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 第1647章 拋出橄欖枝

第1647章 拋出橄欖枝

    廚娘看著慕少凌回復的短信,喃喃自語,“皮蛋瘦肉粥?太太以前好像也喜歡喝這個粥。”

    她放下手機開始做準備。

    管家走進來,恰巧聽到廚娘的喃喃自語,低聲警告道:“這些話不能在這里說。”

    廚娘一驚,心想著為何不能,但是自己不過是打工的,上司都說不可以,她也沒有權力去追問為什么,連忙點頭道:“好的,我知道了,管家先生。”

    宋北野離開警察局后,到了醫院。

    他在醫院樓下買了一個水果籃,打聽到念穆所在的病房,他推門走了進去。

    梅姨站了起來,看著他一副不好惹的裝扮,但是手上卻拿著一個果籃,有些警惕道:“你是誰?”

    “我是來探望念穆的。”宋北野沒把梅姨放在眼里,原本以為按照慕少凌對念穆的在意程度,病房外肯定圍著幾層的保鏢。

    但是,他到來后意外了,一個保鏢也沒有,病房里也沒有,只有一個看著毫無反抗能力的護工。

    “哦,你是念女士的朋友是吧?”梅姨看著還在睡著的念穆,上前搖了搖,“念女士,念女士。”

    念穆感覺昏昏沉沉的,可能是藥物的原因,她沒怎么清醒過。

    被梅姨搖醒以后,她強撐著精神,拿起手機,打字問道:“怎么了?”

    “來了位先生,說是您的朋友,來探望您的。”梅姨說道。

    念穆聞言,順著她的門光看過去,看見是宋北野,她眼神一沉。

    這個男人還敢出現在這里……

    不過他的確沒有什么不敢的,畢竟現在那兩個嫌疑犯替他攬下了所有的罪名,如無意外,他是不用承擔任何的責任。

    “念穆,還好嗎?”宋北野看著她腫脹不堪的臉,勾著嘴唇,這是他的杰作,當然要好好欣賞。

    念穆垂眸,在手機上敲打著字。

    梅姨在一旁解釋道:“念女士現在不方便說話,只能用手機交流。”

    宋北野一聽,點頭道:“能理解,傷的這么嚴重,還是要養傷為主,不然以后破了相,也不好再勾搭誰了。”

    念穆聽著他略帶嘲諷的話,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現在肯定認為她跟慕少凌有不一樣的關系,所以才會故意這么說。

    她在手機回答道:“沒什么大的問題,謝謝關心。”

    宋北野湊近一看,沒什么大的問題,真是嘴硬啊,他又說道:“我聽警察說,綁架你的人擅自把你關在我的別墅,之前我的別墅出租,也沒有詢問他們是用來干什么的,給你帶來了這樣的災難,實在不好意思。”

    “宋二少為什么要道歉?難道你也有份參與?”念穆挑釁著他,他的道歉假惺惺的,她自然不會當真。

    宋北野搖頭道:“我要是有份參與,警察還會放過我嗎?我也出不來了,不過這件事情我雖然沒有參與,但是也有對應責任,畢竟別墅是我的,對吧,所以我專程過來,跟你道個歉,還有,我準備建立一個分公司,也是做生物制藥的,要是你有意愿離開慕少凌,我的公司隨時歡迎你,畢竟我跟慕少凌不一樣,在市沒有那么多的仇家。”

    聽著宋北野順帶地扔出橄欖枝,念穆神色陰郁,直接拒絕,“我沒打算換公司。”

    宋北野看著她在手機上打字,無奈搖了搖頭,說道:“話不能說得太滿,你今天因為慕少凌項目的事情遭受這么多折磨,以后還會有很多人打你的主意,我就不同了,我愛好和平,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

    “我不考慮,梅姨,送客。”念穆把手機屏幕遞給宋北野看,然后再給梅姨看。

    看著她的逐客令,梅姨也不客氣了,“先生,念女士要休息了。”

    宋北野在她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吃閉門羹,一張臉黑乎乎的,陰狠從他的眼中閃過,“念穆,這么不懂人情世故,是要遭罪的。”

    念穆垂下眼眸,沒有作聲。

    宋北野離開后,梅姨問道:“念女士,那個男人是誰啊,語氣怪讓人討厭的。”

    念穆在手機上打著字,“一個讓人討厭的男人。”

    梅姨一笑,贊同地點了點頭。

    念穆覺得有些口干,在手機上打字道:“梅姨,我想喝水。”

    “好的,我馬上給您倒。”梅姨聞言,給她倒了一杯溫水,放上吸管,讓她吸著。

    念穆喝了整整的一杯水以后,在手機上打字道:“梅姨,我很困,繼續睡會兒。”

    “好的,念女士,我在這里守著您,您放心睡。”梅姨點了點頭,把杯子放到一邊。

    念穆握著手機閉上眼睛。

    另外一邊。

    宋北野生著氣,從念穆的病房離開以后,忽然想到李妮的母親跟哥哥都在醫院住著,想到這里,他心底里有個計劃。

    李妮不是寧死不從嗎?

    她那個母親跟哥哥那么看重錢,如果他從他們身上入手,那她還不從嗎?

    說著,他便讓自己的人查了查李妮母親跟哥哥所在的病房。

    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王娜是個無知的婦人,而且還喜歡聽兒子說的話,思考了會兒,宋北野決定在李宗那邊入手。

    他走到李宗的病房。

    病房是個三人病房,吵吵鬧鬧的,宋北野嫌棄地皺著眉頭走了進去。

    他看了一眼床頭的名字,便問著坐在床上的男人,“你就是李宗?”

    李宗看著穿著一身名牌的男人,眼前一亮,立刻說道:“是啊,我就是李宗,請問您是……”

    看著他狗腿的表情,宋北野很受用,也不知道有這么一個狗腿哥哥,怎么李妮卻是如此的倔強,他表明了身份,“我是宋北野。”

    “姓宋的……”李宗猜測道:“您是宋家的人嗎?”

    “宋北璽是我的哥哥。”宋北野見他不認識自己的身份,有些不滿,語氣高傲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李宗一聽,立刻說道:“原來是宋二少啊,你好你好。”

    在市,他們這些市井人物只知道宋北璽,并不知道宋北野。

    但是既然都是宋家的人,身價應該都不差,想著,李宗就想著要更加討好他。

U赢电竞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