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最好的我們 > 第1961章,老婆喝多

第1961章,老婆喝多

    第1961章,老婆喝多

    宣娜祝賀完表妹,腳底抹油的離開了。

    她一秒都待不下去。

    遲念念沒有架子,脾氣也好。

    往那里俏生生的一站,眉目鮮妍,若不是剛剛聽完臺上的演奏,都會以為她只是個上大學的女孩子。

    遲念念給宣娜表妹簽名后,還給其他幾個工作人員也簽了名。

    輪到最后一位,是個年輕的男孩子。

    在工作牌上簽完后,他激動的搓手說,“r,我特別喜歡你拉的小提琴,能和你擁抱一下嗎?”

    “不能!”有人替她回答。

    秦嶼奔到后臺,站在旁邊已經等很久了。

    聽到男孩子的話,直接擋在了對方面前,說完后,回頭便拉著遲念念走到一旁。

    他想到剛剛,遲念念在臺上拉小提琴時,他像個傻子一樣目不轉睛的盯著看。

    秦嶼磨著后槽牙,“遲念念,這就是你說的業余愛好?”

    遲念念一臉無辜,“唔,是啊。”

    對上她純凈的雙眼,秦嶼簡直沒脾氣,“那你為什么沒跟我說?你是小提琴家r,今晚還要表演!”

    而且還有那么多的粉絲,尤其是迷弟。

    竟然還敢當著他這個老公面要抱抱,豈有此理!

    遲念念溫聲細語道,“可是你也沒有細問。”

    秦嶼:“……”都怪他咯?

    遲念念跟他解釋,“我小的時候有位大師,到鄉下里暫住,他說我在小提琴上有天賦,就收我為徒,后來經常帶我去國外表演,慢慢就成了r了。”

    她說的很稀松平常。

    如果讓別人聽到r這樣說,非得吐血不可。

    秦嶼摩挲下巴。

    他在遲念念的行李箱里見過琴盒,但他沒在意,以為她只是加入學校里的社團,單純愛好,想趕時髦的熏陶一下藝術而已。

    所以……他這是撿到寶了么?

    秦嶼只知道,她拉琴的時候,他的魂魄仿佛也飛了。

    小夫妻倆這邊話還未說完,有人喊秦嶼,“小秦總!”

    語氣挺熟絡的。

    秦嶼回頭看了眼,也帶了些笑意。

    來的人是位公子哥,看起來更吊兒郎當一些,他是這場音樂會的資方,知道秦嶼今晚也在,所以就過來打招呼了。

    公子哥叫袁青,兩家世交,他和秦嶼是發小,關系好。

    袁青雙手抄著口袋,“咱們都挺久沒組局了,等下我把人都叫出來,去浪會兒?”

    秦嶼砸吧著嘴,“也行。”

    他是喜歡熱鬧的人,最會玩了,平時大大小小的局沒少參加。

    之前緊鑼密鼓的籌備結婚,已經有些天沒見這幫狐朋狗友了。

    目光一瞥,看到遲念念抱著小提琴往出走,他伸手把她拽回來,“遲念念,你干什么去?”

    遲念念軟聲道,“回家啊。”

    秦嶼把她的小提琴拿過來,“先不回,等玩完了我們再回。”

    遲念念似乎有點小驚訝,“你要帶我一起去嗎?”

    他們的話她都聽見了,遲念念以為,像是男人的這種場合,都想要獨立空間,不喜歡被打擾的,所以很識趣的打算自己回家。

    秦嶼挑著好看的眉毛,“不然呢?”

    遲念念笑了,“好。”

    秦嶼見她小腦袋點了下,眉梢眼角都沁出笑意來,似乎是能跟他去參加朋友的局,很高興的樣子。

    太容易滿足了。

    唉,要怪就怪他該死的魅力。

    把小提琴交給別墅的司機,秦嶼開著車,載著遲念念離開。

    地點在一家高級俱樂部。

    這里是秦嶼的地盤,也算是他們的根據地,樓上有專門留出來的房間,沒事兒時常常在這里聚。

    除了一起過來的袁青,來了不少人,有帶妹子的,也有沒帶的,總之很熱鬧。

    房間除了圓形的沙發,還有半島形的吧臺,左側放著一張昂貴的臺球桌,右側是卡拉,窗邊還鋪著室內的高爾夫草地。

    平時常見的娛樂項目,這里都有。

    有兩個人給秦嶼遞過來一根限量級別的臺球桿,讓他一起切磋。

    遲念念便道,“秦嶼,你去吧,不用管我,我在這里看你打。”

    她坐上高腳椅。

    秦嶼見狀點頭,拿著球桿就大搖大擺的過去了。

    然后,其他人就發現,今天的小秦總打球很賣力啊。

    遲念念看向吧臺里的人,“袁青。”

    秦嶼把人帶過來了,袁青對待遲念念的態度不敢怠慢。

    “怎么了,小嫂子?”他笑吟吟的,很熱情的說,“想喝什么你就跟我知會,我調酒賊幾把厲害!”

    秦嶼生日要比他大五個月,所以要稱呼聲嫂子的。

    遲念念有些臉紅。

    她咳了聲,才繼續說,“袁青,你和秦嶼認識很多年了嗎?”

    “對,從小一起長大,穿一個褲子的交情!”袁青是個人精,“你是不是想和我打聽他的事?”

    遲念念尷尬。

    被他看穿了,也不遮掩了,“你知道秦嶼和他公司里的那個宣娜,是什么關系么?”

    “宣娜?哦,那個當紅的女藝人吧!”袁青似乎想了下才想到說的是誰,聳肩道,“宣娜出道時,他們好像傳過一段時間緋聞,不過是假的,炒作而已,后來就沒什么交集了!小嫂子,你放一百個心,小秦總從來不會和自己公司里的人有沾染!”

    遲念念聽完,心中豁然開朗。

    她瞇眼笑起來,“謝謝你!”

    秦嶼打完球,走到把臺前時,發現遲念念的顴骨有著不正常的潮紅。

    細看的話,眼神也有些迷離。

    見他走到自己面前,遲念念用力的睜了睜微醺的眼睛,著急的說,“秦嶼,怎么有兩個你呀?”

    秦嶼:“……”

    他陰惻惻的瞪向吧臺里的袁青,“你給她喝酒了?”

    袁青苦兮兮的申辯,“不是我的鍋!”

    是遲念念自己要求的。

    袁青顯擺了一番調酒的功夫,詢問她想喝什么,遲念念就說喝秦嶼平時喝的,袁青就按照秦嶼的標準給她調了一杯。

    誰知道,遲念念這么不勝酒力。

    這個鍋袁青堅決不背。

    遲念念愣愣的眨巴了好久眼睛,還是暈,她抱住了腦袋。

    秦嶼俯身,抱起她離開。

    房間里的人問:“小秦總,不玩了啊?”

    秦嶼頭沒回,“不玩了,回家!”

    老婆都喝多了,還玩什么玩。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 JBO电竞| JBO| JBO官网| JBO体育| 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