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無限黑暗年代 > 第1075章 論大勢糜竺送妹

第1075章 論大勢糜竺送妹

    其實也不怪陳重好奇,實在是因為糜竺此人身有很多傳奇之處。

    糜竺,字子仲。東海郡朐縣人。

    糜竺原為徐州富商,后被徐州牧陶謙辟為別駕從事。后奉命迎接劉備,成為其幕客。

    糜竺和糜芳都曾經拒絕過曹操的任命,一直跟隨著劉備四處顛沛流離,即便是在劉備最為潦倒之時,糜竺對其也是不離不棄,傾家蕩產的給予他很大的幫助,使之重新振作。

    而劉備入主益州后,也拜了糜竺為安漢將軍,位列劉備手下眾臣之首,甚至還在軍師諸葛亮之。

    就是因為這樣,陳重才越發的好奇,他不明白劉備后來如此善待糜竺,到底是因為他在危難之時不離不棄,還是因為此人有著什么特殊的才華。

    如今糜竺還未與劉備相遇,所以得知糜竺前來青州商量交易海鹽之事,陳重才特意來見他。

    兩人相見,糜竺對陳重倒很是有禮,雙方談及交易之事,對答如流,看來也是行家里手。

    青州現在急缺糧食和各種物資,而徐州則是缺鹽,所以雙方對于合作都很有誠意,再加海鹽制取實在是非常容易,所以陳重也給了糜竺一個很優惠的價格。

    按照黃巾之亂前的價格,鹽價為米價的百倍。

    經過黃巾數年的禍亂,各地的鹽場都已經荒廢,這鹽產量下滑的厲害,價格更是高到了米價兩百到三百倍之多。

    作為一個冒險者,陳重雖然不是什么經驗豐富的生意人,倒也知道一些交易的手段,當即給了糜竺官面米價百倍,實際只需九成的價格。

    如此一來,就算糜竺正常交易,不在售賣時做手腳,他也可以從中得到一成的利潤,可謂是占了大便宜。

    對于陳重如此優待,糜竺有些驚喜和惶恐,當即說道:“陳牧守乃是一州之長,為何對我這般好呢?”

    陳重笑道:“交易之事,錯綜復雜,能遇到子仲這等行家也是幸事。

    再加你我二人雖然是初次謀面,但我對子仲卻有一見如故之意,所以才如此作為。”

    能得到青州牧的關照,糜竺也是心中歡喜,而且他早就發現陶謙雖然為人和善忠厚,但卻沒有絲毫野心,所以早有了找尋明主之意。

    此時難得陳重看中自己,糜竺索性問道:“不知牧守對當今天下之事,有何看法?”

    陳重也知道這是糜竺在試探自己,這種事情也無需隱瞞,當即直言道:“大漢天子被董卓控制,漢室朝廷早已名存實亡,即便是董卓被滅,天子也再無親政的可能。”

    說完這大逆不道之言,陳重看到糜竺并無異色,這才繼續說道:“而今天下,曹操麾下猛將謀臣眾多,雖然他現在兗州有些阻礙,但此人雄才大略,必可稱霸一方。

    江東之地,劉表無謀無能,遲早還是孫堅及其后人所屬,除此之外,再無雄才。”

    “嗯?”聽完陳重對天下大勢的評論,糜竺訝然問道:“冀州袁紹、幽州公孫瓚、即將袁術,各個都是兵強馬壯,他們全都不在牧守眼中么?”

    “呵呵呵。”

    陳重笑道:“袁紹優柔寡斷、外寬內忌且無遠見。袁術勇而無斷,冢中枯骨,何足介意。

    至于公孫瓚,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記過忘善,睚眥必報,也非雄才之人。”

    聽罷陳重對當世諸侯的評論,糜竺心悅誠服,當即離席拜道:“牧守之言,見地非凡,一語道破天下大勢。

    竺敬佩萬分,不知可否追隨于牧守左右,以效犬馬之勞?”

    陳重還真沒有想到糜竺居然因為一席話就要投靠自己,不過自己正是用人之際,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雖然糜竺不算什么有名的謀士,但在做生意這方面經驗豐富,也是一大助力。

    陳重連忙扶起糜竺,口中說道:“子仲快快請起,既然你如此看中于我,那咱們以后兄弟相稱就是。”

    糜竺也不是不懂事的人,知道什么事情可以應承,什么事情不能答應,連忙推辭道:“兄弟之事萬萬不可,牧守若是看的起,那以后叫一聲子仲也就是了。”

    如此一來,糜竺就這樣投到了陳重麾下,不過暫時他還需要留在徐州。

    對于陳重的安排,糜竺自然也明白其中含義,當即應下了此事,并且承諾會時時留意徐州和陶謙之事。

    輕松的在徐州安置下一步暗棋,陳重對此非常滿意,只不過月余之后再見糜竺的時候,對方的舉動卻著實驚到了他。

    原來次離去之后,糜竺返回徐州準備糧草物資,雙方很快就開始進行交易,而利用這個借口,糜竺也再次來到了青州城。

    讓陳重意外的是這次糜竺并非自己一人而來,還帶來了一男一女。

    這男子相貌跟糜竺很是相似,只不過年紀小了一些,果然,他正是糜竺的弟弟糜芳。

    這次糜芳跟隨糜竺而來,也是因為糜竺暫時不能來此,所以讓糜芳先在陳重麾下效力之意。

    對于糜芳此來,陳重表示歡迎,而且青州百廢待興,正需要糜芳這樣的人才。

    真正讓陳重驚訝的是糜竺帶來的這個女子,準確的說,這只不過是個女孩。

    此女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身材妖嬈,天生麗質,膚白如雪,乃是一等一的美人。

    看到陳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女孩身,糜竺微笑介紹道:“此乃我的親妹,姓糜名仁。”

    “咳咳咳。”

    被糜竺驚動的陳重,連忙移開目光,干咳了兩聲后不解的問道:“子仲,你帶糜芳來此倒是正常,可是徐州到青州路途不近,何必讓令妹受此顛簸之苦啊?”

    “哈哈哈,我觀牧守身邊都是些粗手粗腳的士卒親兵,您畢竟是一州之主,幾十萬大軍的主帥,如此可是萬萬不行,所以我便帶了糜仁來,以后就讓她服侍牧守即可。”

    陳重雖然在看到糜仁的時候就猜到了這一出,可是當糜竺真的說出來后,他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置了。

    首先就是糜仁的身份,她可是劉備的第二房夫人,如今卻被自己搶了先。

    除此之外,陳重也要考慮歐陽露露和宮菲等人的感受,若是被她們認為自己是假公濟私,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 竞博lol| 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 JBO| 竞博lol| JBO体育|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