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云龍百變 > 三百八十六章幽靈鬼船

三百八十六章幽靈鬼船

    風吹細柳兩依依,

    楚燕低鳴思項羽,

    一葉扁舟不過江,

    英雄至死不肯屈!

    ————————————————

    龍飛云正在一籌莫展之時,偷王之王孟三星自房外不慌不忙的走了進來,見房中只有龍飛云一人,當下問道:“你小子何時回來的?雙兒和老酒鬼呢?”

    龍飛云便將風無雙被老婦人帶回唐門之事簡單的復述了一遍,見偷王之王孟三星也不知老酒鬼雷動天的去向,立時嘆了口氣道:“老酒鬼,只怕是遇到了什么麻煩,不然絕不會無緣無故的離去!”

    偷王之王孟三星皺著眉頭道:“老酒鬼,這次只怕非是遇到了麻煩那么簡單,他隨身攜帶的酒葫蘆居然丟在此處,只怕兇多吉少,難免會有性命之憂!”

    龍飛云沉吟了片刻道:“死小偷,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老酒鬼連酒葫蘆都未來得及拿,房中更沒有半點打斗的痕跡,究竟是什么樣的人或是事,能令老酒鬼雷動天如此措手不及,能將他心愛的酒葫蘆丟在地上,消失的無影無蹤,我著實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偷王之王孟三星道:“老酒鬼,平日里寧可性命不要,也不肯舍棄他這心愛的酒葫蘆,如今卻將酒葫蘆棄之在地,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來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老酒鬼制服了!”

    龍飛云道:“老酒鬼雖好酒,武功卻與你我在伯仲之間,就是少林武當兩派掌門出手,也不會不留下半點打斗痕跡!何況,老酒鬼即使真的與少林武當兩派掌門交手,縱然真的不敵,但脫身離去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偷王之王孟三星眼睛一轉道:“你是說出手之人是老酒鬼的熟人,或是老酒鬼很信任的朋友,他才會不加提防,瞬間被人制服!”

    龍飛云點點頭道:“不錯,若非如此,江湖中還有何人能毫不費力的制住老酒鬼,只是不知此人是否與諸葛幫有關,若是諸葛幫的人,老酒鬼只怕真的是兇多吉少!只是此人究竟是什么人,我卻仍毫無半點頭緒,豈不無能之極!”

    偷王之王孟三星道:“你小子也不必如此自責,能令老酒鬼如此信任之人,江湖中除了你我二人,就是死木頭南宮傲雪!其余之人,必然是昔日曾與老酒鬼一同經歷過生死之人,料想不難將此人找出來,只是不知是否與諸葛幫有關!”

    龍飛云道:“江湖中與老酒鬼有此交情的人不過五六人而已,若真是西來此地,只要不是刻意隱瞞行蹤,以江湖中傳播流言的速度,我們多多少少也會有所耳聞,絕不可能一無所知!若是如此,就只有一種可能,必然是別有用心,那么定與諸葛幫脫不了干系!”

    偷王之王孟三星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我們行蹤已露,不如大大方方的去捉了夫妻肺片夫婦二人,逼迫他們帶你我二人去諸葛幫,以免夜長夢多,老酒鬼真的命喪諸葛幫之手,你我豈不要后悔莫及!”

    龍飛云道:“只怕此事絕非如此簡單,諸葛幫既然能毫不費力的制住老酒鬼,只怕夫妻肺片夫婦二人早已聞鳳而逃!”

    偷王之王孟三星道:“絕不可能!老子剛剛之所以離去,正是跟著陳淑梅那水性楊花之人去會情郎,那不顧廉恥的模樣,想想老子就渾身直掉雞皮疙瘩,恨不得把吃的飯全部都吐出來!老子見陳淑梅一時三刻不會回來,料知她并無其他陰謀,便放心而回!崔強此刻只怕仍在睡覺,你我二人這時出手,定然可省不少氣力!”

    龍飛云見此時著實沒有更好的辦法,又牽連到老酒鬼雷動天的生死,便已不再顧忌其他之事,與偷王之王孟三星一前一后向崔強的房間逼去!

    龍飛云與偷王之王孟三星他們二人剛剛走到崔強房外,便已聽到震耳欲聾的呼嚕聲此起彼伏的響起,相互對望了一眼,懸在心中的石頭算是放下了大半,躡手躡腳的震開房門,無聲無息的潛進房中!

    房中一股巨大的血腥氣立時撲面而來,龍飛云與偷王之王孟三星他們二人頓時心中一涼,只見崔強胸口插著一把匕首,已然氣絕多時,那張臉上全是驚駭之色,顯然是沒有料到來人會殺他!

    房中的呼嚕聲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胖子所發,趴在地上此刻兀自睡得十分香甜,顯是被人刻意丟在此處,用于迷惑龍飛云他們!

    偷王之王孟三星突然面色一變,叫了聲:“不好!”當下自窗口急掠而去,龍飛云立時緊隨其后,片刻間他們二人便消失在長街盡頭……

    陳淑梅赤身**的摟抱著他的情人,兩個人還是一臉春色的模樣,只不過兩人面色鐵青,已死了有些時候,幾枚泛著烏光細小的六角暗器此刻仍帶著歹毒的目的,插在兩個人身上,但絕非中原武林慣用的暗器,正是東瀛忍者常用的暗器!

