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盛世婚寵:易少的嬌妻 > 2780:關于合作的事

2780:關于合作的事

    方圓圓也心事一堆,一路上,兩人并沒多加交流。

    汪以回到公司,立馬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處理之前畫了一半的設計圖。

    他雖然脾氣古怪,對她也不好,可還是相當敬業的。

    方東見人總算回來了,這才徹底松了口氣,要是找不回汪以,他都不知道找誰能做設計部部長的位置。

    今天這事,也更加確定了他內心的想法,他要和那兩個小娃娃合作,只有合作才能打破他固有的局面。

    “圓圓,你幫我約易龍跟易鳳他們一起去咱家吃晚飯。”

    “去我們家吃?”

    方圓圓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爹地邀請別人去家里吃飯。

    “嗯,順便給你媽打電話,讓她好好準備今天的晚飯。”

    方圓圓奴著嘴,不愿意給自己那個媽打電話。

    “爹地,你平時不是和她有很多話講的嘛,你怎么不打電話?”

    方東這幾天正和柳如雅冷戰,哪拋的開臉面去和她打電話,把易龍跟易鳳帶回家其實也是為了和他們展現自己合作的誠意,讓他們別有二心。

    “讓你打就你打,哪那么多問題。”

    要是被方圓圓知道了他們老倆口吵架,怕是又要取笑他了。

    方圓圓吐了吐舌頭,猜到了爹地為什么不想打電話的原因,她也不想打這個電話。

    可抬頭就瞧見爹地犀利的眼神,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還是她來打吧。

    汪以才剛坐下就聽到了同事們在那議論紛紛,因為他平時看著就比較難相處,所以同事們也不和他打交道。

    見他早上才遞的辭呈,下午又灰溜溜的回來了,更是諸多猜測。

    有人甚至猜測他這是為了漲工資的手段,還有人看到他和方圓圓一起回來的,便聯想了一系列汪以與方大小姐不得不說的秘密情事。

    討論的過于激烈,所以方圓圓從爹地辦公室出來的時候,他們都沒發現,還在那一個勁的講這些話題。

    方圓圓耳朵里掃過那些齷齪的話,整個臉都紅了。

    “公司請你們就是讓你們在這開茶話會的嘛?”真是不能忍啊!這幫人無中生有的能力還真是強大。

    方圓圓又看了眼汪以,他居然無動于衷,只是盯著電腦上的畫圖軟件,一個勁的在那修改。

    她居然有點接受汪以這個奇怪到不能奇怪的性子了,她甚至還覺得辦公室里的其他人都是奇葩。

    折騰了大半天,她的眼皮都快耷拉到腦袋下方了,等所有事情處理完,她便迫不及待的給易龍和易鳳去了電話,通知了他們晚上去他家吃晚飯的事,然后迫不及待的睡了。

    電話那頭,易龍跟易鳳還沒問他們家的地址在哪,電話那頭就出現了忙音,看來,方大小姐是把電話掛了。

    不過方東既然邀請他們去他家吃飯的話,這合作的事,應該也算是八字有了一撇。

    他們今天還幸運的請到了汪以當老師,相信以汪以的水平,他們一定會收獲良多。

    辦成那么多事,易鳳迫不及待想要去和玖玖姐姐分享他們學珠寶設計的事,雖然玖玖姐姐不感興趣,但她學會了以后可以幫她設計嘻哈風格的首飾呀!

    林玖玖今天一天都在房內調查秦四海的行蹤,她發現這個人真會跑,他的定位一直是在移動的,不過都在南嶺國內,還離著他們不遠。想要找的話,上點心,總是能找到的。

    她把今天的調查結果全盤托出,通通不落的告訴了易鳳,易鳳表示要盡快找到秦四海的下落。

    秦荷

    給的信件他們一直帶在身邊,就等找到秦四海后給他看,希望他看了信件之后,能回心轉意,回到秦家。

    林玖玖讓易鳳安心學習珠寶設計,找秦四海的事就包在她身上。

    正說話間,易鳳的手機突然響了,是南嶺國的本土號碼打的。

    “喂,請問你是哪位?道哥?什么道哥,不認識。”

    南嶺國的推銷電話真多,前兩天接到推銷方、推銷車的電話,今天倒好,直接給推銷人了。

    手機又開始響了,易鳳看了眼,還是剛剛的號碼,推銷人還真是鍥而不舍,她當時就說了聲無聊把電話給掐了。

    “是不是你認識的人啊?”

    林玖玖見人家一個勁的打電話,也不像是推銷的呀!

    “道哥,道哥,道哥。”易鳳越念越耳熟,總覺得在哪聽過這名字。“對了,想起來了!”砍斷風強手的那個好像是道哥,那天賭石虧了五百萬的好像也是那個道哥,他哪里來的她的手機號碼,找她又有什么事?

    道哥那邊,撥打易鳳電話的小弟被道哥一頓暴打。

    “你是怎么打電話的,為什么人家就是不接。”

    剛剛第一個電話倒是接通了,只是他才說沒幾句,對方就把電話掛斷了,后來就再也不接了。

    上次大師說他必須要認易龍跟易鳳為干爹、干媽,不然就會有血光之災,他還以為大師是算錯了。誰知他最近是一天比一天衰,今早出門還被車撞了。

    大師也給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還不認干爹、干媽的話,他馬上喝涼水都會塞牙了!

