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細菌修仙 > 第六章進城路上

    話說李應拋下村民先上路。

    李應是個自私自利的人,無利不起早。他本來是個商人,因為生意失敗才淪落到十里村。

    因為做生意的時候認識一些商販,村里的人都不會做生意,因此他憑借這一點控制了十里村的買賣。

    還以此為威脅,讓村民選自己為村長,并且在十里村橫行霸道。

    他是有想法的,這十里村哪里是自己要待的地方,他要會到城鎮,東山再起。十里村不過是他的墊腳石。

    這次云端谷招收弟子,是一次機會,只要讓自己的兒子進入,那么只要兒子拿出一些資源出來,就可以在凡人那里混得風生水起了。

    為此他不惜傾家蕩產,托了所有的關系,購買這百年靈芝。

    他早就打聽過了,云端谷派下來選拔的人,大多是可以走關系的,此計可行。

    不過那百年靈芝讓他破產了,他非常的心痛,那些跟來的護衛是花重金聘請來的。因為他怕有人對自己不利,然而那些護衛還不知道他們這個月沒有工資發了。

    李應也是有辦法的,他會讓這些護衛消失,就不用支付工資了。也會將損失找回來,那些村民也會消失的,貨物都歸他。

    離約定的地點不遠了,李應露出怪異的微笑。

    當他還是商人的時候,有一個下屬叫張強,他們之間混得很熟,經常在外面鬼混。后來生意失敗之后,張強就落草為寇,成為了強盜。

    沒想現在竟然成為了頭兒,那一次李應去鎮里購買百年靈芝的時候正好遇上了。

    本來打劫的事情就變成了老朋友聚會,酒醉之后,李應想出了打劫村民的辦法,這樣可以讓自己的損失減低,快速的獲得錢財。

    張強非常爽快的答應,拍拍心口說包在我身上。

    還有千米就到目的地了,李應露出殘忍的微笑,看了看外面的護衛,藥力也很快就發作了。

    “咔嚓”正在想事情,馬車突然的翻側。

    “啊”“啊”“噗呲”

    一陣的臭味傳出。

    李應爬起來,劇烈的嘔吐。

    剛才李立誠翻滾了幾下,壓在李應身上。

    好死不死,李立誠的臀部就在李應的眼前,一陣黃色從褲子溢出,便隨著“噗呲”和惡臭。

    看到全過程和感受那雄厚的味道,李應再也忍不住。

    “嘔,嘔。”邊爬邊吐,我這是作孽了嗎?這竟然是自己的兒子,不然他打死都不跟他一輛馬車。

    “爹你沒事吧。”知道自己有失禁了,李立誠已經習慣了。

    李應擺擺手,示意不要說話,讓我靜靜。

    隨即轉移注意力,不去再想那黃色的事,“馬車怎么回事?”

    馬夫被摔了個跟斗,頭部擦傷,忍著痛楚查看。

    只見車軸處長著許多小靈芝,馬夫不識貨,只以為是一般的菇類。

    “老爺,我昨天檢查過的,沒有問題啊,不知怎么的?竟然長了許多的蘑菇。”

    李應大怒,就是你沒檢查好誤事了,還弄得自己這么狼狽。“你他MD不想干了,我要扣你工錢。”

    “老爺我真的檢查過了。”馬夫欲哭無淚。

    李應一臉愁容,離約定地點還有一段距離啊。

    張強就落草為寇,成為了強盜,因為會武功,為人狠辣,得到首領的賞識。

    后來武功突破,成為先天高手,于是他謀劃干掉了首領,自己做首領。

    前段時間打劫的時候竟然遇到以前的老板,李應。

    于是他們把酒聚舊。

    其實那是因為張強忌憚他的護衛,那五個護衛都是后天高手,單個他不怕,五個一起就難說了。

    而如果用手下出手,肯定死傷不少,因此當時就沒有了打的想法。

    本來想灌醉對方,然后偷取財物的。

    沒想對方喝醉之后什么都說了,還想他配合打劫村民,這不正合他意,到時候兩邊都吃了。

    于是他按原計劃在某地埋伏,但是他也不放心李應,于是派人查探。

    “首領,對方在前面一百米就停下了。”

    “媽的。”張強大罵,這李應果然不靠譜,但是他也不懊惱,這次老子全部人員都出動了,兩百多人,他們一個都跑不掉。

    那百年靈芝一定是屬于我的,賣掉它,幾年內都不用愁了。

    他打探清楚了,百年靈芝就在李應那里,他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百年靈芝。幫李應打劫村民?那不過是幌子,不然怎么知道對方的行蹤,怎么知道對方的情況?而且按照約定,李應會對護衛下手,到時候護衛就沒有威脅了,何樂而不為?

    “都過去將他們圍了,我要滅了他們。”張強發狠,既然來了就讓他們留下來,他有信心干掉他們。

    村民休息完之后繼續上路。

    “小伙子,你的手法真好,我感覺年輕了好幾歲。”

    “是啊,多年的老毛病竟然好了。”

    “我全身都輕松了。”

    村民對張晏贊口不絕。

    連王子石也說,“我后悔帶你去城里了,你這一手絕技要是在村里多好啊。”

    “能幫到你們我也很好興,我也就盡點微薄之力。”

    走著走著,前面有輛馬車。

    “喲,村長你竟然在這里等我們,實在是令人意外。”王子石笑著說,他當然看到馬車是壞了,就是想嘲笑一下。

    李應看到村民到來,臉色不好,隨即又想到。“你們將手推車給我。”

    “姓李的,別以為你可以指使我們,我受夠你了,用我們的手推車?我們的貨物怎么辦?”王子石大怒。

    “就是啊,我們不會給你的。”

    “太自私了,還以為我們是他的奴隸似的。”

    村民紛紛表達不滿。

    李應一臉鐵青。“我用錢買你們的手推車,一個金幣。”

    一個金幣不少,可以買好十輛手推車了。

    有的村民心動。

    “不行。一點誠意都沒有。”張晏說。

    “你。”李應氣炸了,眼看村民心動,他們這些鄉巴佬很好糊弄,一個金幣夠他們用很久了。

    “我們車上的物品也值些錢,沒有手推車的話,運不到城里,損失怕是有好幾個金幣,劃不來。”

    “放屁,就那些垃圾值幾個錢?”李應從來都看不上村里的東西,他穿的都是城里買的。

    “你看不起十里村?看不起我們的東西?怎么還做村長的?”張晏嘲笑說。

    “就是啊,看不起我們就滾,看著就惡心。”

    “這可是我們辛辛苦苦的積蓄,想拿我們的手推車?沒門。”

    村民一致討伐李應。

    李應看著村民想沖過來的樣子也有些怕。

    “你們干什么!你們干什么!護衛。”李應害怕。

    護衛不想跟村民沖突,但是他們也不得不出面。“都退后,不然我們不客氣了。”

    護衛裝備算是齊全,鎧甲加上長劍,而且修煉過,比一般村民強得多。

    村民都是獵戶,也不好惹,一時僵持著。

    “要手推車也可以,一個金幣和兩匹馬交換。”張晏說。

    “放屁,那破爛手推車值幾個錢?一匹馬值十幾個金幣。”李應當然不會答應。

    “那你就用馬帶你的寶貝兒子進城啊,沒到城里就顛簸死了。到底換不換,不換我們就繼續趕路,你自己想辦法。”

    李應心里著急,隨即臉色陰狠,等下你們就知道厲害,先讓你們嘚瑟。“好,換。”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冠军|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