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居然和她一面未見,一句相關的話也沒有和她說,這其中的況味不言自明,也讓她身子由內到外的發冷。雷藍依兒完了,她的好日子也沒有到來。站在天機仙音兩旁的是她的兒子和女兒,兒子有些憤怒,因為捧王之四寶沒有他,母后說過要替他爭取的,可是爭取個啥啊,連個安慰也沒有,他就和其他人一樣,做一個觀眾。他是王爺,但不是親王。以前他沒有多少心思,但兩天前雷藍依兒完了,雷藍依兒的兒子死了,自己的母親成了這天下唯一的主母,他的心思馬上就活泛了。不單是他,她姐姐也動了心思,要是可以,她要做王朝最有權勢的公主。

    兩個人眼紅策神,眼紅大神,還是那個論調,大神算什么,當初不過是父王的工具,工具能和孩子比嗎?比不了,只不過后來運氣好,成了有血有肉了超智腦,也就是父王重感情,認大神做孩子,否則,現在也就是一個工具的命,這樣的場合哪容得下他得意洋洋的。還有策神也是,什么個玩意,他敢給父王臉色看。只要父王準許,他們上去一把扯下來,左一個耳光響亮,右一個響亮耳光。大神在他們眼里不算什么,只有策神他們打心底里怕,就連他們的母后也說,一百個自己也斗不過策神一根手指頭。要知道他們的母后和雷藍依兒比什么都不是,當年要不是雷藍依兒心軟沒有落井下石,天機仙音早就是一堆枯骨了。雷藍依兒這樣可怕還怕策神,在策神面前他們這樣的能算什么,策神不高興,打個哈欠就能噴死他們。說到死,他們也害怕,以前不覺得有什么,再怎么著,雷森也是他們的父親,虎毒不食子,這句話他們一直都認為很對,父親再不喜歡他們,也不至于殺掉他們完事。可兩天前,雷藍依兒生下的那個兒子就死了,死在他們的眼前,這讓他們心里面恐懼不已。要不是他們的母后做上了主母之位,他們現在連站在這里的想法都不敢有,生怕被父王看到,覺得他們礙眼,引下一個雷來,把他們倆個生生的給劈掉。他們還有些底氣,站在他們身后的是雷藍依兒所出的女兒,這是一個公主,以前還是很自信,很霸道的一個人,現在一臉蒼白,眼底里掩藏著無限的恐懼,她怕死,她怕下一個死的就是她,她在這個世上沒有一丁點的安全感。

    儀程在繼續,雷森從策神的頭上摘下王冠,雙手戴在王太子的頭上,從現在起,策神就不是王上,正式去王位,成為太上王了。王太子也從這一刻真正成了王上,成這這個王朝名義上的主宰者。一切都是那么的順利。策神松了一口氣,朝逍遙王和大神看了一眼,二人上去,把王之四寶放在新王上面前的玉案上。新王一一過手后,他們退下。

    新王上發表就位寶言,策神沒有心思聽,半瞇著眼睛等儀式結束。儀式結束了,策神起身離去,他已經讓自己的飛船在外太空就位,等他上了飛般就馬上離去。

    到了后面,他對自己的三個女人道:“好了,我們走,開始新的生活。”

    他們坐上飛車離開,等雷森反應過來時,他們的飛車已經飛進了飛船上。雷森聯系上策神大罵一通,策神只當是聽了一陣冰雹雨,噪音一過就好了。

    飛船啟航,航向不定。策神的飛船在王朝具有無上飛行權,沒有人有權利詢問查看他的飛行路線。這樣,就沒有人知道飛船要飛去哪里了。飛船離開不久,就有兩艘軍隊的大艦追了上去,遠遠的綴著,提供保護。策神也知道這是不可避免的,不管他多么的想離王權中心遠一點,但他是王上,曾經的王上,沒有人敢輕忽他這個身份。

    天機仙音跟在雷森后面,似無心的說了一句,“策神這么做不妥吧?”

