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一號警官 > 第1872章 艱難的調查過程

第1872章 艱難的調查過程

    按照王曉錢的說法,他之前跟吉明之間確實有點鬧得不太愉快。

    起因跟愛麗說的差不多,就是因為那一次在酒吧里,王曉錢喝多了,當著所有人的面,跟愛麗表白的事情被吉明看到了。

    雖然吉明一般情況下,很少跟人發生沖突,但這種事情發生在他的眼前,他要是還能在裝作不知道,別說是愛麗心里怎么想了,就是卓胖子知道了這件事,八成都能打斷他的腿。

    所以這兩個人之間的矛盾也就是這么來的,挨了打的王曉錢自然也不會咽下這一口氣,回去就找人想要報仇。

    經過別人的介紹,他找到了彭城經常幫人辦臟事的大嘴。

    據說這個大嘴手下有不少人,在彭城也算是很吃得開了,這個人就認錢,只要你給錢,他就一定能將事情辦成。

    只是沒想到,吉明雖然身手不咋地,但是常年鍛煉之下,也有一身的蠻力,大嘴手下的三個人雖然站了一點偷襲的便宜,但吉明一心想跑,他們還真攔不住他。

    當時王曉錢就在大嘴的車里,看到這個結果,王曉錢自然是沒有給大嘴留什么好臉色,錢也沒有給就直接下車走人了。

    至于后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大嘴是不是又找人收拾吉明這件事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另外他所提到的時間,應該就是吉明身上所檢測出來的傷痕時間,身上的幾處肋骨斷裂痕跡,大概也就是那幾天留下的。

    可他十分堅決的咬定,那天動手打人的幾個,根本就沒有打到吉明的后腦,大部分都是往身上招呼的。

    王曉錢畢竟是學醫出身,雖然他的醫學能力如何沒有人知道,但是打在頭上之后,人的狀態他還是看的出來的。

    要是當時就打在吉明的后腦上,一定會在大腦內部留下血塊,壓迫了腦神經之后,就算是人能在爬起來,恐怕也會身體搖搖欲墜了,根本就不了能沖過三個人的封鎖跑的飛快。

    當時他雖然站的位置比較遠,但幾個人影中的狀態他還是很清楚的。

    王曉錢的話看上去也不像是在說謊,但是其中有些東西,丁凡還是需要回去在驗證一下,同時了羅隊長,幫忙找一下這個叫大嘴的人,明天要傳訊他。

    隨后丁凡就直接回酒店去了,醫學方面的東西,只能問問秦璐。

    而秦璐給他的回復,幾乎跟王曉錢說的差不多,死者的外傷導致了頭部的內出血,后腦神經受到擠壓之后,會有嘔吐和頭暈的現象產生,甚至就算是走動都要十分吃力,就好像一個喝醉酒的人一樣。

    至于身上的傷和頭上的傷是不是同一時間留下的,秦璐還不能完全保證,畢竟很多東西都要做了詳細的檢測之后才能知道的。

    失蹤了一天的劉健,也終于在晚上出現了,整個人好像都崩潰了一樣,手上還拿著一份清單遞給吳道。

    說是他將整個彭城的化工廠都查了一遍,所有引進硫化物的工廠總共有三十七家,同時還在使用磷粉的工廠還有三十四家。

    而這些工廠的進貨量都不小,工廠的倉庫也有專門的一套程序,不是隨便就能將東西拿出來的。

    這些原料都是危險品,本來就看管的十分嚴格,要說有人想偷這東西,根本就不現實。

    劉健就是為了驗證這些工廠是不是有可能丟東西,親自當了一次小偷,結果事實證明,這些工廠對于這些有危險性的原料,看守是非常嚴格的。

    都是單獨的倉庫,專門的防護設備,外面有人看守不說,甚至就連內部都有攝像裝置,丟東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有沒有可能是在生產的過程中被人偷走了?”丁凡想了一下,燒焦一具尸體,似乎使用的東西也不會很多,無非就是一個小盒子的事情。

    這樣一來,要是有人想偷一些用來專門殺人或者處理尸體,也不是完全做不到。

    誰知劉健一聽丁凡的想法,馬上就搖頭說道:“不可能,我今天就跑了十來家工廠,這些工廠都是十分嚴格的,生產車間內部,進出都是嚴格篩查的,外來東西帶不進去,內部的東西也帶不出來,根本就沒有你說的這個可能。”

    這就奇怪了,既然東西都帶不出來,那么燒死被害人的東西,究竟是從什么地方出來的?

    “你明天在跑一趟,將剩下的幾家也看一下!”丁凡揉了揉自己點頭,有點頭疼的說道:“實在不行,你就從源頭查起了,查一下最近半年之內的硫化物以及磷粉的進購量,從這方面分析一下,除了這些工廠之外,還有沒有一些小作坊之類的也有進貨,回頭我跟他們局長說一聲,這件事他會幫忙的!”

