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超級特戰兵王 > 第2515章 失敗了

    第2515章失敗了

    刀子在想,要是有誰打了自己這么一下,就能炸他個一千多萬,那他就發財了,可是他沒峰哥那樣的功力啊。

    “下午再刷三百萬,晚上我就醒過來!”張峰說:“晚上你把消息放給榮少的保鏢,他還不會被關起來。”

    “好,那明天他就會來求我們嗎?”

    “呵呵!”張峰笑而不語。

    刀子不敢再問,擔心問了之后就不靈了,誰要是惹了峰哥不死也脫一層皮。

    ……

    刀子沒走多久民警就來找張峰了,但是張峰還在昏迷,醫生對他們說,病人很快就能醒過來,藥很有效,而且病人的意志力很強和體質很好。

    民警來了一下就走了,待他醒過來吧,這個案子還是要他這個當事人來說一下的,如果能與榮勇天達成和解那是最好了,民警在這中間主要起到調解的作用,案子大不大,關鍵要看受害人的意志。

    “你啊,看吧,現在案子大了,民警都來了!”

    云淺走進病房張峰一股腦兒就坐起來。

    “是他的麻煩,又不是我的,一會兒再去刷三百萬,是新藥,然后我吃了藥就醒過來,就是這么神奇!”張峰說。

    “這樣行嗎?”

    “反正又不過醫院的賬。”

    “但是用醫院的名義啊?”

    “榮勇天不追究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他不追究?”

    “要是傻子才會來追究!”

    “這件事我可真是服了你了。”

    “那我不是挨了一下嗎?我的頭可是很貴的呢!”

    “沒錯,你的頭很貴,坑他多少錢都沒問題!”

    云淺無奈地說了:“那一會兒就再刷三百萬?”

    張峰點點頭說:“把錢都給蕓峰基金,江秘書會處理的,基金會把錢那些西部的學子!”

    “好!”

    ……

    “老板,他醒過來了,在醫院的公園里面曬午后的太陽呢!”

    保鏢來到醫院里將剛剛得到的消息告訴榮勇天了。

    “真的?”

    這對于榮勇天來說是個好消息。

    保鏢說:“真的,我親眼在人民醫院公園里看到他的,坐在輪椅上,護士推著他走,還能講話呢。”

    “哈哈,那就好,天不亡我啊!”榮勇天興奮起來,這兩天的陰霾一掃而光。

    “老板,我們要怎么做?”保鏢問。

    榮勇天想了想說:“是要去跟他商量,這事兒就這么過去了,只要讓他不追究就沒事!”

    “好,我們馬上就去!”

    “不,你們不用去!”榮勇天說:“讓我堂哥去!”

    “是!”

    榮勇天打電話給自己的堂哥了,這事兒讓他出馬,他對京都的事情很熟悉,他去比自己去更合適。

    “好,這事兒交給我了,這個張峰我沒聽說過,再怎么的也是個小人物,放心吧,給他幾萬塊就行了!”

    榮勇光并不知道這個人已經刷掉了他堂弟一千萬了,那張信用卡已經刷爆,幾百萬存款和透支了幾百萬信用,損失慘重。

    “那是最好了,堂哥,這次要謝謝了!”榮勇天心里對堂哥是不計前嫌了。

    “小事兒一樁!”

    榮勇光就去了,榮勇天的保鏢早就打聽到張峰的病房號,榮勇光直接就去了。

    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態,他提了一些禮品去,花了小一千。

    去的時候張峰沒在病房里,問了護士才知道去檢查了,于是等,等了大半個小時,榮勇光又問,護士說檢查完了就已經去了公園這樣對他的病情有幫助。

    “你怎么不早告訴我,讓我在這里等那么久?”榮勇光怒道。

    “你這人真奇怪,我哪有那么多閑情來告訴你?是你要找人,我已經告訴你了,這樣還不行嗎?”

    榮勇光不理會她走出去了。

    “不用理會這種人,以為天底下的人都會圍著他轉!”同事說。

    “就是,最討厭這種人了。”

    榮勇光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罵了,他來到醫院后面的公園,走了好一會兒才看到了張峰,他不認識張峰,但是手機里面有張峰的相片。

    他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輪椅里的張峰,而是看到推著他的女醫生的,女護士和女醫生是有明顯的區別的。

    這女醫生太漂亮了,非常漂亮,非常有氣質,白里透紅的皮膚,非常有質感,不胖不瘦,簡直就是藝術品一般,即便是在京都這個美女遍地的地方都很難見到這樣的美女。

    而且還是醫生,很有責任心的女醫生,推著病人出來善心。

    無可挑剔。

    “請問你是張峰嗎?”

    在美女面前榮勇光表現出了很紳士的樣子。

    “我就是,有事兒?”張峰知道這應該就是榮少的人了,不過這這個人比榮少更有城府一些,張峰看人很準。

    榮勇光說:“榮勇天是我的弟弟,他受傷住院了,今天我代表他來向你道歉,請你不計前嫌,原諒他這一回!對不起!”

    說來這小子還是很有誠意的,說話的語氣不飄。

    不過對方是張峰,這個沒用。

    “原來是這樣啊,他也受傷了,可真是惡有惡報啊,不是不報而是時機未到!”張峰說。

    “張兄弟,這么說你是原諒他了吧?”榮勇光問。

    “首先我跟你不是兄弟,其次,如果道歉有用要法律來干什么?要警察來干什么?要不我現在殺了你,然后我再向你的家人道歉,這是不是很好呢?”張峰說。

    “這……”

    難搞了!

    “張先生說得是,所以呢,這次我是帶著誠意來的,這你收著,或許你還不認識我,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我們可以是朋友在京都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來找到我!”

    榮勇光將東西放下來,手里拿著幾萬塊現金和一張精致的名片,心有成竹地遞給張峰。

    他又說道:“張先生在醫院的所有醫藥費我們也會一并承擔,還請張先生寬宏大量不再與我堂弟計較!”

    張峰看都不看他手里的東西,冷哼道:“看我頭上的包了嗎?我的腦子差點就沒了,不僅如此,我差點就成了植物人,也就是說我已經死過一次了,他殺了我一次,就是我的仇人,你說我怎么辦?”

    “這……”

    能言善辯的榮勇光竟然無言以對,人家說的沒錯啊。

    “你讓他等法院的傳票吧,就這樣,不要再來妨礙我,不然影響了我心情,影響了我的病情,你們看著辦!”張峰說。

    后面的醫生也說道:“先生,你還是走吧,病人的情緒很不穩定……”

    “那我明天再來,打擾了!”榮勇光轉身離開。

    失敗了。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竞技| 电竞投注|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下注| 竞技|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