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絕色毒醫王妃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新的發現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新的發現

    林夢雅挑了挑眉。

    拍了拍自家男人的肩膀后,就瀟灑得先行離開了。

    “你去哪?”

    龍天昱頓時心中那叫一聲糟。

    他倒不是心虛,也不是怕自家夫人不信任之類的。

    主要是他允許甘鳳儀在自己的面前廢話,只是為了能側面突出自己的忠貞不渝。

    現在,夫人都走了,他自然不會多待。

    “殿下,您”

    甘鳳儀滿眼都是期待,只可惜她的心思注定是要落空了的。

    “告訴你家大人,要是他還想保住甘家,就不要做這些多余的事。”

    留下這句警告,他就急匆匆的推著輪椅去追人了。

    倒是甘鳳儀有些疑惑的看著那人的背影。

    雖然她也并不是對殿下產生了多深厚的情感,不過一想到祖父的囑咐,她也只好想方設法的再試試。

    剛從禁地里出來,林夢雅就猛然停下了腳步。

    敏銳如她,早是能夠先一步預感到危險的降臨。

    她站在原地,謹慎的觀察著四周,而后往后挪了一小步。

    可對方已經等不及了。

    在她試圖轉身就跑的前一刻,一道身影迎面襲來。

    但對方恐怕做夢都沒想到,這個看似并不重要的小人物,身旁卻跟著好幾個難纏的對手。

    只見下一刻,一直散落在暗中,保護著她的那些護衛們,直接跟對方硬碰硬。

    趁著這個機會,林夢雅一口氣跑到了安全的地方觀戰。

    護衛們把那人圍住了,而那個人,正好就是之前差點就害了丹丹的侍女小燕!

    “我真是看走眼了。”

    被人圍住的小燕,顯然有些惱火。

    如今她倒是狼狽得很。

    甘二老爺別看對妻女很是柔情,但對待敵人,手段也是殘酷得很。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已經斷了她所有的退路。

    所以,小燕只想故技重施。

    奈何她這次選中的目標,卻是她應該避之不及的克星。

    林夢雅緩了緩情緒,冷靜的觀察著對方。

    “原來是你。看來你又打算殺一個人,來偽裝成對方了。”

    丹丹雖然有些小缺陷,但并不算傻。

    何況這些年來,她的身邊只有奶娘跟小燕這些人,所以她的感覺應當是更加敏銳才是。

    想必丹丹就是感受到了小燕對她的企圖,所以這才留下奶娘保護自己。

    而真正的小燕,怕早就已經遭了這個女人的毒手!

    “你還真是聰明,可惜,我就差那么一點點。也罷,既然落在你們手里了,那我無話可說。”

    說罷,她就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看樣子,是打算束手就擒了?

    但林夢雅卻并不覺得這個女人會認輸。

    她一直沒放松警惕,而那些護衛們自然會聽從她的命令。

    “你們誰都別碰她。”

    她一邊吩咐,一邊又往安全的地方退了退。

    “去請甘二老爺過來,若他沒空,就讓甘家人來處理。”

    林夢雅的謹慎,超出了對方的預計。

    緊咬著牙關,小燕暗罵這小子實在是太膽小了。

    很快,二老爺就派人來了。

    大概是二老爺提前囑咐過了,所以他們也沒愚蠢得直接上去抓人,反而是帶來了一碗藥。

    “二老爺說了,只要你乖乖喝了,他可以饒你不死!”

    為首之人板著臉命令道。

    小燕啐了這些沒種的家伙一口,卻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將碗里的藥喝了下去。

    “嘩啦”一聲,小燕暈倒,碗也摔醉了。

    此時甘二老爺帶來的那些人才圍了上去,把人捆得嚴嚴實實的帶走。

    有人過來跟遲到了一會的龍天昱道謝,后者只是點點頭。

    他沒想到前后腳的時間差,也差點讓夫人出了意外,不由得對甘家更多了幾分的不滿。

    只是林夢雅沒時間計較這等小事。

    她的視線,一直盯著摔碎的碗。

    龍天昱立刻命人趁亂把碎片帶走,這才扯了扯夫人的手,低聲說道:“回去再說。”

    “嗯。”

    甘家這一天的熱鬧,可是差點就讓這個家族面臨血光之災。

    不過現在,老家主正在休息,而罪魁禍首甘二老爺,則是忙著陪著妻女,享受著最后的團聚時光。

    這一天有喜也有悲,恰如人生,喜憂參半。

    林夢雅小心翼翼的把浸在純凈水里的碗的碎片夾了出來。

    碗里殘存的藥汁并不多,而且藥材也并不多見。

    有些東西,就連系統也只能分析出成分,卻在現有的醫書里找不到具體的名字。

    這讓林夢雅更加沉迷在對這種藥的研究之中

    龍天昱一直耐心的等到晚飯涼透,終于忍不住的打斷了自家夫人的新愛好。

    “先吃飯!”

