,雖然身子不適,可他們要黏她,她也不會拒絕,就帶著他們上船。

    可孩子總是愛鬧騰,在船上待久了坐不住,藍先生便帶他們下水游泳。

    后來大哥來了,兄弟二人就多了伴,除了大哥,藍棠也加入,四個孩子渾不知愁的玩鬧成團。

    對藍棠來說,她也許不記得有這事了,像他就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還是大哥修了眼前這座湖,二哥說起來他才曉得的。

    “我大哥他就是個做比說得多的人。”就算明知孟達生在追求藍棠,他還是在家里為藍棠修葺了一座湖,正如當年她爹為她娘修了座湖一樣,他希望當她回來看到這座湖時,能稍稍緩解思念母親的心情。

    鳳公子輕笑了下,指向那一對在湖邊漫步的夫妻,“不過就不曉得,我大嫂明不明白他的這份心意。”

    要他說,藍棠大概一直沒明白吧?不管她明不明白,那都不關他的事,那是他大哥的老婆,她歸他管,要是她看不出來,不懂得他的心思,也是他大哥自己的事不是?

    孟達生看著那對夫妻,不由輕嘆口氣,怎么說呢?他自認對藍棠很上心的,可是像鳳莊主做的事,他是做不出來的,他的心思就沒人家那么細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沒想跟你大嫂重頭再來,我就是,就是,啊!”他撓著頭放聲低吼了一聲,“我就是也想要成家了,像你,像你大哥一樣,有個合心意的老婆啊!”

    “那你該往外頭找去,跑來找我作啥?”鳳公子沒好氣的道。

    孟達生看著他真誠的道,“我,我不知道要找個什么女人啊!”

    “怎么會不知道?你之前不是看魏七很順眼?”

    “是,我那會兒看她,是覺得很順眼,可現在我瞧著她,覺得不舒服了。”他把魏七那幾個丫鬟的事說了,鳳公子一聽皺了眉頭。

    “這個魏七很精明啊!她讓那幾個丫鬟替她把疑慮說出來,逼著你表態,如果你對她有心,就會就此向她表明態度,如果你因此不快,她也可以推給丫鬟們。”鳳公子分析道。

    孟達生點頭,“她就是這么做的,但是就算我和藍棠有緣無份,藍先生也依然是我尊敬的長輩,她們要我把藍先生請過來為她治病,看似為她的身體考慮,其實只是要我與藍先生鬧得不痛快。”

    “她們知道藍先生眼下在宮中當差吧?”

    “知道,我一開始就跟她們說了,原本我是想請你大嫂給她看病的,可是你大哥拒絕了,我后來想了想,也是,是我想得不夠周延,你大嫂的醫術是好,但要是魏七到時候不肯老實配合,指不定會搞出什么事情來。”

    要是在這之前,跟孟達生說這些,他肯定會為魏七說話,但現在嘛!別說旁人不相信魏七,就是他自己也不相信,藍棠若真答應了,魏七會不會老老實實配合她治病了。

    若她真心想要治好自己的病,就不會讓丫鬟們碎言碎語的逼他表態。

    孟達生不禁陷入沉思,也許魏七的病,并不如她表現出來的那么嚴重,從頭到尾都是她的丫鬟們在說,說她們主子的身體如何的虛弱,如何的脆弱,可她們不是大夫,她們口口聲聲說大夫交代了,要如何做才能讓她們主子的身子不要再虛弱下去。

    但是,她們說歸說,卻任由她們主子耍性子,不管自己的身體扛不扛得住,也要出遠門。

    如果真是為主子好,不是應該勸著主子不要任性?倘若真擔心主子的身體,遇上可能治好主子的人,不應該好生巴結對方,無論如何也要請對方為自家主子調養身體嗎?

    孟達生想到這里,不由得開始鉆牛角尖了。

    鳳公子笑著搖頭,道,“如果你覺得她有問題,就放開手吧!要是覺得她不是良配,卻又覺得半途而廢不好,那就給藍先生寫封信去,我再請大嫂給張拜帖,你讓人送去給她,她若真有心想治好自己,拿了拜帖就會自己想辦法進京。”

    孟達生想了好半晌才點頭同意,鳳公子讓玄衣去找藍棠拿拜帖,另外又讓小廝拿文房四寶過來,讓孟達生就在亭子里寫信給藍海,另外又寫了封信給魏七,正當他兩封信都寫好了,要讓人收拾東西時,鳳公子伸手攔了下。

    鳳公子:“你不是說,日前請你表舅幫忙?”

