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武神血脈 > 第5006章 就挑硬柿子捏!

第5006章 就挑硬柿子捏!

    “南天海?竟然是他?!”

    有分支家族的天才低聲驚呼,同時朝著高臺下,那十位傳人弟子望去。

    其中一人面帶笑容,看上去滿臉自信,就算是在其他傳人弟子之中都隱隱有著一股強大的傲氣流露。

    之前他們還未發現,此時一看才發現在那人身后,站著三位恐怖的高手。而其中有一人閉著眼睛,容貌平平看上去最為普通,可就是這位看似普通的中年人,卻明顯可以感覺到在他身旁其他那兩位強者,對他產生了一絲忌憚之心。

    “那個人就是南天海?”

    “傳聞中曾經因為殺了云隱宮的一位長老,被云隱宮發出誅殺令,最后一人殺了云隱宮九位七品天仙的那位南天海?”

    他們是真沒想到,居然還隱藏著這么一位危險人物!

    關鍵這件事情,別說是他,此時就算是谷家這邊很多長老,乃至谷秋風這個家主都并不曾知曉此事。

    畢竟南天海成名不久,而且是因為被人追殺,然后一舉反殺了好幾位七品天仙,才會被不少人暗地里稱之為最接近八品金仙的男人。

    誰能想到,就這么一個桀驁不馴的人竟然會出現在谷家,而且還愿意跟隨谷銅這么一個第三代弟子。

    “如果此人當真是南天海,那谷斕曦的確沒半點機會!”

    “此人一身修為詭異莫測不能輕易小視,比那陳七更可怕幾分,光他一人就足夠讓人頭疼,不用說谷銅本身也是七品天仙,身旁還有另外兩位七品天仙跟隨,想要從他身上奪走一個傳人弟子席位,難度太大了!”

    好幾個分支家族的天才都是露出了惱恨之色。

    他們的機會本來就小,十位傳人弟子中原本還有兩人希望較大,本想著谷天辰挑戰其中一人,而剩下一人將會是他們爭奪的目標。

    誰想到!現在冒出來一個南天海!

    高臺下!

    有人發出了輕聲低笑,正是眾人此刻最為關注的十位傳人弟子中,看上去最弱的兩人。

    谷銅和谷勇。

    “谷勇,看來這個谷斕曦倒是還算聰明,知道此刻挑戰才是她唯一的機會,你說她會選擇你我二人中的何人?”

    谷銅臉上掛著一絲似笑非笑,原本他的實力在十大傳人弟子中排名最后,但自從他招攬了南天海這位強援后,這一切就發生了改變。

    他的野心已經不再是保住傳人弟子席位這么簡單!他想要獲得更多!

    谷勇冷笑一聲,說道:“不管她選擇何人,都是自取其辱!想要從我們手中奪下一個傳人弟子席位,簡直是癡心妄想!”

    “哈哈,不如我們打個賭,我猜她會選擇你。”

    谷銅嘿嘿笑道,神情略顯有些玩味。

    其實他根本不在乎谷斕曦會挑戰他還是挑戰谷勇,畢竟他這一次的眼光已經朝著谷子昂等人望去。

    同為傳人弟子,其實互相之間也有利益爭斗。

    畢竟谷家的資源不可能真正平分到他們這些人身上,越是強大的傳人弟子,能夠得到的就越多!

    毫無疑問,當今谷家第三代弟子中,當屬以谷太清這個變態能夠得到的最多。

    其次就是谷子昂和谷千帆這兩人!其余傳人弟子中大多都是相差不多,而谷銅此刻就隱隱有著一絲期待,他偷偷的招攬了南天海,這個秘密其實有心人打探一下就能知道,但他最大的底氣其實還是南天海在不久前,在他傾力相助下!已經突破成為八品金仙!

    這個秘密至今為止,除了他之外就沒人知道!

    “那她就是找死!”

    谷勇并未反駁,他其實隱隱已經猜到了谷銅態度的轉變是來源于什么,所以他很清楚如今十大傳人弟子中以他最為弱小。

    換了是他是谷斕曦,一樣也會選擇最弱小的傳人弟子下手!

    而這個最弱小的人正是他!

    明白這一點的人不在少說,所以大家都在看著好戲。

    谷子昂,谷千帆等人都是面帶冷笑。

    “谷斕曦,你可想好到底要挑戰何人?記住!每個人只有三次挑戰機會!如果三次都失敗,就被視作徹底失去資格!你可要想清楚了!”