    偷王之王孟三星氣的在陳淑梅他們二人的尸首前跺足罵道:“他奶奶的東瀛狗,哪里都少不了這些王羔子,莫讓老子遇見這些東瀛狗,不然老子非讓他們后悔被東瀛母狗生到這個世上,老子不打的他們魂飛魄散,都算這些狗雜種長的結實!”

    龍飛云見事已至此,反倒冷靜了下來,眼睛一亮道:“死小偷,你不必如此氣惱,此刻見了夫妻肺片夫婦二人的尸體,我確信老酒鬼一時間不會有性命之憂!”

    偷王之王孟三星望著龍飛云,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顯然未曾明白龍飛云言語中的意思,當下開口問道:“夫妻肺片夫婦二人死了,怎么老酒鬼反而沒有了性命之憂?”

    龍飛云淡然一笑道:“死小偷,你想諸葛幫連夫妻肺片夫婦這樣的高手都能狠下心滅口,可見其的陰狠歹毒!既然如此,為何不直接殺了老酒鬼豈不更省事,卻偏偏將老酒鬼擄走,豈非另有圖謀!”

    偷王之王孟三星縱橫江湖多年,也是一個心思細密機變百出之人,只因突見老酒鬼雷動天下落不明,又見夫妻肺片夫婦二人慘死當場,失了諸葛幫留下的唯一破綻,心中不免有些悲憤交加,一時未曾明白其中的奧妙,才會壓抑不住心頭怒火!

    偷王之王孟三星經龍飛云出言提醒,立時便已明白其中的關竅,當下為老酒鬼雷動天的擔憂之情,剎那間便去了大半,點了點頭道:“不錯,以諸葛幫做事之歹毒狠辣,能留著老酒鬼的性命,自然是要在關鍵時刻要挾你我,這一招可是一下便拿住了你我二人的軟肋,端的是陰狠無比!”

    龍飛云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你我二人更需小心謹慎,千萬莫要再中了諸葛幫的詭計,不然老酒鬼才真是性命憂矣!”

    偷王之王孟三星道:“不錯,諸葛幫想算計你我,咱們偏偏讓諸葛幫喝你我二人的洗腳水,不然怎能化解老酒鬼被擄走之辱!”

    龍飛云與偷王之王孟三星自那日后,仿佛真的消失在了江湖之中,就像江湖中從未有過這兩個人!

    華東來押著老酒鬼雷動天一路西行,已有兩日未曾聽到龍飛云與偷王之王孟三星的消息,心中不免生出些許不安,幾乎日夜不停地加緊趕路,好似生怕龍飛云與偷王之王孟三星他們二人突然出現,要了他的性命!

    老酒鬼雷動天初始還擔心龍飛云他們的安危,但見華東來急急忙忙的趕路,料定龍飛云他們必然未曾遇到危險,當下心情漸寬,立馬來了精神,不是出言譏諷華東來,就是頤指氣使的鬧著要酒喝,弄得華東來氣憤不已,卻也拿老酒鬼雷動天沒有半點辦法,只能無可奈何的躲著老酒鬼雷動天!

    幾個臉上蒙著黑布的壯漢見老酒鬼雷動天如此囂張跋扈,沒有半點被囚之人的萎靡之態,反而處處刁難譏諷華東來,心中雖覺得有些好笑,但也著實有些氣惱,不免對老酒鬼雷動天惡語相向!

    老酒鬼雷動天卻絲毫不改其頤指氣使的模樣,反而變本加厲的出言侮辱華東來和這些黑衣壯漢,氣的他們一個個臉色鐵青,恨不得生土活剝了老酒鬼雷動天,卻又不敢真的傷了老酒鬼雷動天性命,最后無奈之下,只能又封了老酒鬼雷動天的啞穴,落得個耳根清凈!

    一輪明月懸在江水之上,一襲白衣的南宮傲雪有若天神般立在一葉扁舟之上,渾身散出傲視天下的氣勢似乎比天上的明月還要清冷孤傲,連奔騰不息的江水似乎也被南宮傲雪身上的氣勢所迫,變得有如乖巧的孩子般激蕩在岸邊的水聲也溫柔了許多,風更是吹的很輕很輕,仿佛生怕惹得南宮傲雪有半點不快……

    狄蘭在船艙內合衣而臥,雖臉上帶著些許疲憊之色,卻仍難掩其嬌美絕倫的秀色,尤其睡夢中嘴角浮起的一絲淡淡的笑容,伴著悠悠江水泛出的明月灑下淡淡的微光,就像一朵嬌艷欲滴的花兒在夜色里悄悄綻放,又如一個遺世獨立的仙子在水汽蕩漾間偷偷露出一抹調皮的笑容,令紅塵俗世里多了幾分無法言喻的美麗,仿佛世間一切在她安靜的面容下,都沾染了幾分仙氣,少了幾分世俗之意……

    南宮傲雪望著水汽縹緲的江面,目中剎那間露出一絲冰冷的殺氣,瞬間令江水明月微風頓時都有些不寒而栗,只見一艘雙桅大船忽然出現在前方,月夜里雙桅大船上不見一絲燈火,更無半點聲音發出,就像一個自江中突然冒出的幽靈,無聲無息的奔著小舟而來……

    操擼的船夫臉色慘白的大叫了一聲:“幽靈鬼船!”竟然立馬嚇得暈了過去……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U赢电竞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