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偷愛 >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來到議事大殿,玉乾子和央木坐在高臺之上,我和其余長老坐在兩側。

    “林小友,之前你說你后續要做的事情關乎我玉清門未來,到底是什么?”玉乾子忙開口。

    刷啦啦!

    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被大家盯著,我并沒有露出任何不適:“前輩,晚輩乃下界仙武蠻荒界來到大周王朝,在下界的封魔殿,有幸見到了玉清前輩的投影,當然是,應該是一縷神魂所化。”

    “什、什么?”央木剛剛坐下,此刻徒然站起。

    “玉清子前輩當年在封魔殿外設立一個大陣,要不是晚輩法武雙修,也無法入內,而入陣之后,晚輩才得知當年仙魔大戰的嚴峻,當然了,晚輩也算是玉清前輩的傳人。”我繼續說道。

    “傳人?林道友你不是星宮的嗎?你以前并不是大周王朝本土人士?而是下界上來的?”玉乾子疑惑。

    “不錯,晚輩下界而來。”我點了點頭。

    “法武雙修?你和祖師爺一樣,都是法武雙修?”央木驚疑不定地看向我。

    見到央木有些不信,我忙渾身氣勢一個激發,這一下子,出現了法相境和虛境的雙重實力,并且八系靈光不斷流轉,后背出現一尊法相。

    “不僅法武雙修,而且還是八系靈根,你是半步傳奇和五氣朝元的雙重修為!”玉乾子已經震驚,而其余人也是半張著嘴,吃驚地看向我。

    一收神通,我繼續道:“晚輩當年承蒙玉清前輩指點,在陣法一道也算有些收獲,后續在蠻荒界的一處封魔之地,有發現了一絲蛛絲馬跡,當然了,這個九天劍仙有關,至于陣法方面,晚輩收獲的是這‘五行歸元陣’。”

    我繼續說著話,單手一翻,陣盤和陣旗出現在了手中。

    “五行歸元陣,居然真的是此陣。”央木不免唏噓起來。

    “林小友,老夫信你,你方才對師兄行叩拜之禮,老夫便知道你是來報恩的,只是我師兄的神魂玉簡早就十萬年前便已破損,就算是有著五行歸元陣,我等也不知道到底是如何打造出來這等逆天陣法,更可況,我師兄所創‘陣法九百卷博大精深,至今我玉清門藏書閣,也就區區五百卷罷了,豈堪大用,就算是護派大陣,還是當年師兄留下,老夫這些年就算和眾長老一起參悟,也只無法達到師兄當年的高度。”玉乾子回應道。

    “是呀林道友,我玉清門早就日落西山,陣法五百卷早就不值一提,此刻各大派也有招納陣法師,大周王朝各個勢力的陣法師在我玉清門的陣法上改進出來,便已經強大至極,他們這種交流陣法心得的方式讓我玉清門已經不堪當年了,你也看到了,陣法的基礎方面,我玉清門的確是一枝獨秀,但是在高深的陣法一道,早就落于下成。”央木也是說道。

    “可惜當年玉清前輩沒能在仙魔大戰中生還,其實他早就將陣法參透到常人難以企及的高手,晚輩此番前來,是要雙手奉上你玉清門鎮派之寶——陣道九百卷!”我繼續道。

    “什、什么?”

    “陣、陣道九百卷?”

    “林道友你不是開玩笑吧?這哪有陣道九百卷?”

    四下一道道話語聲下,玉乾子吃驚地看向我,他就好像在思量著什么,接著他大怒地一拍身邊的茶幾!

    砰!

    這茶幾頃刻碎裂!

    “林小友,師兄雖說死去多年,但你可不能對他胡亂開玩笑,這怎么會有陣道九百卷?”玉乾子忙開口道。

    “晚輩可以以滅邪神雷發誓,晚輩說的話都沒有一句虛言!”我沉聲開口,渾身爆出一股滅邪神雷。

    嗤嗤嗤!

    渾身爆出藍色閃電,滅邪神雷那強大的氣勢,令得眾人吃驚后退。

    “滅、滅邪神雷!你、你還是雷尊者大人的轉世不成?”

    “這怎么可能?你是救世主!”

    “林、林道友你!”

    四下發出連續的驚呼,此刻我一收滅邪神雷,單手一翻,陣道九百卷的玉簡對著玉乾子一拋。

    “什么?”玉乾子接過玉簡,忙神魂里往里一掃。

    “這是?”央木吃驚地看向玉乾子。

    只見玉乾子的臉色變化數次,他的呼吸越來越厚重,之后更是凝重地將玉簡對著央木一拋。

    “陣道九百卷,玉清子前輩雖然不在,但是他希望他的衣缽能夠在玉清門傳揚下去,晚輩既然來到玉清門,那么當然會如此做!”我沉聲開口。

    “果然是陣道九百卷!”央木臉龐變幻數次,接著和玉乾子對視了一眼。

    只見玉乾子一個箭步,來到我的面前,他渾身發抖,老淚縱橫,對著我就是一個跪拜。

    “林、林小友,你對我玉清門的恩德,老夫和玉清門舉派對你謝恩了,師兄他老人家在天之靈,能夠將衣缽傳給你,肯定有他的用意,懇請你帶領我玉清門走向輝煌!”

    “是呀,林道友你留下吧,我派希望你帶領我玉清門走向輝煌!”央木哪里還不知所以,同樣一個叩拜。

    “懇求林道友留下,讓我玉清門重振當年雄風!”眾長老齊齊跪拜,激動至極。

    這種場面之下,我不免也是有些激動和緬懷玉清上人,只是我的使命已經完成,當初是九天劍仙的遺體,而此刻是玉清上人的衣缽可以得到傳承,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福佑。

    “諸位道友,不必如此,相信這陣道九百卷可以讓貴派在今后的時間長河屹立不倒,當年玉清前輩是因為仙魔大戰才不幸隕落,而時過境遷,既然大家擁有他的衣缽,那么守護這片土地,就是對老前輩最大的尊敬了。”我開口道。

    “嗯嗯!”眾人齊齊點頭。

    “太上長老,諸位道友還是起來吧。”我忙將玉乾子扶起。

    “掌門,速速籌備九宮殿,我派五宮殿所代表的是陣法五百卷,但是此刻,卻是不同往日,已經可以開啟九宮殿,陣道九百卷乃師兄畢生心血,門派弟子一旦能夠闖到第六宮,便是我派核心弟子,快去準備!”玉乾子重重點頭,接著轉身吩咐。

    “是!”央木忙答應一聲,接著開始安排起來。

    “林小友,此番你讓我玉清門重整旗鼓,老夫不知道怎么感謝你,你有什么問題都可以問老夫,當然了,有什么差遣你盡管說。”玉乾子看向我。

    “說說玉清前輩生前的一些事情,晚輩倒是蠻好奇的。”我咧嘴一笑。

    “哈哈哈哈,那就比較久遠了,不過這倒是可以說上一說。”玉乾子哈哈大笑,隨后帶著我離開大殿,來到了他的洞府所在。

    在玉清門駐留三個月,整個玉清門一下子煥然一新,門派弟子都躍躍欲試,打算參透九宮殿里的所有陣法,而陣道九百卷可謂是正宗的陣法之道,里面包羅萬象,極為全面,看的就是悟性,不得不說,這其中還真的誕生了一些極為有牽制的弟子,這些弟子既然選擇留下,那么當然是堅毅之輩,又豈會簡單。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电竞冠军|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