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前四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前四

    “轟!”

    一聲巨響,就在三清長老凝神之時,那斗法臺上,忽然傳來一聲巨響,滿天塵土飛揚,待得煙塵散去之時,只見斗法臺邊上,公孫連口中有些喘氣,而在他臉上,布滿了赤紅色的紋路,雙掌更是變得如火焰一般,顯然他已將逍遙谷的獨門心法,運轉到極致。

    “嘿嘿,小友厲害……能讓小老兒,將這七傷步踏出第二步。”

    遙想當年與易云風那一戰,公孫連七傷步先是踏出一步,技驚全場,當第二步踏出之時,卻不慎引得反噬到來,而如今與蕭一塵這一場,他已經踏出七傷步的第二步,撐到現在,絲毫反噬的跡象也沒有,可若是第三步踏出,必將風云驚變。

    再看蕭塵,依舊顯得氣定神閑,但剛才那幾下,已經令得他內息有些紊亂,眼前這公孫連,其實力,隱隱超出了他之前的預料。

    “師弟……”

    遠處臺下,逍遙谷主雙眉緊鎖,他知道如今公孫連已經能夠將七傷步踏出第三步,可是眼前這個年輕人,修為之高,也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

    “嘿嘿……”

    忽然間,只見公孫連雙掌一抬,氣運全身,一股熾熱氣息,頓時以他為中心涌散開來,縱然是這嚴寒天氣之下,在場的人,也都感受到了這一股灼熱氣息,不禁心中一驚,他難道要踏出第三步!

    斗法臺上,蕭塵雙眼一凝,這一剎那,已然感受到了一股壓力從四面八方威逼而來,不行,他絕不能讓此人踏出第三步。

    他先前自是觀察到了,此人修煉的心法十分奇特,每往地上重重踏出一步,實力便會一瞬間提升許多,對方這只是踏出了兩步,他已經感到有些吃力,倘若讓這第三步踏出來,他恐怕對付不了了。

    “呃啊!”

    只見公孫連一聲大喝,周身上下,頓時有無數道赤光飛竄,一股磅礴氣息,以他為中心涌散了出去,令這整座斗法臺,霎時間風起云涌,殺氣翻騰。

    遠處在場之人皆是一愣,易云風站在一間閣樓上,此時也不禁皺起了眉,若當年此人的逍遙心法修煉如此,踏出七傷步第三步,他必敗無疑,那一場戰斗,他至今仍然記憶猶新。

    “喝啊!”

    狂風四涌,殺氣凜冽,公孫連重重一步往地上踏了去,這一步之強,誓要將整座斗法臺踏穿,而就在眾

    人屏息凝神的一剎那,“錚!”只聽一聲劍嘯破長空,蕭塵全身罡氣籠罩,竟一劍向公孫連刺了去。

    “他!”

    遠處所有人皆是一驚,他不但不避,還竟然直攖其鋒!縱然他有神劍在手,有罡氣護體,可是公孫連的第三步爆發出來,那一瞬間,周圍的一切,皆會被那一剎那的恐怖力量震得粉碎,任何靠近之人,必將神魂不存!

    “蕭兄!”

    斗法臺下,宇文卿頓時嚇得臉色一變,這一刻,他已經感受到了公孫連這一身恐怖氣息,而此時卻見蕭塵不但不避,還飛了上去,難免有種“以卵碰石”的味道。

    “錚!錚!錚!”

    但是,重霄劍從未讓蕭塵失望過,這一刻,只見劍身碧光大作,將那層層玄氣,盡皆穿透,一劍刺向了公孫連的“氣海穴”。

    而這一剎那,蕭塵的雙眼仿似變作了鷹眼,精準無雙的一劍,刺向了公孫連腰間的氣海穴。

    “師弟……糟糕!”

    遠處,逍遙谷主臉色驟然而變,“七傷步”雖然厲害至極,可每一步皆有其一處“罩門”所在,師弟所修煉第三步的罩門,便是氣海穴,這小子如何看透的……

    “嗯?”

