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 > 第六百九十八章 死局

第六百九十八章 死局

    暗月紀元正文卷第六百九十章死局“有什么需要我幫助你完成的嗎?”就在夢境要結束的一剎那,唐凌的腦中響起了一個聲音。

    這是**的聲音。

    當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唐凌想要苦笑,奈何在這個時候,全身都是被束縛的狀態,就算苦笑這么簡單的動作也做不到。

    事情就糟糕成這樣?感覺就像要自己交代遺愿這般,或許昆這個家伙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才故意逃脫的?

    “昆不是。”奇異的是,唐凌腦中才剛剛冒出了這個念頭,就得到了**的回答。

    偷窺!

    唐凌很不爽,但**顯然懶得理會他的不爽,非常直接的說道:“你有什么想要辦到的事情,在腦中想一次就行了。”

    想要辦到的事情,那簡直太多了。

    唐凌剛動了這個念頭,已經收到了**的警告:“不要去想不切實際的,我也只會為你辦能力范圍內能解決的事情。”

    接著**又強調了一句:“這是昆對我的要求,我只是替人辦事。”

    昆對自己那么好?唐凌的內心有點感動,在一片靜止僵硬的世界里,涅槃巨塔的影子已經開始漸漸的隱沒。

    而唐凌知道這已經是最后的時間,也許是唯一的機會能讓夢境中的這些神秘家伙替自己辦事。

    那就

    唐凌腦子里過了一遍緊急的想要做到的事情。

    “你確定就這些?”**詢問了一句。

    “這些在范圍內嗎?”唐凌有些緊張的追問了一句。

    “沒有問題。”**很簡單的回答了一句。

    接著,涅槃巨塔的影子已經完全的消失,整個光環也開始破碎,唐凌的眼前一黑,大腦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和每一次從夢境中醒來的瞬間一樣,感覺不到時間,似乎過了很久,但似乎只是一瞬。

    到下一刻唐凌意識清醒,卻還沒有睜開雙眼的時候,就被心中那洶涌而來的危機感和沉重感所吞沒。

    就是這樣的嗎?自己要面對死亡了嗎?情緒是無形的東西,卻在某種時刻又像能夠實質化,現在心臟快要被撐得爆炸的感覺是如此真實。

    卻也是在這種時刻,唐凌感覺自己的手被一只略微有些冰涼,但卻柔軟的手握住。

    在閉著雙眼的時候,這牽手的感覺是如此溫暖親切,就像在很久以前,自己的手就習慣這樣被這只手這樣牽著。

    不用睜開眼睛,唐凌就知道這是彼岸的手,但之前為什么沒有這樣奇異的感覺呢?是因為此時才從夢境出來,神秘的第六感比較敏感嗎?

    而這感覺究竟又是什么呢?唐凌努力的想要回想,大腦卻一片空白。

    但因為對這種感覺的留戀,唐凌的雙眼睜開的很慢,接著他便看見了彼岸溫柔的目光正看著自己。

    “剛才我聽見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是因為你嗎?”彼岸眼中閃動著期待的光芒。

    她的期待并不是希望唐凌能有多厲害,榮耀必然屬于唐凌,而是期待自己猜測的關于唐凌的事情,都是準確的,這會讓人有一種彼此之間心有靈犀的感覺。

    下意識的,唐凌握緊了彼岸的手,他點點頭,接著神色露出了一絲憂慮:“彼岸,我覺得我可能會死。”

    彼岸微微一愣,接著又笑了:“沒有關系,我陪你。”

    很輕描淡寫,非常不在意。

    別人聽了,可能以為這是彼岸對唐凌所說的情話,但事實卻是彼岸真心的想法。

    她對生死看得很淡,一度也覺得生命很蒼白,沒有什么值得留戀的,因為她連情緒都很少。

    而唐凌既然是她對這個世界最大的留戀,那么一起死去也是一件很甜美的事情?

    彼岸的想法就是那么的怪異,不要說別人,偶爾連唐凌也難以理解。

    估計彼岸以為自己是在開玩笑吧?唐凌坐起來,撓撓自己的頭發:“彼岸,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彼岸微笑依舊很美,眼神中也看不出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唐凌還想要說一些什么,但在這個時候,船上已經傳來了胖子大呼小叫的聲音

    “唐凌,你快過來,過來啊!”