    現在看來,也只能是這樣了,打發了劉健之后,丁凡洗了個澡,倒在床上懷里摟著秦璐,順便跟她說起了今天見到的愛麗。

    想不到,秦璐對這個愛麗還挺感興趣的,點著頭說道:“男人都是這樣,永遠都是小孩子,其實不是長大了,只是玩具變得越來越大了。”

    秦璐這話想想還真是這樣,小時候玩的都是一些小玩具,長大成人,男人的玩具也就自然發生了一些變化。

    從兒時的小玩具,到現在的汽車摩托車之類的大玩具。

    好像吉明這樣,從小就沒有玩過什么玩具的人,就算是成年了,依舊抱著小孩子才玩的東西,還能玩的樂此不疲。

    “不過,愛麗這個女孩,還真是挺不錯的!”秦璐仔細的想了一下,看著丁凡說道:“你說女人是不是都有母性的一面,明知道吉明是個貪玩的男人,自己又不喜歡,卻因為他的喜歡,改變了自己的習慣。”

    說道這一點,丁凡是不的不承認,女人確實要比男人更加有包容性。

    “我今天去的時候,看到她在人群中間打游戲,你是沒看到她那一身!”說起當時在游戲廳里見到的愛麗,丁凡都不由得由頭嘆氣了:“看著都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就好像從游戲里出來的,聽說她穿的那一身衣服,是吉明最喜歡的游戲人物。”

    “后來她帶我去了她家,我發現吉明似乎也有穿這種衣服的習慣。”

    “衣服看上去做的還不錯,但是這種衣服明顯就沒有辦法穿出門,這兩個人能走到一起,還真是有點出乎意料!”

    “要說他們是因為游戲走到一起的,我覺得多少能說得通一點,可愛麗說,她是因為吉明身上的那一份專注才喜歡上他的,總覺得她這話說的有點抽象!”

    其實愛麗今天說的那個專注的問題,丁凡就有點沒聽明白,不是說話沒有聽懂。

    主要是專注這個詞,聽起來就有點抽象,他就是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會因為一份專注而已喜歡上一個人嗎?

    沒想到,丁凡剛說完這話,秦璐馬上就點點頭承認了。

    “聽上去確實有點抽象,不過我能理解她的意思!”說完秦璐就轉過頭看了丁凡一眼,微微笑著說道:“我當初看上你這個小弟弟,也是因為你的專注。”

    “可能你不會明白,當一個人專注的做一件事的時候,他的身上都在發光。”

    “你平常破案的時候,身上就有這種光芒,可能那時候的你就在我心中留下了一個種子吧!”

    丁凡沒有繼續說話,只是將摟著秦璐的大手緊了緊,神情的在她豐潤的雙唇上親了一口。

    就在丁凡吻得動情,打算更近一步的時候,秦璐卻伸手將他推開了,笑著說道:“我對愛麗有點好奇了,明天我去找她,說不定能幫你問道一些你們男人注意不到的東西。”

    這個辦法,確實比較合適,畢竟一個男人問一個女人問題,多少會有點不好問,而且也有很多不方便說的東西,會讓女性比較難以啟齒。

    反倒是秦璐去,說不定更加容易拉近兩個人之間的關系。

    但這都是明天的事情,好像不影響丁凡現在要做的事情吧!

    “明天我送你去,但是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把剛才沒有辦完的事業完成一下?”丁凡壞笑著,伸手在秦璐身上來回探索著說道:“我這個人不喜歡半途而廢,事情不辦完,心里總是感覺有事情惦記,會影響我今天晚上的睡眠,甚至影響明天的工作也說不定啊!”

    秦璐還不知道丁凡在想什么?

    翻一個大白眼過去,伸手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小聲的說道:“想今天不方便,過兩天在說!”

    秦璐說的只是生理期的問題,可丁凡聽到這幾個字之后,腦子里突然劃過一道閃電,似乎有什么東西在腦子里面順金炸開了。

    “不方便?似乎是有些東西不方便!”丁凡坐起身來,下意識就想抓起一邊的煙盒,抓到手上之后,看了一眼身邊的秦璐又放回去了。

    深吸了一口氣,起身走到窗戶邊上,緊皺著眉頭看向窗外。

    秦璐雖然不知道丁凡究竟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從他的動作中也能猜到,他一定是卡在了一個重要的節點上。

    伸手拿過了桌上的香煙點燃了一根,輕輕的放在了丁凡的嘴邊。

    丁凡看了一眼身后的秦璐,伸手接過了香煙,看著香煙在燃燒,最后卻沒有叼在嘴上,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既然已經想好要戒煙了,丁凡就不在想重新點燃它,秦璐點燃了香煙,那是她的態度,她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現在忍得太辛苦。

    可丁凡不會這樣想,答應了過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至于剛剛腦中閃過的一點靈光,雖然沒有抓住,但也沒有那么重要,反正丁凡破案從來也不是靠這一點靈光乍現來的。

    “算了,想不出來就睡覺,或許明天我就想通了!”丁凡滅了手上的香煙,伸手抱著秦璐,隨手就將那根香煙丟在了垃圾桶里。

    可剛剛丟下這根香煙,丁凡突然想到什么,好奇的問道:“被害人的肺部有煙焦油,身上有焚燒過的香煙殘留嗎?”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JBO|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