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2073章 這種相遇方式

第2073章 這種相遇方式

    第2073章   這種相遇方式

    洛錦御和楊楚楚的大公子番外正式拉開序幕。

    陰沉沉的天空,仿佛要下一場大暴雨,連空氣都是壓仰稀薄的,時間已經是凌晨時分,剛睡下不久的喬安安,突然被驚醒,睜開眼,看到皮頭散發的媽媽站在她的床邊,手里緊捏著一只手機。

    “安安,起來,快點,我知道你爸爸在哪了,這次,我一定要抓住他,我倒要看看那不要臉的小三是誰,你替我上前去撕爛她的臉。”母親彎腰用力的推她,以為她沒醒,非常大聲的說話。

    “媽,多晚了啊,還去?”喬安安已經見慣不慣了,母親總日疑神疑鬼的,從她十三歲那年開始,就不時帶上她去抓爸爸的奸了,可好幾次都鬧出笑話,爸爸好像對她更加冷漠了,她還不死心嗎?

    “必須去,你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不管我死活了嗎?”喬母突然悲傷的大哭起來,眼淚嘩嘩。

    “好好好,我去,我換件衣服……”

    “別換了,又不是去走秀,我們去抓奸的,趕緊下樓,你來開車。”母親一抹眼淚,恨恨咬牙,轉身蹬蹬下樓。

    喬安安看著自己身上的睡衣睡褲,幸好是厚的,不露點,她只好痛苦的扯了扯長發,掀被下床,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如果還有下次,她就慫勇爸媽離婚。

    喬安安開著車,一路聽著媽媽的哭訴謾罵,來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

    “啪!”頭頂上空,一道閃電刮過,震耳欲聾的聲響,把喬安安嚇的像狗一樣縮顫了幾下,她捂住耳朵,趕緊將媽媽拽進酒店里去,怕她被雷給劈了。

    喬母卻對雷聲宛如未聞,她心死如灰,經營多年的生活,搖搖欲墜,她哪里會怕死?要死,也得帶上那花心腸子的老公一起去。

    喬安安立即跟酒店前臺說了一句找人,酒店前臺疑惑的看著她。

    母女兩個順道就進入電梯了,兩個人身穿睡衣,彼頭散發的,像索命的女鬼一樣,著實嚇人。

    “房號多少?”喬安安問道。

    “頂樓,總統套房,5508房。”母親眼眶紅腫,雙目無神,精神卻亢奮,顯然,這次她有十足的把握了。

    “安安,一會兒拿出手機來給我拍,把那不要臉的女人拍進去,我一定要讓她身敗名裂。”喬母恨怨的咬牙。

    “喔,知道了。”喬安安拿出手機,調成攝像狀態。

    電梯叮的一聲響了,母女快速的就往走廊跑去,一路尋找到了房間號。

    “媽,門好像沒關嚴。”喬安安目光銳利的一看,真是上天助她母女一臂之力,門竟然是虛掩著的。

    “進去拍,趕緊拍,別放過那小賤人。”安母憤怒的推門而入,大聲的對女兒喊道。

    喬安安立即舉著手機進去了,從客廳一路跑向臥室,動作嫻熟利落。

    臥室里,一抹高大的身軀正系著一條浴巾,準備換衣服,突然看到闖進來的女人,手里舉著手機對著他,他寒眸瞬間陰沉,冷怒質問:“你是什么人?”

    “啊?不是我爸?”喬安安美眸瞬間驚呆,快速把手機放下,說了一句抱歉就轉身往外跑。

    “媽,拍錯了,不是爸,你是不是又弄錯房間號了?”喬安安往外跑的同時,還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臂,將她也帶出了房間。

    “不是你爸的房間?不可能啊,我這手機上定位的就是這5509房,是隔壁?”喬母剛才哭的老眼昏花了,所以看錯了數字。

    “可別又弄錯了。”喬安安對母親很無語,剛才那場面,是真的尷尬啊。

    “不會的,就是這個房間。”喬母想去擂門。

    喬安安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眸子一瞇:“我來。”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大門口,出來一抹高大年輕的身影,顧北淵冷冷的盯著旁邊門外的母女兩個。

    喬安安此刻顧不得羞恥了,輕輕敲了一下房門后,用很專業的聲音焦急的對房內說道:“尊貴的客人,你好,我們樓下有房間著火了,麻煩你們趕緊撤離。”

    不一會兒,門就被人快速的打開了,正是喬父,與此同時,里面還傳來女人驚慌害怕的聲音:“老喬,著火了嗎?我們快點逃。”

    “逃去哪,你個賤貨。”喬母立即尖叫著沖了進去,喬安安也迅速的舉起了手機往里跑。

    “啊,老喬,救命啊,你家母老虎扯我頭發。”里面傳來女人尖叫聲。

    喬安安舉手著手,把女人拍了下來,突然看到母親好像要落入下風了,她趕緊將手機往包里一揣,加入戰團。

    “放開我媽,你個騷貨。“

    “不放,哎呀,我的頭發…”

    房間里三個女人撕打成一團,旁邊的喬父冷冷的觀看著,最后,他震怒的吼了一聲:“張秀珠,喬安安,趕緊給我滾出去。”

    喬父的聲音,讓撕打的三個人停了手,喬安安臉上被撕了幾道,母女兩個都狼狽不堪。

    “喬大偉,我要跟你離婚。”張秀珠尖著嗓子怒叫。

    “好,天一亮就離,趕緊滾。”喬父直接過來,將母女兩個拽出房門外:“張秀珠,我受夠你了,趕緊滾。”

    喬安安一臉慘白的站在旁邊,看著媽媽眼眶里的淚水不斷的涌下,她暗自咬了咬牙,一把牽了媽媽的手:“我們回去吧,以后別跟他鬧了,他這種人是不會改變的。”

    路過旁邊的那道門時,喬安安聽到一聲重重的關門聲,她心頭一顫,朝那道門看去,想到剛才自己闖進去男人沉郁的目光,她暗自懊惱。

    電梯里,張秀珠面如死灰的靠在電梯墻上,目光呆滯:“安安,為什么你不是個兒子?”

    喬安安表情一僵,又來了,媽媽要念上一輩子嗎?

    “要是你是個兒子該多好啊,你爸就不會這么無視你了,他也不敢跟我離婚。”張秀珠掩面痛哭著,哭出了無盡的悲酸。

    喬安安抬頭望天,眸光里難掩的是自卑感,是啊,她為什么不是兒子?

    難道媽媽的婚姻不幸福,就因為她不是兒子嗎?

    爸爸一天天往外跑,找外面的女人消譴,也是因為她不是個兒子嗎?

    可誰有能力選擇自己的出生?她也想當個兒子啊,她也想受人重視,想生在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里,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外表看著光鮮,可實際上,里子早就爛透了,外面的人還稱她一句喬家大小姐,可錦衣玉食也只是表象,她活的壓仰又糟糕。

    “媽,你們離婚吧,我在外頭租房子養你,我不讀書了,我去工作,總好過在喬家,看人臉色生活強。”喬安安終于做下決定了,她要帶媽媽離開,離開這個令人失望的喬家。

    “離婚?”張秀珠抬起了臉龐,一臉茫然,她從來沒想過離婚,離了,可就什么都不是了呀,現在外人還尊她一句喬太太,她的女兒是喬家的大小姐,離了,就什么也不是了。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