    顯然,這一瞬間公孫連也感受到了危機,這第三步還未完全踏出,蕭塵的劍已向他腰間刺來,情急之下,他不得不抬起雙掌,“鐺”的一聲,將重霄劍死死壓住了。

    然而,雙掌壓住重霄劍的一瞬間,他便大感不妙:“移形換影……糟了。”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在他雙掌壓住重霄劍的一瞬間,蕭塵突然似元神出竅一般,自身影中分裂出一道身影,一掌重重朝他腰上打了去。

    “砰!”

    公孫連被這一掌打中,登時一口鮮血涌出,整個人一下往臺下倒飛了出去,這七傷步的第三步,終究是未能踏出來。

    而蕭塵身后,那持劍的身影,這一刻也散去了,原來竟是一道虛影,他將自己的本尊,藏在這一道虛影的陰影之下。

    臺下所有人都驚得目瞪口呆,他這究竟是什么詭異身法,竟能如此將本尊藏匿于幻影中,令公孫連也未能察覺到。

    “師弟……怎樣?”

    逍遙谷主已經將公孫連扶住,急急往他嘴里送入一枚丹藥,又運功替他緩住氣息和傷勢,剛才蕭

    塵那一掌,還算是留了情,否則的話,他早已重傷,甚至死亡。

    “嘿嘿……果然是后生可畏。”

    公孫連倒也輸得起,只是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爭這榜首之名了,接下來還有晉級失敗四人之間的比試,最終名次里,他應是能夠拿到第五。

    冷風瑟瑟,附近的人,也都慢慢回過了神來,前四已經產生了,太初殿的易云風,云天閣的劍仙飛雪,瀟湘樓的段云,還有這一次……最令人意想不到的蕭一塵。

    接下來便是最為激烈,也最讓人期待的榜首之爭,這四人里面,此次究竟誰能爭奪榜首?

    人群里許多人都開始議論了起來,而這時,太霄宮一位長老落到了一座高臺上,分別喚了四人的名字,隨后四人便去到了那座臺上。

    外面的人也都安靜不語了,只見那長老將四枚玉牌,各自交在了四人手上,并囑咐道:“你們回去,準備三天后的比試,這玉牌上所寫,便是你們對手的名字,記住,在三天后的比試開始前,不得將玉牌拿給任何人看。”

    四人收起自己手里的玉牌,臉上沒有任何情緒露出,也讓外面的人無從去猜測,他們的對手是誰。

    眾人又開始七嘴八舌議論了起來,這次為何不以抽簽形式了,反倒搞得這么神神秘秘,還不讓人知曉。

    “蕭兄……蕭兄!”

    退場之后,宇文卿一路偷偷跟著蕭塵來到了云天閣后面,蕭塵轉過身去,見他鬼鬼祟祟跟在后面,問道:“你怎么來了?”

    “嘿嘿……”

    宇文卿撓頭一笑,又往四周看了看,見附近無人,小聲道:“蕭兄,能不能把你的牌子給我看看,我想知道你跟誰打……”

    蕭塵眉頭微微一皺,也沒多言,從袖中取出太霄宮給的那枚玉牌,向他丟了過去,宇文卿接住一看,臉上笑容一下凝固了:“蕭兄……”可等他抬起頭來時,面前卻已經沒有了蕭塵的蹤影。

    “這……人又不見了。”宇文卿不禁苦笑,可一低下頭,看見這玉牌上的名字時,卻又不禁變得愁眉苦臉的。

    “你是何人,怎在此處。”

    就在這時,身后忽然響起了一個冷冷冰冰的女子聲音,宇文卿嚇了一跳,差些把手里的玉牌給甩出去,轉過身一看,整個人不禁一下愣住了:“飛,飛雪姑娘……”

U赢电竞 JBO| JBO体育| JBO|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lol|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