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穿越晚清之鐵血咆哮 >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究竟出兵了還是沒出兵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究竟出兵了還是沒出兵

    不知道,反正這一次扶桑可算是將自己幾百年的文化給全部搭進去了。

    他王陵這次不往死里整,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管他呢,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那就只能是死了,反正不管他們如何,這對于我們來說都是有最大利益的。”奈斯的話,讓史密斯很贊同的嗯了聲:“這么說,我們當前是可以準備準備了。”

    準備這個事是要進行準備的,但是絕對不會是現在,現在準備,無形當中會讓王陵認為自己是要對付他,但是天地良心,這次自己真心的是沒有打算對付王陵。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就靜觀其變,等他王陵真的對扶桑下手后,然后帝國在展開行動,這么一來的話,那帝國又不得罪了王陵,又能在那邊得到最多的利益。

    這種事,是求不來的。

    “我明白了,閣下放心吧,在一個合適的機會,我會讓部隊準備起來的。”

    給臉不要臉,他這是認為我真的不能打他怎么的,明知道我已經做出了退步,他到是得寸進尺,居然明目張膽的開始在集結兵力。

    將軍府,王陵將手中的電文撕得粉碎后丟棄在了空中后指向羅斯“去,告訴他們,兩天時間內,給我滾回去,開戰。”

    啊……

    羅斯差點沒有將自己的酒杯嚇得掉落在了地上。

    如果是以往的話,他第一時間,絕對會去辦,但是今日不同往日。

    今日如果和扶桑當場鬧翻,那么他們雙方簽署的協議,不管任何一方遭受了進攻,定然會遭受另外一方的進攻。

    也就是說,不管自己是攻打扶桑,還是朝廷,都會造成兩方面的作戰。

    不合適,誰這次的進攻都是全力的。

    楚軍發展了這么多年,能夠獲得成功,的確是將士用命,但是關鍵的還是并沒有真正的和對方拼命。如果真拼,那現在的楚軍,絕對會是另外一個樣子。

    因此當前,楚軍開戰,絕對是一個錯誤。

    “大帥,消消氣,你可是要知道,一旦和扶桑開戰,朝廷那邊。”

    張慶想要說點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但是讓羅斯一瞪,也就閉上了嘴巴。

    他清楚,自己這腦袋,還真的是不夠用。

    “我是懼怕他們的人嘛?”王陵的回應差點沒有將羅斯給氣崩潰。

    不過他到是清楚,王陵懼怕的當前也就是貝爾福和威廉,奈斯到是有一定的地位,但是還真的是達不到懼怕。

    至于其他的人,那完全就不讓他放在眼中。

    扶桑方面雖然說這些年有了一定的發展,海上的力量也十分可觀,但是多是一些破舊的老軍艦,談不上是有多么的厲害。

    北洋和福建兩個水師就能夠將其消息,但是他的陸軍還是有一定戰斗力,特別又是在本土作戰,這些年來,他們在國內修建的大量防御陣地,絕對絕對不是紙老虎。

    打容易,甚至他們的海軍都容易,不容易的是陸地上的作戰,這才是最為麻煩的。

    解釋,讓王陵平靜下來“難道就這么算了嘛?”

    這個……

    算是不能算的,然而自己目前確實是不曾有什么好辦法,仔細想了下,羅斯瞇起眼睛指了下半山腰“你看,要不要去那邊詢問一番。”

    這是在逼著王陵弄死你們呢。

    兩個沒腦子的,我這里不曾準備充足,一旦激怒王陵,他派兵切斷了那個狹長的通道,我就看以你們當前的兵力和物資,能夠擋住他們幾天。

    霧都首相府,貝爾福心中是罵罵咧咧。

    最新的消息已經送到他的辦公桌上了。

    王陵在做出退讓后,扶桑方面不但沒有知難而退,反而是明目張膽的在集結兵力,看那架勢,是要跟王陵好好打一場。

    遇到戰斗力弱小的盟友,這是不可怕的,怕的就是戰斗力還不錯,而最終遇到的卻是一個豬隊友,那才是最為可怕的。

    而現在,自己不但遇到了,還他么遇到了兩個,兩個啊。

    兩個都是愚蠢的東西。

    “他們要作死我不攔著,但是他們作死還要損害我的利益,這是最為無恥的,真的是不明白,為什么我就會遇到這樣的盟友,他們簡直比豬都不如。”

    貝爾福想著就生氣,因此說話中也不會有什么委婉,而是直接對威說出扶桑和朝廷的愚蠢。

    是相當的愚蠢,甚至來說完全就沒有經過腦子的狗東西。

    但是現在,事都已經發生了,如今說這些,還有個什么作用。

    反正現在,這兩個腦袋已經完全打鐵的東西,是聽不進去任何一個人的勸告。

    哎……

    嘆息了一聲,威點燃了香煙抽了一口“如今,我們只能是利用另外一個方式,希望能夠讓他們支撐一段時間了。”

    另外一個方式?

    什么方式?

    貝爾福有些不明白的歪著腦袋看向威:“你的意思是?”

    將軍府,腳步如飛的張慶幾乎就是沖進的書房。

    正在看金瓶梅的王陵給嚇了一大跳趕緊將書本丟棄在了抽屜中端起茶杯一臉正色“撞鬼了嘛這是,怎么這么一個德行。好好走路不行嘛?”

    這個……

    張慶摸了下自己的腦袋看向外面。在見到李亞榮也不在,他嘿嘿一笑“老大,你又在看一些不健康的了你。”

    放屁,不過回想自己看的書,他還是嗯了聲轉移了話題“慌慌張張的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張慶這才反應過來的將手中的電文放在了一邊“老大,最新消息,貝爾福有了新的動靜?”

    新的動靜?

    想干什么,難道他想提前對自己動手不成。

    應該不會,他應該很清楚,一旦他突然之間的插手,我定然是會去聯系威廉等人的。

    本自己還想等候幾年,可是看著情況,等候,絕對是一個錯誤。

    “他們想出兵?”王陵的詢問讓張慶點頭,但是,在見到張慶搖頭,這到是讓他抓起抽屜的金瓶梅砸了過去后道“究竟他們是出兵了還是沒有出兵,搖頭點頭的,究竟是想要說個什么鬼。”

U赢电竞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