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豪門棄少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君挽月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君挽月

    楚風收回目光,笑著道:“君戰天,你答應幫我找的東西,可找到了?若是找到了,你解除烙印之事,我倒是可以既往不咎……”

    “哈哈哈哈。”君戰天大笑道:“你還在做夢呢!就算找到了,我也不會給你。姓楚的,你怕了嗎,哈哈,若是怕了,就跪下來磕頭,說不定,我們還可以給你留一條全尸。”

    楚風遺憾的搖了搖頭,“機會已經給你了,是你自己沒有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呸,你是個什么東西,有烏格曼先生在,你能拿我如何?”

    “不必烏格曼先生動手,看我來斬殺這個小畜生!”

    君飛煌爆喝一聲,手里突兀的多出了一桿噴吐著紫色火焰的長槍,一槍刺向了楚風。

    熊!

    漫天的紫火從槍尖洶涌噴吐,形成一片紫火海洋,將楚風整個人都包裹在內。

    “哈哈,這小畜生就這點本事?”

    君飛煌見一招見效,忍不住狂笑起來。

    “這紫火,乃是天炎紫火,就連三涅修士沾染一點,也得脫一層皮。這小畜生被紫火吞噬,數息間便會被燒成灰燼!”

    “爹,你真厲害。”君戰天也是大喜。

    “多學著點吧,你在年輕一輩中雖然不錯,但在老一輩子眼里,還是不夠看,經驗太少了。”

    “是,爹。”

    “真讓人失望啊。”

    就在這時,那被火焰籠罩的區域,傳出一聲嘆息聲。

    君飛煌臉色一僵,旁邊的君戰天也是瞪大了眼睛。

    嘩!

    熊熊的紫火被兩只潔白的手掌輕輕撥開,楚風毫發無傷的從中走了出來,看了看滿臉震驚的君飛煌父子,“本以為你能有點手段,沒想到,就這點不入門的兒戲?”

    “不可能,我的天炎紫火,連三涅修士都燒死過。你怎么可能一點事都沒有,這不可能!”君飛煌失聲大吼。

    “你怎知我的手段?”楚風不屑的看著他。

    那七色天賦,加持的防御,可不單單僅限于物理防御,而是各個方面的,包括這水火五行攻擊的防御。

    天炎紫火固然厲害,但這種程度的火焰,卻是連他的防御都難以破開。

    “最后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自殺吧,可保你君家其他人一條命,否則,讓我動手,怕是你君家滿門上下,都要雞犬不留。”

    君飛煌從一開始的不屑,到現在已經開始懼怕了,這家伙太邪門了,無往不利的天炎紫火,居然在他面前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他君飛煌能成為三絕之一,可不單單靠的這桿神兵利器‘天炎槍’。

    “小子,修得張狂,看我如何滅你!”

    君飛煌雙手連掐手印,只見房間上空,無數的不知名奇怪符號騰空而起,以至于剎那間,整個房間里都充斥了這種奇怪的符號。

    就在這時,楚風感覺四周的空間仿佛被人涂抹了漿糊,居然連移動都變得困難起來。

    他正詫異間,眼前場景一變,那奇怪的符號,居然化作了漫天持槍沖殺而來的戰士,數之不盡。

    “此人能成為三絕,當真是有點手段。”

    楚風也不敢大意,他眼眸閉合,忽然,四周的空氣瞬間凝固了。

    那沖殺而來的戰士,驟然被施展了定身法般,盡數停在了原地。

    唰!唰!

    與此同時,天幕中出現無數的劍光,劍光閃爍中,那數之不盡的戰士轟然破碎,化作漫天的塵埃。

    噗!

    君飛煌張嘴噴出一口鮮血,頹然的癱坐在地上。

    這是他的本命絕學‘造化符兵’,威力絕倫。

    就算面對另外兩絕,他也不曾施展過。

    但他萬萬想不到,他的看家本領,居然連楚風一根頭發都沒傷到,就被他盡數斬滅了!

    甚至,連他自己也是元氣大傷!

    “爹!”君戰天面色慘白,急忙上前扶起了君飛煌。

    “這一招,還算有點東西。”

    楚風微微頷首,“還有沒有其他的手段,一并使出來吧。”

    君飛煌慘然一笑,“罷罷罷,我君飛煌縱橫一生,沒想到,居然會敗在你的手里。不過,你也不要囂張,有烏格曼先生在,你縱然戰勝了我,也是必死無疑!”

    “烏格曼先生……”君戰天將求助的眼神,看向了漫不經心吃著酒菜的烏格曼。

    后者這會似乎也吃飽喝足了,一撩長袍站了起來,“君家主,你有點讓我失望啊,對付這種跳梁小丑,還要讓我出手。”

    “讓烏格曼先生見笑了。”君飛煌臉色尷尬。

    烏格曼掃了眼桌前的一個女子,這位女子長發披肩,穿一席綠色為主的彩色羅裙,五官嬌美,居然是一位罕見的絕色美女。

    “讓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有個要求。”

    君飛煌愣了愣,說道:“烏格曼請說,如果我們君家能做到,一定全力滿足。”

    烏格曼笑了笑,“這位君挽月小姐,長得美麗,本人一見傾心,這樣吧,讓她陪我一個月,我不但替你們鏟除了此人,而且,還欠你們君家一個人情,你看如何?”

    “什么!”君飛煌和君戰天都是驚呆了。

    君挽月,是君戰天的姐姐,也是君飛煌唯一的女兒,一向寶貴的很,沒想到,烏格曼居然提出了這種非分的要求。

    然而,相比起他們而言,君挽月本人,卻顯得相當的淡定。

    “這……烏格曼先生,能不能換個要求……”

    烏格曼冷笑道:“不過一個女子而已,君家主連這點犧牲都不肯做,讓我怎么相信你的誠意?”

    “烏格曼先生,君挽月乃是家姐,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們君家其他女子多的很,很多都很漂亮,我給你找十個……”

    “不用,我就要君挽月小姐一人。”

    “爹。”見君飛煌還要說什么,君挽月款款起身,淡然說道:“烏格曼先生幫了我們君家這么多,我就是陪他一個月又如何?”

    “可是挽月……”

    君挽月打斷了他的話,“這是我心甘情愿的。再說,烏格曼先生如何有能力,我跟了他,也不算辱沒了我們君家。”

    “唉!”

    君飛煌長嘆一聲,“委屈你了。”

    “談好了嗎?”楚風站在旁邊作壁上觀,笑吟吟的說道:“我可沒那么多時間,看你們一家人惺惺作態。既然談好了,就讓這位烏格曼來送死吧。等除掉你們君家,我還有別的事。”

U赢电竞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