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劫逆乾坤 > 第897章 來了

    “你的意思是,只要玄黃閣出現危機,他一定會回來?”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當然,這是必定的事情!”趙聽風堅定地說道。

    陳道清對此不置可否。

    當初他甚至以為,這位玄黃閣權力至高無的外閣閣主已經隕落了。

    現在趙聽風如此堅定,陳道清卻不這樣想。

    如果是他自己遭受了這種非人的待遇,陳道清一定不會再理會玄黃閣的死活,他可能會看著他們任由被別人毀滅。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可是,在有些人的眼里,或許這就是一個美麗的幻象。

    當這個幻象一直存在的時候,他們就感覺到希望存在。

    趙聽風就是這樣的幻象。

    “即便如此,玄黃閣也只是六大玄仙,而你們天一教,至少存在七大玄仙吧?”陳道清笑著說道。

    “這位外閣閣主的實力,怕是已經無限接近于至仙強者了。”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什么!?”陳道清一愣。

    “沒錯,此人的境界已經要接近至仙強者,說不定在這萬年之中,他已經踏入至仙強者的行列。”趙聽風驚嘆道。

    “此人怎么會如此之強?”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如果此人真的有那么強大的話,或許他當初就不會被趕出去了。

    “這樣說來,玄黃閣內閣閣主也很強大?”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可以這樣說。”趙聽風點了點頭:“其實,所有門派這一次都是來試探玄黃閣的實力的,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派出實力強大的玄仙長老,正是因為忌憚這位玄黃閣的閣主。”

    “難不成,這位內閣閣主也已經達到了玄仙巔峰?”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或許還達不到,但也已經無限接近了。”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他們是怎么做到的?”陳道清還是無法理解。

    一下出現兩尊玄仙高手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更何況他們還沖擊到玄仙巔峰,這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或者說,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陳道清搖了搖頭,他感覺還是難以置信。

    “你是如何確信的?”陳道清追問道。

    “這件事情看似隱秘,但仔細揣摩或許也有些端倪。”趙聽風笑了笑:“這些年,從未有過任何關于玄黃閣閣主的問題,一定會有無數的高手前來窺視,但玄黃閣卻固若金湯。”

    “你的意思是,所有來窺視的高手都被他們給殺了?”陳道清笑著說道。

    “當然也不能完全這樣說,只是墨魂閣主可能當局者迷,并不能對此產生懷疑而已。”趙聽風笑了笑。

    陳道清點了點頭,其實他還是有幾分相信趙聽風的話,即使內心有很多不情愿,但還是覺得,有些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如同剛剛經歷過的這場劫難,哪怕三大玄祖等人都出手了,這位玄黃閣閣主還是沒有出關,一定是正在經歷非常重要的閉關修行,不敢被輕易打亂。

    要知道,這玄黃閣中可一下子出現了八大玄仙高手,在這種狀態下

    這位玄黃閣閣主都沒有出現,顯然他認為這種事情并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外,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陳道清默默地點了點頭,看來,玄黃閣的這潭水還很深,自己涉足的越多,了解的就越多,感覺就越可怕。

    現在,陳道清更加好奇這位玄黃閣閣主以及另外一位外閣閣主了。

    兩尊大高手若是聯起手來,怎么可能只是掌控一座玄州呢?

    “難道,他們晉升的秘密就在于魔界中心?”陳道清喃喃自語道。

    玄州有魔界中心的位置,即使現在大家感覺自己失敗了,但還是認定這件事情一定有蹊蹺。

    除了魔重以及龍五等有限的幾個人知道以外,其他任何人都沒有找到魔界中心的位置。

    當初那道封印將所有人都驅逐在外面,并沒有進入其中,這足以說明魔界中心的秘密還沒有被傳遞出去。

    但是,這個位置很明顯已經暴露了,難道這些人返回門派之后不會再瞧瞧的進行探測嗎?