    什么事情那么激動?帶著幾分好奇,唐凌牽著彼岸的手跑進了船艙,原來在船艙中漂浮著好幾個光團,而在光團之中不就是晉升紫月戰士要用的七蓮荷蕊,變異海珠等資源嗎?

    “我的已經拿到了。”胖子現在是信心十足的胖子,連說話的中氣都變足了幾分,他獻寶一樣的拿出了一顆五彩變異海珠在唐凌眼前亂晃。

    然后被韓星給一腳踢開,說道:“炫耀什么?唐凌的不比你強?”

    胖子很是不服,打了雞血的他哪里還像以前那樣畏畏縮縮,立刻就和韓星吵成了一團。

    而唐凌根本不理他們,那一朵九蓮荷蕊在光團中散發著神秘的微光,唐凌一眼就能認出中心那個光源屬于他。

    胖子在這個時候,明明在和韓星吵架,還不忘三的提醒唐凌:“大哥,別弄錯了光團,否則會被電的。而且只能打開自己的光團。”

    “唐凌用得著你提醒?”韓星又懟了胖子一句。

    “干嘛啊,吵死了。”洛離在這個時候也來到了船艙中,在他身后,東南西北四子也跟著到了。

    大家笑笑鬧鬧的,全是收獲的喜悅,誰能想到風暴海航就這樣結束了呢?這一路辛苦嗎?當然辛苦,經歷的事情好像比人生前十幾年還要多

    唐凌在這個時候,手已經順利的伸進了光團之中,順利的拿到了屬于自己的所有資源,這些資源是恰到好處,彼岸沒有參加這一次的挑戰,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好在自己所得的資源完全可以分給彼岸一份了。

    想著這些,唐凌轉眼間已經用星隱定維刃收好了所有的資源,轉頭看著笑笑鬧鬧的大家,心中在極度的危機感和不安當中涌起了一股說不清的情緒。

    有些不舍?有些感慨?有些傷感?還是一些別的什么?唐凌也說不清楚。

    “大哥,你的資源呢?”胖子注意到了唐凌的神情,不知道為什么心中也敏感的涌起了一絲說不上來的情緒,再想著唐凌在光環上對自己說的話,胖子總覺得話很有道理,但就是有一種不對勁兒的感覺。

    “咦?唐凌你沒有拿到資源嗎?”西鳳是最不敏感的,可在此時也注意到了唐凌,她沒有多想,只是下意識的不想看見唐凌這一瞬間的表情,總覺得心里有些堵。

    “我拿到了。”唐凌換上了一副笑臉,然后說道:“但是在哪里,就是不告訴你們。”

    ‘呼’,胖子松了一口氣,大哥還是那么賤,說明一切都很正常!而在這個時候,唐凌說了一句讓大家都趕緊收起資源,自己在船艙中還有事情要辦?

    至于有什么事情要辦?唐凌不說,誰也沒有辦法問出來,加上長期以來養成的習慣,唐凌說什么大家都會沒有疑問的執行,所以很快所有人都收好了自己的資源離開。

    除了彼岸。

    看了一眼彼岸,唐凌也沒有過多的解釋,開始無聲而快速的收拾起來。

    在豐收號的船艙之中還堆砌著一些唐凌的資源,就比如兇獸骨,兇獸肉,以及一些萬能源石,還有一點點生活上的必需品。

    死局?困局?不管是什么局,都要做好準備,但凡有一絲機會唐凌都會掙扎,在聚居地不就是如此活著的嗎?

    彼岸靜靜的看著唐凌收拾,既沒有問唐凌星隱定維刃的神奇,也沒有問唐凌為什么要這樣收拾?

    只是在唐凌忙碌了兩分鐘以后,彼岸才轉身朝著船艙外走去。

    “去哪兒呢?”唐凌抬頭問了一句,在這種時刻,他很想跟彼岸多呆一些時間。

    “我也去收拾,其實也沒有什么好收拾的。你還能裝多少東西呢?能不能幫我裝一些書?”彼岸轉頭望著唐凌,認真的說到。

    “你為什么要收拾?”唐凌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彼岸回答的非常堅決,然后快速的轉身就走了。

    唐凌看著彼岸的背影,心中溢滿了感動與傷感,他這才意識到彼岸剛才說的話可能是真的。

    但是他怎么可能讓彼岸跟著自己面對死亡?又怎么可能讓彼岸和自己一起陷入困局呢?!

