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霸道兵王在都市 > 第八百二十三章 未知的前途

第八百二十三章 未知的前途

    龍嘯林用手指敲打著桌子,渾厚的聲音在房間里響起:“老林,人家都走了,你也要走嗎?”

    雖然他的語氣很平靜,但是所有人都能看的出來,他不高興了。全場寂靜無聲,沒人敢多言。

    林戰非抿了抿嘴,微微皺眉。旋即,緩緩地坐回到椅子上。

    項中華夾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咀嚼著,臉色越來越陰沉。

    “大家都是朋友,好好聊一聊。”梁娜急忙打圓場道。

    “聊?”項中華冷笑一聲,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問道:“聊什么?”說完,身上爆發出一股上位者的氣息,給梁娜帶來一股壓迫感。

    此言一出,梁娜立刻不敢說話,面露為難之色,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項中華瞥了一眼龍嘯林,冷冷地問道。

    龍嘯林聞言,摸了摸鼻子,微微拱手回應道:“項老,不好意思。老林沖動了。”

    林戰非的做法很過分,讓龍嘯林有點下不來臺。不過,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后者也不能說什么。

    “林戰非,我告訴你,管住自己的脾氣。”項中華抬手指著林戰非,怒目橫飛地訓斥道:“想仗勢欺人,得先問我答不答應!”

    “項老,冷靜點。”林戰非言簡意賅地回應了一句。

    “怎么冷靜?”項中華拍著桌子說道:“我給你們面子,今天來赴宴。可是你們卻把我的干孫子趕走。”

    龍赤北聞言,苦笑著說道:“項老,這次多有得罪,還望諒解。我在這里給您認個錯,您老先消消氣。”

    說完,他看了一眼身邊的龍嘯林,低聲道:“爹,我去找洛千帆說兩句話。”

    龍嘯林微微頷首,算是默許了。旋即,龍赤北便拿起外套,大步離開了包間……

    洛千帆走到大街上,臉上掛著落寞的表情。他對自己的未來有些迷茫了,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他感覺自己無論怎么努力,都不會得到林戰非的認可。林家的門檻高,以他現在能力,根本邁不過去。

    命運弄人,讓洛千帆得到一份令人羨慕的愛情,又讓他感受失去的痛苦。

    洛千帆感覺有些冷,縮了縮脖子。隨后,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煙,從里面取出一支叼在嘴里。用打火機“啪嗒”一聲點著。

    他在馬路邊坐下,一個人靜靜地吸著煙。他的目光很平靜,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心中百感交集。

    這么拼命的努力,卻還是得不到回報。林戰非對他的態度沒有一絲變化,這讓他感覺有些失望。

    洛千帆思考著,或許上流社會的生活,真的不適合他吧!

    可是,他終究還是要繼續走下去啊!

    洛千帆愿意做一個平凡人。可是,他愛的人不平凡,所以他只能讓自己也變得不平凡。

    若是像這世界上的塵埃一般不起眼,又怎么配的上萬眾矚目的千金小姐?

    有的時候,人是沒有選擇的。洛千帆能夠聲名遠揚,就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

    光靠努力,永遠跟不上林戰非的步伐。燕京最不缺的就是努力和汗水。可是,像林戰非那樣的成功人士,又有幾個呢?

    林音涵能等他多長時間呢?一年、兩年、三年還是十年?在短時間內沒有能力的話,他娶不了林音涵!

    林戰非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時刻都給洛千帆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忽然,一輛豪車停在他的身邊。龍赤北從車上下來,看著坐在路邊的洛千帆,笑著問道:“一個人在這里坐著干什么?”

    “想一些事情。”洛千帆平靜地說道。

    “想什么?”龍赤北倚在車上,興致勃勃地看著洛千帆,語氣中多了幾分調侃:“看你的樣子,應該很失落吧?”

    “龍少這么關心我的事情啊!”洛千帆一邊抽著煙,一邊說了一句。

    “當然。”龍赤北笑著說道:“我對你很感興趣。”

    “我對你不感興趣。”洛千帆反駁道。

    聽到洛千帆的回答后,龍赤北先是露出錯愕的表情,旋即放聲大笑。

    “你笑什么?”問完,洛千帆瞥了他一眼,吐出一口眼圈。

    龍赤北扭了扭脖子,笑著回應道:“洛千帆,不得不說,我很欣賞你。或許,我們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其實在龍赤北看來,洛千帆已經足夠強大了。至少在年輕一輩中,沒有人可以與這個小子匹敵。