    是了,鳳公子要是沒提醒,他還真忘了這件事,忙又加水研墨,重又給他表舅寫封信去。

    等墨跡干了,就請鳳公子派人送了出去。

    魏七這廂接到信之后,差點沒昏過去,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怎么突然就變卦了?拿著信不禁懷疑,自己之前授意丫鬟們做的事,是否弄巧成拙了?

    藍海遠在京城,沒那么快拿到信,表舅那里倒是很快就收到信了,看著前后兩封信,猜也猜出來,那個姓魏的姑娘大概和孟達生鬧翻了。

    為表舅念信的管家,都忍不住要為這位爺一掬同情的淚水了。

    想當初,主子這位表外甥追著一個大夫的女兒滿天下跑,主子哼哼念叨了幾天,說是真難得啊!孟家人竟然也開眼了!知道什么樣的人是好的,孟達生父子二人算是孟家人當中,難得的慧眼獨具啊!

    正當大家以為孟家表少爺就要抱得美人歸,劇情卻急轉直下,孟氏族人一如既往的無恥,生生把藍家父女給得罪了!

    主子那會兒就說了,藍先生要不是個睜睛瞎缺心眼的,都不會把女兒嫁給孟家表少爺了。

    沒想到還真讓主子說中了!

    說中此事的主子卻不高興了,管家知道,他家主子那是真心希望自己說錯了。

    好不容易終于等到孟家表少爺又傳來喜訊,主子讓他派人去打聽魏家,不曾想去打聽的人還沒傳消息回來呢!這事又變卦了!

    真是叫人頭疼不已!

    難不成這就是好事多磨?

    可孟家表少爺年紀不小了,他的婚事得磨到什么時候,才能有個好結果啊?

    “行吧!讓人把東西都歸位吧!看樣子他的婚事還有得磨呢!等塵埃落定之后再說吧!”管家回過神忙應下,讓小廝好生侍候主子,自己轉身出去,把才整理好的行李讓人取出來一一歸位。

    主子這些年很少出門,難得有機會出門一趟,家里人都很興奮,只是沒想到,機會就這么沒了!

    為孟家表少爺難過之余,大家也頗為自家主子難過,真是好不容易有出門的理由啊!

    正當大家意興闌珊的做事時,門房小廝來通報,族里二房的九姑娘來了。

    管家聽了,不由嘆了口氣,“九姑娘來了啊!在哪?我去見她。”

    門房小廝笑著回道,“還能在哪?就在門房的小屋里待著呢!”

    這位九姑娘也是個可憐人。

    明明是二房嫡出的姑娘,可偏偏命運多舛,小小年紀就沒了爹娘,祖父雖然還在,祖母卻是繼室,繼母是繼祖母的侄女,她爹過世之后,她娘原本封存的嫁妝就被繼母拿來用了。

    對外是說,她懂事孝順,知道家里日子難過,就把親娘留給她的嫁妝拿出來幫襯家計。

    實際上族里誰人不知,二房有錢得很,只是九姑娘的繼祖母和繼母摳,貪她親娘的嫁妝。

    她祖父身體不好,妻子掌控著家里所有事,他未必知道孫女受得委屈。

    管家邊走邊思忖著這事,九姑娘沒待在小屋里,而是站在門口等他來,見到管家,她忙見禮,“樘祖父在嗎?”

    “在,在,在。”

    “我,我做了些小點,上回送來,樘祖父說好吃,我便又做了些。”

    管家忙讓她進,邊走邊夸贊著她孝順。

    表舅名樘,所以九姑娘稱他樘祖父,管家看著這一老一說笑笑,心情不由好了起來,來送茶水的嬤嬤站在他身邊,看著屋里的那對老小,笑道,“這九姑娘還真得咱們老爺的青眼啊!”

    要知道他們家老爺,那就是個挑剔得緊的,能入他眼里,還能跟他這樣對坐談笑風生的小輩,可當真沒幾個!就是那位孟家表少爺,也沒能得老爺一個好臉色。

    “要是不說,誰看了這,不說他們是對祖孫?”

    管家點頭,“可惜九姑娘不是個男孩子,不然讓老爺把她過繼過來,老了也好有個伴不是?”

    “女孩子又怎么啦?過繼過來后,讓她招個上門女婿不就得了!”

    “女兒家還是得出嫁,招上門女婿,要是招到個不好的,下半輩子就毀了。”

    嬤嬤跟他抬起杠來,“不是說嫁就一定能嫁到個好的,再說了,會給人當上門女婿的,哪個是有出息的?”

    兩個年紀加起來都上百的人,拌起嘴來那也是火花四射,戰斗力十足的。

U赢电竞 电竞菠菜| 电竞菠菜|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lol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