    搖搖頭,唐凌再一次開始快速的收拾,有了星隱定維刃,讓收拾這件事情變得無比簡單,很快唐凌已經收拾好了絕大部分自己需要的東西,當然也給伙伴們留下了一些,算是自己的心意吧。

    就在唐凌還在思考,還需要準備一些什么的時候,豐收號的船身忽然劇烈的晃動了起來。

    “大哥!”

    “唐凌!”

    “什么情況?唐凌你快出來。”

    在這個時候,在甲板上的所有人都在呼喊著唐凌,船身持續劇烈的晃動。

    與此同時,唐凌心中那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終于爆炸了,伴隨著這股危機感的還有從四面方傳來的驚呼聲。

    唐凌皺起了眉頭,想也不想的就沖了上去。

    然后他看到了海面上出現了一只巨大的海洋兇獸,有多大?大到唐凌以為看見了一座小山。

    精準本能用了半秒才衡量出這只海洋兇獸的體制,光是身長就達到了147米!

    此時,這只海洋兇獸就在海水中來回的游弋,只是靠著少年們的航海船非常之近,這才讓好多船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級海洋兇獸——旋渦藍鯨!

    已經有少年驚認出了這一只海洋兇獸,而唐凌看見這一只旋渦藍鯨,卻沒有感覺危險,他站在甲板的前方,靜靜的看著藍鯨巨大的頭顱上站著的一個,如同小黑點般的身影。

    “快走!”彩舞珠開口了,是看著唐凌,也是看著所有的少年們。

    在這個時候,大家僅僅才從夢境中蘇醒不到五分鐘,都在陸陸續續的收取屬于自己的資源,修整,準備完成最后一段航海,返回黑暗之港。

    所以,所有的船都還沒有啟航,但也并不是原地不動。

    因為在模擬游戲之中,**說過一切模擬之中所發生的,都會投射到現實。

    原本這些船都在裂縫的附近,只要那遮擋的巖石一撤,分分鐘就會落入那個巨大的裂縫之中。

    但因為潮汐之力,這些船都遠離了裂縫,至少都出于安全的地帶,毫無疑問唐凌的豐收號就在最前方,距離那旋渦藍鯨是最近的一艘船。

    “快走!”彩舞珠再次呼喊了一聲。

    所有的少年莫名其妙,而唐凌在這一刻卻猛地捂住了胸口,倒退了好幾步。

    這是什么樣的危機感?就像被一把利劍刺中了心臟一般,唐凌還來不及開口,抬頭就看見在那只巨大的旋渦藍鯨身后,涌起了一陣又一陣巨大的波濤。

    這些波濤就像是被海上的風暴吹起的波濤,最高的浪峰高達三十幾米,在這樣狂暴的浪峰之中,唐凌那極好的目力已經看見了一個巨大而狂暴的身影。

    那是

    ‘噗嘰’,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狼狽的從海中沖了上來,一落到甲板上還來不及喘息,就跳到了唐凌的懷中,字觸角緊緊的吸住了唐凌。

    “蒙蒂!”韓星有些錯亂了。

    唐凌將手放在了蒙蒂的圓腦袋上,神情分外的嚴肅。

    他已經看清楚了,在那最高的,也是最前方的浪峰之中,是一只海洋兇獸,雖然他也不能一眼就認出那是什么海洋兇獸,但憑借紫紋,唐凌就知道那是一只七級海洋兇獸。

    死局就是這個嗎?不是他一個人的死局?

    “去船艙躲著。”唐凌拍拍蒙蒂的腦袋,一反手血蒲劍已經拿在了手中。

    而在這個時候,一波高過一波的浪頭,讓所有的船都晃動的更加劇烈。

    可是這算什么危險?已經最前方的浪花散盡處,出現了一只又一只的海洋兇獸。

    接著,前后左右,四面方,全部都是海洋兇獸。

    少年們的船隊被包圍了,而這些兇獸恐怕比許多人這十幾二十年見過的兇獸都還要多。

    絕境!

U赢电竞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