    雷森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閉上你的嘴巴。”

    天機仙音臉色一變,強笑道:“我沒有說什么吧?”

    雷森朝逍遙王和大神招手,等他們走到近前,說道:“跟我到謹身殿去,我有事要交待你們。”

    到了這里天機仙音不好再跟著雷森了,她看著雷森帶著大神和逍遙王離去,臉色刷的一下白了,雷森變得陌生陰冷,讓她無所適從。也許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看清楚過自己命中注定的這個男人,有人嫁給了愛情,有人嫁給了權勢,她嫁給了什么,這一刻,她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迷茫了。她想,也許她不該試探,也許像以前那樣,保持一個模糊的空間最好,可是那樣的日子又不是她想要的。雷藍依兒沒有落勢的時候,她得以雷藍依兒為主,雷藍依兒落了勢,她想她是自己男人唯一的女人,自己應該,也有權力全方位的關心自己的男人,了解自己的男人。包括分享自己男人帶來的榮光和權力。

    她錯了,雷森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和她分享什么,扶她上位不過是那個位置上缺少那么一個人,而她的身份正好。雷森要的是一個象征,不是要那個人來分享屬于他的東西。在天機仙音看來,她付出過很多,自己的一生,自己背后那個地位超然的天機家族。

    她的一雙兒女從后面趕上來,兒子說道:“母后,我想去見見父王,你能陪我一起去嗎?”

    天機仙音眼睛一瞇,“想去你自己去,這么大的人了,還這么膽小。記著,那是你父親,他生你養你,給你一切,你見他是天經地義的。當然,你惹他不高興,他懲罰你也是天經地義的,近近遠遠的是日常,他剛過去,要去就去吧。”

    兒子卻脖子一縮,訕笑道:“母后,我不敢。你知道我父王自從有了大神他們,對我們這幾個態度就大變了。我可不敢,我怕。”

    “自己的父親也怕,你可是真有出息。愿意去見他你就去,你是不是走路都要我牽著你才能走啊?以后沒事不要想著見我。”天音又對女兒說道:“你也是,有點女人樣,別惹出事,后悔也晚了。記著,我不是藍依兒,我不會作死,但我也沒有她那能力。她想保自己的兒子都沒有保住,我更不可能。到時候,我連求情都不會。你們倆個誰惹得事情誰承受后果,我不給你們承擔什么,你也也早早的打消那個念頭,沒有可能的。”

    兒子訕笑轉成干笑,只看著天機仙音離開。他想說什么,姐姐的抱怨聲響在耳邊,“我就說,不要想那么多不切實際的東西,咱們母后不會幫咱們的。都是你,讓母后生氣了。”

    天機仙音的兒子卻不干了,“什么都是我,還不是你的主意,你先說的,咱們現在身份不同了,要正名聲,要有地位。什么你是這個王朝第一公主,我也得是親王。還得排在策神太上王之下的第一親王,逍遙王,大神親王都得聽我的。不都是你說的,你讓來找母后,讓母后出面去父王那里討要你想要的一切,怎么到了母后面前你什么都不說,反倒是話都讓我說了,我也惹母后生氣了,你還過來怪我。”

    天機仙音的女兒斥道:“小聲點,閉嘴!什么話你都說,你想死你去死去,別拉著我,我還想好好的活著。什么第一公主,我可從沒有這么想過,你這人不要胡說。”

    天機仙音的兒子這才仿佛想起什么來,馬上閉嘴,一臉的害怕,“我是不是說什么了?”

