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平庸 > 676聯賽(二)

    趙彬丞的強硬態度出乎很多人意料,連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可能都有點不理解,認為老板小題大做了。

    本來應該開始的比賽,現在遲遲開不了賽,體育館內的觀眾也有些坐不住了,開始喧嘩起來。

    “老板,大巴黎的新聞官已經保證這個球員的采訪不會出現在電視了!”工作人員的意思很清晰,老板可以收手了,別鬧了。

    趙彬丞不為所動:“不道歉,絕對不行,這是底線!”

    領事館的人來了,他們倒是沒有認為這是小題大做,種族歧視,這是大事情,了解前因后果之后,領事館立即像法蘭西相關部門提出抗議。

    “言論自由!我不會要求我的球員會去說什么,他們說什么,是他們的自由,而且我們還需要保證他有說話的權利!”大巴黎總經理的話無疑是火澆油,直接把事情搞大了。

    而大巴黎除了總經理出來說了一番言論自由之后,沒有任何人再出來解釋一下,那個球員也是,并且大巴黎擔心那個球員會受到攻擊,直接保護了起來。

    圖盧茲球員顯的有些煩躁,他們不知道什么愿意,比賽居然臨近開打缺按下了暫停健。

    主教練倒是很有經驗,安撫了一番,球員倒是安靜了下來,靜待球賽開始。

    趙彬丞也沒有閑著,他與國內轉播法蘭西甲級聯賽的兩家新聞媒體見了面,一家是央視五套,一家是趙彬丞的老相識,后浪體育,屬于后浪集團的。

    趙彬丞講了前因后果,希望他們給予支持,兩家在當地的負責人有些無所謂的態度讓趙彬丞有些憤怒,直接給后浪的胡靜文打了電話,換來了,后浪立即解除與大巴黎的直播合同,并且立即通知了大巴黎。

    而央視五套,他不認識人,而當地的負責人直接拒絕了趙彬丞的要求,讓他生氣的同時,卻也無可奈何。

    “發新聞稿,鑒于大巴黎球員的不當言論,我俱樂部有權追究其責任,同時這場比賽暫停,待事情解決后,再說!”趙彬丞手中的琪并不多,他在法蘭西體育屆沒有什么影響力,音樂界倒是有幾個友人,可是剛剛冷漠的反應,讓他也比較失望,只能使用手中有限的資源來給對方試壓。

    “老板…”工作人員還想勸勸老板,取消比賽?開玩笑,幾萬觀眾都已經進場了,你現在取消,爆發沖突怎么辦?

    “按我的意思去辦,一切后果都不是我造成的!”趙彬丞冷聲道,看情況俱樂部中使用太多的法蘭西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他決定這個事情過去后,要換一批人。

    央視五套的負責人雖然對趙彬丞的態度很不友好,但是回去后還是把事情傳回了總部,結果,超出趙彬丞的想象,央視五套直接取消了法蘭西整個聯賽的轉播合同,并且要求聯賽賠償違約金,并且這個處理結果是以新聞形式發出的,并沒有與法蘭西聯賽有任何溝通。

    要知道法蘭西聯賽在歐洲五大聯賽之中存在感一直很尷尬,英格蘭、德意志、意大洛斯(意大利)、斗牛士四大聯賽在國內都有打批球迷,可是法蘭西呢?

    英格蘭有虹魔曼聯、利物浦等豪門球隊,斗牛士有銀河戰艦皇家馬德里、巴塞羅那等豪門球隊,德意志有拜仁這樣豪門球隊,意大洛斯米蘭、Ac米蘭、尤文圖斯等等豪門球隊,這些球隊在國內都有大批粉絲,他們的聯賽含金量非常高,當然現在在國內最紅的還是斗牛士的兩支豪門球隊。

    可是法蘭西作為歐洲五大聯賽的一方,地位十分尷尬,影響力式微,如果不是法蘭西國家對很牛逼,,在全世界都有大批球迷,可能法蘭西聯賽更加沒有人看。

    而作為法蘭西的領頭羊大巴黎,在國內聯賽是一只獨秀,可是這也讓聯賽沒有任何觀賞性。

    中國作為全球觀眾最多的國家,法蘭西聯賽需要中國市場,更需要中國球迷的金錢,當然平時你是不會感覺到它是多么需要中國,總是一副高高在的臉盤,但是一旦失去中國,那是肉痛的緊。

    所以央視五套做出反應后,大巴黎終于受到了他們體育主管部門與聯賽委員會的壓力,而且現在現場觀眾的躁動更是一種壓力,似乎這個亞洲人不怕把任何事情鬧大,甚至不惜兩敗俱傷。

    這就很可怕了,在國外的中國人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活,哪怕是富豪,也會很紳士,很少做出反抗,本來大巴黎的意思是涼他幾分鐘,讓他冷靜一下就好了,結果反而更加激烈。

    大巴黎的那個球員最終當面向趙彬丞道歉,態度也很好,趙彬丞沒有放下身姿,說什么客氣的話,只是最后說了一句:“我個人接受你的道歉,我們民族不會接受你的道歉!事后我還會繼續追究你的責任!”

    所有人都認為趙彬丞這只是場面放出的狠話,直到一周后這個球員收到了圖盧茲的律師函,才知道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

    當然既然事情緩和了,央視那邊也沉默了,比賽繼續開始。

    原本下午二點的比賽,直到四點了才開始比賽,觀眾的不滿讓整個球場很亂,直到作為主場的大巴黎宣布這場球賽可以接受退票處理,現場才安靜下來,看來,錢,是可以安撫一切的。

    因為意外的發生,趙彬丞的幾個友人提前離開了,趙彬丞也沒有在意,愛來來,不愛來就別來,當初來法蘭西也是他們死皮賴臉的求來的,否則趙彬丞還真不來,出力不太好。

    當然趙彬丞是錯怪他們了,趙彬丞用國內為人處世的一套來想的,其實法蘭西人感覺你不滿就可以抗議,得不到好的結果就繼續抗議,這不需要什么找人情拉關系,也不需要朋友的幫組,你感覺巴黎的市長不好,你可以直接罵的,指出他的錯誤,而不是靠朋友去找關系什么的。而且他們認為趙彬丞作為頂級富豪,也不會需要他們幫組的。

    國情不同而已。

U赢电竞 JBO|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