    谷家一位長老朗聲說道,當然這都是場面話。

    這么多年來,每隔百年一次谷家祖祀,規矩大家心里都懂,只不過谷斕曦并非是真正的谷家人,前不久才回來,自然有人擔心她不懂規矩鬧出笑話。

    而這位長老,其實已經隱隱在提醒,帶著一份好意。

    李葉朝著對方看了一眼,這位谷家長老雖然看上去面容兇惡不好說話,可或明或暗都在提點谷斕曦,不用猜就知道應該就是谷家中那極少數念著谷斕曦母親舊情的人。

    整個演武場,眾人的目光都是飽含著一絲怪異。

    谷斕曦目光朝著谷勇和谷銅二人望去。

    眾人見狀!

    都是不由分說的露出了一絲冷笑,他們早就猜到谷斕曦會這么選擇!

    至于谷勇和谷銅,前者臉色鐵青,目光兇惡無比!畢竟這個時候谷斕曦挑戰任何人,都意味著告訴在場的眾人,那個人才是谷家十大傳人弟子中,最弱小可欺的那個!

    這是奇恥大辱!身為傳人弟子,谷家第三代弟子中的妖孽天驕,谷勇如何吞的下這口氣?

    反觀谷銅,卻并未動怒,相反嘴角微微上揚,眼底劃過一絲冷意。

    他雖然想要將底牌藏到最后才展現,但如果有人不開眼現在就撞上槍口,他也不介意立刻露出獠牙!

    “是谷勇?還是谷銅?”

    “也就是挑戰他們兩人多少有著那么一絲勝算,雖然機會很小,但至少不是全無可能!”

    “谷斕曦能夠獨自殺了陳七,這一份修為尋常七品天仙遇上她,都在劫難逃!只可惜谷勇和谷銅身旁都有七品天仙護衛,她想要動手太難了!”

    眾人都是紛紛搖頭。

    雖說谷斕曦此刻的選擇在他們眼中機會最大,但這也是相對而言。

    高臺上,之前開口的那位谷家老祖不為所動,不過一雙目光卻是牢牢的落在谷斕曦身上。

    “這是你回歸家族的最后一道坎,如果能過去,將再也沒有人會對你的身世指指點點,如果過不去……”

    谷家這位老祖心中一嘆,他或許還念著舊情,但不代表就真的可以不顧谷家其他人的想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谷斕曦展現出足以讓谷家重視的天賦潛力后,出手將她保住!

    眾人的目光,讓谷斕曦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

    她知道這是她最后的機會!

    “谷斕曦!說出你準備挑戰之人的名字!”

    谷家那位長老沉聲問道,眼神則是不停的朝著十位傳人弟子中的谷勇望去。

    這等暗示幾乎已經算是明示,因為身為谷家的長老他再清楚不過十位傳人弟子中,誰是最弱的!所以谷斕曦唯有挑戰谷勇,才有那么兩三成機會。

    至于其他人,那根本就是自取其辱!

    高臺上,家主谷秋風眉頭微微一皺。

    雖然他眼中谷斕曦不管挑戰何人,都沒機會!但谷勇的確是其中最弱的一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已經察覺到此刻主持傳人弟子挑戰的那位長老,明顯帶著一絲偏袒。

    “果然如此!不過就算你們想讓她回來,她也沒任何機會!谷勇實力平平,但他身旁的三人卻不是容易對付的角色!以一人之力挑戰四位七品天仙!”

    谷秋風不由冷笑連連。

    這種事情谷家這么多年來就沒幾個人做到過!

    不!

    能夠做到如此逆天的,這么多年來谷家就出現過兩個人!

    一個是當年谷家和天元城第一美人,谷清清!

    另外一個則是如今谷家第三代弟子中最妖孽,甚至連他這個家主都不敢得罪的谷家第一傳人弟子,谷太清!

    這兩個人都在谷家祖祀中,曾經以一人之力橫掃所有人,展現出絕無僅有的恐怖掌控力。

    “谷斕曦雖說是谷清清的女兒,但卻不曾繼承了她那絕世天賦!”

    想到此處,谷秋風心中一定,也就沒有插手。

    轟!