    “魔界中心呢?”陳道清突然好奇地問道。

    因為他回來的有些倉促,甚至都不曾了解當初他離開之后,魔界中心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魔界中心消失了。”趙聽風無奈地說道。

    “消失了!?”陳道清驚訝地問道。

    “沒錯!”趙聽風點了點頭:“魔界中心的確消失了,所以大家才瘋狂來到玄黃閣,想要詢問一個說法。”

    “哪怕魔界中心消失了,為什么還要到玄黃閣找說法呢?”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因為大家都在懷疑,這是玄黃閣造成的,因為這顯然是一個幻境。”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陳道清眉頭一皺,他內心覺得此事沒有那么簡單。

    若是幻境,他不可能成長為真正的金仙大能,而且虛無焚的境界也是真實存在的,而白云蒼也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唯一的解釋,魔界中心的位置或許并不是固定的。

    陳道清仿佛突然間明白了,魔界中心,所謂的中心不過是一個位置而已。

    但是,魔界整個大世界非常龐大,單單一個區域,并不能十分確定到底哪一個是中心,因為中心的位置太過模糊,需要一個準確的范圍來定位。

    如果那個地方不是魔界中心,而是泛指一個區域的話,那就可以解釋的通了。

    陳道清大膽的斷定,那里不是魔界中心,那唯有整個玄州才是魔界的中心。

    魔界中心處于玄州的任何一個位置,如果你有機緣,你可以在玄州的任何一處找到魔界中心,然后取得其中的力量。

    陳道清臉暴露出一絲絲微笑,似乎這個猜想在很大程度可以成為現實。

    陳道清并非一個胡亂猜忌之人,但這個秘密似乎太龐大了。

    “那個神秘人!?”陳道清微微皺起眉頭。

    趙聽風在一旁默不作聲,他并不清楚此時陳道清正在想什么,但是他也不敢打斷,畢竟自己的小命被捏在人家的手里。

    “閣主,天一教的人來了。”

    玄五

    的聲音從外面響起來了。

    自從一次鬧出這么大的動靜之后,這些閉關的老古董都被驚動了,現在全部都跑了出來。

    除了玄二現在處于閉關之中,其他所有的長老都被調動起來,陳道清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們,讓他們全員行動,一起管理整個門派,一點也不讓他們閑著。

    現在是關鍵時期,很多事情需要他們來督促與排查。

    玄五就是其中之一,現在他直接來稟告陳道清。

    現在,在玄黃閣中,大家對于陳道清的稱呼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并非副閣主,而是直接稱呼為閣主。

    連名字都不需要帶。

    以前的時候,他們稱呼這些副閣主名諱的時候,都是李良副閣主、張生副閣主,甚至直接稱呼副閣主,現在他們直接稱呼陳道清為閣主,可見現在陳道清在玄黃閣中的地位如日中天。

    陳道清笑了笑,隨即對趙聽風說道:“趙長老,看看你們天一教的人怎么說吧?”

    趙聽風有些尷尬的看著陳道清,似乎并不想出面,但現在卻無可奈何,只能跟著陳道清一起走了出去。

    天一教這一次來的人不多,顯然這些人接到消息之后就向著玄黃閣著急趕來。

    他們也生怕陳道清一怒之下將天一教所有弟子全部屠殺, 那個時候整個天一教很可能就會陷入沉寂,而且在數千年之內都難以找到這樣一批中堅弟子。

    “竟然是他來了?”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是誰!?”陳道清不解地問道。

    “趙玄風長老!”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趙玄風?”陳道清一愣。

    因為他似乎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對于這個名字,他并不感覺到有什么震撼,

    “此人乃是我天一教的二長老。”趙聽風緩緩地說道。

    陳道清這才點了點頭,這趙玄風怕是與玄二是一般的人物。

    不過,據說這個玄二的身份特殊,他的年代甚至與這些玄祖級別的高手來自同一個時代,只不過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他的天賦無法得到顯現,只能停留在金仙境界,卻無法突破到玄仙。

    “不知道你們天一教有沒有一位叫做趙玄天的長老?”陳道清好奇地問道。

    “趙玄天?”趙聽風一愣。

    看到他這種疑惑般的眼神,陳道清似乎有些失落。

    此人乃是九州大世界天一教的太長老,此人的法力威嚴絕對不在天下第一高手張三封之下。

    當初,在冥王山,陳道清已經將其擊殺,徹底消滅了他的靈魂。

    只是,陳道清現在反而有些不確定了。

    這種能在九州大世界修成正果的大人物,只不過是因為他們的血脈覺醒比較早而已。

    這種人物,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被殺死的。

    更何況,連陳道清現在都清楚,包括他的師尊花佛爺寧憐花都不會那么簡單。

    這種人物一定也有什么動機。

    陳道清現在幾乎就要懷疑世間所有的人,因為他覺得每一個人靠近自己都有自己的目的,包括他的師尊花佛爺寧憐花。

U赢电竞 电竞冠军| lol外围|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比分网| 电竞资讯| 电竞投注|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下注| 竞技| 电竞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