    這不,為了破自己的衰運,道哥花了大價錢,打聽了好多地方,才打聽到了易龍跟易鳳的手機號碼,誰知道他倆電話一個都打不通。

    易龍的手機設置了防騷擾系統,除了他設置的電話,其他電話一概打不進去。

    所以道哥給他打電話的事,他一點都不知道。

    “你!給我去查一下這倆娃娃的行蹤。”道哥一腳踹在身邊小弟的屁股上,最近這個毅風也不知怎么回事,連續賭虧了好幾塊石頭,害他不僅沒了收入,還賠了不少錢。

    看來真的只有聽大師的話,找到這兩個小娃娃認了干親才能徹底改變他的衰運了。

    易龍跟易鳳自然不知他們被道哥給惦記上了,如果知道,肯定會離他十萬八千里。

    風子萱這幾天一直和易鳳申請用書房里的電腦,她知道學設計必然要學會使用電腦,雖然大字不識幾個,她卻根據視頻操作,打開了電腦,并下載了設計圖紙的。

    她有空還會幫云嫂做一些廚房的事,所以程管家也按照薪資標準給她發放工資,易鳳會額外再給她一些錢,但她從來不用,都存在卡上。

    書房里有很多珠寶設計的書,她從音圖學起,不懂的字就用字典查,很快,她就能把上面的字看的七七八八了。

    她也更愛縮在書房里,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書本上面有那么多美妙的知識,只是不知當初哥哥為何不愿念書,整天把書撕了做成紙飛機。

    易鳳見她這么好學,也盡量不去打擾她,只讓程管家多準備一些設計方面的書,從初級,到中級再到高級。

    風子萱先做些準備工作也是有好處的,畢竟汪以很快就要來這邊給他們上課,到時候如果她掉隊太多的話,就不好教學了。

    她和哥哥已經把珠寶設計的初級知識學完了,到時候直接讓汪以教中高級的,也免得浪費大家的時間。

    她一會兒還要去和哥哥商量一下,他們給汪以哥哥多少學費才比較合適。

    方圓圓一

    覺醒來,已是傍晚,她去洗了把臉才清醒的想起來,她好像沒給易龍跟易鳳她家的地址。

    方宅,柳如雅接到方圓圓的電話后便開始安排晚餐。

    方正正本來想出門喝酒,聽到柳如雅說晚上方東要請人在家吃晚飯。

    “什么大人物,老頭居然把人帶回家!”

    “圓圓沒說,你又要跑哪里去?”這幾天柳如雅為了幫方正正要錢可是和方東大吵了一架,便生這方正正還不爭氣,成天連人影都看不到。

    “我和幾個朋友商量一下俱樂部的事。”方正正已經習慣了用這樣的借口來搪塞柳如雅。

    可柳如雅今天心情也不好,當場就把他戳穿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和你那幫狐朋狗友去吃喝玩樂?不許去,留在家里招待客人。”

    “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頭看我不順眼,我要是留在家里的話,指定挨罵。”

    方正正一點都不想見到方東,更不想在方圓圓面前被訓。

    “不許去!為了你,我可是和他撕破臉了,你要是今天再往外面跑,那錢我一分都不會給你!”

    柳如雅掐準了方正正的死穴,狠狠拿捏了他,今天說什么都要讓他在家好好表現。

    今晚的貴客也不知好什么口味,下午的什么她打方圓圓無數電話,都是無人接聽。為了不出錯,她讓廚房把中西餐都備下了,方東還不食葷菜,所以柳如雅又命人額外準備了素齋。

    這會兒廚房里的人是忙的不可開交,柳如雅還另外派人去買了些鮮花,布置了一下家里,等待貴客登門。

    方圓圓折騰完后就跑易龍、易鳳家去接他們了,易龍跟易鳳也都早早打扮了一番,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凈凈。因為是第一次去方家,所以程管家還準備了一些禮物,讓易龍跟易鳳帶過去。

    方圓圓把車停在樓下車庫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才回來的方東,幾個人便一起上去了。

    方東這套別墅有整整8層,別墅內有私家電梯,客廳位于三樓。

    柳如雅已經在電梯監控中看到了方東和方圓圓的身影,便提前在門口得體的迎接,方正正則扭捏的站在他的身后。

    方東回來,黑著臉把包扔給了柳如雅,方圓圓叫了聲:“媽。”

    易龍和易鳳跟在身后,甜甜的叫著:“阿姨好!”

    易龍把程管家準備的禮物遞給柳如雅,“這是我們的小小心意。”

    柳如雅大概看了下,這幾樣都是價值不菲的稀有補品,這心意并不算小。

    只是方東怎么會領回來兩個這么大的孩子,看打扮倒是不凡,莫非他們的父母還在身后?

    見柳如雅一直望著門口,方東有些不耐煩,“你看門口干什么,還不招待客人!”

    “就他倆?”

    柳如雅在方東耳邊小聲詢問,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快去倒牛奶!”

    當著大家的面,方東還不能發脾氣,這柳如雅什么時候這么看不出四五六了。

    牛奶沒準備,茶倒是準備了一大壺,還都是幾萬塊一兩的好茶,她還備了紅酒和白酒,沒想到來了兩個只會喝奶的。

    方正正倒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見方東要奶,立馬蹦噠出來,“我去拿奶,我去。”

    廚房很快張羅好了晚餐,一幫人便坐上了餐桌。易龍跟易鳳自然是坐在主座,方圓圓坐在他們身邊陪著。

    眾口難調,得虧柳如雅什么都備了些,方東見晚餐還算滿意,便沒在對她擺什么臉色。

    “上次你們說的合作,我同意。”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竞博lol|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