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仙聲奪人 > 第740章 無恙

    趙、江二國雖然抽出一百萬軍隊防著東晉,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也是東晉牽制住了二國的兵力。

    希望容國能有用點兒,不要那么快在二國的攻擊下倒下。

    畢竟這都是曾經的劍帝不顧一切守護的國家。

    賈詩琪眼神隱隱有些復雜,眼底深處也帶著淡淡的懷念和悲痛。

    容國,年幼的太子昊監國。

    他坐在龍椅下方的小桌子上,懷里還抱著一把小木劍。

    二太子容揚與皇太女容婳站在百官之前,小短腿看上去沒有任何存在感。

    文武大臣分立兩邊,大殿內氣氛凝重肅然。

    眾大臣的修為都是數一數二的,無意間泄露出來的威壓讓虛空之上的氣運金龍不悅的打了個噴嚏,庇護住修為還弱小的太子。

    “孤記得母皇將容國疆域推進了不少?”容昊問道。

    田中尉出列道:“回殿下,確實如此。曾經趙、江二國皇上與陛下友好會談,各自贈予我國五座郡。目前這十座郡還未徹底整合。”

    友好會談四個字讓知情人都忍不住憋笑。

    容昊摩擦了下小木劍,目光落在白太尉身上:“風云驥和飛羽軍在何處駐扎?”

    這二軍由白太尉長子白慕辰和二子白慕驚掌管,好在白太尉的忠心可以保證。

    白太尉想也不想回道:“兩軍皆駐扎在新郡。”

    這十座新郡乃是陛下從趙、江兩國奪來的,以紅海為界,將容國與兩國隔開。

    容國真正的邊界乃是天塹,不過若徹底將十郡整合,容國的邊界便只剩下紅海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葉將軍率領五十萬人馬駐扎在天塹,邊境可保無憂。”

    “傳令。”容昊沉默片刻,稚嫩的聲音帶著說不出的威嚴。

    眾臣下意識看了眼虛空之上的氣運金龍,立刻應道:“臣等恭請令喻。”

    容昊站起身,身后的空間層層疊疊慢慢暈染上了粘稠的血腥,耳邊隱隱是金戈鐵馬之聲:“增兵邊關,著令一切事宜交由白師負責,所有參與其中的郡守等人務必全力配合。”

    “諾。”眾臣應道。

    頭頂,原本盤臥在氣運云海內的金龍睜開了碩大的龍目。

    金龍長嘯一聲,飛身竄起纏繞在天柱之上,龍頭對準了趙、江二國的方向,龍目泛起淡淡的紅光。

    金黃閃亮的龍鱗上一寸寸覆蓋上了堅固的鎧甲,一呼一吸間煞氣四溢。

    無論是三大道場還是四大世家或者是散修等人,看到這幕的眾人心中了然,北疆部洲的四大王朝,將起兵戈之爭。

    夏皇朝,端坐神庭的夏天子睜開了眼睛。

    他微微側頭,整個世界都仿佛隨著他的動作活過來一樣。

    他的目光清清淡淡,好似穿過了層層空間落在了容國。

    皇的凝視。

    容昊突兀的察覺到窺視,或者說是光明正大的觀察,這感覺竟讓他有種詭異的熟悉感。

    在他掩去眉宇間的沉思時,容揚皺了皺眉,這種強大的窺視實在令人不爽,但他實力太過弱小,沒有丁點辦法,這實在是太討厭了。

    他眼里閃過冷光,不甘的壓下了心底的殺機,不敢透出分毫。

    那等存在,他如今無法抗衡。

    感受到身側二人的情緒波動,容婳嘴角翹了翹,還真是敏銳啊。

    不過,她的國當然不是誰都可以隨意窺探的。

    容婳心神一動,氣運金龍龍尾一甩,云海中的星云灑下,將乾京籠罩了進去,任何人都無法透過這層氣運探視到里面的情景。

    與此同時,容昊與容揚二人緊繃的神色微松。

    夏朝,夏天子在發現氣運金龍的阻撓后,便收回了視線,神色間沒有半分惱怒。

    他又重新閉上了眼睛,對四大王朝的戰爭完全不放在心上。

    容**隊是很強,但幼主掌控便是最大的弱點。

    趙、江二**隊不強,但掌控軍隊的人卻厲害。

    不過是平分秋色之戰,在預料之中。

    時間很快在幾國調兵遣將中過去,四大王朝風雨欲來。

    而暗中的其他各大勢力也在地榜發生變動之時飛快的蠶食著周邊的實力,一時間北疆部洲處處都燃起了戰火。

    明哲保身的勢力召回門人弟子不敢冒頭,唯恐牽扯進暗潮洶涌的戰爭里。

    這是北疆部洲的劫,一旦現身便會被劫氣引去,不知不覺深入劫中,身死道消。

    若為保命,除了閉關茍活外,也就只能在大劫中想方設法的活下去了。

    容國與趙、江二國開戰之時,道臺之內容嫻本尊隱隱有所感應。

    她目光一沉,重重的威壓竟讓這片黑暗更加濃郁。

    應平帝、神寧帝。

    即便早有所料,可這二國趁虛而入依舊讓她很不爽。

    好在容國能打仗的比較多,那都是劍帝一手帶上來的。

    只要幼主不在戰事上指手畫腳,守住容國再簡單不過。

    而且她還留下了后手,想必葉清風也會在最合適的機會利用起來。

    結局雖已經注定,但容國將士定然也會付出代價。

    想想還真是讓人意難平啊。

    容嫻懸立于山頂,低頭朝著山下的小團體溫柔一笑,眼中泛起一絲漣漪,眉目如畫,風光霽月:“既然我不開心了,那你們也該悲苦難過才是,我做人最是大方不過了,什么都喜歡跟別人分享。”

    被無數把劍從頭頂砸下來的小團體:“?!”人干事!

    容嫻不帶半分煙火氣的落在眾人面前,笑瞇瞇道:“諸君,別來無恙乎?”

    眾人:“”

    二話不說,直接開打。

    小團體總共有五人,五人都在地榜前五十,容嫻收拾起來還是頗費功夫的。

    她手里憑空一握,功德金劍出現,這可是殺人不沾因果的利器。

    當然容嫻既然決定對他們動手,也不在乎什么因果不因果的了。

    她手中長劍一動,沒有任何殺氣,縹緲出塵的好似仙子月下獨舞。

    然而容嫻真正殺人的時候,才是毫無煙火氣息的。

    往往最美的東西才是最致命的。

    好在這五人也不是什么軟柿子,各自都有保命的絕招和殺招,一時間竟斗了個旗鼓相當。

    他們對戰之時,同舟與傅羽凰也沒有閑著。

    是的,在一對五的緊要關頭,容嫻她還在三開。

    不得不說,精分的這么敬業也是數一數二了。

    不同于同舟狴犴魔獄護身的輕松與傅羽凰傳承劍帝傳奇劍法的自在,容嫻本尊就吃力多了。

    她用的殺招乃是曾經在小千界清華師父教的劍術,殺傷力經過她改造后強大了很多。

    除了醫毒之術,她能用的殺招也不多,畢竟這可是在天道眼皮子底下。

    她不能讓天道將同舟、傅羽凰和她聯系起來。

    不然天道針對她的力度可會上升到地獄層次了。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