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夫人們的香裙 > 第2466章 沙洲來客

第2466章 沙洲來客

    整個過程她完全記不住對方在說什么,只是機械地按照對方的要求做動作。

    到了最后袁紫衣覺得自己整個身子都癱軟了,若非對方手上傳來的勁力把她扶著,她恐怕早已倒在了地上。

    宋青書也察覺到她身體的變化,便說道:“你現在的狀態可能不適合再修煉了,先休息吧。”

    “嗯”袁紫衣覺得嗓音都有些發顫,整個人都快虛脫了,顫顫巍巍回到樹邊坐下,大口喘著粗氣,她覺得渾身上下好像在水里泡過,也不知道是熱的汗水還是什么。

    宋青書在她身旁坐了下來,遞給了她一壺水,笑道:“袁姑娘你怎么了?”

    袁紫衣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你這不是明知故問么?

    喝了幾口水袁紫衣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咬了咬嘴唇猶豫良久,終于忍不住問道:“宋大哥,你平日里都是這樣教女孩子練功的么?”

    宋青書搖了搖頭:“沒啊,這樣教還是第一次。”

    袁紫衣:“……”

    宋青書忍不住笑了:“你就不擔心我剛才那樣是在故意輕薄你么?”

    “啊?”袁紫衣驚呼一聲,表情又是茫然又是羞惱,“真的么?”

    宋青書一陣無語,你一個女孩子這樣的問題還要問我:“你覺得呢?”

    袁紫衣紅著臉搖了搖頭:“我覺得應該不是,剛剛宋大哥教我的那些都非常實用,若是我全都練熟后,短時間內武功說不定會提高一倍,能得到這樣的指點,我覺得很幸運。”

    宋青書奇了:“為什么我就不能又指點你又趁機占你便宜呢,是因為我長得帥么?”

    袁紫衣這張臉蛋兒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幾次紅了,一顆心撲撲直跳:“以你的武功若是真想欺負我,我也反抗不了,又何必需要這般拐彎抹角。”

    “哈哈哈,說得有道理,”宋青書也不再逗弄她了,正色道,“你把剛剛我教你的好好回憶體會一下吧。”

    袁紫衣嗯了一聲,閉上眼睛開始冥想,不過腦海里首先跳出來的就是對方那雙大手移動的感覺,她玉頰酡紅,悄悄睜開眼看了一眼一旁的宋青書,見他在閉目養神,不由吐了吐舌頭,急忙又閉上了眼睛。

    本來她的學武資質相當高明,以

    前學武功可謂一學就會,記憶力也是驚人,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的,剛剛對方教她的她只能記得六成,剩下的全忘了。

    越是拼命回憶,腦海中越是冒出對方的手,讓她一時間猶如莊周夢蝶,恍惚無比。

    就這樣時間漸漸過去,烈日西沉,兩人便繼續趕路。

    其實西域這邊日落極晚,換算成前世的時間,有時候晚上十點都還能看到太陽,所以宋青書來不及等天色徹底黑下去便啟程趕路。

    走了幾個時辰,待路過綠洲中一條小河的時候,袁紫衣忽然小聲說道:“宋大哥,可不可以給我點時間讓我去洗個澡?”

    “洗澡?”宋青書一愣,心想女人就是麻煩。

    袁紫衣一臉歉意:“我也知道這樣有些耽誤時間,但我渾身黏兮兮的,非常不舒服,我一定會很快弄好的。”

    宋青書嗯了一聲,倒也不可能阻止人家姑娘正常的要求吧。

    “謝謝宋大哥。”袁紫衣抱著行李匆匆跑到河邊,但到了河邊,忽然又有些猶豫起來。

    宋青書啞然失笑,轉過身往下游走去:“放心吧,我不會偷看的。”被她說得自己也渾身不舒服了。

    袁紫衣這才紅著臉開始寬衣解帶進入了河里,只露出一個腦袋,靜靜地看著下游那個男子,見對方始終沒有回過頭,方才松了一口氣,心想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隔了半柱香的時間,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袁紫衣嚇了一跳,急忙循聲望去,看見不遠處有幾個黑點往這邊跑來。

    她嚇得急忙想起身穿衣服,可對方正沖這邊而來,這周圍又沒什么遮擋,她若是從水里出來豈不是什么都被看完了?

    正在猶豫,對方馬匹速度很快,轉眼之間便到了跟前。

    “喲竟然還有個小美人兒在這里洗澡呢!”

    “我們哥幾個運氣咋這么好。”

    “這比沙洲城里青樓最紅的姑娘還要漂亮啊。”

    “媽的,都怪那些蒙古人,把所有人都殺光了,害得我們連窯姐兒都找不到。”

    “哈哈,有這樣漂亮的姑娘,誰還看得上什么窯姐兒啊。”

    “你們誰也不要跟我搶,我要第一個”

    “切,憑什么

    你第一個!”

    ……

    袁紫衣看清了這些人都是馬賊裝束,西域地廣人稀,經常幾百里路都見不到一個人影,同時西域又是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大量商隊往來與此。

    所以催生了馬賊這個行當,搶劫過路落單的商客,規模大的馬賊甚至會去搶大型商隊。

    這些人要么是附近的一些牧民,一邊放牧一邊客串一下攔路虎要么是中原犯了事的漢人,一個個都是亡命之徒流落于此,這批人說話的口音穿著顯然就是后者。

    聽到這群人污言穢語,袁紫衣又驚又怒,平日里她遇到這樣不開眼的東西,她早就一刀一個,甚至不需要使出長鞭,但現在她渾身不著片縷在河里,想攻擊也不可能。

    幾個馬賊見她雙手擋在胸前,水中露出雪白細膩的肩頸肌膚,一個個眼睛都直了,紛紛便往水里沖了過去。

    “小美人兒,我來了,哥哥好好疼你!”

    落到最后的那個馬賊知道搶不過同伴,就只好留在岸邊去拿袁紫衣的衣裳:“哇哦這是小美人兒的衣服啊,真香”

    他正要湊過去親,忽然身子一僵,整個人便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袁紫衣看到一群男人往自己撲了過來,不由又羞又怒,一手擋在胸前,一手暗暗蓄力,可在水中她武功本就要大打折扣,再加上光著身子,她想著等會兒若是被對方看到什么,那真是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就在忐忑之際,一股水浪忽然在她身前升起,猛地往那群馬賊擊去,然后她感覺到肩頭被人抓住,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出現在了岸邊。

    她正要驚呼,對方已經隨手拿著一件衣服裹在了她身上,擋住了她乍泄的春光。

    她再往水中看去,發現那些馬賊已經浮在了水面,顯然已經被剛才水浪的勁力給震死。

    宋青書一手摟著袁紫衣,一邊解開了躺在身旁的最后那個馬賊的穴道,冷冷地問道:“你們是從沙洲過來的?”

    我的新書陸地鍵仙今天已在縱橫小說pp發布,求收藏,歡迎來本章說評論。大家可以先養著,等老書完結后,差不多那邊也肥了。老書終于接近尾聲了,我會盡可能地讓它有個圓滿結局,不枉這些年付出的心血。

U赢电竞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