    龍赤北能夠有今天的成就,與好的身世背景離不開關系。而洛千帆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人物,能夠成為年輕一輩的翹楚,絕對是實力的象征。

    “你這個人真是有意思,之前說我是你的對手,現在又說我們可以成為朋友。龍赤北,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洛千帆把未燃盡的煙頭扔在地上,用腳踩了兩下。語氣中多了幾分無奈。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對手,也沒有絕對的朋友。我知道,你一直都沒把我放在眼里。”龍赤北笑吟吟地說道。

    洛千帆笑而不語。確實,這么長時間,他一直都不關注龍赤北這個人。

    雖然龍赤北是燕京大少,身后有神秘的背景,但是他對洛千帆并沒有威脅。

    當然,也并不是完全沒有威脅。如果他把洛千帆白門的身份公布出去,后者的名聲就會毀于一旦。

    可是,龍赤北并不想這么做。他對這種卑鄙的手段不屑一顧。

    洛千帆的眉毛一挑,問道:“你是大少爺,每天可以游手好閑。我只是一個小人物,不努力就會被人踩死!你和我成為朋友,能得到什么?”

    “我說了,我只是單純的很欣賞你,僅此而已。”龍赤北平靜地說道:“我想看看音涵妹妹的眼光,到底怎么樣!”

    “她的眼光很好。”洛千帆咧嘴一笑,自信滿滿地說道:“她選的未婚夫,也很優秀!”

    聽著洛千帆變相自夸,龍赤北拍了拍額頭,臉上的笑容又深了幾分。

    “你真的很自信!”龍赤北一字一句地說道:“這么多年了,有很多身份高貴的年輕人向音涵求婚,她都沒有答應。唯獨你是個例外。相貌平凡,身份普通,憑什么獲得她的芳心啊?”

    “憑什么?”洛千帆沉思了片刻,道:“我也不知道憑什么。如果非要一個理由的話,那么可能是憑我這條命吧!”

    對,洛千帆能獲得林音涵的芳心,就是靠這條命!

    林音涵從未想過,會有一個男人拼了命的保護自己。蒼白無力的甜言蜜語,永遠比不過一顆敢為愛付出生命的心。

    “命?”龍赤北頓時恍然大悟,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輕聲道:“確實,你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里。”

    “他們有錢,可是命就一條。我可以為了音涵拼命,他們行嗎?”說完,洛千帆的語氣變得挑釁起來,目光中閃動著堅定的光芒。

    在沒有遇見林音涵之前,他不相信愛情。是這位高冷的女總裁,讓他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愛情。

    “比你有能力的人很多,有了錢,就不需要拼命了。”龍赤北嘲諷道。

    “對啊,比我強的人太多了。”洛千帆惆悵地說道:“我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個平凡人。”

    “可是……”洛千帆的話鋒一轉:“在我的眼里,只有我才能配得上她!”

    此言一出,一股霸氣油然而生。龍赤北的眼皮一跳,眼中多了幾分贊賞之意。

    洛千帆的意思很簡單,我的女人,除了我,誰也配不上她!

    龍赤北聞言,說出了心里話:“雖然我相信你說的話,但是林叔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你要明白一個道理。即使夏家支持你,沒有林叔的認可,你也娶不了音涵。”

    “林叔是音涵的父親,這個血緣關系是改變不了的。他的脾氣我了解,認定的事情,就一定會堅持到底。”說說著,龍赤北看著洛千帆的目光,變得同情起來:“你想靠什么感化林叔,武力嗎?我承認,你的武力確實很強。可是,武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龍赤北說的沒錯,武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武力是最低下的手段,是最上不了臺面的手段。

    真正有本事的人,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打架?那是保鏢的工作。

    洛千帆沉默了,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龍赤北。

    “我該怎么辦?”洛千帆忽然出聲問道。他的語氣中,透出一絲無助。

    聽到洛千帆的話,龍赤北愣住了,眼中露出意外之色。他似乎沒想到,洛千帆會問出這種問題。

    在別人的眼里,洛千帆一直都是一個有勇有謀,處事不驚的人物。此時卻說出這種話來,實在是令人吃驚。

    “洛千帆,你是一個變數。誰也不知道你的未來會是什么樣。”龍赤北語重心長地說道。

    洛千帆太刺眼了,有很多人恨他,也有很多人幫他。誰也不知道他的未來會是什么樣的。

    也許,他會永遠的被林戰非踩在腳下,抬不頭來。或者,他會一飛沖天,完成所有的夢想,迎娶林音涵。

    他的前途是個未知數,夏家在賭,林戰非也在賭……

U赢电竞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竞技|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