    十大傳人弟子中,谷勇已經渾身氣息節節攀升,不用猜他已經知道接下來將會迎來谷斕曦的挑戰。

    在他的身后,三位七品天仙都是面色平靜,這一戰在他們看來完全就是走個過場,沒任何難度。

    可沒想到下一刻!

    谷勇的臉色卻變了!

    不!

    不僅僅是他,在場所有人,包括高臺上的谷秋風,三位谷家老祖,其他那些谷家長老表情都變得無比錯愕。

    “谷斕曦,你剛剛說要挑戰何人?”

    擂臺上,之前曾經暗示谷斕曦挑戰谷勇的那位長老滿目驚愕,仿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要挑戰的人,是谷子昂!”

    眾人嘩然!

    之前他們真以為自己聽錯了,可真正等谷斕曦第二次說出自己要挑戰的是何人時,他們才驚覺過來。

    只是緊接著就是一片嘩然!

    “她瘋了嗎?”

    “居然挑戰谷子昂?不是谷勇?”

    “難道她不知道柿子撿軟的捏?放著谷勇不去挑戰,竟然直接挑戰上一個百年,十大傳人弟子排名第二的谷子昂?”

    此刻不光是谷勇愕然無比,整個人站在那邊臉色一陣青一陣紅,仿佛就像是個笑話一樣。

    就是其余眾人。

    無不是目光閃爍,議論紛紛。

    谷家的諸多長老都是皺起眉頭,這個結果的確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他們怎么也沒想到谷斕曦膽子這么大,竟然一上來就挑戰谷子昂!

    這算什么?

    “她要么是瘋了,要么就是知道事不可為,所以想要以這種方式保留一點顏面!”

    “哈哈!竟然選擇挑戰谷子昂?難道她以為谷子昂會念在和谷斕曦是表兄妹的份上,手下留情不成?”

    “手下留情?簡直可笑!家主當年就和谷清清不和,谷子昂更是對谷斕曦沒半點情面,真要動手起來,谷斕曦別說能夠保留顏面,怕是一條命都要搭在上面。”

    “不懂啊,我是真不懂,這谷斕曦看著也不像是愚蠢的女人,怎么就會做出這種選擇?”

    連高臺上,三位仙君老祖都是眉頭緊皺。

    其中剛剛曾經開口的那位老祖更是眼眸中劃過一絲失望,顯然谷斕曦這般不理智的行為,在他看來完全是意氣用事。

    “終究不是谷清清,雖然是她的女兒,但卻并未繼承她的天賦和心性,可惜了。”

    此刻!

    谷勇神色鐵青,雖說沒有人會笑話他,可他卻忍不了這種羞辱!

    只聽到他怒哼一聲,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當然他望著谷斕曦的眼神卻可怕無比,甚至帶著一絲強烈的殺意!

    另外一邊。

    谷子昂的表情也不太好看,他倒是完全不擔心自己會陰溝翻船,但谷斕曦會在這個時候直接挑戰他!挑戰他這個谷家排名第二的天才,某種程度而言也算是一種羞辱。

    “谷斕曦!你會為了你的決定后悔!”

    他沉聲冷哼,全身氣息節節攀升!

    高臺上。

    谷秋風目光冰冷,谷斕曦的選擇更像是對他的一種挑釁!這讓他心中的殺意更強烈了幾分。

    “谷斕曦這算是兵行險著嗎?”

    分支家族這邊,谷天辰等人都是皺眉,不管如何考慮挑戰谷子昂的選擇都不是上上之選。

    “谷子昂身邊的三大高手,陳七已死!就只剩下兩人!或許她就是因為這一點,才會有此選擇。”

    有分支家族天才分析道。

    但谷天辰卻搖了搖頭:“愚蠢!谷子昂本身就是八品金仙!就算死了一個陳七,他身邊還有一個八品金仙和另外一個七品天仙!就算是我,都沒有十足把握可以勝他!谷斕曦這種決定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然而不管眾人如何議論,此刻事情已定!

    擂臺上,之前那長老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谷斕曦,你當真已經決定好了?”

    “是!”

    “那好!你可有隨從?按照谷家規矩,除了谷家弟子之外,可以讓三位隨從與你聯手!只要能夠獲勝,你將會取代谷子昂傳人弟子的身份!”

    這話已經提醒的夠明顯了!谷子昂不是你谷斕曦能對付的!有什么底牌趕緊拿出來。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