    林夢雅也不生氣,反而是因為有了新的發現,情緒一直很興奮。

    坐下來不管不顧的吃著涼飯,最后還是被龍天昱給制止住了。

    認命的讓人去熱,又倒了一杯熱茶給她。

    看著自家夫人亮晶晶的眸子,他忍不住有些吃味的抱怨。

    “那東西比我還好?對我,怎么不見你如此癡迷過?”

    哪知道林夢雅卻笑瞇瞇的回應道:“我日夜都沉迷到你的美色里難以自拔,對那些東西,只不過是一時新鮮。”

    龍天昱卻哼了一聲。

    “騙人!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但林夢雅卻像是登徒子似的,輕輕摸了摸自家男人的手背。

    “看你,又耍小脾氣,不過誰讓我喜歡你呢!”

    戲演到這里,已經足夠惡心人了。

    最終倆人為了胃口著想,頗有默契的終止了下去。

    林夢雅美滋滋的吃了一頓飽飯,而龍天昱則是在旁邊一直盯著她看。

    “怎么這樣看我?”

    從回來開始,她就感覺自家男人不太對勁。

    龍天昱的眸子閃了閃,最后找了個不那么牽強的理由。

    “沒什么,不過是下午發生了太多事,所以有些感懷而已。”

    實際上,他卻是心情有些矛盾。

    一面,他希望雅兒的研究會有結果。

    他們了解得越多,也就越有戰勝對方的把握。

    可另外一面,在見識過這件事情帶來的好處跟惡果之后,他不免也有些擔心。

    有些違背常理的東西若是一旦被世人所知,恐怕一定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他不是沒有保住心愛之人的自信與能力,而是到時天下大亂,他們這些人又怎會獨善其身?

    他一直在默默的做著這些事,就是希望能盡力的減少,或者是消弭這件事可能會掀起的風波。

    可現在看來,人心才是最難把握的。

    “你在想甘二老爺跟他夫人的事情?”

    林夢雅眨眨眼,順勢把自己靠在了他的懷中。

    “嗯,我在想,若是我處在他的那個角度,會不會也跟他一樣。”

    當親人離去的時候,大多數人都會想盡辦法尋求延壽之策。

    可當諸多手段都用盡了,只有這么一條路擺在他們面前的時候,只怕倫理、道德這些,都會毫無約束力。

    這一次,是二夫人親手折斷了這條路。

    可旁人呢?

    只怕會有不少人,哪怕是雙手染滿了鮮血,也要再多活一世。

    如果完全只靠本人的品德去約束的話,怕是這世上,不知又要多多少的無辜亡魂了。

    林夢雅覺得自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凡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二夫人的重生看似沒什么問題,但我總覺得,這種重生技術,應該沒有那么完美。”

    之前她也見到過不少的案例。

    實際上,還真的沒有一例是完全成功的。

    就連二夫人這一次,也僅僅是能維持極短的時間。

    而后,她的意識則會徹徹底底的消失。

    這又跟她之前見到的某些例子有些不同。

    總之,在沒有徹底的了解這種“復生”的技術之前,所有事情她都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

    “說起來,你在那些藥里可發現什么了?”

    龍天昱擺弄著自家夫人的五指,低聲問道。

    “說起這個。”

    她直起腰,看著自家男人。

    “我倒是在這個藥里面,發現了一些跟老家主身上的炎毒相似的東西。我懷疑,炎毒可能是一種寄生毒。”

    老家主的炎毒很是奇特。

    雖然近幾年來有著毒發愈來愈頻繁的現象,但很多時候,這種毒卻是跟老家主是共生的關系。

    就是因為如此,炎毒才難纏得很,根本沒辦法只憑借著藥物解開。

    看自家男人有些不太懂,林夢雅立刻跑過去拿了紙筆,跟他畫圖細細解釋。

    “我在老家主的身體發現了許多藥物的殘留,但是奇怪的事,這些藥明明可以壓制炎毒的,甚至如果連續服用的話,按理是可以解開他身上的炎毒的。可當癥狀減輕到了某一種程度的時候,毒性就會莫名其妙的反撲。所以,他們就會認為這種藥沒用,從而放棄。但是如果他們繼續服用的話,也許還會重復這個過程。”

    她說的很明白,龍天昱也聽懂了。

    于是,她又說道:“但是,我一直不明白,這種炎毒的毒性為什么會那么強大。直到,我今天在我們撿到的的藥里,發現了一種物質。這東西,我在青箏譜里看過,名喚節節生。這東西很奇怪,本身沒什么藥性,但是卻可以作為一種載體。”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竞技|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