    “蠢!我怎么能和你一個媽生的?”天機仙音的女兒跺跺腳走了。心里面悵然,都是一個娘生的,自己不笨也不算聰明,可是怎么一奶同胞的卻這么智力不在線。她有些眼紅大神他們的智商,一個人抵他們千萬上億人,要是有千分之一那就好了。可是就是這樣的超智腦都犯了錯,為父王所不容,他們這些凡體肉胎更不用說了,沒有用的時候也只有一死謝之。

    這里是宮中,恐怖的是父王就在宮里,他們的一舉一動要是父王想知道他們一絲一毫也躲不掉。自己的哥哥就是個坑,什么話都說,生怕人不死,以后要離他遠一點。

    這也是小女子多慮了,現在雷森一肚子火,可沒有功夫去聽他們私下里說什么話。策神不告而別,說跑就跑了,可是現在的王上真不是雷森看中的,不打死已經是格外開恩了,還要把王權讓其全部掌控,想都不要想了。雷森本要廢掉這位,由于策神的堅持他從了,但他馬上就想起了一個政治設想,王上是王上,可以再來一個監國攝政,策神很合適。但策神不配合,跑了,閃人,把他給閃得夠嗆。策神表明的態度,雷森清楚自己不能再去勉強策神,否則他和策神之間真的就變得陌生了。那么只能從逍遙王和大神二人身上想想辦法了,讓他們聯合監國攝政,這也是他的方案之一,只能如此了。

    逍遙王和大神剛從儀式上解脫出來,王之四寶擺上去,儀式一過就被收起來。他們都知道這王之四寶不會和新王上在一起,將來準是還要落在策神的手里,以便監國。想想新王上了怪可憐的,名義上是王上,以后卻要處處向監國的人報告,若是監國的人不許或不喜,他就什么也做不成。要是監國的人有心,完全可以繞過他做一些事情。

    他們本是要離開的,逍遙王想回府安排一下,回封地去,大神則想著去改造他新買的房子,他也不愿意在這里呆著,想是想,但他的理性告訴他,他就是不想呆,以后也得常來。誰讓他是兩個唯二親王中的一位。王朝大事少不得他的參與,哪怕他不發聲,只要出現,站一站就有著非同尋常的意味。他是親王,這是他職責的一部份。

    聯合攝政監國,在逍遙王和大神二人沒有到之前,雷森趁機會好好的完善了一下。若是常理,這兩人得一人權重,一人權輕。有主有輔行。但最合理的狀態是二人的權責一樣,這樣才能不致于偏了,導至不忍言的事情發生。而且,逍遙王若是為主,光是他的身份在王朝都是一大障礙,三軍那里首先就不能通過。至于大神很完美,但人心易變,人心也經不起考驗,只有把人心束縛住,才不會出太多的意外,哪怕是出了意外,也有機會彌補。

    二人都不知道要面對什么,他們想,也許是策神和雷森一起約見他們,是儀式的一部分。當他們面對雷森一人時,他們有些不知所措。只聽雷森道:“叫你們來,一是說一聲今天你們做得不錯,很完美。二是告訴你們一聲,從今天起,你們兩個負責監國攝政,有什么不決之事,隨時向我報告,不可大意,也不用小心。大神你做過策神的王相,幫助他處理過政務,在之前又統領過軍隊作戰,對軍政都很熟悉。逍遙王人情世故經歷的多了,見多識廣,有你們二人一起監國攝政,我很放心。”

    二人發愣,策神小心的問道:“不是說好了由策神太上王監國嗎,怎么又變了主意?”

    不提策神倒還好,一提策神雷森氣得牙齒緊咬,“那小子跑了。最是沒有出息的一個,怕出頭,怕做事,偏偏的又有能力。我和他說了,可他一味的拒絕,這不剛把王位給了他兒子,他馬上拍屁股就跑了,現在早跑得沒影了。這樣的人真是沒有出息。你們說,我也是眼瞎了,當初怎么就覺得他堪當大任?嗯?他跑了,我也不勉強他了,新王上什么樣子,你們也是知情人,直說了,他我看不上,但策神沒有其他的兒子,暫時也只能這樣,你們給我看好了,要是急了,就催小王上生孩子,生出來,好好的教著,只要能做一個正常的王上就行。”

U赢电竞 JBO|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